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专注当下,做到真实

专注当下,做到真实

评论

  毕友一言:

  在当下,你是真实的,茶水亦是真实的。你将不会被过去、未来、你的工作或者各种思虑所吞没。你将脱离所有这些苦恼,在自由状态中享受着这杯茶。这便是幸福,这便是平和。


专注当下,做到真实

  我们总是对过去的错误和遗憾不能释怀,对未来要面临的事情颇有忧虑,但往往忘记了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专注当下,享受当下。

  马可奥勒留说,惟一能从一个人那里夺走的只是现在。如果这是真的,即一个人只拥有现在,那么一个人就不可能丧失一件他并不拥有的东西。一行禅师说,生活只在当下,如果放弃当下,你将无法细致深入地过好生活中的每一刻。鬼脚七说,快乐只存在于当下,一切的追求,都是对当下的否定,也是对快乐的抹杀。《精要主义》的作者格雷戈·麦吉沃恩说,胜利的底气在于始终关注当下最重要的是什么。

  所以,是不是该试试看拒绝悔恨和期待只专注于当下的生活呢?

  本期的“与自己对话”系列文章,我们以“当下”和“真实”为关键字,为大家推荐两篇文章,共赏共勉。


  《精要主义》 节选

  作者 / 格雷戈·麦吉沃恩

  拉里·吉尔威克斯曾是高地中学的橄榄球队教练,在他执教的36年里,这支球队获得了418 次胜利,20次荣膺全国冠军,仅有10次失败。对于成功,他这样描述:“我们战无不胜。”

  有这样的辉煌战绩,他说起这话来名正言顺,底气十足。但实际上,他真正所指的东西比这些赫赫战功更有意义。当他说“win”的时候,他同时也在用首字母缩写的形式表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左右着他对球员们的期许:What's important now ?(当下重要的是什么?)通过让球员们充分重视此时此刻,专注于最重要的东西——不是下周的比赛,不是明天的练习,不是下一场球赛,而是此时此刻。拉里实现了让赢球几乎毫不费力,但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首先,当下重要的是什么?这是球员们在整场比赛中时刻不忘的问题。不再纠结于上一场比赛的失利,不再因为担心会不会输掉比赛而劳神费思,拉里鼓励球员们只专注于当下正在进行的比赛。

  其次,当下重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让他们专注于自己此刻的表现。拉里相信,取得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球员们是否把重心放在自己的比赛或者对手的比赛上。通过专注于此时此刻的比赛,他们可以统一战术,凝聚战斗力。这种高度团结可以让比赛战略执行起来顺利无阻。

  拉里对胜负有一套根本性的精要方略。他告诉球员们:“输掉比赛和被人打败是不一样的。被人打败,意味着别人比你们更优秀。输掉比赛有着不同的涵义。它意味着你丧失了重心,意味着你不能在要事上专心致志。”一个简单而又强大的理念告诉我们:要实现个人贡献峰值,你就必须全身心专注于此时此地的要事。

  一、除了当下,别无其他

  你是否曾纠结于过去的错误……一遍又一遍,就像被按下重播键的录像机一样,无休无止地重放着?你是否因为担心未来而忧虑重重,任由光阴飞逝?你是否花更多的时间来思量以己之力无法控制的事情,而不去考虑自己有用武之地的可控之事?你可曾发现自己脑子里总是忙于筹备下一个会议,下一个任务或者下一阶段的生活,而对现在这个心不在焉?对过去的错误不能释怀,或者对未来要面临的事情颇有忧虑,也是人之常情。然而,在担心过去或未来上花费的任何一秒钟,都在分散抽离着你对此时此地重要事务的关注。

  我们实际上就只有当下,这想来令人费解。照字面上来理解,我们不能控制未来,只能控制现在。当然,我们可以借鉴过去,也可以畅想未来。然而,只有在此时此地,我们才能执行真正重要之事。

