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肖生超推荐:2015年将迎来第四次创业大潮

2015年将迎来第四次创业大潮

评论

  【毕友导读】本文由四川大学2012级MBA肖生超推荐。对于刚刚过去的2014年,每一个做企业的朋友都是五味杂陈,这一年过得非常不容易。一直到今天,整个经济学界还不是很清楚2014年是好的一年还是坏的一年。

  我在10天前专门写过一篇专栏谈四季度以来的中国经济形势,卷土重来的泡沫,重新看到了中国经济的一个泡沫时期是在经历了六年之后重新到来。货币问题,货币蒸发是中国经济比较严重的问题,全年下来一个比较可靠的数据应该在9.8万亿到10万亿左右,这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二个高峰组。

  在数据上确实告诉我们,口袋里的钱每天变得越来越不值钱,我们调结构也是希望改变这样的状况,去年以来发改委很忙,很多市长副市长都被闭起来了。产业司的很多文件仍然在继续下发。我们全年已经批下来的铁路建设项目大概在1.1万亿左右,全国22个城市的交通轨道项目的投资在8千亿左右,接近两万亿,投资部分看起来非常的庞大。

  房地产市场,从去年年初一直以来,房地产的控制是2012年以来的一个既定的政策,由于房地产行业被控制,造成很多行业,包括石油、煤炭、钢材、以及家电等等五十多个行业受到很大的拖累。

  到了去年9月30日,全国除了北上广,所有的城市都取消了限购的政策,到了四季度各个中心城市的房产出现了井喷。南京房屋库存量在6万套左右,房产的整个复苏,四季度因为松绑政策的到来造成了一定的景象。

  过去的十个月,北上广各城市政府拿出来的土地交易接近五千亿,不断地冲新高,不断地看到楼王、地王出现。土地交易如果从楼面计算一下,2014年的楼面价比2013年高53.4%,这是很可怕的数字。

  股市已经很长时间懒洋洋了,但是到了2014年11月份的时候,21日突然宣布了一个限购,降息以后股市市场放松了,到了28号的时候,突破了七千亿。到了12月5日突破了一万亿,是一个特别大的峰值。到了9日的时候,股票跌了5%,又创造了一个新的峰值。

  这是为什么说到了2014年四季度以后,我们很有可能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经济周期的基本判断。我们看到从货币到投资,到股票市场到不动产市场,整个宏观经济的各个指数都出现了泡沫化的景象。

  最近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复了天津、广东和福建三个自贸区的方案,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景象。为什么我并不把这次的楼市不动产市场的加大看成真正的经济复苏,因为有两个数据还是很可怕的。第一,去年11月份汇丰银行的PMI,制造业的采购指数是50%,过去六个月一直处在下滑通道,制造业对未来和现在的信心并不充分。第二,我们李总理每次到各地都非常关心的三个数据:发电量、货运量、货币供应量。去年1月份到11月份全国工业用电增长只有3.1%,前年是7.9%。去年四季度GDP在7.1%左右,还是一个很可怕的数据。

  走向2015年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一个景象是很矛盾的。一方面看到整个货币的泡沫、投资的泡沫、资本市场的泡沫、不动产的泡沫已经开始全面复苏,另外实体经济仍然处在冬天。到2015年,我认为会出现很多新的一些变化,甚至中国经济的很多观察点都会出现一些变化,这个意义上处在比较大的经济周期的转折时刻,未来还是充满了一些希望的。

  我们过去观察中国经济,这个国家的经济好和不好看三架马车,消费,出口,投资是很长时间关注中国经济的增长点。这三架马车拉了中国经济15年,一直到2013年。2015的经济会不会好呢?再来看这三个东西,看出口,看政府投资,已经不可靠了。从今往后,中国经济好不好,企业该怎么经营?我认为出现了四个新的动力:新实业,实体经济在今天面临的情况,90%的原因是我们自己的原因,不是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好。很长时间我们做企业的方法在未来是不可靠的,这两天很多专家都讨论了,经济怎么转型,电子商务怎么冲击我们的传统行业,新生代的消费者形成新的消费能力,这都是所谓的新实业。

  所谓的旧实业这个产品的价格是和成本有关系的,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做企业靠各种各样的成本优势,到了今天,我们突然发觉这几个成本优势全部丧失了,这就是旧实业面临的问题,不是因为你的市场不见了,而是成本不断增高。

  我们靠什么办法能让产品和成本经营脱钩,第一靠新的科技,有没有形成独有的科技能力,我们就有定价权了。第二靠品牌,用创新做出品牌,品牌产生新的附加值。第三靠服务,我们有没有靠服务提高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利润率。当这一些新的元素被加入以后,实体经济由一个旧的实体经济变成新的实体经济。这是一个实体经济面临的一个最重大的问题,能够摆脱对成本的依赖,进入到一个新的定价模式。

  在这个过程中,未来的几年内,中国的中小型实体企业仍然会面临非常大的挑战。前年到去年中国实体经济的状态一直非常不好,大规模的企业倒闭。我认为未来的三年到五年之内,不管经济的泡沫会怎么样,经济有没有复苏,大概未来有一半左右的传统制造业企业会离开。剩下来的实体经济企业将完成一次重大的转型。

我们看中国经济未来会不会好的一个点,实体经济在未来的三至五年内的转型中有多少人能够走出这个泥潭,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点。

