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毕友推荐】第84期李犁 推荐《美国大学为何从未教授凯恩斯理论》

李犁 推荐《美国大学为何从未教授凯恩斯理论》

评论

  推荐语:读过这篇文章之后,你有可能找到以下问题的答案:为什么经济学是现实政治的“婢女”,绝对的学术自由,即使在最自由的美国也是不存在的。

  熟悉美国历史的读者,都应该记得“麦卡锡主义思潮”,用本文作者保罗的话讲,“那股反共产主义思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摧毁了美国的学术界和政界”。其结果就是1951年耶鲁大学洛里·塔西斯(Lorie Tarshis)经济学教科书被禁事件,不但将其写作的《经济学原理》教科书送上了“绞刑架”,而且将其中的“凯恩斯讲课笔记”作为“异端邪说”打入“冷宫”。

  虽然美国的立国先知们倡导“学术自由是人类文明的基石”,但是在强大的政治压力面前,幸亏有萨缪尔森将其包装为“古典经济学”才得以保留。这是美国的耻辱,当然也是世界学术史的耻辱。美国人或许最终明白了为什么社会的主流要尊重非主流,尊重从理解和“读懂”开始的重要性。

  其实凯恩斯证明了“市场失灵”的理由的通俗解读就是:第一,固定不变的价格和工资及流动性陷阱,并不能必然造成长期严重失业;第二,自由浮动的价格和工资及自由竞争,并不是充分就业的基本保证。凯恩斯打破“市场万能”的教条僵化,成为经济学术史上的“凯恩斯革命”。而对于学究们所称的长期的市场自发平衡,他的诙谐应对使得凯恩斯成为永远的名字:“长期来看,人都是要死的。”

美国大学为何从未教授凯恩斯理论

文/Paul Davidson 译/孙时联

(李犁 和讯财经中国会秘书长、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评论员、中央电视台评论员 )

  一位圣人曾将“古典”的定义描述为“一部人人都引用,但谁都不读的书”。因此,对于教科书编纂人和经济学教授来说,1936年出版的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正是这样一部古典著作。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时间里,经济学家一直都在谈论经济学理论和政策的凯恩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十年时间里,经济学家一直都在谈论经济学理论和政策的凯恩斯革命。尽管,这些经济学家自我标榜为凯恩斯革命的忠实信徒,但他们却与凯恩斯对使用货币并以市场为中心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的运行的分析没有丝毫关联。那些久负盛名的高等院校的经济学教授,或最畅销的凯恩斯经济教科书的作者们,都不曾理解凯恩斯的经济分析框架。

  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人们还始终把这类与凯恩斯的理论毫不相关的分析看做是凯恩斯主义学说。由石油输出国组织发动的石油价格暴涨,引发了全球性的通货膨胀。

  这一问题表明,当时的所谓著名的凯恩斯主义者,因为不懂得凯恩斯的商品性通胀或收入性通胀的分析,而拿不出应对通货膨胀的正确决策。自由市场的支持者发现,这些凯恩斯主义者更像一批狙击手,正是他们在彻底摧毁他们自己称之为凯恩斯政策的论点。在学术界,自由市场理论的支持者大获全胜,古典主义的有效市场理论支持者已经永远彻底地埋葬了凯恩斯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弊病的批判,也埋葬了政府在克服这些弊病中所起的积极作用的必要性。

  在20世纪70年代,古典理论的复苏和神化事实上并不是这个理论从死亡中获得了新生。经济学界的权威领袖和领导新潮的人从来不曾理解凯恩斯的分析。当凯恩斯刚刚发表了他的革命性货币理论时,这一理论便立即因为如下两个原因而夭折。一是主流经济学教授认为,凯恩斯对失业原因的阐述是工资和价格固定不变,而不是把失业问题放在流动性和金融市场功能的需求的环境中进行分析;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国内疯狂的反共产主义的气氛(麦卡锡主义)阻碍了真正的凯恩斯主义理论的教学。

  为什么是一部经济学古典名著

  凯恩斯的分析未能对主流经济学家诠释现实世界的理论方式带来变革,这一点并不会让凯恩斯本人感到吃惊。剑桥大学的经济学家奥斯汀·罗宾逊,1971年4月22日在英国科学院发表就职演说时引用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尚未出版的手稿中的一段话:“凯恩斯提出‘在经济学领域,你不能判罚你的反对派犯错误,你只能说服让他相信他自己犯了错误。如果他的大脑中因已经充满了反对派的观点,而听不进你向他抛出的思维暗示时,即使你是正确的,你也说服不了他’”。

