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创业 > 创业的三个事实

创业的三个事实

评论


  摘要:投资人越来越看重一个创业者能否不做一个 app,而是只基于腾讯、淘宝、H5 页面,就能提供服务。超级 App 会开放越来越多的接口。

  创业市场目前钱很多,但「热钱」并不意味着真实的需求,需求不是拿钱堆出来的,而是消费者真正的痛点和问题。

  「未来市场会更加谨慎,一些创业企业会死掉,这是可以接受的现实。创业的关键是找到真实的需求。真正的竞争对手不是对你市场份额的抢占,而是对你产品模式和商业模式的替代。」腾讯产业基金执行董事李朝晖认为。

  「创业出口」的增多也是目前创业高涨的一个原因。触控科技创始人兼 CEO 陈昊芝觉得目前国内创业的出口越来越多,并购、上市都可以让创业获得持续的回报和退出方式。另一个原因则是行业热点带来的估值增高。

  创业的竞争实则变得更激烈。唱吧创始人兼 CEO 陈华觉得:「融资变容易,招员工比几年前更容易,加上第三方服务,云服务、创业公司服务体系健全,让创业变成更加容易的事情。机会增加,竞争会激烈。

烧钱,热潮中的理性指标

  烧钱的本质是探索用户的刚性需求,形成对手不能突破的壁垒。

  补贴一定程度快速推动了市场的覆盖率,更多是在产品扩张期的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是拉动市场而不是培育市场。

  但是当所有人都在补贴,大家都在跑马圈子,你被迫补贴,就变得十分可怕。

  「资本本身具有极大的价值时,是可以加大投资的。但产品同质化过高,长久价值过低,不适宜长久的补贴。」e 袋洗 CEO 陆文勇认为。

  「用户品牌交互」一般是最烧钱的一件事。途家创始人兼 CTO Melissa 认为烧钱要想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为了教育市场?为了领先地位?还是为了占据市场份额?是否有足够的钱可烧?

  不同的行业对烧钱的衡量大不相同。

  例如好大夫在线就很难像 O2O 领域的产品一样「烧」出来。

  「很多产品,用户认为就是要花钱购买的。比如打车要付钱、外卖要付钱,这些领域烧钱可以获得一批因体验而来的用户。但是看了医生,医生没有开药,用户多会觉得应该把挂号费还给我。大家并不习惯把医生的服务当作一种商品。」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的含义是:如果在成熟的市场里,通过大量市场投入,让用户体验到产品,是正确的烧钱。但有些市场成熟度比较低,烧钱就有可能变成恶性循环,反而会变成公司的负担。

  在投资人的眼中,创业者融资就是为了花钱,因此他们并不怕创业者烧钱,但是创始人应该理性地用指标来回答是否要持续烧钱。

  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认为「留存率」是比较重要的指标:烧的钱到底改变了多少的用户习惯,让多少用户愿意体验产品。

  在留存率的基础上,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认为,创业公司要细致到有效用户。烧钱能否吸引到有效用户,让用户愿意付费、享用服务,即便在减少补贴和降低价格后,用户还愿意付费。这种烧钱有价值。在此基础上还可以对客户进行深入分析和整理,为提供服务做准备。

  途家网创始人 Melissa 分享,在美国比较流行一个指标可以很好衡量 App,以决定 App 是否值得烧钱——NPS。

  净推荐值(NPS)又称净促进者得分,是一种计量某个客户将会向其他人推荐某个企业或服务可能性的指数,是一种流行的顾客忠诚度分析指标。也就是看当一个 App 的用户中,有多少在使用 App 之后,更愿意推荐给他的朋友。


插图:同类竞争者相比,Uber 的 NPS 相对要高。

VIE 拆或不拆,创业都要继续

  可变利益实体 (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VIEs),即「VIE 结构」,也称为协议控制」,是指境外上市实体与境内运营实体相分离, 境外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运营实体。

  今年以来,多家中国互联网公司拆分自己的 VIE 架构,意图回国上市。但现状是,中国的 A 股市场火爆之后又跌了。在美国的中概股也不尽人意。

  唱吧成立于 2011 年,同年 12 月,获蓝驰创投数百万美元 A 轮融资;2013 年 1 月,获红杉资本 1500 万美元 B 轮融资;2014 年 3 月获得中信产业基金领投的 C 轮融资。前不久刚刚拆分自己的 VIE,创始人&CEO 陈华说:唱吧准备回国上市,跟市场好坏没有关系。唱吧的用户在增长,但去美国市场上市,美国投资人很难理解唱吧的模式。回来之后的唱吧,面临市场的最低点,但可以等待回暖。

  陈华认为:「不要太在意市场冷暖,只要企业做好了,A 股总有一天还会好的。

  互联网金融公司玖富创始人和 CEO 孙雷在思考拆分 VIE 的问题上,他更多希望借鉴对标公司的案例。「老外并不了解中国互联网金融为什么会这么火爆,而且你的客户和品牌都在中国时,我们都在犹豫是否要回国。」

  「但国内市场动荡不安,也不是很稳定,特别是流动性等问题。最重要的是国内没有真正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很多只是互联网公司挂了一个牌子。我们很期待像蚂蚁金服这样的企业能够上市。作为创业者不要盲目地被 A 股冲昏头脑,而是应该经营好自己的用户和财物数据。更多关注自己的对标公司。

  对于触控科技,陈昊芝经历了一年以来投资人的三个不同时期的态度:在去年的此时,投资人希望触控可以去美国上市,当时中概股是高点。到今年年初,投资人希望触控可以拆分 VIE,回国,这样投资人可以顺利退出。而现在的时段,投资人对是否拆分 VIE 是相对焦灼的。

  「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速度已经减缓了,钱很多,但资本市场也有了问题。中国的股市波动,美国的加息榔头。钱没有以前那么多了。」软银中国资本主管合伙人宋安澜提醒创业者。

  也许对创业者来说,更值得考虑的不是资本市场好或者不好,而是哪一个环境更适合你。

创业不再需要做一款 App

  少数几家互联网公司几乎支配了整个智能手机 App 世界,创业也许不再需要 App 了。貌似这两个话题毫无逻辑关系,实则密切相关。

  在美国前三大互联网公司市值近 1.3 亿美元,包括苹果 6250 亿美元,Google4049 亿元,Facebook2471 亿元。苹果和 Google 占据了移动互联网最关键的入口和分成渠道,成为移动互联网领域最主要的受益者,渠道商要在其之后分成。

  中国的腾讯占绝了很大的流量入口,以微信为代表的超级 App 占领了用户的时间入口。

  「中国的前十大应用总时长占总应用市场占比超过 43%,腾讯贡献 32%,占前十大应用 73.4%。包括微信、QQ、淘宝、手机百度等,超级 App 的功能越来越强大,用户离开 App 的成本越来越高。」腾讯产业基金执行董事李朝晖认为。

  「投资人越来越看重一个创业者能否不做一个 app,而是只基于腾讯、淘宝、H5 页面,就能提供服务。超级 App 会开放越来越多的接口。

  2 年前,在市场上招一个前端工程师是很难找的,现在前端工程师的价格并没有疯狂的增长。越来越多其他技术门类,后端、服务器的人才价格长的却很快。这反应出现在做一个 app 不是一个有技术门槛的事情,一个产品的好坏已经不能由 App 决定。

  更为重要的是,一个 App 要成为一个打通的服务,包括手机、PC、云端所有的渠道。

  只有非常特殊的场景才要求创业者才必须做 App,比如电商商户要将自己的 App 与 ERP 系统对接。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