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金融 > 互联网金融有望成为中国核心竞争力

互联网金融有望成为中国核心竞争力

评论


  1月2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全球副总裁朱民在接受腾讯财经专访时表示,由于互联网金融天然的国际性,而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又有庞大的本土市场做支撑,这一产业有望成为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但前提是,中国需要尽快建立起功能监管的框架和实施细则。监管框架的搭建,将决定中国是否能统领全球互联网金融。

  对于 2015 年对中国经济增速问题,朱民认为,房地产投资对放缓,可能会让低 GDP 一个百分点,但它认为经济质量的提高,说明这是一个正确的调整方向。

  同时朱民也提到了,备受国际社会瞩目的 IMF 治理结构改革,由于美国的不配合,改革进展缓慢,如今 IMF 已经制定了新的方案,来督促美国参与改革。

  互联网金融有望成为中国核心竞争力

  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已经广为人知,持续的发展,需要新建完整的功能监管的理论框架和实施系统。

  朱民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大事,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互联网金融具有完整的金融功能,几乎包含着银行所有的部门,更重要的是,互联网的一个潜在的方向,是把金融和实体经济连起来,这是互联网金融能快速发展的重要原因。

  互联网具有国际性,它是一个新兴产业。朱民称,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发展很快,这是好事,但也有风险。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表明了中国服务业的发展,这是一个新的服务业的发展领域,也有可能成为中国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中国因为得益于它庞大的市场,充分利用这个市场,使得没人能跟他竞争,所以它走向国际相对容易得多,而且中国已经有了一些很大的平台。

  不过,互联网金融整体风险依然存在,因为这是一个未知领域。第一是监管的根本变化,传统的银行监管是机构性监管。互联网金融是功能监管,没有机构,变成了一个按照功能来区分的监管,它把整个的监管工具、方式、通常要求的流动性准备、资本金的准备,这些概念完全颠覆。

  朱民指出,中国如果要发展互联网金融,需要把金融性监管从理念到实施,从运作到基础设施全部建立起来,否则不可能领先全球。

  " 你把这个建起来了,全世界都听你的。" 朱民表示,新的功能监管的理念、框架、工具、实施、操作基础设施很重要,涉及到很多具体的风险防范的概念。

  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监管要求,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是,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走出去,但是很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已经不自觉地和一些国外的某些法规法律冲突,国际性的风险需要警惕,

  房地产投资放缓拉低 GDP 一个百分点

  2015 年,中国经济增速也是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而房地产是这个话题中,不能忽视的因素。

  朱民称,中国的房地产是主要投资,占了中国整个投资的四分之一左右,投资增长在整体中占比 30% 左右的投资增长,房地产业的投资下降,对宏观经济影响很大,这也是去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原因。今年 IMF 预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至 6.8%,主要原因是 IMF 认为房地产投资会继续放慢。

  中国房地产业的调整是必然的,能不能调整好是一个挑战。中国的开工率在下降,开工率大概从 14 亿平方米下降到今年的 12 亿平方米,预计明年会降到 10 亿平米左右,开工量逐渐在下降,说明投资在下降。

  朱民认为,房地产投资增速放慢是好事。中国的开工面积超过销售面积,出现捞超需求供给,经过去年的调整,超供给的积累面积逐渐下降,整个行业的风险在缓解。

  中国的房地产业的特色是长期总需求很大,因为中国城市化人口到现在还是 52% 到 53%,去年 1400 万人口从农村移入城市,中国的城市化是一个长期的渐进过程,住房的需求长期存在。

  但是中国的房价过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国房价对收入的比值,不亚于纽约的水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房价过高。

  从长期来看,朱民认为房地产的健康发展没有问题,因为总需求存在,但必须要解决价格和居民的购买力的衔接和配合,才能使得潜在的需求变成有效的需求。

  房地产业在调整,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因为房地产调整,会拉低 GDP 一个百分点,但是与此同时,行业重组必然会发生,没有必要恐慌。

  " 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在放慢。但是质量在提高。" 朱民指出,去年发生了两个根本的变化,一是消费对增长的贡献大于投资对增长的贡献;二是服务业占 GDP 的比重超过了工业。中国改革的方向就是要降低投资增加消费,扩大服务业,这和新政府的简政放权、让服务业放开完全一致。

  IMF 启动 B 计划督促美国参与改革

  从 2010 年开始,IMF 推出治理结构改革,旨在提高新兴国家得股权份额,但因为美国的不配合,改革迟迟未能推进。

  朱民指出,国际货币组织是一个以会员额度为基础的国际组织,而且明确规定会员的投资份额要和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经济地位相关。经济地位不但包括 GDP,也包括贸易,包括波动性、流动性。

  "2008 年做了一次更改,因为新兴经济国家走得很快,所以把一部分新兴经济国家份额加了一小块,2010 年做了一个很大的改革,就是要把整个国际货币经济组织的资本总额翻一番,因为全球风险在加大,波动在加大。"

  朱民表示,翻一番的同时要使得新兴经济国家的股权加大,包括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南非,股权结构都要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前 10 名。

  " 根据我们的章程要有 85% 以上的股东批准,美国有 17% 的股权,美国批与不批起着关键性的一票。" 朱民称,绝大部分的国家都批了,美国国会迟迟不批,耽误很长时间,现在全世界的舆论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对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非常不满,影响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声誉和运行,也影响了国际治理机制的建设和改革。

  去年春季会议的时候,IMF 给美国下了最后的截止令。到 2014 年 12 月 31 日,如果美国能能解决,那就既往不咎,

  " 现在已经是 2015 年 1 月 21 日,美国国会没有批准。从美国国会没有批准的 12 月 16 日开始,我们已经开始做一个新的方案,叫 PlanB。新的方案就是在美国国会不批准的情况下,我们要创造新的模式和方式,同样增加新兴经济国家的股权。"

  朱民指出,IMF 有各种不同的方案,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 2010 年的改革,IMF 会不断地督促美国政府、美国国会。同时按照 PlanB,这个过渡方案,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增加新兴经济国家在 IMF 里的股权,这个方案现在还在不断地谈判过程中,目标和决心是很明确的。

  (腾讯财经 刘中盛 闫铮 发自达沃斯)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