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创业 > 六位女性创业者的私房话

六位女性创业者的私房话

评论

  【毕友导读】随着创业热逐渐升温,创业圈子里也开始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女性创业者,她们当中,很多人做的是“她经济”,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她们的创业故事。

  通透的办公室里脚踩10厘米的细跟Jimmy Choo、身穿亮眼的西装裤、外套不经意地搭在肩膀上,以一派淡定的女王型格“指点江山”,这是氧气Bra创始人徐黛妮心中对于自己的美好想象。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她脚蹬一双夹趾拖鞋,穿着破洞牛仔裤,以一种极为不随性的姿态看着手机里的产品数据。

氧气Bra创始人徐黛妮

  光鲜亮丽的外表背后,实则是创业的辛苦,徐黛妮只是万千女性创业者中的一个小小缩影。随着创业热逐渐升温,资本大量涌入,创业圈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女性。

  这些女性创业者中,也有不少人所做的是针对女性的新创公司,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她经济”,比如推荐内衣的应用“氧气Bra”、针对都市年轻时尚女性的线下导购应用“美衣地图”、提供上门美容的“美丽来”、以年轻白领为主要受众的“甜心沙拉”等等。

  她们凭借女性这个角色的特质,更好地理解女性消费者需要什么,也更了解女性消费者在生活中会遇到哪些痛点,进而引发了她们创业的念头。

  当然,她们也会因为女性这个身份,在创业过程中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在家庭生活和工作中,她们扮演着多种角色,她们是创业者、是女CEO、是母亲,在不同的角色中如何转换、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的关系,她们也有自己的办法。

  腾讯科技采访了六位女性创业者,氧气Bra创始人徐黛妮、美衣地图创始人安立娟、魔漫相机创始人任晓倩、甜心沙拉创始人吴靖然、美丽来创始人陈枫、i-ever美课美妆创始人赵净,让我们听听她们的创业故事。

  创业的路上殊途同归

  在创业之前,她们中有人是外企高管、有人是创业公司的核心员工,她们都有着不错的工作,却因为梦想完成了从就业到创业的转变。

  “出身普通,有梦想要实现,除了加倍努力似乎别无他法。”这是吴婧然对自己的定义。

甜心沙拉创始人于文璐(左)和吴靖然(右)

  2014年初,微软宣布全球裁员,被微软收入麾下不久的诺基亚成为重灾区,吴婧然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开这家服务了十多年的通信公司。2014也许注定是充满变化的一年,和舒适白领生涯同时结束的还有她7年之久的婚姻。

  工作生活的巨大变化没有将她击倒,反而给了她重生的勇气。当在巴黎生活多年的好友向她提及主食沙拉风靡巴黎白领圈的时候,创业的念头开始浮上吴婧然心头,随后便与之前工作时的合作伙伴于文璐一拍即合。接下来的4个月,她们一起完成了甜心沙拉的网站、微信,中央厨房和帅哥肌肉男送餐队伍的搭建,也完成了9款沙拉的研发。

  谈到这种转变,吴婧然不无感慨地说:“我从一个面临失业的单亲妈妈成长成了一个正在创业的CEO,虽然还是会在压力山大的时候偷偷地哭,但生活中多了份坚定和希望。”

  与吴婧然的经历不同,徐黛妮创业来源于此前的工作经验和母亲的耳濡目染。

  徐黛妮之前的工作就是在一家创业公司,很多重要的决策她都会参与其中,久而久之,她知道对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在不同阶段都需要做哪些事情,创业的念头开始在脑海中慢慢浮现。

  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久,她渐渐觉得决策权并不在自己手里,有时老板的想法也并不是很赞同,创业的种子开始在心中逐渐长大。“虽然创业很辛苦,但收获的成就感确实以前从未有过的。”徐黛妮说。

  徐黛妮的母亲在日本做了几十年的传统内衣设计师,徐黛妮很早就注意到这样一种趋势,即传统内衣品牌逐渐变得冷清,款式“千年不变”,难以满足女生的新鲜感。但像H&M、Forever21、OYSHO这样的品牌内衣柜台,因为款式更新频率快,价格相对便宜,总是能聚拢很多人气。

  于是徐黛妮想通过一款线上产品填充这个空缺。在徐黛妮看来,将国外已有的内衣款式引入到国内是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像Zara旗下OYSHO这样既平价、更新频率又快的内衣品牌在国外有很多,但在国内由于成本限制只有一家,所以可以通过线上的方式来实现。”于是“氧气Bra”诞生了。

