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毕友推荐:回应《黑暗创投圈》:创业本来就不靠谱

回应《黑暗创投圈》:创业本来就不靠谱

评论

  【毕友导读】:针对前文《我所知道的黑暗创投圈》,另一位虎嗅网友、一个创业公司的成员对此做了反击,认为原作者是以一己之力黑了中国创业圈,并提出“创业本就不靠谱,你有无数理由来证明某公司必败,但当它成功时,这些就都不再是问题。”


  你见过凌晨四点的北京吗?作为一个创业媒体的编辑,我今天见到了。一个工作上的来电打破了我原本就不算多的睡眠,市场部的同学在电话里声泪俱下的和我说:“出大事了,我们被黑了。不仅是我们,整个中国的创业圈子都被黑了。”

  泡了一杯云南小豆,点亮电脑桌上的白炽灯,打开24寸的山寨 iMac,点开 QQ 上跳动,看到的是一篇满是干货的文章:《我所知道的黑暗创投圈》

  那篇文章的观点很简单:国内创业者不靠谱,国内投资人不靠谱,孵化器不靠谱,整个创业领域都不靠谱。

  作为一个创业“科技媒体”的编辑,作为一个主体也是做创业服务的公司职员,作为一个某百倍加速器的相关人员,我只能说:你TM说对了。

创业,从来就是那么不靠谱

  1976 年的春季,三个年轻人在圣荷西的一间小破车库里签署了一间公司的成立合同,将近 40 年后这家公司成为分割整个数字世界的“三国”之一。

  这个故事虽然有一个如同桃园三结义一般美好的开始,却并没有刘关张那样在历史上流传千古的传奇。至少,创始人之一的罗恩·韦恩并不觉得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当苹果公司创立的时候,我已经 43 岁了”,在iPhone 5S 发布不久,记者找上了这位蜗居在内华达州的 79 岁老人,“我当时觉得他们疯了,他们(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整天泡在车库里,连一个原型产品都没有,而他们却一直在讨论如何从投资人那里骗到一大笔钱。”

  12 天之后,韦恩退出了苹果公司,甚至将手中持握的 10% 的股份兑换成了 800 美元的现金。

  没有任何人——甚至是乔布斯和沃兹自己——能够在那种情况下韦恩让韦恩做一个现在看起来“靠谱”的决定,因为作为一个比起另外两个人来说大了整整二十岁,经过了远比乔布斯和沃兹丰富的职场生涯和一段并不怎么成功的投资经验的“成年人”来说。韦恩深信自己的衡量靠谱的判断力——“这两个年轻人就是疯了!苹果公司就是一家骗子公司。”

  无独有偶,比尔盖茨的创业史也看起来并非是那么的“靠谱”:1970 年代末,数字经济开始在美国腾飞,IBM 时年已经垄断了家庭通用机市场。当时的微软还只是无数投身于软件开发大潮淘金者中并不出名的一间小公司——他们甚至并没有开发出自己的操作系统——然而当 IBM 找到比尔盖茨问他们是否可以为他们的开发一套操作系统的时候,比尔·盖茨却勇于欣然点头。

  紧接着,比尔盖茨又在未告知自己在与 IBM 进行谈判的情况下以 5 万美元买断了西雅图电脑公司最先进的操作系统 DOS,并且微软与 IBM 的协议是 OEM 授权,而并非一次性买断。

  甚至是法律也没有成为微软成功的绊脚石,当多年以后西雅图电脑公司在对微软的商业纠纷案件中获胜的时候,巨额的和解赔偿对于当时的微软来说已经九牛一毛。

  因为在创见担任创业方向的编辑,2013 年一年的时间我阅览过不下 2000 个创业项目。其中 99% 的项目在直观体验上都可以扔进废纸篓,然而当你与这些创业者深入交流的时候,每一个创业者背后都有一个从跟随平凡到渴望传奇的故事。

  绝大多数的创业者都是从一个“用户”开始的,使他们迈出“不靠谱”那一步的并非是一个绝妙的灵感,一个已经成熟的产品或者是能够在帝都买房的承诺,而恰恰是他们觉得某个产品烂爆了、觉得某种需求一直无法满足、觉得在某个领域里其他人都是傻 X。

  这种近乎原始而又看起来粗暴的不靠谱冲动,恰恰是自直立行走解放双手以来人类构筑整个历史的全部动力。

  当融资 4000 万的锤子科技仍然在发布会上高呼自己是一个小公司的时候,要求那些还在谋求天使轮融资的创业团队拿出 BAT 级的产品体验,这样的要求本身才不靠谱。

  知名独立 TMT 观察者魏武挥老师有一个专栏,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搜集那些互联网领域的“不靠谱”言论。但是不幸的是,魏武挥老师的批评几乎不会影响这些公司的发展前途。

  因为创业就是如此,你有无数的理由来证明一个公司必将失败,但是当它成功了,这些就全都不再是问题。

“靠谱”还当什么天使投资人

  如果郑刚以“宅男没有社交需求”拒绝了最初定位于让宅男宅女们找到共同兴趣的“陌陌”,那么也许唐岩至今也仍然和那些自怨自艾中国互联网除了 BAT 再无创业的人划归一类。

