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原创 > 周跃立:互联网金融漫谈

周跃立:互联网金融漫谈

评论

互联网金融漫谈


  【毕友导读】本文由四川大学金融与法律研究所所长、四川法银律师事务所主任、毕友导师周跃立先生整理。结合自己多年来在金融和法律领域的研究及实践,周老师围绕信用体系的建立和演变,从民间金融的历史谈到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并分析了互联网金融的趋势,让我们从历史发展的角度对互联网金融有了全面的认识。

民间金融的前世今生

  在中国历史上,民间金融的基因和血统是客观存在的。当年的钱庄,票号,当铺和民营银行,对国民经济的发展,都起到过重要作用。但1949年后的工商业改造和公私合营运动,使民间金融销声匿迹。文革十年,让所有的民间信用,包括父辈之间和父子之间的信用都被摧毁,民间金融的香火彻底断绝。

  实际上,政府和金融监管机构,对国有金融的弊端了如指掌,一直在尝试着打破国有银行对金融业的垄断,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

  但是,国有官营的金融这块肉实在是太肥了,利益集团对它的把控更加严密,尤其是过去十年国进民退的思潮再度泛起,国有银行垄断之手死死地压住了民营银行这棵嫩芽,除了民生银行以外,再也没有一家全国性的真正的民营银行诞生。

  真正的需求是无法被压抑的,据研究表明,中国小微企业和民间借贷的资金需求至少在二十万亿左右,当这些资金无法得到国有银行金融体系的服务时,就只能自寻出路。

  于是,在国有官营金融的背后,“影子银行”之火在地下运行,像急欲爆发的火山一样,以一种世界上罕见的能量和热度在熊熊燃烧,各种民间借贷,小贷,信托和银行的理财产品野蛮生长,无序运行,合力制造出中国的高利贷市场。

  中国的高利贷市场是一个畸形的市场,它由地方黑势力,民间钱庄,小贷公司,担保公司,信托公司,农村信用社和城商行等机构形成一个从深黑到浅灰色的产业链。

  产业链的最底层是按天计息的驴打滚黑市和民间钱庄,主要客户资源是赌博业和地下产业链,基本由地方黑势力用暴力维持借贷信用。

  第二是由小额贷款,典当,信托公司与民间担保公司,配合构成的一个民间金融市场,主要客户资源是民间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市场,主要靠权势维持交易信用。

  接下来就是由信用社,城商行与股份制银行整合而成的银行理财产品市场,这属于民间金融的灰色地带,客户端从小微企业发展到有政府背景的房地产市场的大型项目融资,主要靠有势力的担保公司维持信用。

  在这个产业链中,客户端大都是小微企业,放贷的是有钱有权的地方势力,高利贷信用基本靠担保和互保,但是最终裁决还是靠权力维持,大规模的借贷甚至牵涉到地方政府信用。

  为了覆盖风险,高利贷的起步利息就是3分,年息一般40%,短期急用的年化利息可以高达180%。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出现如此奇观:一方面是中国银行系统高达100万亿的存款,另一方面是高达20万以上的小微企业和民间借贷市场对资金的渴望无法满足。一方面是政府规定的银行一年期的存款利率3.5%,另一方面高利贷市场的起步年利率是36%。低效的国有官营银行金融系统,制造了一个价格严重扭曲的资金融通市场,严重的扭曲了庞大的民营资金的需求,进而严重地制约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健康发展。

一个幽灵在徘徊

  国有官营的银行金融体系,已经扭结了太多的利益群体,构成了坚固的堡垒,老百姓常年的不满,愤怒,呼唤,抗争都无济于事。即便政府高层早已看清楚了这样的事实,并一直进行改革,但收效甚微。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的开头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地上徘徊……”。正是这个幽灵,给世界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今天,互联网金融这个幽灵终于出现了,当阿里巴巴的电商购物,因为买卖双方缺乏信用无法达成便捷的交易时,马云用支付宝(一个虚拟的中介账户),用担保性质的第三方支付,就解决了困扰六十多年的民间买卖的信用问题,并且通过电商的交易数据重建缺失了六十多年的民间信用。

