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创业 > 创业不靠风投照样成功

创业不靠风投照样成功

评论

  【毕友导读】简而言之,哈姆迪•乌鲁卡亚是酸奶界的乔布斯。他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将Chobani从无到有建成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生意。这种传奇故事就算在硅谷也相当罕见。更令人吃惊的是,Chobani在美国已然成为希腊酸奶和文化的结晶,拥有大批拥趸。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乌鲁卡亚从不接受投资者的资金,仅靠现金流和传统银行贷款就创造了奇迹。创业者会发现,他的成功秘诀从本质上值得借鉴,无论你身在传统行业还是科技领域。

  我一直喜欢喝酸奶——那种我母亲用自家农场里的原料做的、稠稠的酸奶,在土耳其我从小喝到大。当我1994年搬到美国的时候,发现美国的酸奶又甜又稀,非常难喝。我要是想喝酸奶,只能在家自己做。2005年3月,我在邮件里看到一个设备齐全的待售酸奶厂的广告,当时马上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家酸奶厂原本属于卡夫食品(Kraft),由于卡夫决定退出酸奶业,所以出售工厂。它最大优点是价格——不到100万美元。

  但是,我的律师和顾问认为这是个坏主意,并用三条充分的论据来反驳:第一,我把工厂原样买下来,却不知它能否正常运作;第二,卡夫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如果它决定放弃这些设备、这个小镇和酸奶行业,也许它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第三,我从哪弄来这么多钱买这个工厂?这可能是最有力的反对意见,他说的没错,那时我根本没有足够的钱来进行这样大的收购。

  为了买下那家工厂,我获得美国小企业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SBA)支持的银行贷款。我花了两天时间写商业计划书,提供了个人担保以及购买价格10%的资金。银行和政府提供剩下90%的资金,利率很低,贷款时间是十年。整个过程大概花了五个月,2005年8月17日,我拿到了工厂的钥匙。

  这点在Chobani的发展历程中至关重要。我们的发展没有依赖外部投资者——风投、私募、战略合伙人以及那些潜在购买人,对我们的成功极为关键。现在Chobani已经是10亿美元的生意,我仍然是公司的唯一所有者。因此,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经营公司,能在没有外部人压力的情况下为它计划未来。

  太多创业者认为,把企业做大必须依赖风投或者其他权益投资者,这个想法是错的。如果我能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在一个资本密集行业中把一家公司从零做到10亿美元,那么很多其他企业也能行。

关键决策

  2007年底,我们的产品准备好上市了。那时,我们做了很多关键的决策,正是它们让我们在业务起飞后可以持续地为成长提供资金。

  首先,我们坚持Chobani要放在主流食品商店售卖而不是专营店,这可能是我们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尽管很多美国人在Chobani推出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希腊酸奶,但由于分销渠道有限,因此它一直非常小众。我们则希望每个人都能买到Chobani,假如我们当初接受那些专营商店的提议,公司绝不会成长得如此迅速。

  其次,我们与零售商就上架费用进行了协商。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因此就和它们协商在酸奶销售的过程中慢慢支付上架费用。

  第三,我花了很大精力来制定单品的售价,以便合适的定价能够为后续的增长提供资金。最终我们决定每杯酸奶的定价略低于1.5美元,这比美国传统酸奶的定价要高(美式品牌售价一般在1美元以下),但是远比美食商店售卖的欧式酸奶便宜。很多新公司可能会低价推出新产品然后再尝试着逐渐提价,而我找到了长远看更合理的始发价格,从而避免了这一点。

  我们在现金使用方面极其谨慎,业务设置是要尽早盈利,因为酸奶是易腐产品,不会有太多的存货。超市在我们交货后会立即付款,但是供应商给了我们一到两个月付账时间。这对我们的现金流有非常大的帮助。

坚守自主

  在Chobani首次上市销售后的几个月,我开始接到一些潜在投资者的电话。这些对我来讲都是新事物。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私募股权投资。我把Chobani当成一家简单的夫妻店来经营。我没有任何应对潜在投资者的策略。

  有一段时间,我会接这些电话也和私募公司的人见面。我逐渐认识到,他们试图让你怀疑自己——这是他们论调中的标准部分。我不断听到同样的内容:“你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个。”“这不是一个创业公司的世界。”

  但是,当我越是思考这些,我就变得越发自信。我们是没有经验,可早期做的大部分决定都是正确的。我们的产品和包装都很好,那些有经验的人认为Chobani属于天然食品通道,我们把它放在了奶制品通道。而口碑的力量非常强大,以至于我们的营销能够自发进行。所以,除了钱之外,我不知道这些人到底能带来什么?

  我之所以有这个态度,原因之一是Chobani的迅速成功让银行愿意为我们的成长提供资金。同时,我知道一旦从投资者手中拿到钱,计时器就开始滴答响了。私募投资人想在五到七年内增值套现,可能会逼我们把Chobani卖给一家大的食品公司。我见过其他小食品公司走上过那条道路,他们不可避免地丢掉了自己的灵魂。

  如今我们有一个银行财团和一个授信额度来满足资本需求。2012年12月,我们在爱达荷州开了一家工厂,在厂房和设备上总共投资了7亿美元。现在我们每周至少生产200万盒酸奶,Chobani的业务仍在不断成长。

  这种自筹资金的方法,最大的负面影响是我的资产几乎全部都投进了Chobani。但是,我并不认为顾客对我们产品的热爱只是一时之兴。酸奶消费在美国才刚刚开始,加拿大的人均酸奶消费量是美国的1.5倍,欧洲则是美国的7.5倍。既然现在有了好的酸奶供应,人们就会消费更多。美食家、大厨和营养学家们也都爱它。

  最终我们可能会让Chobani上市。如果我不打算把它卖给大的食品公司或者变成一个家族企业,我就需要建立一种方式能够让它在我之后还能继续生存下去。我还不确定究竟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把Chobani变成一笔遗产——但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不是吗?

哈姆迪•乌鲁卡亚是Chobani的创始人兼CEO。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