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红点中国14年 张涵:我们依然是创业的状态

红点中国14年 张涵:我们依然是创业的状态

2020-04-03 15:20:09小毕 895

加入红点中国10年,张涵完整地经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不同阶段。

投资的角色能让他对市场不只是旁观,而是真切地成为参与者、力行者和见证者,有时甚至是策略的共同推进者。

他担任合伙人的老牌VC红点创投,2005年从硅谷正式进入中国,2016年中国团队开始独立运营,并完成第一支美元基金的募集;2017年下半年完成第一支人民基金的募集,升级为美元/人民币双币基金管理人,2019年初完成第二支美元基金的募集,已经顺利走过几个关键节点,并且还将继续稳步前行。

如今,红点中国共管理三支基金,资金管理规模逾10亿美金,投资了80多个项目,其中奇虎360、乐逗游戏、多盟、趣头条、360金融等都已经成功上市或实现了退出。

14年,红点一直在突破极限

在加入红点创投之前,张涵在一家德国芯片公司做市场和技术支持。

他是创投圈里很典型的一类人才——早先常年在行业一线,有十分深厚的产业经验,知道什么是做业务、什么是做市场。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是极为宝贵的经验和行业积累。

2010年,张涵加入红点创投,他对于红点吸纳行业人才的做法非常有感触, “在这之前我没有任何投资或者金融的背景,这个转变对我整个人生来说都非常重要。”张涵说。

在张涵加入7年、红点在进入中国12个年头后,2017年1月,红点中国正式独立运营。张涵也从红点全球基金的合伙人成为红点中国一期基金的合伙人,这对他来说有本质变化,中国团队开始独立经营自己的基金。

尽管沿用红点的品牌,红点中国团队却来到了新的起点,“我们其实是创业的状态,完全自主。”张涵说。

从业10年间,创投圈起伏变化巨大。作为一个关注TMT行业的投资人,张涵说他完整地经历了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不同阶段。在伴随行业演进的过程中,红点中国也在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

“趣头条,跟我们投的其他公司都不一样,我们投早期小公司,但它是早期大公司。”尽管红点中国已经是趣头条最早的机构投资人,但它发展飞速,公司已经自己经历了种子轮、天使轮这些初创期环节,红点中国直接投了上千万美金进去,这在当时要突破两个心理难关:1、这个公司之前没有机构投过,背书少;2、体量偏大,超过红点中国此前任何一笔单笔投资。但团队最终还是判断,趣头条所在的下沉市场还有大量的空间和机会。趣头条在红点中国完成投资的11个月后,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史上最快上市的中概股。

在国内市场深耕了十几年,红点中国一直在挖掘新的用户力量。中国巨大的折叠市场,不同年龄层、不同消费习惯、不同地理位置,决定了互联网能持续不断挖掘新机会。而这些都需要VC投资人们时刻保持创业的状态,保持头脑清醒,保持对行业紧密的观察,保持对投资行业的钟爱。

做风险投资,坚信科技创新可以撬动市场

红点中国始终专注于早期投资,为的就是从“源头”上对行业和市场产生影响。“投资早期项目可以和企业的创始人持续探讨市场的开拓情况,投资人的意见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很多市场的开启可能就是你和CEO的某一次谈话而引起的,那时候我们就是参与者、力行者和见证者,甚至是策略的制定者。”

是参与而不是干预,张涵也很强调这一点。投资机构的视角往往比企业更加开阔。红点从美国而来,进军巴西后又做成了当地最优秀的VC,红点的全球视角使得他们可以成为创业者的眼睛。

在投资领域上,红点中国在十几年间也没有太大变化,始终以技术创新为核心,聚焦在消费互联网+企业服务赛道,以及前沿科技,如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等等,而这些技术驱动的创新会催生新的市场和商业模式。在种种的机会里,张涵观察到一个逐渐深化的现象:红点中国很多ToB的被投企业,在逆势增长。

“中国企业服务领域实际上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是比较难的,尤其是软件产品方向。但是你去看美国有多少市值过千亿美金的企业软件公司,再回来对比一下就知道国内市场和美国的差距有多大,以及其中蕴含的极大市场潜力。”经济下行压力,人力成本上升,使得大量企业盈利生存能力受到极大挑战,急需降本增效,企业服务领域迎来大的发展机遇。而在“企业服务”成为风口之前,红点中国已经默默开始了行业布局。

