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高晓松:绝不向黑夜请安

高晓松:绝不向黑夜请安

评论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the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很幸运那时已经有录音,这是诗人的原声朗读,比电影里更有味道。

  星际穿越里最震撼的场景就是,浩瀚星空下,低沉诵读狄兰·托马斯这首诗,迸发不屈之力。这部电影隐含着主题应该是:临终。

  一个临终的地球;布兰德教授临终的坦白,I lie;艾米莉亚临终之路是飞向自己爱人的星球;曼恩不甘死于异星,临终前最后一句话是:人类的未来……

  库珀临终刹那回到女儿的小屋,父母要当孩子的幽灵。

  布兰德教授说,我害怕的不是引力,是时间。因为时间会让人走向终结。

  物理学上,能够击败时间的力量只有引力和光。 而光也无法逃离黑洞,恒星在坠入黑洞前会爆发最后的能力,这才是: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这首诗是写于1951年,狄兰·托马斯用以鼓励病重的父亲。而他自己三年后死于连续喝了18杯白兰地。

  诺兰赋予了这首诗新的含义,不仅仅是某个人的临终怒吼,还有整个人类、星球的命运,又能隐喻光堙没于黑洞的瞬间。翻译的难度也很大,版本非常多,个人最喜欢高晓松的翻译。

  原来的good night多数被翻译成了良宵、良夜,而这个词在英语里大多用来问晚安。原文有那种不甘于问安,然后走向沉眠的味道。收集了一些翻译版本,可以对比一下优劣。如果没有耐心,可以直接拉到最后看高晓松的版本。


原文: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ylan Thomas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the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诗人 狄兰·托马斯


现在最流行版本来自巫宁坤的翻译。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虽然智慧的人临终时懂得黑暗有理,

因为他们的话没有进发出闪电,他们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善良的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他们脆弱的善行

可能曾会多么光辉地在绿色的海湾里舞蹈,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狂暴的人抓住并歌唱过翱翔的太阳,

懂得,但为时太晚,他们使太阳在途中悲伤,

也并不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严肃的人,接近死亡,用炫目的视觉看出

失明的跟睛可以像流星一样闪耀欢欣,

怒斥,恕斥光明的消逝。

您啊,我的父亲.在那悲哀的高处.

现在用您的热泪诅咒我,祝福我吧.我求您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汪剑钊的译本更胜一筹,还压上了韵脚。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老年人应该燃烧并对着日暮呼喊;

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尽管聪明人临终时知道黑暗真确,

是因为他们的话语没有迸射闪电,

他们并不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好人,当最后一浪涌过,号呼他们脆弱的功业

本可以很光辉地起舞于绿色的海湾,

也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狂放的人碰见并歌唱过太阳的飞越,

意识到,太晚了,他们曾使它在途中哀叹,

他们也并不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沉肃的人,临死时用目眩的视觉

看到瞎眼也能像流星般闪耀而欣欢,

也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而您呀,我的父亲,身处高度的悲切,

请用您的热泪诅咒、祝福我,我祈愿。

不要温和地走入那良夜,

怒斥、怒斥那光明的微灭。


这是狄兰·托马斯诗选中文译本作者海岸的翻译版本。

译者现在是复旦外语学院老师。前面都用了“温和”二字直译,缺乏作者那种反抗的味道。这个译本就用了“温顺”二字,有抗拒的意思了。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老年在日暮之时应当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明智的人临终时虽然懂得黑暗有理,

因为他们的话语已迸发不出闪电,但也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善良的人翻腾最后一浪,高呼着辉煌,

他们脆弱的善行曾在绿色的海湾里跳荡,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狂暴的人抓住并歌唱过飞翔的太阳,

虽然为时太晚,却也明瞭使它在途中悲伤,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严肃的人,临近死亡,透过炫目的叹息看见

失明的跟睛可以像流星一样欢欣地闪耀,

怒斥,恕斥光明的消亡。

而您,我的父亲,在那悲哀之巅.

