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案例 > 梁姣推荐:泰笛洗涤:洗衣O2O为何走“轻模式”?

泰笛洗涤:洗衣O2O为何走“轻模式”?

评论

  【毕友导读】本文由毕友班学员梁姣推荐。2014年11月13日,全球首家在线洗衣类O2O公司泰笛洗涤宣布,已获得由红杉资本领投的千万级美元B轮融资,而就在三个月前,泰笛洗涤才刚刚披露获得元禾原点千万级人民币A轮融资。泰笛为何受到资本的如此青睐?原来,不同于同行自建中央洗涤厂的做法,泰笛直接整合传统一线洗衣品牌的加盟商作为自己的洗涤供应商,走“轻模式”的路子,其醉翁之意不在洗衣,而是以此为入口,做一个24小时上门服务的生活平台。

企业名称:泰笛(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上线时间:2013年6月

创业地点:上海

创始人:姚宗场

商业模式:线上下单,自建配送团队上门收取衣服,洗衣环节与一线品牌加盟商合作。

融资情况:2014年7月获元禾原点千万级A轮投资,2014年11月获红杉资本领投的千万级美元B轮融资。

  线上下单洗衣、专人上门收送,洗衣O2O模式近两年开始兴起,泰笛是其中起步较早的一家。不同于同行自建中央洗涤厂的做法,直接整合传统一线洗衣品牌的加盟商作为自己的洗涤供应商,走“轻模式”的路子。泰笛创始人姚宗场告诉南都记者,事实上泰笛醉翁之意不在洗衣,而是以此为入口,做一个24小时上门服务的生活平台。

中转上门收衣

  姚宗场是一个连环创业者,创立过广告公司和P2P网贷平台,之所以转投不太熟悉的洗涤行业,他笑言,一方面是出于自己爱挑战的性格,另一方面也是看好其市场前景:每个家庭都离不开洗涤,需求足够大,而且传统洗衣行业基本上都是分散的加盟制,尚未形成垄断,这就给创业者留下很大的空间。

  从萌生想法到付诸实践,其间姚宗场走访了十多个地方做市场调查,也在洗涤工厂泡了好几个月。他向南都记者分析,消费者的痛点在于传统洗衣的质量和价格参差不齐,而且每次洗衣都要自个儿跑去门店,比较麻烦;如果有企业提供上门送洗服务,并且质量有保障,价格又不比传统洗衣高,那大部分人尤其是年轻一族是乐于接受的。

  具体来说,泰笛在顾客的便捷体验上,承诺下单以后配送员会在1小时之内上门收取衣服。南都记者了解到,为了做到这点,泰笛在上海主要的小区集中地布局了10个中转网点,每个离服务的小区3-5公里左右,驻点的配送员有各自划定的负责片区,总共有30多人。

  对于企业而言,收取衣服这一交割环节还事关责任界定,因为假如衣服本身有问题而当面检查时没有发现,过后容易产生纠纷。对此,姚宗场表示,配送员在上岗之前要经过一周的专业培训,配送员的面单也会详细列出检查衣服可能发现的问题,便于标准化操作;另外,衣服到了中转网点,还要经过技术检测和评估,如果发现问题马上反馈给顾客;衣服进入系统以后有唯一标码,整个过程可控。“一开始我们因为交割没检查清楚,确实赔过不少钱,后来技术、管理跟上,基本上没再出现类似纠纷。”

  在中转网点分拣后就运送到洗涤的地方,这段距离交给外包的物流车。姚宗场说,现在物流费用平均下来并不高,以后会考虑进一步自建车队。

洗衣加盟商代劳

  互联网洗衣企业省下了门店铺租,一般会自建中央洗涤厂进行集约化洗衣,并以洗衣技术作为自身的竞争力之一。但姚宗场觉得,这样的模式太重,不如直接找一线洗衣品牌的加盟商代劳。他分析,如果自建工厂,万一出了质量问题得花时间、精力去改造设备人员,这个过程难免流失客源;而如果吸纳优质的加盟商完成洗衣环节,一方面他们本身就有相当不错的实力,另一方面泰笛通过一套严格的筛选标准,哪家洗衣质量出了问题直接淘汰,这样更有效率。对于传统加盟店来说,线上品牌能给他们带来更多订单,也乐于接受。据了解,目前泰笛已经有六七家洗涤供应商,每月有大概1万个订单。

  在线洗衣只是泰笛的第一步,姚宗场更大的想法是,以此为切入口,导入其他便民服务,做一个24小时上门服务的生活平台。南都记者了解到,泰笛不久前作为首批商家进驻了顺丰的社区物流中心“嘿店”。他坦言,泰笛的本质不是做洗衣,这也是他没有把传统的洗衣品牌列入竞争对手的原因,回到创业的初衷,做一个足够大的平台互联网企业才是他的目标,之所以敲定洗衣这个落点,是看中其获取用户快、粘性高、能够快速复制。

  “洗衣行业成本很低,以后我们很有可能干脆提供免费洗衣,而把盈利放在其他服务。”姚宗场说。至于泰笛最终要往什么方向发展,他表示暂时不方便透露。

号脉

点评嘉宾:广东某知名洗衣连锁企业信息部负责人Mike

没真正介入到洗衣

  在我看来,泰笛只是在做上门物流,没有真正介入到洗衣。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顾客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服务链条,哪怕现在把洗衣质量的责任分给了供应商,但消费者不会管背后是谁去洗,只认最前端的形象窗口,所以这样的做法很考验企业内部的管理和协调能力。

  另外,泰笛的洗涤供应商有好几家,这样很可能导致出品质量不一致。以我的了解,在一个城市,具备一定规模的洗衣企业不多,要找到水准几乎一样的难度很大,当发现洗衣质量达不到要求、再想更换供应商时,恐怕没什么可备选的。我建议找准一家,比如同在上海的洗涤设备制造商“威士”,他们有一整套洗涤技术,收完衣服以后直接送到厂,还省了中间到门店的环节。更深层次地去看,消费者找洗衣认的是品牌,凭什么让他们放心把衣服交给一家初创企业呢?说到底,需要有稳定的洗衣质量为它做支撑。

  在线洗衣比较好的体验是在上门服务,但如果收衣服的时候检查不清,可能导致后续的操作隐患;洗衣讲究“三分洗、七分烫”,配送过程如何保证熨烫质量不遭到破坏,是不是得另外增加硬件投入,这些都是企业需要思考的地方。从目前行业来看,上门服务的可操作性偏差。

  此外,也要考虑成本的问题,泰笛不直接做洗衣,在利益分配上其实只赚物流这块的钱。现在普通快递员的薪水都在5000元以上,有的甚至过万元,相应地,一线洗衣配送员的人力成本也低不到哪去。做高端客户会好一些,一来他们对上门服务的需求更强烈,二来洗衣量大,客单价高。

  至于泰笛打算推免费洗衣,前提得找到更高附加价值的业务,而且既然是依托于洗衣,那必然要和洗衣品牌相匹配,最好是专有的渠道。在我看来,泰笛其实就是想做物流最后几百米的细分市场,这一块的竞争颇为激烈,形成品牌效应以后才容易做起来。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