  天使投资人的价值永远来自于对自身判断力的笃定与对创业者的信任,而并非来自于具体某一个项目的成功或者失败。

  换句讲人话的说法就是:天使投资人与(钱存余额宝的)投资人来说,共同点是都有钱,非共同点是前者敢于冒险后者仅求“靠谱”。

  照理说中国的天使投资门槛很低,甚至有些地方 10 万元投资经历就能算是天使投资人了。但是为什么进入我们视野的却永远是台面上那几个?因为按投资占资产比来说,有 100 万的人不少,但是敢从 100 万里拿出 10 万来投资创业企业的人太少了。

  因为只隔着一个办公桌,所以我曾经和某百倍加速器的人有过很深入的沟通,他们坦言在中国复制一个 YC 是很困难的。为了分散资金风险,中国很少有投资人会专心的在某一个创业平台上栽培项目,但是这也是他们加速器从立项到现在推进整整用了大半年时间的原因——他们必须确保,给加速器做背书的投资人都是敢投的,投了不后悔的,不仅投钱还能投资源和知识的。

  “我们的投资人中有CSDN 的蒋涛,或许蒋涛并不会参与每次的创业指导课程,但是他作为战略投资人却能为我们引来大量的技术宅做导师。”

  如果当初给 Facebook 办公室墙上涂鸦的那个街头艺术家要追求靠谱,那也就没有后来成为 Facebook 股东一夜暴富的美谈了。如果当年 Pony 追求靠谱,100 万美金卖了腾讯,那现在指不定 QQ 已经在某个角落里淡出人们的视线了。如果小米追求靠谱的话,估计现在还只有一个 Rom 和 Launcher 想着法子变现。

  在天使投资人的眼中,那些不靠谱的项目远远比靠谱的项目更有诱惑力,原因只有两个字——成长。

  “如果一个项目看起来完成度很高,渠道优势明显,团队背景出色的令人咋舌,眼见就差一笔投资来点燃它的市场。那不用说了,我们一定已经错过了投资它的最佳机会,即便是真投了,也只能跟着挣一点点油水。”

  选择靠谱的人和那些在大众看起来并不怎么靠谱的项目,投资人在这一过程中购买的是创业者的未来,而天使投资人购买的是更远的未来,哪怕那个未来现在几乎看不到一点眉目。

  之前我也听过一个投资圈的故事:投资人和一个创业者之前没有任何沟通,两人直接是在机场见面的。投资人赶着上飞机,创业者就把装着产品的自己的手机给了投资人,让他在飞机上自己慢慢体验,后来投资人在另外一边下了飞机就立刻回电话敲定了投资意向,速度堪比马云和孙正义在厕所里发生的故事。其实当时那个还产品还烂的狠,放在创业媒体这写出来都会被人喷。但是投资人的判断标准却很简单:现在很少有人敢轻易的把自己的手机给别人,这证明这个创业者的执行力和胆识都高过一般人。

  而显然,这么靠谱的细节是并不会体现在他的产品上的,至少在天使期的时候不会。

  这也是为什么会看到许多投资人甘愿放着高薪和清闲的生活不做,整天在创业大会、微博和各种场合为自己投的创业项目背书宣传的真正原因——这些投资人其实本身也是创业者,他们只不过比创业者更有些资本,他们要寻找的是值得他们自己付出时间精力二次创业的团队。

  而事实上,无论是“星座”来选项目的吴星座也好,还是用“生辰”来选创业者的戴八字也好,在与他们沟通的时候你第一感受到的都是真诚。而之所以会用这种幽默的理由来拒绝创业者,你可以认为这是有人情味的投资人用委婉的方式来告诉你——你的项目确实不行,而且你也确实不适合创业。

  多大的风险,带来多大的收益,是投资界亘古不变的真理,即便是在创投界这个真理也不可能失效。哪怕是你觉得天使投资人是在说相声,但是反正买票的不是你,还有什么可抱怨呢?

  国内随着创业融资的服务日趋完善,那些习惯于做甩手掌柜的投资人,也有合适他们的方式进行投资——他们可以跟着那些行业领投人在合投与股权众筹中分一杯羹,就像硅谷那样。也许创业圈子确实曾经阴云密布,但是现在已经是黎明前的倒计时了。像评论尸这样能报的浑水料估计未来会越来越少。

  是的,在中国也许唯一“靠谱”的投资似乎就是买房,有了闲钱投天使投资看起来像是傻子。但是你转过来想想,房价又是谁推高的呢?没有那份勇气迈出“不靠谱”的那一步的投资人,估计投资生涯也就止步于千万身家这个称号了。

  有人说,买彩票其实是一种智商税,而风险投资和买彩票一样。我认同这个观点,因为他们两者之间有着同样承担着巨大的投资风险。

  只不过彩票是对低智商人群收税,而风投是在对高智商人群收税,他们肩上担负的是这个国家科技力与创新力的重担,这是每一个高智商的“纳税者”所应尽的义务。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