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原创 > 周涛:从大数据看星座

从大数据看星座

评论

  【毕友导读】本文由电子科技大学互联网科学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毕友特邀嘉宾周涛原创,发表于《环球科学》。神奇的星座性格分析、星座交友指数表等等,不仅是很多八零九零后交友、择偶的标准之一,甚至被有些企业作为招聘员工的参考项。那么星座对工作和交友到底有没有影响呢?来看八零后的年轻教授通过大数据分析带给我们的思考。


   传说四五千年前,古巴比伦人就利用星座占卜预测命运。这种占卜的方法,跟中国古代的紫微斗数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根据被占卜者和星体运行的关系,占算其一生各方面的运程。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大数据委员会主席车品觉,就是香港紫微斗数大师王亭之的高徒。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车品觉说“紫微斗数和大数据分析是一个方法论”——我们也来试试能否用大数据的方法分析星座。

   这篇文章要讨论的是星座对我们工作和交友的影响。两年前有一个招聘启事被炒得很火,该启事明确要求 “设计师”必须是处女座的,“业务员”不要双鱼座的。在日本和韩国,星座在招聘中的影响比中国还大,很多企业都会把星座作为一个参考项。杜甫说:“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可见有些星座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在百度百科能下载到一张星座交友指数表,根据那张表,作为一个白羊座的男生,我应该追求狮子座(97分),躲开摩羯座(43分)。

   星座对工作和交友到底有没有影响呢?很多人,尤其是捧着一本《环球科学》的读者,其第一反应肯定是“没有”!但也有一些科学的反对声音:首先,Foster和Kreitzman在近著《Seasonsof Life》中列举了很多不同月份出生的人在寿命和特定疾病患病率上存在差异的例子,这说明星座不同的人有可能在生理甚至性格上天生不同;其次,哪怕星座交友规律开始是荒谬的,只要很多人相信并按照这个规则行事,譬如白羊座男生都追求狮子座女生,那么这个规则会获得证明并且变得更加可信——这就是社会学中有名的“皮克马利翁效应”,预言自己证明了自己。

   电子科技大学高见博士分析了腾讯16254名员工的绩效记录,其中12632名员工有生日信息。分析显示,星座和绩效表现没有统计上的关联性,即便分了业务部门,也没有显著关联。所以,在招聘和人力资源管理的时候,我们不必太关注员工的星座了。

   中科院计算所的黄俊铭博士和电子科技大学王文强合作研究了微博交友行为和星座之间的关系。他们分析了573795名用户,这些用户既记录了生日,又自己标注了星座标签,而且两者具有一致性。他们研究了这些用户之间互动超过一定阈值的所有频繁互动关系,每一个关系对应了一对星座。卡方检验显示,每一个星座都特别强地倾向于和自己同星座的人成为频繁互动的好友,而对其他任何一个星座都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趣!

   王文强把自己计算的结果告诉了克莱因伯格(Jon Kleinberg)。克莱因伯格很好奇这种结果到底是因为星座同配的原因,还是因为人们喜欢和自己生日相近的人交朋友。在他的建议下,王文强画出星座与生日之间的连边倾向曲线。横轴表示生日,纵轴表示该日出生的人关注某一星座(例如巨蟹座)用户的倾向。如果两个用户之间的连边倾向随着生日接近而连续增加,我们应该观测到最高点出现在巨蟹月的正中一天(7月7日),因为这一天到巨蟹月所有30天的平均距离最短。如果星座同配性确实存在,那么我们应该观测到明显边界(跃变),因为巨蟹月出生的用户对于其他巨蟹座用户有较高的连边倾向,而与非巨蟹座用户的连边倾向较低。数据分析的结果显示,对于所有的星座,都出现了后者的样式,可见星座而非生日是决定性的因素。

   对于星座的研究,科学家大多是出于好奇,而不是认为“星座也是一种科学”。虽然目前相信“星座学说”的人不在少数,但显然,所有“星座学说”认为的那些“特别匹配的关系”都不存在,更不存在星座与星座之间的那种细腻微妙的浪漫情怀或轮回恩怨。我们喜欢和同星座的人交友,不过是“臭味相投”的一种表现,或者“对自己的爱”在他人身上的投射。

   星座性格的描述往往也暧昧宽泛而让所有人看起来都觉得正确。例如白羊座的男生被认为具有“追求自由”的天性,我觉得简直说到我的心坎了,那么不是白羊座的你们呢,也追求自由吗?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