  精要主义者聚焦于当下,他们专注于真正重要的事情——不在昨天,也不在明天,而是在当下,他们做任何事情都完全沉浸在这一刻。精要主义者以这种方式度过整个人生,他们会把全部精力投入手头的工作,心无旁骛,聚精会神。他们深知,事情的难易取决于努力与否,你若刻苦,它便容易;你若闲散,它便困难。

  二、多任务执行与多点聚焦

  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多年后,我偶然在学校碰到一位老同学。当时我正用学校一间办公室的电脑工作,他走过来跟我打了个招呼。短暂的寒暄之后,他告诉我,他正处于待业状态。他讲了讲自己想找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并问我能否帮忙。我于是问了他几个问题,看看怎样才能帮上忙。但是才聊了20秒,他就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然后,他低头盯着手机看,并开始回复短信。面对这番情境,我就像往常一样,停下来等着。

  10 秒钟过去了。我就站在那里,他继续拼命地发着短信,什么也不说,也不搭理我。出于好奇,我等着看这种情景究竟还会持续多久。但是等了足足2分钟,这对于等待的人来说已经算很久了,我放弃了等待,回到办公桌,继续自己的工作。又过了5分钟,他再次出现,并打断我的工作。这一次,他是想继续刚才的谈话,再次要求我帮他找工作。我知道有个岗位在招聘人,本来打算推荐给他的,但是出了刚才那件事后,我开始犹豫是不是要推荐他去参加面试,因为他可能会突然缺席:身体或许在那里,但思绪已飘远了。

  大多数情况下同时做两件事情轻而易举:洗盘子的时候听收音机,边吃边聊,一面收拾书桌一面琢磨上哪儿吃中饭,一边发着短信一边看电视,等等。但我们没法同时专注于两件事情。当我谈到当下时,并不是在主张同一时间只能做一件事情,而是同一时间只专注于一件事情。同时执行多项任务与精要并不冲突,假装自己可以多点聚焦才是精要的大敌。


  三、活在当下的三个技巧

  为了充分投入当下的一切,我们该怎么做?

  1、想清楚当下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曾在纽约向一个领导团队讲了整整一天的精要主义。我尽情享受了这一天,并自始至终感受着当下。但当我回到房间酒店后,我突然感到自己被拉向了四面八方。身边每一样东西都在提醒着我应该做的一切:查看电子邮件,读一本自己觉得有必要读的书,把这一天的经历触发的有意思的想法记录下来……让我觉得不堪重负的,不仅仅是事情的数量,而是在同一时刻很多事情都争着抢着要被优先完成的压力。焦虑和紧张让我停了下来。我跪下来,闭上眼睛,问自己:“当下重要的是什么?”沉思片刻后,我明白了,在知道当下重要的是什么之前,重要的是搞清楚“当下重要的是什么”这个理念!

  我站了起来,开始整理。我把所有散乱地堆在我身边的东西收了起来,放到该放的位置上去,免得它们分散我的注意力,也免得我每次经过时,它们迫使我按它们的吩咐去做。我给脑海中出现的所有事情列了一个清单。为了明确任务,我问自己:“你要做些什么才能平静地睡去?”想清楚之后,我划掉了当时并不重要的事情。

  当你面临很多很多的任务,以至于不知该从何下手的时候,停下来,深呼吸。投入到当下,问问自己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明天最重要的是什么,甚至不是一小时后最重要的是什么。如果不确定,那就把所有争抢你注意力的事情都列出来,然后划掉所有此时此刻不重要的事情。

  2、专注当下,把未来清除出去

  把未来清除出你的脑海,你将会更加专注于当下重要的。这个时候,我采取的下一步措施是坐下来,给那些可能重要的事情列一个清单——不是针对当下的。因此,我打开了日记本的另一页。这一次,我问自己:“因为今天发生的一些事,什么事是你某天想去做的?”这个清单不是用来记录确定承诺的,它只不过是用来把这些想法从脑子里清除出去,留在本子上而已。这样做有两个目的:

  第一,保证我不会忘了这些想法,它们也许将来会被证明有用;

  第二,减轻了我必须现在就执行它们的压迫感和分心的危险。

  3、给每一个清单排列优先顺序

  接下来,我给每一个清单都排列了先后顺序。然后,我开始做“当下重要的是什么”这个清单上所列的事情,一次一件。我冷静地完成着清单事项,每完成一件,就从清单上划掉。到了睡觉时间,我不但做完了所有需要在当时完成的事情,而且还因为认真专注而更出色、更高效地完成了任务。

  四、真正活在“当下”时刻

  杰夫瑞·罗杰斯是Cornish&Carey Commerical Newmark Knight Frank 的执行副总裁,曾有人向他传授了用停顿来放松的方法。那个时候,杰夫瑞意识到自己每天晚上下班回家时,思绪还牢牢地钉在跟工作有关的事情上。相信你我都有过这样的感觉:身体的确是离开了办公室,但是思绪却还在那里,因为脑子里总是无休无止地循环播放着白天的事情,并且担心着第二天必须要完成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因此,现在当他到达家门口时,他就开始做被他自己称作“用来更新的停顿”。方法非常简单,他只是停一会儿,闭上眼睛,缓慢地深呼吸一次。当他呼气的时候,工作上的事情就烟消云散了。这样,他穿过前门,走近家人时,就已不再思虑重重。这正符合老子的主张:“事善能,动善时。”

  越南籍佛教禅宗僧侣一行禅师被称作“世上最心平气和的人”,他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探索如何活在当下。他主张安住于正念或者保持“初心”。他曾写道:“正念帮助我们回到并安住于当下。每一次你回到当下,就会觉察到自己的幸福处境,幸福就来了。”专注于当下,对他的一切行为都产生了影响。他每天都和其他僧侣们一道,用整整一个小时来享用一杯茶水。他解释说:“倘若你正要饮一杯茶,当你举着杯时,你仿佛在吸气,要将思绪带回己身,这样你就完全回归了当下。当你真正存在于当下时,生命也在那里,这杯茶水便是写照。在当下,你是真实的,茶水亦是真实的。你将不会被过去、未来、你的工作或者各种思虑所吞没。你将脱离所有这些苦恼,在自由状态中享受着这杯茶。这便是幸福,这便是平和。”

  注意每一天里属于你“当下”的时刻。把它们写在日记里。想一想,是什么触发了这样的时刻,又是什么让你从中抽离。既然你已经知道是什么触发了这一时刻,那就努力重新创造它。

  活在当下,不仅有助于实现个人贡献峰值,而且还能让你的生活更幸福。


  人生如戏,自导自演

  文 / 朱光潜

  对人生,我有两种对待的方法。在第一种方法里,我把自己摆在前台,和世界上的一切人和物在一起玩把戏;在第二种方法里,我把自己摆在后台,袖手看旁人在那儿装腔作势。

  站在前台时,我把自己看的和旁人一样,不但和旁人一样,并且和鸟兽虫鱼等诸物也都一样。人类比其他物类痛苦,就是因为人类把自己看的比其他物类重要。人类中有一部分人比其他人痛苦,就是因为这一部分人把自己看的比其余的人重要。比如穿衣吃饭时多么简单的事,然而在这个世界里居然成了一个极重要的问题,就因为有一部分人要亏人自肥。再比如生死,这又是多么简单的事,无数人和无数物都已生过来死过去了。一只小虫让车轮轧了,或者一朵鲜花让狂风吹落了,虫和花自己都不计较或留恋,而人类则在生老病死以后偏偏要加上一个“苦”字。这无非是因为人们希望造物主待他们应该比草木虫鱼更优厚。

