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毕友推荐】第87期吴信号 推荐《渡过生死线》

吴信号 推荐《渡过生死线》

评论

 

吴信号 上海云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移动杂志设计公司) 创始人

  推荐语:2004年12月10日,只是提到这样一个日期,估计没有几个人能记起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如果说那场NBA历史上非常经典的惊天大逆转(在落后8分的情况下,麦迪在比赛结束之前的35秒内连续投中了4个三分球和1次加罚,最终帮助火箭队以1分险胜强大的马刺队)发生在这一天,相信所有看NBA的球迷们都会立刻回想起当天看直播时的那种激动的心情。激动之余,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到底是什么给了麦迪这种连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的力量?

  是一个职业运动员在球场上的那种本能的“赢”的欲望?还是其它?这样的问题还真是不太好回答,我在这里也不做过多的探究。之所以提到它,是因为前不久当我看到程苓峰先生写的那篇关于金山、关于傅盛的《渡过生死线》之后,这个问题竟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或许这两者之间真的是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吧。

  不知死,焉知生?既然死去是为常态,那么活着又有何可惧?在傅盛看来,两年前的金山是一个一条腿已经埋进土里的将去之人,即使不被对手干掉,也会在不长的时光轨道上自我湮灭,唯有把自己当做已死之人才能看到生的希望,才能真正的颠覆自我,以待重生。那个强大的宿敌360,因为双方实力的太过悬殊,他们之间的战争,使得所有人在战斗从一开始时就很不看好金山一方的胜率。然而,历史它最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总是会以你所意想不到的方式呈现在你的面前,金山不仅没死,反而爆发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强的生命力,甚至在棋盘的某些战略要地,占得了一些先机。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其中的确是有着太多智慧而又惊险的抉择,当然亦有太多不足与为外人道的付出与隐忍,甚至也还会有一点点运气成分在里面,这才是最真实的故事,而非只存在于别人书中的传奇。

  当然,真实的江湖,它是一个无限博弈的过程,没有谁的成功可以一劳永逸,更何况对金山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场刚刚能让自己活下来的小战斗而已,真正的巨头级核战争还远未到来,而能否在未来的大战中求得入场门票才是未来的关键,金山还有太长的路要走。然而,即便如此,作为正在发生的历史,这仍是一场值得被我们所有人铭记的中国互联网史上的经典之战。激荡的人生不需要注脚,战斗就是唯一活着的方式!

   

渡过生死线
文/程苓峰

  金山是从死亡线上活过来的。没“3Q大战”,金山两年前可能已经崩盘。没网盾被截杀,傅盛可能没机会入主金山。没血腥的红海竞争,就不会有猎豹和毒霸的特立独行。这先是保卫战、游击战,再是反击战、运动战。夹杂着人性、博弈、恩怨和江湖。金山是长期不被看好的。有句话虽然难听但够真实:你们在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吹响的“集结号”。

  但总有预料之外。傅盛入主金山2年后的业务数据足以得到重新审视。第一,有守。金山毒霸月覆盖1.2亿用户,日活跃5000万,全线产品客户端月覆盖1.5亿,仅次于腾讯、360、搜狗。第二,有攻。金山电池医生App月活跃3000万在20个国家列第一。这款产品由3个人开发到现在10个人,没花一分钱推广。金山全线产品在苹果系统上的用户量超过360。第三,商业成功。两年前产品全线免费,现在增值收入已超过金山毒霸历史峰值,估计今年2.5亿。

  它活过来了。虽然活过来,却是非常态。傅盛也承认死去才是常态。金山在过去两年有三种死法。

  第一,可牛与金山合并不顺利,团队崩盘。95%的合并都失败,何况是用可牛这小青葱去合并金山这大老粗;第二,立身未稳,被360绞了。2010年周鸿祎放话说当年有家安全厂商会死,大家都知道是金山;第三,没被绞死,但产品层面无法超越360。在股东的保护伞下苟延残喘做一具行尸走肉最终被抛弃。这个死法,就是文初所说的“等不到的集结号”。