  凭借以往的经历和积累创业当然会顺当一些,不过也有人偏偏选择了另外一条不曾涉足过的路。

美丽来创始人陈枫

  百度离职员工群体“百老汇“创始人陈枫,曾经是百度视频、游戏、百度币、百度安全等创新业务的从无到有的孵化者。在多年的视频、游戏等领域的沉淀后,她最近开始创业。她没有选择自己所熟悉的游戏领域,而是选择了上门美容服务“美丽来”。

  2010年从百度离职,她没有去其他企业担任高管,而是让自己闲下来,“以前一直在奔跑,现在放空自己,让自己沉淀。”

  有意无意之间,她创建了百老汇,把百度离职员工组织起来,截止到目前,该组织已经超过6000名成员。百度离职员工也有很多创业者,因着对新业务的研究的职业敏感,她开始系统地研究O2O的各个方向。

  最初,她很看好洗衣、汽车后市场等方向,不过,一个做线下美容的好朋友点醒了她。这位好朋友是中国美容美发协会的理事,在互联网改变传统产业的趋势之下,他发现,如果互联网做了美容行业,传统领域就真的没有什么活路了。“与其让别人革了我的命,不如自己先革自己的命”,于是,他们选择了上门领域的美容创业。

  在腾讯科技所接触的这些女性创业者中,她们大都对创业有着很坚定的信念,在创业之前也凭借此前的工作积累了不少经验。

魔漫相机创始人任晓倩

  不过对于设计出身的任晓倩来说,创业却是个有些“意外”的事情。从小时候起,任晓倩就怀揣着一种想法,希望把艺术的美好带给所有人。大学毕业后,她在一家上市公司任职首席设计师,“当时也想过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也做了很多规划,但创业完全没在考虑中。”任晓倩说。

  直到遇到魔漫相机联合创始人黄光明,任晓倩才发现原来创业可以帮她实现梦想。

  “对于一个艺术的学生而言,我当时完全不懂移动互联网、高科技,甚至对什么是朝阳行业、商业都没有概念。当时我遇到黄光明,他就特别有激情的跟我讲硅谷创业。因为他在硅谷也待了六年,曾经是微软的高管高级架构师,讲自己怎么放弃这些去创业的,给我讲得心潮澎湃。”回想起那段经历,任晓倩说,如果不是遇到黄光明,可能现在也不会走上创业这条路。

  “在走向这一步的时候,一方面是欣喜、激情,一方面充满了未知,也有对未来不定因素的担忧,因为一切都是不可预测的。”任晓倩说。

  创业女性面临哪些困境

  创业对于女性来说绝非易事,她们在创业过程中往往需要付出比男性更多的努力。一位创业者曾表示,他体会到在募资过程中风险本钱较少看重女性创业者,尤其是那些青涩并且缺乏社会经验的女性创业者,在风投时更容易遭遇到募资的困境。

  徐黛妮对腾讯科技表示,在氧气Bra快速发展的早期阶段,对资金的依赖比较大,“在当时已经有投资人准备投我们了,但圈里有些人不太看好我们的模式,就劝投资人一定要想清楚,当时自己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证明给这些不看好我们的人”。

  除了融资,在如何找到合适的技术合伙人这件事上,徐黛妮也头疼了一阵。“在他们眼中我做的是媒体,是电商,没什么挑战性,于是在找技术合伙人的时候我需要跟他们坚定地强调前景的可靠性。”于是技术合伙人找了三个月才确定下来,产品才得以上线。

i-ever美课美妆创始人赵净

  赵净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在普通人看来她平时的穿着比较大胆。

  “特别是对时尚行业不太懂的人,可能会认为你穿的比较‘风骚’,会以为自己收到一个错误的暗示。”赵净无奈地说,“然后他心里就认定你是那种人,接着就是发暧昧短信,言语上也会有骚扰的成分。可能他会认为他的资源是我一定需要的,提的一些话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让人感觉受到了侮辱。”

美衣地图创始人安立娟

  安立娟也体会过女性身份给自己创业带来的困难。开始创业的时候,为了让更多商户和品牌入驻到美衣地图这个平台上,安立娟需要不断地和客户去谈。有一些年纪较大、又比较传统的男性客户在谈判时,会因为我是女性,有比较年轻,对我产生信任感是比较难的。“幸好我的合伙人都是男生,他们在谈商务合作方面更有优势一些,后来我就直接让他们出马了。”安立娟说。