2015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企业业务线上化趋势明显,然而薅羊毛、金融欺诈、信贷欺诈、数据泄露、身份欺诈等新型威胁给企业带来高额损失,且缺乏有效防护手段。张涵很快意识到业务安全将成为新的蓝海市场。这一年,提出“以人为核心的业务安全”理念的“芯盾时代”上线,精准击中行业痛点,帮助金融、政府、运营商、互联网等行业企业减少业务欺诈、降低运营成本、降低经济损失。芯盾时代创立时,便得到了红点中国的投资。2018年,芯盾时代合同金额已逾亿元,获得民生银行、北京银行、华泰证券、中邮保险、中央网信办、水利部、中国日报、清华大学等头部标杆客户的高度认可。作为最早的投资人,张涵预测芯盾时代2019将会有上亿的确认收入。

三体云动则代表了企业服务的另一个特点,帮小微企业赚钱,开源。三体云动服务单体的健身工作室,先给他们提供一套免费的SaaS管理软件,在营销模块上线后才开始变现。张涵说:“之前小微企业对于软件的付费能力和意愿都不强,但是三体云动却可以收费,为什么?因为它能帮助小微企业解决生存的痛点——营销和获客。” 三体云动让健身工作室告别传统发传单的营销模式,通过线上社交裂变打卡等一系列线上工具,使得有强烈拉新需求的小健身房,有了更全面的获客能力。

科技创新是最好的杠杆,可以撬动市场,红点中国对此十分认可。基于这个观点,红点团队内部的投资框架大多也根据技术领域来设定,投向更好的技术方向。

此前不久,武汉颁布了自动驾驶商用牌照,不仅是武汉,很多地区都在尝试,自动驾驶演进速度前所未有地加快。红点中国也十分关注这个方向,张涵在这个领域主导投资了小马智行、深动科技、仙途智能等多家企业,目前他们都已逐步成长为细分领域的领先者。

在张涵看来,红点中国投资逻辑的核心在于,洞察用户(ToC)和客户(ToB)的需求变化,研究投资标的的价值输出,判断团队是否具备足够的能力在一个巨大市场机遇中完成商业模式的闭环。

背后美元LP:持续看好中国市场

一直以来,红点中国都在探索且践行美元基金在中国的本土化,这也意味着它和中国本土的VC/PE有很大的不同。

一方面,在硅谷也很领先的红点,拥有更广泛的全球视野,可以进行更有效的资源整合和对接,用行业经验和中国市场做结合,更具有前瞻性。另一方面,不同于中国本土VC,由两个老牌VC合并而来的红点,从70年代初算起,已经经历了近50年,整个文化和历史的沿革悠久,今天的评估体系实际上是对过去文化的传承,有浓重的红点色彩。

更重要的一点是,张涵认为,VC之所以各不相同,源头在于背后LP的不同。人民币和美元市场有很大区别,钱的属性差异决定投资策略异同。“美元LP的钱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上百年,资产配置里VC、PE、债券、股票等等都存在,综合来看成果,并不要求VC赚快钱。”

目前,红点中国已经成功募集了三支基金,两支美元、一支人民币。2018年年底,红点中国开始募集新一支美元基金时,团队用了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新一期4亿美元基金就募集完毕。同2016年的一期美元基金相比,本次基金LP数量增加了1倍以上。

在二期美元基金里,除了主基金之外,还有一支机会型基金。这支基金的主要作用就是追加投资,支持高成长性的企业。自律是红点中国的特色之一,基金会给每个项目预留几乎相同的钱,“有很多不错的项目融了两轮以后还有非常大的增长潜力,我们希望有额外的钱补进来,一方面提高基金整体收益,另一方面能保持我们在公司里的股份比例。”张涵介绍。

在国内,部分行业比较适合用人民币投资。为了保质保量的覆盖红点所关注的重要赛道,2017年,红点中国团队募集了首支人民币基金,规模7亿人民币,正式升级为双币基金管理人。这也是红点本土化的重要步骤之一。

进入2019年,基金募集和公司再融资难度都大幅提升,美元基金也在探索更多的路径。在张涵和红点中国看来,欧美投资人依旧看好中国市场,“第一,在高科技领域能够和美国市场相比的,目前可见的只有中国市场。不仅有技术,还有足够大的容量和消化能力。第二,过去20多年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已经培育出大量优秀人才,创业环境的基础非常好。第三,国内目前产业结构的调整对于科技创新企业来说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投资人也有机会捕捉到更多的优质项目。”

2020上半年,红点中国将启动人民币2期基金的募集。而在2019年,张涵认为最大的挑战是在“管”上。在投资人益发谨慎的当下,确保稳步的投资节奏,同时被投公司还具有足够高的生存率,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张涵认为,红点中国要始终坚守顶级VC机构的高标准,确保对LP有持续的高额回报;同时,红点中国投资团队要保持大格局和强烈社会责任感,坚持以技术创新为出发点,通过支持创业公司,给终端个体和企业带来相应的价值,从而推动一个个垂直行业的变革,进而小小的改变世界。这些都是推动一家一线早期风险投资机构稳步向前的重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