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创业 > “创业者”+“上班族”的双面人生

“创业者”+“上班族”的双面人生

评论

  “创业者”+“上班族”的双面人生

  周一到周五,70后祁静和肖楠是穿着职业装在北京繁华地段的办公室里朝九晚五的高级白领,而一到周末,她们就换上休闲装赶赴郊区,变身为鞋底总是沾满泥土的“农场主”,种花种菜养鸡养鹅。她们的爱丰收农场占地近20亩,一年中出产了60余种蔬果,养着3只鹅、一群鸡。

  李星凝的身份转换在每天下班后,为了“真人图书馆”,她休职一年后刚刚回到工作岗位,白天上班她是一名建筑师,下班后就马上转换到星辰海“真人图书馆”创始者的身份,除了准备网站公测,还要到实体书馆操办真人书友会等活动。

  对于同时拥有“创业者”和“上班族”两个身份的她们来说,创业与工作不是只能选其一的“鱼和熊掌”,而是一种可以实现梦想的生活Style。

  最初没把这当成创业

  爱丰收农场就像长在土地里的菜市场。土地被分成了大小不等的区域,整齐地种着生菜、菜花、茼蒿、油菜等,煞是好看,在希腊风格蓝白相间的小屋前面还种着核桃树、樱桃树等果树,时不时传来的鹅叫声提醒来者正在享受着正宗的田园生活。

  “农场主”祁静和肖楠相识于一次驴友出行。最初只是被网络上不断涌出的食品安全问题吓怕了,开始寻觅天然生产的安全农产品,后来“抱着拯救一个是一个”的态度,两个从未种过菜的女白领一拍即合,生出办农场的念头。今年4月,她们在北京市顺义区北石槽镇东辛庄村建起了自己的爱丰收农场,租地、人工和基础设施前后投入20多万元。

  虽然每一种蔬菜的种植面积都不大,之前也有过心理准备,但土地给予她们的高回报还是着实让人震惊,面对实在吃不完而烂在地里的黄瓜,两人开始为它们找“买家”。时常在微博上关注她俩晒农场照片的人立刻下了订单。肖楠说:“我们开始还真不是为了赚钱,但浪费是绝对不容许的。”

  于是,部分土地以一年3000元的价格容许私人承包30平方米,客人选择自己爱吃的蔬果,由农场工作人员种植打理,自己闲时来农场收菜,不租地的则可以选择让农场把蔬菜等配送到家。

  “我们现在依然有自己的工作,最初也没把这当成创业。”薪资颇丰的祁静站在菜地里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肖楠补充道:“但农场已经颠覆了我们的生活。”

  同样被颠覆生活的还有建筑师李星凝。本职工作有着“康庄大道”的前景,她却执意要做一个“实践梦想遇见爱”的平台,为此她从4年前开始策划,设计开发了同时拥有网站和实体书馆的“遇见”平台,仅对认证用户开放。目的是让陌生的认证用户互相结识交流,并可以举行主题沙龙和真人书友会。为了更好地解释这个平台,李星凝给它起名为“真人图书馆”。在真人图书馆里,每个人都被看做是一本充满了故事的“书”。无论在网上还是实体书馆里,被认证后的靠谱“书”可以记录下自己的故事,也可以和其他“书”一起参加“主讲书”主持的各种活动。“既给了你拓展生活的机会,也给了你慢慢来的时间。”李星凝说。

  被创业改变了的生活

  从没有“创业”心的祁静和肖楠,伴随着农场逐渐走上正轨和不断开展的经营业务,两人都发现生活彻底被颠覆了。

  两人的周末被固定在农场了,再也没有出去旅游过。每个周六,她俩一大早7点出发,半个小时到农场,安排配送员出发送货之后,就开始忙着加工富余的当季蔬果,腌泡菜、炒栗子、煮果酱,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周日晚上回城时,还会拉一车刚从地里采摘的蔬果回家。祁静曾以计步器计算过,待在农场自己一天走的路有上万步,而且现在自己吃的菜百分之百来自自己的农场。

  在上班时间,每当肖楠看到北京滚滚的车流和阴霾的大雾,就开始想念自己的农场,盼望周末赶快到来;下班以后无论再累,她也要上农场的官方微博更新信息。今年7月北京特大暴雨时,肖楠半夜3点坐起来担心农场是否遭受雨灾,“有时候都觉得自己被农场‘绑架’了”。

  李星凝担心分身乏术,干脆休职一年专心做星辰海。她觉得这一年的工资损失还是小事儿,错过了升职、加薪的机会也认了,但她不得不放弃了几个很喜欢的项目,“这是无法弥补的,但如果失去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那也是无法弥补的”。