  不仅是与凯恩斯同时代的经济学家,甚至还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年轻一代的经济学家,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米尔顿·弗里德曼和保罗·萨缪尔森等,都因为大脑中充满了古典主义的反对派的观念,而听不进凯恩斯的思想和主张。

  凯恩斯的传记作家,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勋爵曾经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主流经济学家把凯恩斯理论当做古典理论的‘特殊情形’,适用于货币工资……非常粘性的条件下(非常粘性是指,变化很慢或十分僵化)。他的理论尽管仍保留了决策时的相关性,却因此失去了其锐利性。”

  如果凯恩斯只是提出失业是因为价格和工资的固定不变造成的,那么对于应用货币的资本主义经济所产生的主要经济问题,凯恩斯并没有提出一个革命性的理论分析,即他并未能提出一个长期充分就业所需要的环境。

  19世纪的经济学家已经指出,缺乏自由浮动的工资和价格(现代主流经济学家称之为供应学派的缺陷)是失业的唯一原因。在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遗论》一书的第19章,凯恩斯特别说明,他的失业理论并不依赖于假设工资或价格固定不变。凯恩斯指出,他的理论提出了一种不同的分析:失业的原因与金融市场的运作相关,与公众渴望占有流动性资产相关。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济学专业的大学生受到的教育是,凯恩斯革命要求假设工资和价格的粘性来诠释非自愿失业。很显然,即使这些经济学教授都把《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当做是凯恩斯分析的代表作而引用,他们显然也都从未读过该书第19章,因此,他们认为该书是一部古典著作。

  从上述阐述中显然可以看出,大多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经济学家,或者从未读过凯恩斯的著作,或者从未读懂过凯恩斯的著作。事实上,在大多数著名的高校,经济学专业的大学生都有这样的认识,即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既晦涩费解又含混不清,因此没有必要读,也没有必要去理解。例如,哈佛大学教授N. 格里高利·曼昆,他曾经担任过乔治·布什总统(编者注:小布什)的经济顾问委员会的主席,自称是“新凯恩斯主义者”,这样写道,“《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是一部晦涩的书,一部过时的书。我们今天处在一个远远超过凯恩斯时代的新时期,我们可以弄明白经济问题的基本原理。没有哪个宏观经济学家会像凯恩斯那样不赞成古典经济学。因为从长期观点来看,古典经济学是正确的,古典经济学是人们普遍接受的。”

  当这些名教授这样评价凯恩斯的理论时,大学生们显然不再会去读,更不会去努力理解凯恩斯“晦涩”的观点。

  相反,学生接受的信念是“凯恩斯主义”的观点,它被归结为古典主义的理论观念,即世界上可观察到的失业的基本原因主要是供应派理论的缺陷所导致,特别是因为近半个世纪以来劳动力市场货币工资的固定不变。“福利”国家通过立法规定最低工人工资,鼓励工会组织活动,提供“奢侈”的失业救济金,使工人队伍娇生惯养。

  因此,精英大学经济学系的毕业生,成为政府决策的顾问,他们建议,今天融入全球化经济的许多发达国家普遍受高失业率的困扰,如果世界各国要解决长期高失业率问题,必须在劳动力市场实现“自由化”。必须让劳动力市场完全脱离政府的管控,为防止失业成为工人的绝对灾难而建立的工人社会安全网络如果不能完全拆除,也必须大幅度削减。

  如果劳动力市场“自由化”的实施达到理论的极端形式,那就意味着不能实施政府关于工人最低劳动安全条件的法规,不能禁止童工。因此,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就成为其他国家努力仿效的理想市场。为在全世界拥有这样一种理想的劳动力市场,西方国家则应该撤除现有的任何社会安全网络,直到有一天它们的劳动力市场条件发展到可以与那些不发达国家的相媲美。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转向

  1939年,约翰·希克斯爵士力图理解凯恩斯分析,他写道:“我有幸接触到一种分析方法……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模型方法……特别设计用于将经济体系作为一个整体来展示……用这样的方法,我们就能够弄明白为什么是凯恩斯得出了与更早期的经济学家不同的结论。”约翰·希克斯应用这个普遍均衡方法创建了他本人著名的ISLM模型。希克斯宣称它能说明凯恩斯的分析方法。

  在历时6天的关于凯恩斯经济学基本原理的研讨会上,我见到了约翰·希克斯。在会上,我发言强调货币合同的重要性,以及金融市场的存在和流动性需求。在研讨会结束时的讨论中,我强调,古典“普遍均衡模型的建立不是为了回答,也不能够回答关于货币、通胀和失业的有趣的经济问题。如果经济学家坚持把凯恩斯的经济分析移植到无法共存的普遍均衡古典理论的根基之上,那么我们在宏观经济学上将无法取得丝毫的进步;在应对宏观政治经济问题时,我们将倒退到灾难性的前凯恩斯主义方案上去。”在会议结束时,约翰·希克斯告诉我,他研究经济学的基础与其他人相比,更接近于我的方法。