  在任晓倩最初创业的时候,当时公司一共只有5个人,她需要身兼数职。“产品、销售、人事,什么都要自己出马。”任晓倩说。

  让她感觉冲击压力最大的就是做销售。任晓倩告诉腾讯科技,魔漫相机最早做过to B的项目,给一些企业做定制礼品。“我一直是做艺术的,和人打交道方面不太擅长,包括怎么去跟客户应酬、收回尾款等等,我自己实际上是不情愿去做的。”“当时觉得这条路走得真艰难,创业的开始只是铺了一块砖,后面还要一砖一瓦的盖成楼和更大的未来。”

  从女性视角出发的“她经济”

  在传统观念里,男性的理性思维、逻辑能力、技术能力更有利于做好互联网产品,但实际上,女性的许多特质恰恰是如今互联网产品所亟需的。互联网经济是“体验经济”,女性在“体验经济”中有天生的直觉,尤其关于美妆、购物这些“她经济”的领域。安立娟表示,女性去做女性消费者的市场本身就具有先天优势,因为女性了解用户需求什么、痛点是什么。

  “但是我觉得男性创业者做女性市场也不一定就有劣势,因为他会从做生意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所以有时候他们判断更客观。”安立娟说。在徐黛妮看来,无论是互联网创业还是商场中,男性在领导、管理和逻辑方面确实比女性出色,但男性在看待女性生意时更容易着重看赢利点,分析现状并找到其中的商业机会,他们往往无法设身处地去想未来是什么。

  而作为女性,则往往以人的情感出发,“更有穿透力,女性用户也会更加信任,尤其在一些细腻的体验、服务和用户体验方面,女性团队可能更优秀一点。”徐黛妮说。

  尽管有凭着梦想和感觉所指引,但很多女性创业者已经不再认为感性脆弱,反而更多地追求大局观。对于曾经长期从事战略咨询的安立娟来说,在把控大局和管理方面并不比男性弱,她也一直在考虑战略、方向和管理方面的问题,所以在创业之后这方面做的得心应手。

  爱事业,也爱家庭

  创业路上的艰辛只有走过的人才能真正了解。作为女性创业者,她们往往需要承担很多角色,这也让她们承受着更大压力。

  现在,赵净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她告诉腾讯科技,i-ever美课美妆最初的三个创始人都是有孩子的妈妈,而且孩子刚出襁褓。在创业这一年多时间里,也孩子正是是最需要人在身边的时候,对她们来讲工作和生活很难两全。“这时家人的支持就显得特别重要,家里的另一半或是父母会协助我们分担家里的事情,让我们能够全身心的扑在工作上,这让我非常感动也很心疼。所以我更加愿意把创业这件事情做好。”

  当工作和家庭摆在同时摆在面前时,很少有人能够平衡好二者的关系。

  “我尽量把空下来的时间全用来陪孩子,至少在周末我会抽一天时间陪她去早教、去玩。对孩子来说陪伴真的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我每天晚上抽一点时间陪她、听听她在说什么,尽量弥补我在这个阶段的内疚。”赵净说。

  在任晓倩看来,她的事业与生活更多地是合二为一了。事业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则是事业的支撑。用任晓倩的话来说,事业占到了她生活的90%,魔漫相机是她的孩子,她的激情、情感、快乐都是源于这个产品,好像与自己的“他”谈了一次恋爱。

  任晓倩对腾讯科技说,其实我也到了要孩子的年龄,不过现在还没有太多时间考虑这件事。

  “但是我觉得如果我要是有孩子的话,也更希望能够是融合在一起的。”她说,70%还是会在工作上,30%是在家庭中,希望他们能够有更多的重叠。

  在她看来,也许这是一个了解母亲和宝宝之间情感的机会,对这个市场在产品上会有更好的体验,甚至能够有更好的发挥。“灵感首先来自于生活和感知,可能会对工作是有所帮助的。”任晓倩说。

  有人曾经这样说过,如果你想要从就业这种生活步入到创业这种生活里,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创业可能带来的更多财富和更大自由,更重要的是要考虑是否适合以及适应这种转变。而每一次转变、每一次突破,都是源于她们内心不满足于现状的动力和对梦想的执着追求。

  正如陈枫所说的那样,创业其实是对自我人生的完善,永远认为我的将来要比现在更强。“而这些都将得益于我今天的努力,所以我永远不会停下自己的步伐。”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