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毕友网 > 分享 > 原创 > 蓝象资本周爽:2021教育产业创业投资展望与思考

蓝象资本周爽:2021教育产业创业投资展望与思考

2021-07-19 18:21:28小毕 5727

本文由毕友投研团队根据蓝象资本合伙人周爽女士在百鲲创投直播课第五十期中的分享内容整理而成。


嘉宾简介

微信图片_20210719182021.jpg

蓝象资本合伙人 周爽

曾在加拿大任职于全国第二大公共资产管理公司(主权基金),管理其80亿美元的基建和私募股权投资组合,常年在加拿大的CFA和IIA职业协会中担任董事,并在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担任中国留学生和技术移民的导师。于2017年赴硅谷在斯坦福商学院研究科技创新战略,2018年回国从事教育科技投资,同时在清华X-lab担任创业导师,在清华产研院协助进行教育科技创新研究。中国、加拿大、以色列和美国硅谷有十余年的金融、财务和科技战略研究经验。斯坦福商学院高级工商管理硕士、清华大学管理学学士。

蓝象资本是中国首家教育产业早期基金,自2015年至今已投资8期蓝象营(五期基金)、85个项目,一期基金账面回报超过10倍,项目成活率超过90%。蓝象重点投资通过运用科技和互联网提升教学品质、提高教学效率、促进教育公平的项目,通过每年两期”蓝象营“加速计划,为已投项目提供全方位教育创业赋能。蓝象四期基金将纵向延伸到教育的中后期投资,并提供教育资产的运营以及教育产业投行服务。我们的愿景是以金融为血液,用科技赋能教育,助力中国教育服务业的蓬勃发展。

关注领域:通过运用科技和互联网提升教学品质、提高教学效率、促进教育公平的项目等;

投资案例:柏木体育、唯科乐、麦萌学院、班小二、子曰语文、鲸打卡、趣口才、艺术教育的百度云盘


主要观点

image002.jpg

如果要预测教育产业未来会发生什么,不可避免地要看国家资本市场以及整个行业会发生什么。

在教育行业里面,我经常要求我们被投企业,必须去关注国家政策,宏观趋势,以及社会上非常微小的社会思潮,和消费者品味的变化,因为它确实会对我们的行业有非常大的影响。比如,某一天国家政策变化了或者出了一个强制监管的命令,很多传统的教育从业者是觉得意外或者说委屈的,但是如果你从他的趋势上来分析的话,有些国家政策是完全可以预测的。

中国政府的执政能力是非常高超的,中央经济会议提出的几个工作重点是完全针对我们所看到的社会趋势。

我们国家会加大对基础科研的投入,加强对科技伦理的讨论,加大自主可控供应链,扩大内需,会进行反垄断和反对资本无序扩张,以及解决大城市住房和年轻一代的生存焦虑问题,可以看到中央经济会议的工作重点是非常与时俱进的。

那么资本市场是如何应对的呢?

去年A股和港股市场进入了约3万亿人民币,但是新上市的公司吸纳了不到1.6万亿,也就是说去年资本市场也是注入了1.5万亿的水的,这个水也就是北上资金,是从房地产行业出来的资金,是增发货币,所以目前看来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通货膨胀都非常厉害,头部资产的价格变得越来越高,一级市场中头部的教育科技企业的估值也高的突破了常识。去年一年头部的几家在线教育机构累计融资额大概超过1500亿人民币,而这些资金只是投给了几个非常头部的在线教育机构,而2020年疫情中苦苦挣扎的绝大部分线下教培连锁是和这部分大资金无缘的。

image004.jpg

目前技术层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些趋势

目前视频号作为知识传播和知识付费的工具正在越来越快的发展,AR/VR技术已经进入到应用期,我们逐渐看到一些真正能够解决用户痛点的AR/VR的应用。另外至少在我们看到的教育行业,无论是家庭还是学校,大家对于硬件终端的认知和接受程度就越来越高了。我认为,所有的教育硬件其实都是一个数据入口的概念,它不在于这个硬件值多少钱,而是能卖多少钱,在于是否能够有效的收集到数据,因为这些数据是教育行业进入数字化和智能化必须的敲门砖。

