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有时独坐,并不寂寞

有时独坐,并不寂寞

评论

毕友一言:

  有时一人独坐,其实并不寂寞。只想自己待会儿,别人却想太多。——老树

有时一人独坐,其实并不寂寞

  三月的第二周,一个充满节日的七天。不仅有法定的妇女节、植树节,还有农历的二月二龙抬头,更有人造的女生节。虽然天气骤冷,却处处热闹,路边街头不断的更换着促销标语,朋友圈里充斥着各种节日的喧哗。

  这周六,毕友我师课堂如期举行,电子科大经管学院的陈宏教授为毕友们做了题为“消费与娱乐的跨界——电商新动向”的主题分享,来自于各个领域的朋友热烈研讨。陈老师分析了阿里“双十一”人造节的前世今生,推演了未来互联网时代商业泛娱乐化的趋势和机会,让我们脑洞大开,收获良多。

  互联网在创造商业奇迹的同时,也为我们创造了数不清的节日,数不清的闹场,我们也乐此不彼的赶场,这场未散,下场又来。抛开商业本身不谈,这些人造节日成功的背后一定迎合了我们的需求,或者也是我们的内心的写照。喧嚣背后都是寂寞,繁华尽头满眼荒凉。

  陈老师说,“互联网让消费已经变成一种表达”,那么到底表达什么呢?显然不是表达消费本身,我想应该是表达一种存在感。我们秀旅游、秀购物、秀美食,我们不停的刷屏,不停的点赞,我们希望在别人的眼光里找到自己的存在感。

  于是乎,我们不停地掏出手机,看看朋友圈在干什么。自己发出的一条消息,也急于验证人气如何,回复的是否精彩,不停地需要他人认可自己的存在。有多少时刻,我们为了存在感而迎合别人,抛弃自己。当终于感受不到自己时,只有通过各种方式去验证自己的存在,但我们似乎忘了,这存在感并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另一个自己,因此无需寻求和验证,唯一要做的就是相信自己,做好自己。今天给大家推荐一篇文章和一个视频,共赏共勉。

  活回你自己

  老树,刘树勇,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视觉文化评论家。


  以下摘录一些秒言秒语,推荐大家有时间观看全部演讲,非常幽默风趣:

  1. 谈怎么做事情,怎么赚钱。我更关心怎么不做事情,还要心安理得。或者说你做了事情以后怎么看待自己做的事情,把这个事儿特别当做事儿,还是不当个事儿。

  2. 从小我们被塑造的是集体人格,我自己是谁,我们可能是不太清楚的。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我要做回我自己,我是谁。我们是一个革命的  螺丝钉,一个巨大的机器,我们给拧上,然后转转转,上锈了,掉下来,那一天叫退休。我们从小被这样塑造。

  3.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后来发现道路曲折走不完,前途光明看不见。

  4. 弗洛伊德认为,人有两大原欲,一是性欲,一是攻击欲。爱情和诗歌是性欲最优良的转化方式,足球是攻击欲最优良的转化方式。

  5. 民国原来那么温良。 我们的教科书里全是战争,民不聊生,到处流浪。不是的,老百姓该种地种地,该谈恋爱谈恋爱,该生孩子生孩子。什么都没耽误。每个人都很完整,很温良。

  6. 作为个体,要重回个人经验,找到自己我为谁活?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证实的方式,做事情,赚钱。不就有个房子吗,车对于我来说无所谓,我喜欢腿儿的。要振兴中华,为什么要振兴?不行啊。所有牛逼的人和牛逼的行为,就证明你是一傻逼。过度的自信说明你太自卑吧。所以拼命挣钱,挣了钱就拿回来给老婆,看看,你男人还行吧。我做的事情,获得别人的认可,哦,我还行。那么你是依赖型的,你的存在感来自于别人的承认。 挣钱也好,出名也好,要做事情。要通过别人的承认,才知道自己活着。

  7. 非大有不可以大无。当你有了那个东西的时候,你觉得没什么。草色遥看近却无。

  8. 哲学像空气一样,看不见摸不着,谁能离开空气活着,空气雾霾,大家都傻了。

  9. 慢慢回到个体经验,我做一件事情就为自己做,我干什么要为民族为国家?