  倒过来,金山的活法只有一个。傅盛率领一支互联网力量驾驭并改造被传统软件思路和管理体系束缚的团队,在移动和安全的红海里找到重生之路。重生之路必须是颠覆性的。找到一块战略高地短时间内向下俯冲,才有可能打破大公司投入重兵的血腥围剿。一个产品是猎豹,以设计为中心重新发明浏览器。另一个是手机毒霸App,以极简为风格开辟崭新的移动杀毒。这是个融杂了人性、管理、恩怨、博弈、创新于一体的精彩故事。

傅盛2010·光脚疾走

  20年历史的老金山旗下有几个业务:网游挣点钱但基本不增长;WPS不挣钱;毒霸被360节节逼退中;词霸半死不活。2008年雷军离职,之后两年整个公司受制于典型的财报文化而不研究产品本身。财报文化的悲哀就是连财报也保不住,金山市值从2007年上市到现在没增长。

  迫不得已,于是有了雷军回归。有了傅盛创立的可牛与金山安全业务合并组建金山网络。雷军的算盘是:金山虽然没思路但有几百人在研发,还有一个上市的壳,找一个有思路的人激活它。而创立可牛之初就被360秒杀的傅盛的算盘是:接管这支部队和它的用户根基节省自己从头打拼的时间,快速与360正面交锋。

  风险是同一个: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而且死得更快。傅盛之前是跟周鸿祎闹翻才离开360自己创业的,这兄弟情商不高,江湖上印象是心高气傲。傅盛在决定接手金山的48小时内作了几个决定。

  一、不做一个全新的创业公司,不寻找新业务,而抓住传统核心:安全。全力以赴打好安全这第一仗。

  二、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打个胜仗。当时的金山不指望打一场颠覆性战争,但急需一个小胜来激活人心。就算游击队趁天黑出去偷了几门大炮回来,也行。

  三、金山毒霸永久免费。360用免费把行业打得七零八落,但金山一直下不了决心跟进,财报扛不住。到了傅盛这里,历史包袱与我无关。

  四、砍产品,狂砍。金山七八条同时进行的老产品线只剩下两个:毒霸和卫士。尤其是砍掉金山网盾。这个产品是老金山人的骄傲,做到总用户8000万,是“用来打败360的唯一期望”。但360用不兼容的功能一夜就杀掉90%的用户跌到700万。当晚技术副总裁陈勇就崩溃了,嚎啕大哭。周鸿祎砍了不算,现在傅盛还要再砍一刀,从700万直接砍到0。理由就一个:不砍网盾,不集中力量,金山就是死。

  五、单兵突进。傅盛和CTO徐鸣带了可牛20人精锐团队到金山大本营珠海封闭开发。先改造金山卫士,然后是毒霸。这是跟360安全卫士和杀毒一对一正面PK的两款核心。只改造研发,营销、市场、客服一年不动。

  这是不对公司立刻做全方面改善的前提下以点带面,通过试点改变研发结构。让老人看到这帮外来人的实力,看到小组化协同工作的效率,看到快速迭代不断推出新版本的实战。

陈勇·辗转

  陈勇是个老实人,在美丽安静的珠海给金山做了十多年研发。金山网盾被360卸掉90%用户那夜嚎啕痛哭。他却也奔放热情。微信头像是一个人在湛蓝天空下凌空一跃张嘴大叫。简言之,可靠、耐用、期待爆发。

  傅盛看准这位研发副总裁的脾性正代表老金山的缩影,才坚定推出疾风骤雨般的改革。这却不代表陈勇本人没想过放弃,一旦陈勇放弃,金山在珠海的研发队伍难免震荡。

陈勇数了三个放弃的理由。

  一、傅盛彪悍,但金山文化是内敛委婉,冲突大。在老金山只要任务完成60%就不被惩罚,傅盛来后出错就直接罚钱,就算开会迟到也罚。傅盛一句话没当心把一个技术骨干气走了,这人是陈勇苦苦几年才请到珠海的铁杆……诸如此类,陈勇夹在中间两头受力。

  二、傅盛砍产品在情感上伤害了金山人。网盾确实是个好产品,从侧翼打360。但傅盛把网盾废了合并进金山卫士,一颗火种掐灭了。陈勇也不理解。老金山人太委屈:我们在外面被360干,在内部就被傅盛干。陈勇不是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话:“老大带我们另立门户吧!”