越来越多的连续创业者进入到了教育领域

教育行业本身不是一个科技人才密度特别高的行业,而是一个集大师,名人,文人,文化水平非常高的一个圈子。但是传统而言,就算是一个教育行业的大师,他对于大数据,AI,编程,这些概念还是比较疏远的。所以造成了之前我们教育行业整体水平比较低的情况,但是最近的创业者就觉得中国的市场大有可为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消费市场赚到了钱的这波创始人自己也有了孩子,也有了人生的思考和社会责任感,所以这些人进入了教育领域,为行业带来教育和创新的血液,这是作为一个创投机构我们觉得非常兴奋的地方。

image006.jpg

to B 与to S服务型企业将迎来高速发展

to B的逻辑有几个,一个是互联网市场以及科技市场实际上都是先C后B的,美国硅谷发展了十来年to C之后进入了to B商业的阶段,中国的C端也是打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还是逐渐要进入B端的市场;第二是说经济好的时候应该做to C,因为to C的消费品大众市场,只要产品好的话是可以有很快的增长的,而to B无论是对学校还是对大企业都是一个相对比较慢的过程,所以在中国之前十来年的超高速发展中特别有野心的创始人都去做to C市场了。To B就需要耐心的耕耘和经营,但是一旦做出来商业模式比较稳定的东西可能更适合像19年资本市场相对趋冷,经济发展速度相对下降这样时候的市场。

To 学校呢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中国能做教育信息化的厂商屈指可数,但是能够做教育信息化的其实都是非常扎实,综合能力非常强的企业,而且他们需要在这个赛道布局很多年才能赶上疫情以来所有的学校都需要好的教育信息化服务这样的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学校是一个封闭场景,有着非常复杂的决策链,数据链,付费链。

当我们身边的创业企业开始转入服务中台这样一个概念的时候,第一他确实对于供应商的整体能力,整体素质,以及对校园产品的熟悉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第二就是学校需要的是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涉及到的每一个环节都要做好且不能断,所以进入校园场景是比较难的。所以我们蓝象的观点偏向于,要么你可以给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要么就和整体解决方案的合作商去建立一个有意义的合作关系。


教培行业实际上是一个供应链的生意

创始人在做教培行业的时候,把供给,需求连接起来,能够把控好这个供应链的质量和成本,就能做一个至少是小而美的培训机构,你把控的能力越强,供应链管理的越好,教培机构的能力就越强,在这个领域的极端的例子就是学而思,能管理400万的学生。

K12到Y12:泛职业教育领域发展潜力大

目前的宏观趋势以及市场的变化就造成我们国家是需要大量的新职业教育人才的,如短视频,编程,新媒体,这些新的职业教育是难得的“三力叠加“,第一是符合宏观教育趋势,第二是符合国家政策导向,第三是个人成长需求。各种宏观因素都促使中国政府,民间,家庭和个人加大对于职业教育的投入,在这方面可能最快的盈利方式是职业学校和民办大学,但是职业学校和民办大学对于牌照和地方能力资源的把控都要求比较高。我们更看好新职业教育,就是通过在线,知识付费等等方式来给学生提供新的职业技能,我们把这一类统称为泛职业教育,目前来看是有非常大的发展计划的,可能是能够堪比我们看到的K12的发展机会。

image010.jpg

接下来想分享一些我们看到的更具体的,我们认为符合时代风口品味和诉求的产品:AI产品、OMO、下沉市场、素质教育

教育行业机会——AI教育产品

目前AI教育产品慢慢看到真的了,也就是确实比较中正的利用了AI科学的一些进步的成果或是红利。其中比较好的例子就是斑马AI,以及蓝象投的一个项目一维弦。斑马AI就做的是8+儿童的智能动画课,应用了AI大数据资讯推送等等对教育行业来说比较前沿的技术。一维弦是做AI的教育,给高校开设工业机器人,包括AI,机器人操作系统等等。AI+这件事情是中国的政策趋势,宏观经济趋势,对不同的AI的应用在教育行业里会获得很好的机会。

教育行业机会——OMO

我之前曾发表过一个观点,OMO如果抠字眼的话,其实是线上加线下。但是这件事有不同的做法,线下培训机构做线上是一个非常成立的一个改良性创新。还有一种做法是线上加线下,这种做法在疫情出现之前就已经出现了端倪,因为之前线上教育的流量都已经很贵了,所以纯线上基因的开始做线下店作为一种补充的手段。

但是蓝象说的OMO和前面两种做法都不太一样,我们投的是从头开始的OMO,因为我们相信不同的商业模式会出不同的公司,可能做天使,做早期投资的都特别相信团队基因吧,我们相信一个公司的样子就是他团队的样子,反之亦然。对于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这个模式,我们相信一个全新的团队根据全新的场景来设计一个全新的产品,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这是我们蓝象投OMO的逻辑。按这个逻辑我们投了两个项目,分别是悦芭蕾和小幸福。