  10. 权力直接贯穿到底,没有世俗的空间了。社会没有空间了,这个特别要命。我们经常讲文化要生态,什么是生态,是草也长,树也长,花也开,这才叫生态。只能种这一种树,只能开这一种花,这叫什么生态,有病嘛?

  11. 这个责任都我们匹夫付了,那些当官的干嘛去啊,他们专职搞腐败啊?

  12. 我是平头百姓,就要平头下来。我有很多自己的显示焦虑,比如肚子疼,口渴。

  13. 我是一个虚无主义者,彻底的悲观主义者。

  14. 大家都说正能量,我就不明白正能量是啥么,打鸡血呢?

  15.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放在第一位,把自己做好。

  16. 太多抱怨,人处在抱怨中的时候,首先假定自己绝对正确,你怎么可能绝对正确。


  17. 人都是一块肉,晃来晃去,飘一圈没了,这就是人生啊。不就是这么点事儿嘛,几十年的事儿,你跟别人都一样的,有人性的一切缺点,但是我尽可能地修炼自己,比如看书啊,别老是没事那个微信在那里,我挺反感。它太浪费时间了,太耽误时间了,把有限的生命做好我自己喜欢的事情。

  18. 通过别人证明的方式这是落实的方式,我的方式是落到虚处的方式。比如说艺术。我觉得艺术是唯一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让我们内心柔软的部位。别的全是功能性的,可以比较的,竞争的,人不全是那样。

  19. 动物世界给我的启发,比我上的大学都重要,我从各类动物里面看到我自己,两个公的打架,肯定为了旁边一个母的。原来战争,原来财富,是为了异性。这个是很正常的。

  20. 我对成功两个字高度怀疑,什么叫成功啊,莫名其妙,这个词太恶劣了。让多少人就死在成功路上了。

  21. 不能为外面所有的东西,那种公共的话语,把我们通往自己的内心引诱出去,然后流浪在路上。不要有那么多的暗示。

  22. 庞大的说辞,大家对它的想象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要拿出我自己的东西,我不用这些东西来证明我,所以落到虚处,就是回到自己的内心去。

  23. 我们实实在在的作为一颗肉,怎么动,移动的很舒服,不动的时候也很舒服。

  24. 我们过去那么多的主义,那么多东西把我们塑造成了一种共同集体人格,我们所有的判断都是由别人赋予的,我们自己没有标准,我们自己没有对我们的自觉。

  25. 时尚是什么?时尚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啊......广告的本质是制造自卑感啊,你行吗,这东西你有吗,没有,掏钱吧。

  26. EMBA基本就是个富人俱乐部嘛。

  27. 我们一个人的完满性,具足性,才能让一个人真正强大。我干什么事情,不过做而已,成就重要吗?根本不重要。

  28. 大量时间花在无意义的交往,无意义的沟通,吃个饭,发个图,你这不是馋别人嘛,很不道德。

  29. 要活回你自己,这个不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的,让自己内心丰富起来,有意思起来,活的好玩一点,不要看别人脸色。


  越是想争取存在感的人,越是得不到存在感。

  作者介绍:陆鸡鸡,简书推荐作者,十八线编剧

  有多少时刻,我们为了存在感而迎合别人。丢失自我是痛苦的,而这种通过哗众而取得的一时之宠,也注定短暂。想要存在感十足,只有努力做一个会发光的人。

  越想争取存在感,越是得不到它,这是我由衷的体会。

  初中时的我自卑而懦弱,成绩差、体育差、甚至有点口吃。看到同龄的女孩子就脸红,低着头什么都不敢说。关键眼神还不敢与她们对视。我记得印象里最深的一件事是:下课班里一个女生很大声地喊我名字,我朝她那儿看去,但和她眼神接触的那一瞬间,我内向的性格使我低下了头。是的,那时候我连正眼瞧她都做不到。