  三、没安全感。尤其在傅盛这个野蛮人那里更没有。在我不知道能不能信你的时候我宁肯信自己——对合并消极,保留付出,不投入。陈勇觉得傅盛不能理解老金山,这群人在最艰苦的时候经历过怎样的磨难。工资低、江湖地位卑微、对手强悍,但聚在一起是为做点事。如果傅盛来一次清洗,以前就白付出了。

  傅盛对陈勇说:“我理解你的感受,但不认同你们的做法”。陈勇和傅盛谈过一次,他们都认为可牛和金山必须合在一起,两个人绑在一起干。但陈勇不断受到老金山人的情绪影响。陈勇也是老人,难保持中立,调整不过来,就痛苦。两年后陈勇对当时的状况给了一句真话:幸亏傅盛领头开发的金山卫士口碑不错,幸亏紧接着就是“3Q大战”。再延后几个月,局势就把握不住了……

  这反过来印证了当时砍产品、疾行军的正确。在被360免费杀毒猛烈冲击时,金山的思路不是通过单一产品去正面PK,而是在想所谓的策略。这个策略就是做一系列产品去合围。傅盛问:你连一款产品都做不好如何能做好一系列产品。互联网一定要单点切入,一根针扎痛神经。砍掉冗余集中力量后,产品的生命力就自然体现出来。结果是最近一年杀毒行业的创新大部分是金山带动。纯云端的杀毒软件,大幅加快运行速度;毒霸2012下载只要10秒,在第一个用户访问的30秒内就发现95%的未知木马,而传统病毒库要几小时;网购敢赔……如此等等都是金山创新的。

陈睿·二进宫

  陈睿跟陈勇一样是金山老人,但在雷军2008年辞职后不久也溜了,创立贝壳安全。之后贝壳与可牛合并,再跟随傅盛重回金山。陈睿思路清晰言语犀利,他有两个观点:雷军是金山的灵魂,雷军走我也走。可牛跟金山合并无非是给金山再找回灵魂,要的就是傅盛和身边这几个人——有互联网意识的年轻人。在互联网企业,产品是唯一的核心。而软件企业还是传统的业务思路,研发、市场、渠道、零售、售后都并重。互联网企业的其他流程可以变得很短,产品本身就有推广的能力。互联网上的东西好自然就有人知道,人多之后,产品本身就是渠道,用户就是渠道。

  事关产品的问题没有小问题,每个用户反馈的问题都是典型问题,都必须解决。解决了每一个个性化小问题,就解决了一类型的问题,产品就能全面提升。以点带面,而不是从面入手。之前客服收到的问题不反馈到研发,之后要求研发直接给出反馈给客服,然后再反馈给管理层。

  互联网企业不需要纯粹的管理者。互联网本身是个效率工具。传统企业里最稀缺的是管理者,规模变大后的管理问题是传统企业的核心问题。销售渠道和品牌可以复用,产品线越多就越赚钱。所以工种越来越多,运转效率越来越差,需要管理者来提高效率。

  大部分管理者眼里,公司就是一张张报表和组织架构图,而看不到后面的产品。但互联网哪怕是单一业务,只要做得足够好就能获得足够收益,典型是百度。所以更需要业务一线的专业人才而不需要管理者。

  传统企业要稳,互联网必须快。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简单才能快。快源于简单。砍掉产品线是一种简单,最重要是人要简单。傅盛就是个简单的人,简单到让人感觉野蛮。老金山的管理者大部分去了其它部门,剩下一个年轻人的管理团队,没历史包袱,都从一线岗位提拔,目标一致,都明白不做好就是死,非常简单。

徐鸣·活法

  CTO徐鸣从7年前360安全卫士出生开始就跟傅盛搭档。傅盛寄望以此涅盘的猎豹是徐鸣在做,徐鸣说我们要重新发明浏览器。

  即使在2011年末毒霸日活跃达到3千多万,CMO刘新华依然形容金山为“根基脆弱”。原因是用户黏性差,且离钱太远。产品是做得不错,但摧毁你并不难,这就是所谓的第二种死法,被绞杀。