教育行业机会——下沉市场

目前白酒也好,乐乐课堂也好,在下沉市场做的都非常不错。但是我们看来,中国不是一个下沉市场,中国的下沉市场分“18层”。一线城市的优质内容下沉到二线城市,这是一个市场,二线,或者核心城市,省会辐射到周边的市场,这也是一个下沉市场,县城是下沉市场,将来村也可能是下沉市场。下沉市场机会是很多,尤其是对于资历比较好的创始人或者投资人来说,蓝象研究下沉市场这些年,就觉得说他中间分了好多层,而每一层的下沉市场需要特定的创始人去做这个事,你能把这一层的下沉给做透了,就已经是很大的市场了。

image012.jpg

教育行业机会——素质教育新品类

音乐和体育

过去几年中,我们看了很多在线音乐教育的项目,其实和任何科技创新的项目一样的,很多音乐老师都会觉得,音乐不能这样教,但是慢慢的我们现在看到,无论是VIP陪练还是小燕子智能钢琴这些项目都已经得到了非常令人振奋的市场反馈。作为入门和陪练,已经能满足一部分客户的需求了,中间可能涉及到对硬件设备的要求,对音色音质的要求等等,但是整体我们的感觉是到了2020年,我们认为,做在线音乐教育的技术壁垒已经没了,技术上已经是可行的了。其实在音乐这么大的赛道里,可以出现新的创业公司,新的产品和商业模式,所以我们现在在找这样的创始人。

体育对创新的要求更高,且体育本身就比其他K12教育要落后十几年,体育科技化又是很难得一件事情,所以体育课的形态和30年前区别不是特别大,这是现状,但是我们又相信这个方向是有机会的,我们希望看到能够利用科技的手段,无论是硬件,操作系统,测评机器等方式来扩大体育教育的供给。

校园赛事

校园赛事其实是衔接体育,音乐,美术这些方面的,西方世界比较成立的一种模式就是校园赛事,通过打校园联赛,校园竞技,以赛代考,校园赛事是一个比较少有的能够把教,学,练,测,评全做了的很好的教育形式,而且对于孩子的领导力,团结力,社会协作能力是有很好的教育效果的。整体而言,我们也看到了令人兴奋的国家政策方面的趋势,我们相信学校赛事的各种组织是会更加的兴盛繁荣的。

心理健康

过去20年追求成绩的应试教育其实还孩子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这件事无论是学校,老师,家长还是政策制定方其实都比较担心,这几年我们也看到了各种产品和各种商业模式,目前主要走的通的是to S,产品主要卖给学校或者卖给教育厅,另一种是对心理健康比较有认知的家长,但是历史上情况是说,中国家长整体对心理健康认知不足,所以心理健康相关产品to C远远没有to S 成功。我们相信,随着中国的高质家长比重增加,对于心理健康,乃至对于整体的素质教育的付费意愿都会越来越强。

知识付费

我们发现当下年轻人越来越爱学习,并且愿意为知识付费,并且付费课程五花八门,这个消费习惯已经养成了。18年看知识付费赛道的时候,还会觉得付费的是三四十岁的人群,比较焦虑,生活压力比较大的人,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的90后,95后,知识付费诉求,付费意愿和习惯都已经养成。所以这个我们会持续关注,现在也在看各种知识付费的新的产品和商业模式。

教育应该做到从教到育全面发展

中国的教育是重教而轻育的,过去市场化提供好的育是不可能的,直到近几年有些企业开始进行育的尝试,我们认为,从教育学的角度来讲这是非常了不起的,非常有社会价值的尝试,但是到现在为止,整个市场化的育的方面也是资源不足的。也就是公立教育的育和市场化的育都是资源不足的。我们希望下一阶段进入教育行业的人才,资本,技术能够更加侧重育的方面,因为教育对每一个孩子,每一个人的影响是肉眼可见的,光教没有育肯定是不行的,好的养育是成就一个人的不可或缺的条件,现在在教育行业产业发展的下一阶段,能否从教的这一侧更多的往育的这一侧去倾斜是很重要的。

毕友说:

一场疫情使教育行业重新洗牌,整个行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于此同时,随着教育与科技融合程度增强,学科教育不断向素质教育转移,更多的机会也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毕友在创业创投领域深耕近10年,未来愿和更多的创业者在未来发现新机会,抓住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