  紧接着,阿里小贷横空出世,阿里小额贷款不同于传统银行贷款的关键之处,是借款人无需提供抵押品或第三方担保,仅凭自己的信誉就能取得贷款,借款人信用程度决定了贷款的额度。阿里巴巴旗下两家小额贷款公司合计16亿元的注册资本,按照规定以1.5倍的注册资本为杠杆放贷,只能有24亿的贷款规模。实际上阿里小贷完成了难以想象的贷款奇迹,据报道,阿里小贷在2013年上半年累计放贷500亿元,这等于24亿元的资金一共循环了21次,平均贷款周期只有1.25周,这么短时间的贷款发放与回收,传统银行如何能做到?且不说银行是否愿意做,即使愿意做,单是填表办手续就不会少于1.25周!

  2013年6月,阿里巴巴与天弘货币基金合作,推出了余额宝的个人金融服务,余额宝是支付宝为个人用户推出的一项余额增值服务,把钱转入余额宝中可以获得一定收益,放到银行的活期存款是0.35%的利息,但是如果转到了余额宝,收益可以大幅超过银行一年定期的存款利息。余额宝做了什么?无非就是和天弘基金做一个对接,使得支付宝的沉淀资金,只要通过点击一个键,就变成了货币基金,让淘宝成了天弘基金的发行渠道,让天弘基金成了支付宝沉淀资金的财富管理机构,这个看似非常简单的对接,却是只有互联网思维与现代金融思维碰撞后才能够完成的产品。

  在我国的官方银行系统里,每年活期存款占所有存款的30%到40%,也就是说每年有数十万亿的资金趴在那儿(被“沉淀”),在国有官营的银行体系内长达几十年,有谁想过让活期存款转向货币基金做投资吗?余额宝提供的个人货币基金投资服务,就是一种真正的民营金融思维。

  这就是互联网金融,这个幽灵可以钻到任何传统银行去不了的地方,从而给我们的传统金融带来颠覆性的影响!

  余额宝所带来的颠覆性效应,如同当年邓小平倡导的改革开放,从安徽农村的土地联产承包开始,看起来没什么技术含量,关键是它打破了中国农民土地公有,劳动力公有和农产品统购统销的国有官营的桎梏。历史所需要的,首先是打破这种垄断的胆识和勇气,在这点上,余额宝必将在中国金融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颠覆还是摧毁?

  有人说,互联网金融是对传统银行金融业的颠覆,这个“颠覆”是“摧毁”吗?肯定不是!互联网金融没有这个力量,实体银行业将永远存在。在欧美国家,互联网金融也没有颠覆实体银行业,而只是传统银行业的补充。

  但是在中国,互联网金融的作用将大不一样,它是对现存的国有官营的银行金融体系的结构与重建。

  互联网金融会如何解构现有的国有官营的银行管理体系呢?

  以三峡大坝为例,长江三峡大坝把上游的水用180米高的大坝堵起来,然后开几个闸门,控制像下游的水流量,在排水的同时发电,一方面控制下游的洪水,一方面破坏下游的生态。这和中国的银行金融系统一样,上游的水就像国有官营银行系统的长期围堵的百万亿存款一样,排水闸就是中国国有官营的银行牌照。

  现在银行的存款,主要通过工农中建交这几个大的闸门,以管道的方式向实体经济放贷,尽管已经导致下游的实体经济系统的生态平衡遭到了巨大破坏,但是银行大坝的安全系统还是没有问题的,银行资金也可以通过央行的调节有管控的排放。

  现在的问题是,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p2p网贷和第三方支付的产业链授信给银行的存款,在旁边开了三个阐门,从这三个闸门放出来的水受到下游渴望金融服务的小微企业和普通老百姓的热烈欢迎,它们不仅可以给实体经济养鱼,还能给放水的管道带来收益,这些管道的水流出来多了,国有官营银行的系统存款就会下降,银行渠道的水流量就会减少,就会从以下几个方面,颠覆国有官营银行的管理体系:

1、银行存款会大搬家;

2、银行可贷货币减少,贷款规模大幅下降;

3、银行存款的成本会大幅增加;

4、银行贷款利率会大幅上升;

5、负债过重的国有企业和地方债务平台,会大规模违约;

6、互联网金融资本市场会形成;

7、银行理财产品会与互联网金融市场对接;

8、央行会下调存款准备金,可能引发通胀;

9、存款利率市场步伐会加快;

10、人民币汇率上升难以持续,可能会出现下降。

小荷才露尖尖角——互联网金融发展趋势展望

展望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趋势,有三个方面尤其重要:

1、以第三方支付为独立的资产托管;

2、以纯线上p2p平台模式,加上以结构性资产证券化和债权转让的p2p模式为资本融通核心;

3、以重建国民信用的征信体系为基石的三位一体发展之道。

  这三个方面融合的结果,就是一套基于互联网技术,民营金融管理体制,国民信用和债权转让的互联网银行时代的来临。

  这就像当初在国有企业垄断打破后那样,先是小商小贩,随后是个体经营商店,然后是民营企业,最后形成大规模的民营企业集团,构成了一整套的,不同于国有官营的国有企业之外的,民有民营经济的汪洋大海,掀起了翻天覆地的经济改革浪潮。

  现在,这个翻天覆地的改革浪潮将会在民营金融领域发生,如果政府包容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不出三年,就会有超数千亿的互联网金融公司诞生,十年之内,将会有信贷规模可以与大型商业银行匹敌的互联网银行诞生,未来的互联网银行,将会像现在的电商对传统百货的冲击一样,现存的国有官营的银行,将会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到来,而深陷国有企业的呆账和地方政府平台的债务泥潭,难以脱身。

  我们应当看到,这次中国金融民主化的浪潮,是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必然结果,国有官营的银行体系资金外流,不同于银行的挤兑,银行的钱没有被老百姓取走而存在保险柜里,而是通过民有民营的互联网金融体系,流向嗷嗷嗷待哺的实体经济,资金的配置和效益会得到巨大的改善,无疑会促进中国经济整体的健康发展。

  现在的问题是,民有民营的互联网金融体系,做好了迎接大规模资金到来的准备了吗?互联网金融的企业家们,真的明白历史赋予自己的角色了吗?真的具有足够的胆识和气魄来创造,引领和健康推进这个千载难逢的金融民主化潮流了吗?

  如果互联网金融企业家们没有一种整体的自觉,如果在国有官营银行的原有通道之外流出的资金没有安全可靠的系统对接,而是繁衍出一个网络高利贷市场,其巨大的破坏性影响,将会无法预测,一定会受到监管层的严厉整治。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其结果一定是灾难性的。

  我们看到,不少的p2p公司正在做好准备,特别是以征信建设为基石的p2p平台,正在大规模招兵买马,但是,让人担心的是,基于担保的小贷公司,也正在做山寨版的网贷,这些平台既无金融管理能力,又无互联网核心技术,更谈不上可靠的风控体系,他们无法承接大量流出传统银行系统的资金。

  互联网金融,是源于传统金融坯胎,在互联网上发育、繁衍出的一个新的物种。因此,在国有官营的银行金融体系与民有民营的互联网金融体系开始出现交替碰撞的过程中,互联网金融行业应当联合行动,制定并严格执行行业自律规章制度(在这方面,成都民间金融街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管理机构应当迅速采取行动,规范p2p网贷平台的可信性,网络的安全性和资本托管的独立性,并严控打击网络自融的非法集资与诈骗行为,只有这样,才能在新旧两种金融体制的交汇中实现平稳对接,促进中国的金融的健康发展,果真如此,乃是国之大幸,民族之大幸!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