  第二,我们要看的新城镇化,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中国主要的不动产价格上涨是发生在全国的几大城市,未来十年,大量的钱还集中在北京就很麻烦了。过去十年北京人口增长了32%,上海人口增长了29%,如果未来十年北京在增长百分之三十几,北京市就只有一个脚站在那里坐地铁。 未来政府会考虑我们的整个投资仍然会投入在城市化过程中,主要会投在290个县城和3万多个城镇,会进入到西部和北部地区,这是一个未来发展的新情况。产业要下去,人要下去,资本要下去,中国在各个层次和区域之间的贫富悬殊逐渐的减少。

  第三部分,新消费

  中国现在是全世界电子商务最发达的国家,能力确实已经超过了美国,去年年底电商在全社会消费品比例达到7%,美国达到5%左右。在过去一两年里我们所有做传统制造业和传统服务业都非常恐慌。我们发现原来的消费者不见了,原来非常熟悉的经销商模式不见了,甚至未来很可能出现一种情况,我们对很多传统意义上的价值判断都会出现问题。 中国这个市场上没有什么夕阳行业和朝阳行业,新的技术和新的消费产生的时候,你有没有办法跟得上这些变化,能够跟上就是新实业,跟不上就是旧实业。这是我们看到的最近非常大的变化。

  另外我们也看到人们在文化消费中的比例越来越高,我们开始电影的消费、旅游的消费、健康的消费,特别是健康的消费,未来健康是最大的产业,大量的资本进入到这样一个领域。 

  第四,新金融

  金融业在2014年遭到了非常大的冲击,首先是去年出现了1949年以来第一次民营企业进入银行,批了三家民营企业。出现了互联网金融,冲击非常大,第一是来自于大数据,去年7月份阿里巴巴推出了一个产品:外贸贷,宣布说所有在阿里平台上做生意的企业做一美元的生意,全国的七家银行可以配套给你一块钱的贷款,不需要抵押。为什么阿里敢做?因为这个企业掌握了过去十几年做外贸所有的数据和信用。大数据是对传统银行业最大的冲击。第二,支付。有很多80后、90后都有支付宝、手机钱包。最近,滴滴打车,给大家补贴很多钱,刚刚融到了七亿美元。这是去年互联网最大的一单,打不到车给你补贴钱,发一个滴滴的消息可以付你一两块钱的红包。他在干什么?建立我们所有人的支付习惯,让我们要学会用手机进行支付。 如果中国的六亿五千万的网民每个人都用手机开始支付,进行打车、买车票,当这些事情一发生,他就可以控制我们的贷款,控制我们的存款,我们就不需要去银行办理任何的手续。大数据和微支付这两件事是我们正在金融业发生非常严重的现象。

  中国经济产业界正在发生革命化的变化,如果把这个变化放到一个三十多年的经济发展来看,其实我们现在处在36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三个重要时期,从1978年到1998年让中国由一个命运化的计划经济变成情形化的产业结构,1998年以后到2013年让这个国家由一个情形化的产业结构到重型化的产业结构,往后推进将是由重型化的产业机构变成消费、金融化的改革时代。

  最后,谈一下对2015年几个景象的看法,我认为2015会出现四个比较显著的景象:

第一,经济会复苏。

  2015经济的情况一定会比2014年好,这一次经济的复苏仍然是泡沫性的复苏,仍然以不动产、股票市场的复苏为标志的泡沫性复苏。接下来每一个朋友要问自己的问题,我是去抵抗这个泡沫还是拥抱这个泡沫?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景象。

第二,在2015从今往后中国进入到新的金融商业主义的时期。

  我们所有挣到的钱都是产业里面的钱,到2015年以后随着整个金融行业开放和金融产品不断的增加,大家看到的这些名字在过去三年前都是不存在的,像民营银行、自贸区、B2B等等,没有在中国报纸上看到,今天构成了我们商业生活非常活跃的部分。从此以后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和金融有关。我们办的企业,将要办的企业打包成金融产品进行销售,某一个消费行为会打包成信托产品,金融产品进行销售。 在未来我们看到的一个情况,整个实体经济会金融化,消费行为会金融化,金融产品会越来越多。我们会面对越来越多的金融产品,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和美国会变得越来越像,金融控制我们所有的生活和生活行为。如果在这样一个前提下,一个情况会发生,这个国家会变成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货币的杠杆性和金融的杠杆性会变得越来越大,每一个学做实体经济的朋友们,都要好好的回去上一堂金融课,越来越要了解整个现在的金融领域里发生的所有变化。

第三,2015年是一个创业的大浪潮时期。

  虽然80后、90后等中国商业的主流,很多旧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可靠了,中国经历了几次大的创业浪潮,今年大概是第四次重大的一个创业时期,政府非常鼓励创业,中国每年有740万大学毕业生需要就业,中国的就业压力非常大,政府做了很多资金扶持,孵化器扶持帮助,确实在产业经济层面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2015是一个创业的高峰时期,最后2015是一个大企业的危机年。

  2015年可能是一些非常有名的大企业发生重大危机的年份,特别是在服装企业和家电企业这两个大的领域里,很可能出现大的事件。 用一个字形容2015年:“轻”。我认为2015年这个字非常的合适,就是轻。第一,泡沫会重新进入。2015年电子商务和年轻人对整个中国市场的冲击仍然会加大,我们的消费行为会变得越来越轻,创业者变得越来越轻,一切顽固的过往成功的商业模式都将烟消云散,即将面临的是一个更加不确定的年份。但是我认为2015整个经济形势会好过2014年,好多新的好的商业机会越来越多,我们在一个学习的氛围中迎来新的一年。

相关阅读
四川大学2012级MBA ,从事投资工作,毕友志愿者,毕友特约记者。
Ta的文章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