  她说,之前在公司上班时,老板就好像“大树”,自己是一只在树荫下种胡萝卜的兔子,只需要种好自己地里的几根胡萝卜就好了,风雨靠大树去遮挡。但创业后,当自己成为那棵“大树”时,才明白了“大树”的不易,再回到工作岗位时就多了一分理解。

  从事建筑师工作的李星凝之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画图纸,但为了星辰海她第一次尝试了建筑业的基础工作——粉刷,为了达到装修效果,自己粉刷了一面墙壁。“为了一件想做的事,你要先做很多你不想做的事。”她说。

  不赚钱没关系,盈亏平衡就满意

  由于抱着传递正能量的初衷,很多在星辰海真人图书馆分享的“公益书”完全免费,但高额的租金、网站服务器费用、人工费用依然需要支撑。李星凝为了保持这里的“纯洁性”,尽量拒绝广告,分别采用两种方式收费:一种为99元包年卡,每次参加活动需支付29元或39元的费用;另一种为价格比较高的包年卡,可以免费参加所有活动,也可以申请实体书馆里为数不多的格子存放自己的“真人书”。

  在对外开放的一年里,这里已经举办过上百次主题沙龙、真人书友会,更有无数“书”私下组织各种诸如“吃货小分队”、“读书小分队”等丰富的小分队活动。

   办星辰海真人图书馆的过程中,李星凝接到了很多人期待加入她的创业队伍的申请,有一位对当前工作不满意的会员甚至希望辞职到这里工作。李星凝考虑再三,还是婉拒了他,担心这样的人在经过开头的美好之后,会渐渐失去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创业不是避风港,这条不归路需要坚定的人才能走下去”。

  但李星凝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即便是这样,收纳的会费依然不能达到收支平衡,这还不算几位创始者为此支出的时间成本、人情成本等,“不赚钱没关系,能盈亏平衡就很满意了”。

  她期望能在两年后可以独立运营,通过提供更优质的“遇见”服务来提高收入,维持真人图书馆的运转。有一位受益于真人图书馆的“书”告诉她,希望可以用更高的会费支持它的发展,这给了她信心。

  这些拥有双重身份的创业者往往在工作上都是能手,但在自己的创业项目上却是摸着石头过河。

  祁静和肖楠两人从小到大都没和土地打过交道,所以她们雇了专业技术员尚师傅。尚师傅协调什么时候种什么蔬菜、种多大产量、如何杀虫,同时管理着4名农民。肖楠认为农场的产品严格说并不属于有机食品,但她保证不使用农药,有了虫子都是用最原始的手抓处理,只使用国家审批的有机肥,平时灌溉用芝麻渣泡的水,尽量使用牛粪作为肥料,希望“还原食物应有的味道”。

  两人除了对农业一窍不通,经营也是后来才渐渐考虑的。本职从事设计工作的祁静为农场设计了LOGO、环保袋等,将“爱丰收”的品牌树立起来。她们的广告就是“自己也在吃”,客户群也渐渐稳定。

  据了解,她们的想法基于一种叫做“社区支持农业(CSA)”的理念,源于人们对食品安全和城市化过程中对土地的关注。刚开始时,有朋友听了她俩的想法觉得“又前卫又可笑”,但当看到农场渐渐有了越来越多的人气,这位朋友特地为农场设计了明信片。

  不过她们的理念并不是被所有人认同。有一次,一位女顾客为婆婆订购了一份蔬菜,上了年纪的婆婆觉得这包菜看上去卖相不佳,价格又相对偏贵,当即和送货员吵了起来,顾客第二天打电话要求退货。祁静和肖楠为了表达诚意,第二周专门为这位顾客免费送了一次货,天然的味道和优质的服务,让这位顾客成为爱丰收的忠实“粉丝”,甚至还拉来邻居加入。

  目前,农场的20块小菜地已经承包出去17块,另有20户人家选择了配送蔬菜服务。虽然农场出品的蔬菜比市场上的菜价贵,但有客户表示“吃完这个菜就吃不了其他菜了”。如果农场每周还有剩余的蔬果,她们就拿到北京有机农夫市集上出售,如果不算租地和基础设施的投入,目前的收支也基本达到平衡。

  肖楠一直觉得做这件事情挺快乐的,和土地“亲密接触”后心里也变得更踏实。她们期待在3~5年以后可以收回成本,“最差结果”就是有了一个自己吃放心菜、可以休闲的地方,这已经满足了她们的初衷。所以,她们认为自己的农场“只收获成功,不生产失败”。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