毕友网 > 分享 > 原创 > 【毕友原创】第34期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评论

(本文作者系四川大学2010级MBA甘洪艺)

      若要我只用一句话来概括我的母亲,我最想说的是,我的母亲是一位经历了很多岁月坎坷,却仍然笑对人生的人。她是一位普通的母亲,同时,我更相信在上帝眼中她被看为尊贵!

      每个人说起母亲大多都会被深深触动而流泪,但因着我母亲笑面人生的乐观个性,我很希望我在讲的时候能不流眼泪,而是用微笑来代替。

      小的时候,我印象很深的就是我妈妈的笑声,不管生活多么不容易,我们却真的能苦中有乐。每天晚饭时段是我们全家最欢喜的时间,吃完了饭大家都不离开饭桌,而是一起聊一些快乐的事,因为我是家中最小的闺女,所以常常我是被拿来逗乐的对象。太多次,我们就是一起笑到从凳子上滑到地上,直笑到直不起腰来,直笑到喊肚子疼。到现在我的两个表哥还常会用重庆话说,听到四姥(其实是四姑)笑得嚯呐嚯的,真是啥子烦恼都没得了。

      说到生活的不容易,这可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妈妈在与爸爸建立家庭以前,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分道扬镳,我并不清楚;妈妈也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想来可能是我们小的时候不懂事,她无从说起;等我们好不容易大了,事情已然久远,也没有说的必要了。很清楚的一点,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是相爱的,虽然他们会有争吵,但是爱一直都在。

      那个年代,物资很匮乏。我妈妈向爸爸表达爱和体贴的方式,就是每天晚饭我们会吃得好一点,因为爸爸在比较远的地方上班,中午他在单位吃饭,晚上才回家吃。所以,妈妈总把好吃的菜留到晚上吃,比如那时候比较稀罕的肉食、罐头、鸡蛋、木耳等等。而且妈妈总是给爸爸夹菜,爸爸又总是夹回给妈妈,在他们夹来夹去中,我们姐妹三个有时候会把好吃的菜扫掉一大半。

      我的妈妈是位爱美的女士,她天生就很懂得驾驭颜色。我们姐妹三人,我姐姐的皮肤黑,我和二姐肤白,所以妈妈总是在姐姐穿着的颜色上给她很好的主意。每年冬天快过年的时候,母亲都会请裁缝到家里来,为一家大小添置新衣。

      她自己和爸爸会有呢子大衣,我爸爸还会有棉大衣。我记得妈妈有件咖啡色的呢大衣,是单排扣,方型的翻领,她穿起来很好看。那件大衣她穿了很多年,直到呢子都磨损了。

      妈妈爱美是从年轻的时候开始的,她有一条八角的大摆圆裙,是宽宽细细的条纹,条纹与条纹相拼接成角,小时候的我还费了很大劲去数有几个角,到现在还记得最后数正确了,共有八个角,也就是一共是由十六片布做成的裙子。妈妈年轻的时候珠圆玉润,皮肤白皙,有一条黑黑亮亮的粗辫子,照相的时候会把辫子拉到胸前,配上她大方的笑颜,我真是觉得我们姐妹三人都没有当年的妈妈漂亮!

      在我只有9岁多的时候,我的爸爸不幸生重病离开了我们。本来就不富有的家庭,又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当时姐姐14岁,二姐12岁,舅舅们的支助显然不能长此以往下去。因为妈妈那时候还是很漂亮,所以尽管有我们三个拖油瓶,仍然有人愿意娶我妈妈。但那时候的我们非常不懂事,我们都使性子不愿意妈妈改嫁。


      后来,我妈妈为了一家人的生计,不得不去做很重的体力活儿。她在工厂里做过搬运工;在学校的食堂里去喂过猪。后来,她借钱在马路边盖了二层楼的房子,把房子出租给一个公司做门市部,还清了借款。她自己就在这个门市部前面支起一个卖香烟汽水的小摊。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地她就在路边守着那个烟摊,一守就是7年。她这样赚来的钱供应我们三姐妹读到大专。妈妈本来白净的皮肤因为长年累月地日晒雨淋而变得黝黑,开始有了皱纹。

      那些年,妈妈真的就像是一只老母鸡呵护着我们三姐妹。因着妈妈很会精打细算,她从不算计,但她天生有将一分钱掰成两分钱来用的本领。所以,我们姐妹仨不管是在穿着上还是在待人接物上,都全然没有抬不起头或觉得低人一等的感觉。

      我们买不起苹果(此苹果非彼苹果,还好那时候没有苹果手机),也买不起梨,因为四川、重庆不盛产苹果和梨,而重庆当地盛产的广柑和橘子等水果,家里没有断过,特别是夏天,妈妈总买来西红柿和黄瓜给我们当水果吃。加上我妈妈还是天生的烹饪高手,她做的糖醋排骨,至今我没有吃过有第二位超过她所做的;还有她很会炖汤,按广东的说法是煲汤,她炖的海带汤、墨鱼母鸡汤都美味至极;就算是随便做个青菜豆腐汤也是好喝得很。所以,我们姐妹三人没有一个因营养不良而身体不好,反而一个个长得都高挑、健康。