  因为如此着想,我宁愿把自己看做草木虫鱼的一类,草木虫鱼在和风甘露中是那样活着,在炎暑寒冬中也还是那样活着。像庄子所说,他们“悠然皆生,而不知其所以生;同焉皆得,而不知其所以得”。他们时而戾天跃渊,欣欣向荣;时而含葩敛翅,安然蛰处,都顺着自然所赋予的那一副本性。他们绝不计较生活应该是什么,绝不追究生活是为着什么,也决不埋怨上天待他们刻薄,让他们供人类宰割凌虐。对他们来说,生活自身就是方法,生活自身也就是目的。

  根据草木虫鱼的生活,我得出一个经验:我不在生活以外另求生活方法,不在生活以外另求生活目的。世间少我一个,多我一个,活着我时而幸运,时而受灾祸侵逼,我以为这都无伤天地之和。你如果问我,人们应该如何生活才好呢?我说,就顺着自然所给的本性生活着,像草木虫鱼一样。你如果问我,人生活在这变幻无常的世相中究竟为着什么?我说,生活就是为着生活,别无其他目的。你如果向我埋怨天公说,人生是多么苦恼啊!我说,人们生在这个世界并非来享福的,所以那并不奇怪。


  这并不是一种颓废的人生观。你如果说我的话带有颓废的色彩,我请你在春天到百花齐放的园子里去,看看蝴蝶飞,听听鸟儿鸣,然后再回到十字街头,自己瞧瞧人们的面孔。你看谁是活泼,谁是颓废?请你在冬天积雪凝寒的时候,看看雪压的松树,看看站在冰上的鸥和游在水中的鱼,然后再回头看看遇苦便叫的那“万物之灵”,你以为谁比较能耐苦持恒呢?

  以上是我站在前台对人生的态度。但是我平时喜欢站在后台看人生。许多人把人生看做只有善恶分别的,所以他们的态度不是留恋,就是厌恶。我站在后台时把人和物也一样看待。我看西施、嫫母、秦桧、岳飞也和我看八哥、鹦鹉、甘草、黄连一样;我看匠人盖屋也和我看鸟雀营巢、蚂蚁打洞一样;我看战争也和我看斗鸡一样;我看恋爱也和我看雄蜻蜓追雌蜻蜓一样。因此,我只觉得对着这些纷杂扰攘的人和物,好比看图画,好比看小说,件件都很有趣味。这些有趣味的人和物之中,自然也有一个分别。有些有趣味,是因为他们带有很浓厚的喜剧成飞;有些有趣味,是因为他们带有很深刻的悲剧成分。

  我有时看到人生的喜剧,也看人生的悲剧,悲剧尤其使我惊心动魄。许多人因为人生多悲剧而悲观厌世,我却以为人生有价值正是因为有悲剧。我们所居的世界是完美的,人类所过的生活——比好一点,就是神仙的生活,比坏一点就是猪的生活——呆板单调已极。因为倘若件件事都尽美尽善了,自然没有希望发生,更没有努力奋斗的必要。人生最可乐的就是活动所生的感觉,就是奋斗成功而得的快慰。世界既完美,我们如何能尝创造的快慰?这个世界之所以美满,就在于有缺陷,就在于有希望的机会,有想象的天地。换句话说,世界有缺陷,可能性才大。

  悲剧也就是人生的一种缺陷。它好比洪涛巨浪,令人在平凡中显出庄严,在黑暗中现出光彩。假如荆轲真的刺中秦始皇,林黛玉真的嫁了贾宝玉,也不过闹个平凡收场。哪能叫千载以后的人欷歔赞叹?以李白那样的大才,偏要和江淹戏弄笔墨,做了一篇《拟恨赋》,和《上韩荆州书》一样庸俗无味。人生本来要有悲剧才能算人生,你偏想把它一笔勾销,不说你勾销不去,就是勾销去了,人生反更索然寡趣。所以我无论站在前台或后台时,对于失败,对于罪孽,对于殃咎,都是一副冷眼看待,都是用一个热心称赞。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