诅咒我,祝福我吧,此刻以您的热泪;我求您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亡。


王烨、水琴的译本更加直接,用上了驯顺一次,但阅读拗口许多。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里温顺、温和上,而其实良宵、良夜都没法准确表达作者意思。其实本意上有一点中国古诗里的长夜的意思。

不要驯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不要驯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老年应该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愤怒,愤怒的抗拒阳光的泯灭。

明智的人们面临末日知道黑暗是正理,

因为他们的语言已无法击出闪电,

但他们并不驯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善良的人们,当最后的波浪卷过时,哭喊

他们可怜的业绩本应多么灿烂地在绿色港湾里舞蹈

愤怒,愤怒的抗拒阳光的泯灭。

疯狂的人们曾抓住并歌唱飞翔的太阳,

如今才得知,但太晚了,他们使它在途中悲伤,

他们也不驯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严肃的人们,临近死亡,透过眩目的视觉

看到失明的眼睛可以像陨石一样欢快的闪烁,

愤怒,愤怒的抗拒阳光的泯灭。

而你,我的父亲,在那悲伤的高处,

用你那灼热的泪水诅咒我,祝福我,我祈求你

不要驯顺地走进那个良夜。

愤怒,愤怒的抗拒阳光的泯灭。


有位叫陶永强的人,翻译是用了“安然”二字,也别有味道。

別安然走進那良宵


別安然走進那良宵,

讓暮年在黄昏焚燒;

狂燒,狂燒在光之將逝。

雖然智者終於知道黑暗贏了,

即使他們的說話沒有迸出電光

他們不會安然走進那良宵。

善者在最後一浪翻過的時候高叫

微弱的作為本該在綠灣舞出光輝,

狂燒,狂燒在光之將逝。

狂者抓住了飛奔的太陽呼嘯,

到醒覺一路上惹它厭煩已經太晚,

他們不會安然走進那良宵。

木訥者臨終,昏花的眼尚看得曉

盲目也能歡笑,熾熱如流星,

狂燒,狂燒在光之將逝。

而你,我的父親,在悲哀之巍,

咒詛、祝福我吧,用你的熱淚,

別安然走進那良宵,

狂燒,狂燒在光之將逝。


再后来的翻译者开始意识到“良夜”是无法表达作者意图的,开始采用更意译的方式,下面这个版本来自网络,绝对是高手。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老人在日暮时也需发光发热;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尽管智者的言词不如雷电轰轰烈烈,

尽管深知归于黑暗是不变的法则,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碧绿的海湾点滴事迹舞姿摇曳,

最后的浪花中好人的呼唤更加清澈,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为时已晚,狂人让太阳徒生悲切,

抓住飞驰的太阳唱一支赞歌,

他们不会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严肃的人临近死亡渐渐丧失视觉,

失明的双目象流星闪光充满喜色,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我盼你或祈福或诅咒泪水火样炽烈,

父亲啊,就在这最为悲痛的时刻。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安息的长夜。

怒吼,怒吼,即使生命之火即将熄灭。


个人认为最佳的版本来自高晓松的翻译,尽管不是严格格式,但不论场景还是意境,都更接近甚至超越作者。

绝不向黑夜请安


绝不向黑夜请安

老朽请于白日尽头涅槃

咆哮于光之消散

先哲虽败于幽暗

诗歌终不能将苍穹点燃

绝不向黑夜请安

贤者舞蹈于碧湾

为惊涛淹没的善行哭喊

咆哮于光之消散

狂者如夸父逐日

高歌中顿觉迟来的伤感

绝不向黑夜请安

逝者于临终迷幻

盲瞳怒放出流星的灿烂

咆哮于光之消散

那么您,我垂垂将死的父亲

请掬最后一捧热泪降临

请诅咒,请保佑

我祈愿,绝不向

黑夜请安,咆哮

于光之消散

来源:子儋录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