  她见状,笑哈哈地同周围人讲:“你们瞧,他狗眼看人低。”

  我被这句话刺激得不轻,垂头丧面地离开了教室,什么都没说。

  这样的痛苦,也只有内向的灵魂才能懂。

  从那以后,我便想在同学堆里极力表现自己,不管采取什么办法。

  那时候还没有存在感这种高级语汇,我只知道我一定要引起别人的注意,至少不能让他们看扁我。像我这么平庸的人,如果自己再不付出任何努力,放在一群人里简直跟穿了隐形衣没有区别。

  后来我做过哪些事情呢?我知道我说出来一定会让你笑话我。

  有一回,学校里搞艺术节的活动,所有班级都必须用艺术品加以点缀。班主任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向班级里的同学征集各种艺术品。提到世界名画的时候,班主任在讲台上问了半天,台下没有人响应。我忽然想起来家里床底下有一幅仿真的《向日葵》,立马举起了手。

  在全班同学面前,班主任表扬了我,并且询问我明天是否可以带来为班级做贡献,艺术节办完会如期归还,我爽快地答应了。

  回家之后,我到床底下去翻,结果翻了半天没翻到,一问我妈才知道送人了。

  当时我就趴在床上哭了,但没有办法,没有就是没有。那一晚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第二天该如何度过。

  吹出去的牛逼,总要还的。第二天我的惨状可想而知……

  有时候,同班同学下课在讨论新出的单机游戏,我为了找点存在感当然也要过去凑热闹。结果听了半天,硬是半句话都说不上来,他们说的名词都是游戏玩家才懂的,我这种外行根本插不了嘴,只能陪着瞎掺和。

  春游或者秋游,大家都会带很多零食。为了体现我个人品味的独特,我会买去进口商店买一些死贵死贵的进口零食。上面除了生产日期,印的都是外文。当我在旅游大巴上掏出进口零食时,周围人都会眼前一亮,手一个个伸过来要尝。我假装热情的样子,一个个分给他们吃,直到零食袋里什么都不剩。我满不在乎地把零食袋收起,看着周围人咀嚼着的嘴,我还在想那零食究竟是什么滋味的。

  课堂上有很多知识我只是略懂一二,却会抢着回答,因为我知道答对了在同学面前会显得很威风。可三脚猫的功夫终究经不起考验,老师几个反问便把我的立论击得溃不成军。每次老师上课问“这道题有谁会?”的时候,我都会举手站起来,好像还自带镁光灯的效果。但是在经过老师检验之后,我最终都会灰头土脸地坐下。


  在经过漫长岁月的沉淀之后,我才感受到了我的失败。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孤独患者,拼命向外界证明自己,却迟迟未能得到他人的认可。

  在对存在感的痴心妄想中离真实的自我越来越远。

  后来我开始对自己过往的行为进行反思,也对“存在感”这个概念进行反思。

  存在感是什么?是企图被其他人群所注意而产生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满足。

  但是如何才能被人注意呢?

  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哗众取宠,另一种是靠实力说话。

  我显然属于前者。

  我想我当时会做出那些行为,背后的动机来源于两个因素:

  1、作为内向的人,急于寻求外界认可;

  2、虚荣心作祟,妄图得到与自己实力不匹配的表扬。

  这两句话尽管很简单,但却能够完美概括出浮躁心态背后的心理机制。

  那么,为什么对于存在感的诉求会落空?

  我想主要原因有以下两个:

  1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

  我想我过往的行为都验证了一个道理:只有那些真正拥有实力的人,才能博得众人的尊重与喜爱。因为那种存在感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良性互动,是一种人际间,因为某种特质而相互吸引的结果,同时这种吸引力也会长期地作用于人际关系。

  反观哗宠取宠的人,他们赢得的往往只是“片刻”的存在感,那种存在感会因为缺乏底气而随时面临崩塌的危险。

  在年少时,年纪轻的人难免心浮气躁,学生想引起老师的注意、男生想引起女生的注意、女生想引起男生的注意、一群人里总有小部分人想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

  这都是人之常情。

  但他们忽视了一点,就是想获得存在感,获得他人的认可,靠的绝对不是花拳绣腿,靠的是真实的实力。只有通过实力获得的存在感,才是长期的、有效的。

  上文有提及,我青春期那会儿,属于内向型人格,自卑懦弱,还有点口吃。如果不从正面去改变这种情况,那么我便永远无法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我曾经为此做了什么?