      穿衣方面,我们就更为有福。我的二姐14岁就上了职业高中学裁剪,她的兴趣在服装设计上。每次妈妈上街陶回来一些断布,就是商店将整匹布卖了,还剩下的一米左右的布料,这些一般人不要,因为它多不多少不少不好做衣服,所以就会便宜处理。妈妈去把这些便宜处理的布买回来,有棉布、棉绸、灯芯绒,还有那时候很流行的面料的确良、咔叽布,等等。经过二姐的巧手搭配设计缝纫出来的“新式”衣服,我和我姐每每穿到学校去“显摆”,令老师赞叹,同学们则羡慕不已。

      妈妈最欣慰的一件事就是,我们这样的家庭,她一个人供养我们姐妹三人读到大专。这在上世纪90年代还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长年的寡居生活也使我妈妈脾气开始变得不好,但不管她怎么吵我们,我们母女的感情都很深很好,没有什么能改变我们彼此相爱的心。所以,我读高中读大学到工作,都一直心怀感恩,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明白一个人生的道理----苦难乃是人生一笔宝贵的财富,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们母女四人的感情特别深,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会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下去,我们不想谈恋爱交男朋友,会害怕这种相依为命的平衡状态被打破。我们母女四人都会觉得,过年的话必须是我们四人在一起才能算作过年,别人不能插进来。

      十一年前,我妈妈在北京信了主,蒙了主的大恩典,她的脾气有了很大的改善。现在77岁高龄的妈妈,每天早上五点在教会祷告亲近神。每天她都与另外一位老姐妹为她的宝贝三个女儿、女婿、外孙祷告祝福。在我和我丈夫前些年遇到从外界来的很大挑战的时候,我的妈妈每天为我们恒切祷告,直到神最终听了她的祷告,使我们平安渡过难关。

      这周二的时候,我给妈妈打电话,她在电话中对我说,今天我自己洗衣服没有用洗衣机,我边拧衣服就边心里感谢上帝,我身体很好,做事一点不觉得累。妈妈她现在不仅不需要别人照顾她,她还可以照顾人,在教会做卫生,为大家烧开水,有时候还为大家烧饭做菜,除此之外,她还每天早祷结束后,去为她自己和我姐姐家买菜。

      现在的妈妈依然很爱美,也依然很美。若是问她要不要为她买点啥,她总会说,都不缺,要不你看看有没有合适我的衣服、裤子。其实我们给她买的衣服很多,但爱美的她总觉得还少了一件。所以,我们也就乐于投其所好了。

      妈妈在我从小的性格上有很棒的带领。小的时候,我总听她说,姐妹三个三妹的脾气最好。所以每当和姐姐们有口角要发生的时候,我会先停下来不说话。一是我小一些,说不过她们;二就是因为妈妈常说我脾气好,所以我会心里暗示自己不能发脾气。

      后来工作了以后,妈妈总爱说我会理财,说我知道把钱花在刀刃上。她还总要我把手并拢伸直给她看,然后就笑着说,你看嘛,这手并得密不透风的,说明很能守住财。这当然是句玩笑话,但我真的也乐于相信妈妈说的。

      我的妈妈性格中有些可爱的小幽默。每年我过生日,她若是不在深圳的话,总不会忘记一大早打电话来祝福。可前几年有一次她忘了,我等了一天她的电话,到晚上就主动打过去给她,我故意说说其它的事情,看看她会不会想起来。到最后看她都没有想起来的意思,我就说,妈妈多少年多少年前的今天,您做了一件什么事呀。妈妈在电话中惊呼,哎呀,我怎么把你的生日给忘了呀,前几天一直提醒自己别忘了别忘了,结果还是忘了,你不怪妈妈啊。结果今年我竟然把她老人家的生日忘了。她生日那天,我有事找我姐姐,电话打过去,是妈妈接的,我直奔目标地问,妈妈,姐姐在吗?她说,啊,你找姐姐呀,你找姐姐什么事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后来呢,你们可想而知了----我和妈妈在电话两头笑作一团。

      我实在为自己有这样一位母亲而觉得幸运得很。也越来越深刻体会那句老话,“家有老,是一宝。”母亲节之际,我借着在此的分享为母亲祝福,祝福我的母亲和所有年老发白的母亲健康长寿、喜乐平安!

      感谢本文原创作者:系四川大学2010级MBA甘洪艺,欢迎更多朋友推荐美文,小编代您与大家分享。

      (毕友推荐——分享MBA推荐的文字。毕友推荐,旨在收集和整理MBA推荐的各类原创或转载的文章和资料,每日定期发布,分享给所有的朋友。通过每个人的推荐分享,实现大家单位阅读时间价值最大化。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请将您的推荐直接发至邮箱:2696039404@qq.com或Q:2696039404 )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