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原创 > 【毕友原创】第51期十年生死两茫茫

十年生死两茫茫

评论

十年生死两茫茫

(本文作者系四川大学2002级MBA 绪明先生)

       2005年10月28日,一个普通的周末,很多人也许正愉快的过着周末吧,我的心情也还不错。21点05分,电话响了,是杨涛。这是大学时代的好朋友,除了节日彼此的短信问候,电话联系不多。去年好象也是他来电话,到九寨沟旅游,我们才得以在绵阳一聚,莫不是他又要来川了?我有点兴奋。简短的寒暄之后,他要告诉我一件事,我说你说吧,心里还想着我们看来又要见面了。然而,他说:屈庆华死了。

       之前我一直认为经历过许许多多甚至也包括亲人生离死别的痛的我,已经很难再有什么事可以让我流下眼泪了。可坐在朋友的车上,我还是无法抑制自己的痛,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下来。往事一幕一幕的复现在眼前。

       十年前,我和老屈经历过高考的折磨,一同来到兰州甘肃工业大学的一个普通宿舍里。是大学,让我们一个来自新疆一个来自四川的年轻人得以相识。随后的四年,是老屈和建宏,让我感受到了新疆人的爽朗、豪饮和憨厚、真诚。四年时间,一起的卧谈会,一起上课、一起打宿舍杯篮球赛,一起调侃学校的小女生,一起做毕业设计,在我眼睛被开水烫伤的时候为我小心的涂药,然而,这一切,就因为一个电话,告诉我,这都只是永远的回忆了吗?

       回到家里,我痛哭失声。03年底,我办婚礼的时候,适逢老屈在成都出差。我可以荣幸的邀请他参加我们的婚礼。他也是唯一能参加我婚礼的大学同学。婚礼上他的出现,让我真的非常开心。因为我事情繁多,也没能和他好好聊聊,就匆匆把他送回返成都的车上。好在下一个周末,我要去成都。我们在成都的酒吧里,听着轻松的音乐,聊天打牌,很放松。回到他的住所,夜已经很深了。我们两个,终于可以静静的聊着往事,谈着工作几年来的感受心情,谈着大学同学的变化,谈着自己的未来和打算。到了三四点,仍无倦意,老屈想接着聊下去,我却因为白天还要考试,想着以后还有机会,就说算了。第二天起来,我们步行到天府广场,老屈兴致勃勃的请我在一个还算味道比较正宗的拉面馆,吃一碗兰州拉面,仿佛又回到了兰州。时间总是无情,我不得不和老屈道别,他送我到车站。谁曾想,这是我和老屈的永别呢。

       我的qq里,还保留着我们的聊天记录,虽然不多。我的邮箱里,还保留着我们互相发的调侃IT人的诸多笑话。可这一切,仅仅是让我伤心的回忆罢了。我上网,登上同学录。我仍清晰的记得我第一次上5460时看到诸多同学消息的兴奋。这一次,不同了。我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同学们都是28号才得知消息。通过搜索,原来这事在诸多IT方面的论坛都传开了。老屈,你以这样的方式出名,可曾想你的同学们看到这样的消息,是何样的心情啊。这个夜晚,对甘肃工业大学计算机及应用95级的人来说,该是怎样的哀伤?

       老屈,我才知道,你已经是IBM的一员。IBM,在他用原子排列的IBM商标、深蓝战胜世界冠军等等传奇故事里,我对这样的公司是何等的敬仰。吴士宏的《逆风飞扬》,激发了多少人,在IT这个艰苦、拼搏的行业里,苦苦的追求呢。作为一个IT人,有多少人不想进入IBM呢?可是,老屈,一个所谓三流高校的毕业生,你能做到这一点,我真的觉得好骄傲。国庆节你还坚守着岗位,家里还有怀孕四个月的妻子。你因为国庆的工作而倒下,我替你自豪,我替这个班级而自豪,我替整个甘肃工业大学而自豪。你以你优异的表现,给我们班级、给我们的母校争了光。我不知多少次给他人说,清华北大如何呢,他们都忙着出国。真正愿意在西北,为西部的开发做贡献的,都是我们这样的学校的毕业生。

       老屈,我知道你是怎么进入IBM的。从特变电工、到网络公司,再到IBM,你稳步向上,脚步坚实。我不会随便的恭维他人,我也多次给班上的或者其他朋友提及,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有毅力、最顽强的人。刚上大学的时候,你我都是班上英语最差的。我清楚地记得,大一上学期考英语的时候,你是班上倒数第一,我比你好不了多少,都是不及格。老师在课堂上批评了你。从那以后,你象变了个人,努力地学着英语。在大一下学期,竟然把四级考过了,而我继续补考。这件事,对我的印象太深了。在我们那样普通的高校,在大一能把四级考过,那是只有极少数精英才能做到的事情,可你做到了。我想,我能在大二上学期一次性通过四级,除了运气,多少也是受你的影响吧。你在计算机方面的天分,不是班上最好的,可你在努力的精神上面,绝对是班上最杰出的!在成都,看到你捧着厚厚的英文专业书,我知道,这些年你仍然很努力。在专业上,你比我这个好玩偷懒的人不知强了多少倍。

       我想,全宿舍的人都还记得,你背五笔输入法的时候,梦里都在背着“王旁青头戋五一”,声音大到吵醒了全屋的人;我想,全宿舍的人都还记得,本来大家都已习惯在你的鼾声中入眠,可那次你因为感冒,鼾声实在太大,张其文大喊一声,我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没睡着;我想,全宿舍的人都还记得,有一次你上自习回来,很开心地说图书馆有个女孩子管你叫大哥哥。我们都很兴奋,追问着是怎么回事,一个个比你还激动。问到最后,你说,那个女孩子是附中的中学生,我们一听,大失所望,原来是附中的。我也还记得,我们有过矛盾,可那丝毫没有影响我们的友谊。我也问过你,新疆那么乱,你怕不怕。你说,没事,我是本地人。可谁知道,你这个地道的本地人,在乌鲁木齐、在一个五星级大酒店,也会出事。我前几天还说,明年打算回母校看看,再到你那去,一起爬爬天山。

       回忆,是那样的伤感,可我止不住我的回忆。我还想起,去年,我夫人的姐姐因为怀孕,想吃新疆的杏干。我想到了你,一封邮件过去,你的杏干就寄来了。整整两大包,让我非常的感动。从此后,新疆谁还可以给我寄杏干啊。当我在网上看到是一个四川人做出的暴行,我真为我也是个四川人而感到愧疚!

       高仓健曾经说过:

       离别,总是那样的悲戚

       无论

       是怎样的离别

       今天,我又一次体会到这一种悲戚的离别。虽然在加班,可我没有办法完成我的工作,写下这些话,祝君安息吧。

       感谢本文原创作者:系四川大学2002级MBA 绪明先生,欢迎更多朋友推荐美文,小编代您与大家分享。

      (毕友推荐——分享MBA推荐的文字。毕友推荐,旨在收集和整理MBA推荐的各类原创或转载的文章和资料,每日定期发布,分享给所有的朋友。通过每个人的推荐分享,实现大家单位阅读时间价值最大化。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请将您的推荐直接发至邮箱:2696039404@qq.com或Q:2696039404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