  为了矫正口吃,坚持2年每天早上大声读演讲稿,一字一句口齿清楚、有条有理地说完。

  为了改变内向型人格,我强忍着和他人交流的障碍,开始尝试与他人进行眼神交流,不闪躲。在网上搜各种社会活动参加,做志愿者或者义工。高二开始便在外面打零工,地铁里发传单、餐厅里洗盘子、小卖部做收银员、展会里帮忙搬桌子... ...

  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当你与人接触的频次增多之后,人的“社会属性”也会不断增强。情商、交流能力、反应能力、活动能力各方面都会大幅度提升。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从旧书摊里发现了一本《卡耐基人际关系手册》,如获至宝,一直放在枕头边上矫正自己各方面的行为。

  体育成绩差,便尝试进入健身房,并且养成每天慢跑的习惯。但说实话,健身房还是没坚持下来一直去,只是慢跑的习惯从未舍弃过。

  只有当你真正开始正视缺点的时候,你才会发现过往的自己弱爆了,而矫正自己朝积极的方向发展,是一件多么爽的事情!

  经过初中和高中的积累,我在刚进大学的时候便申请做班委、同时进入学生会、还参与了校刊的编辑、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

  这不是励志故事,这只是我个人的成长经历。决定存在感的从来都不是你的喧闹,而是你的实力。

  2缺乏真实的自我

  在追求存在感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会为了迎合他人和忽略自我的本性,这都是急功近利与虚荣的心态所致。

  是的,我们都很年轻,我们都太希望别人的认可了,都太希望能够在人海里找存在感了,哪怕只有一丁点。

  因此在追逐的过程中,很容易让自己的本性压抑在深处,让迎合他人的微笑嘴脸处于表面。

  我原本以为那样做也许会行得通,可最后发现压根就不行。我根本不想和同学讨论游戏,根本不想把零食分给他们吃,根本不愿意做那些违心的举动。

  就算我成功捕获了他人的注意,得到了可怜巴巴的存在感,那又怎么样?

  那样的自己,根本连我自己都嗤之以鼻。

  我们根本不关注自我,只关注他人。最在意的是别人是否接受自己,从不在意是否自己也让自己满意。

  其实通过长期的积累,我发现,保持真实的自我也是人际交往中非常重要的能力,不因为他人的需求而忽略对自我的关照。

  你可以多问问自己一些问题:

  你这样做的原因到底是出于迎合他人,还是真实所想?

  你这样做,是否真的快乐?

  你确定此刻的你,是真实的你吗?

  不喜欢就漠不关心,喜欢就表达在乎。如果我们因为引起他人注意而违心地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这种存在感是卑微的。

  真实在他人面前往往可贵,伪饰永远是再廉价不过的表演。

  关于存在感,还有一点非常有趣:

  当你试图追求存在感的时候,其实已经失去了存在感。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存在感从来不是争取来的,那么真正决定它强弱的是什么?

  是一个人的品性、实力、气场... ...

  这些都是长期积累的过程,从来不是通过短期行为能够得到的。

  腹有诗书气自华。当一个人能力优秀,拥有饱满的内心与充足感,认同真实的自我,有着自己行事的风格与准则,那么这人的存在感必然是极强的。

  一个人如果只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哪怕是再华丽的行为、再宏伟的语言,也无法将这个人饱满地撑起来。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存在感,那么便学会忘记这个概念,不必刻意追寻。

  你需要做的,是去锤炼自己的能力,同时找回那个被丢在半路上的自己。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