  于是6个月埋头研发之后,2012年5月猎豹浏览器推出。

  今天的浏览器跟2006年的杀毒神似。瑞星、江民、卡巴……人貌似很多,它们的盒子面上都写着“五大创新+六大突破”一堆专业术语。等到360杀毒一出全部被打回原形。五大创新和六大突破全部不管用,基础功能免费最管用。渠道和促销也不管用,360直接弹窗推荐最管用。可以说360重新发明了杀毒。2012年的浏览器市场也是如此。360、搜狗、遨游……你真明白它们有什么不一样吗?选择谁依然不是因为品牌而是因为渠道,你看到一个弹窗,说不安装我就不安全。我们都“被用户”了。

  传统浏览器不是以设计为中心。它的主要方式是平铺和叠加,多了一个功能就多加一个按钮,导航条越发拥挤,用户形成条件反射想要个功能就去导航条找,90%的按钮90%的人都没点过。这是一套工具软件的开发习惯,产品是工程师的玩物,有个问题就开发个功能和按钮。前提是每个用户都有足够多的技能去学习,但用户是懒的。猎豹的定位是酷炫。酷炫不是一个功能点,而是一整套几十个功能点攒起来的那种感觉。功能不是平铺而是分级,有重点才能突出。功能不是叠加而是即用即显,不是都摆在导航栏,而是藏在你刚好要使用它的时候在鼠标下面跳出来给你看见。

  这是金山从传统软件公司转型互联网公司后的新一次升级。上一次是全身心融入互联网这个效率工具,这一次是让互联网这个效率工具为人服务。张小龙说微信不是为了让人省钱而是为了让人用得爽,产品经理们开始琢磨如何用感性统帅理性。省钱和效率靠近理性和科技这一端,爽和酷炫靠近感性和人文这一端。

傅盛2012·俯冲

  金山的第三种死法和唯一的活法其实是一个问题:做出自己的iPod,颠覆行业,否则就只能活在360和腾讯的阴影下苟延残喘。傅盛心高气傲,九死一生活下来,不可能不奋力一击。猎豹是一个产品,还有另一个,瞄准移动互联网。跟互联网初期全然不同,这里已经是传统竞争模式。互联网初期是跑马圈地,各有各的兴趣和路数,活下来就占山为王。而现在巨头对新业务的重视和新对手的警惕前所未有。

  巨头们打着“微创新”的旗号山寨,结果就是拼资金、拼规模、过度竞争。这些只有大公司才拼得起的东西,草根不可能活下来。移动互联网貌似全新但红海一片,“资金+渠道+抄袭”成为大公司操刀的屠宰场。产品经理式的打法已经一去不复返,单点创新一定被秒杀。所以应该系统重构。iPhone重新发明了手机,但如果不重新发明手机,iPhone就永远没机会。产品经理的单点突破让位于架构师的系统改造。但系统改造须有高度。傅盛说,要创造一个新高地,用最擅长的打法做出与众不同的产品,然后倾尽全力在短时间内往下俯冲,才能打破大公司的封杀。

  具体实践就是安卓版手机毒霸。首先放弃苹果市场,封闭系统上没有安全问题。其次绕开传统移动软件的固有思路,不帮你列黑名单、不帮你拦截骚扰短信、也不帮你找回丢失的手机。这就直接解决安卓用户最痛苦的问题:你不知道下载的App是否安全,不知道哪个App在偷你的通话记录和定位信息,甚至你的私密短信。然后再解决所有用户的痛苦:在这个小屏幕上放广告。手机毒霸是迄今最简单的安全产品,只有两个按钮。一个按钮是查毒,按下去把所有正在干偷窃的App都列出来,打个X就能把所有偷窃功能禁用把所有恶意广告干掉。这个界面一定相当震撼。另一个按钮是App管理。

  对手不能模仿吗?傅盛说要坚持独特定位。我一直只有两个按钮,一直只做这一个事情。就算你抄了我的功能加在一堆按钮里面,用户不会用。我的最简单,一打开就会用。用户就知道我专门干这个,但不清楚你也能干这个。傅盛说,能集全公司力量打一场战争,我有胜算。一将功成万骨枯,金山是算活了,但还需一片新疆土一次大战役才会被扎实认可。

  之后的故事正在发生,但之前的故事到此完结。

节选自《渡过生死线》
云科技网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