  后来,我和约翰·希克斯在英国私下多次会面,继续我们之间关于凯恩斯通论的基本原理的讨论。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希克斯准备承认他的模型是凯恩斯的“摘要版”。到1979年,希克斯提出经济学是嵌入日历时间表的,过去曾经存在的联系不能假设在未来仍然存在。

  在《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杂志》上刊登的一篇题为《ISLM:一种诠释》的文章中,希克斯公开指责了教科书中曾经使用的凯恩斯数学模型。他这样评价这个数学模型:“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对它不满意了。”他还承认,他的方程式一点都没能描述凯恩斯的通论。

  最后,希克斯读过我写的关于理性预期的缺陷的文章,在1983年2月12日写给我的一封信中,希克斯说:“我刚才读了你写的理性预期的文章……我十分喜欢这篇文章……你现在把我的怀疑都解释清楚了,并指明我错过了把我的观点归结为非遍历性的一次机会。人们需要一个名称来充分证明一个观点。”

  在此基础上,希克斯因为应用普遍均衡理论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摒弃了他自己著名的凯恩斯框架的方程式,接受了资本主义经济运作的非遍历性理论。不幸的是,希克斯在写完这封信之后就逝世了,他的观点转变没有给经济学专业造成任何影响。

  新古典综合凯恩斯学派的盖棺定论

  1973年,石油输出国组织已有能力制造国际原油价格的大幅度上涨,美国和其他石油消费国随即产生高速通货膨胀。新古典综合凯恩斯学派不理解凯恩斯关于通货膨胀的论述,因此如何解决面对的问题,一时拿不出理论对策。相反,政府把自己当做是“硬科学家”,转而研究过去的经济数据统计分析结果,以图解释并解决20世纪70年代的通胀问题。

  保罗·萨缪尔森和他的“新古典综合凯恩斯学派”同事罗伯特·索罗(也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宣传一项历史数据关系上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即当失业率下降的时候,货币工资和通货膨胀率上升。

  保罗·萨缪尔森和罗伯特·索罗写道,历史数据证明,美国存在着一种经验主义的两方面替代关系,“一般认为,价格稳定时,对应大约5.5%的失业率,而大约3%的失业率时,对应的通胀年率约为4.5%。”对保罗·萨缪尔森和罗伯特·索罗来说,20世纪70年代价格通胀的决策解决方案就包含在这个简单的经验主义的分析中,它表明了失业率只要上升,通货膨胀率就会下降。他们指出,政府可以决定以降低通货膨胀率为代价,多高的失业率都可以容忍。如果降低通货膨胀率,政府只要制定政策把失业率提高到大约5.5 %,即可以稳定价格。

  对保罗·萨缪尔森和罗伯特·索罗来说,不幸的是,历史的数据分析不是预测未来的一个可靠的指导。

  例如,在1937—1938年间,美国的价格水平上涨到12%,而失业率从5%上升到9%。这次显然没有遵循保罗·萨缪尔森和罗伯特·索罗的预言,当时,随着失业率上升,通货膨胀度也在加剧。大众传媒则指出,美国现在正经历“滞胀”的煎熬,滞胀是经济停滞不前和高失业率同时并存的经济现象。显然,保罗·萨缪尔森和罗伯特·索罗提出的治理通胀的方案行不通,新古典综合凯恩斯学派分析也因此在经济学家中名誉扫地。

  与此同时,古典理论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自己的理论,他称之为“自然失业率”。他应用经验主义的分析方法证明,在失业率变化和通胀率变化的两者之间不存在一种长期的关系。

  因此,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接受更高水平的失业率并不能得到较低水平的通胀率。新古典凯恩斯理论的支持者对这个自由市场的观点不置可否。其结果是,主流经济学家和政治家的经济顾问把“凯恩斯理论”扔进垃圾箱。保罗·萨缪尔森的凯恩斯理论,尽管它从未反映过凯恩斯的观点,这个时候也寿终正寝。

  重新审视凯恩斯

  保罗·萨缪尔森在经济学教科书中保留了“凯恩斯主义”这一专有名词,使之免遭当时麦卡锡反共产主义运动的彻底破坏。然而,凯恩斯主义得以保留下来的代价是,将主流经济学理论中的凯恩斯主义的定义从《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的分析源头上割裂开来。凯恩斯革命表明,在使用货币,并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中,供应学派的市场缺陷,包含货币工资和价格的固定不变或者流动性陷阱,都不是资本主义经济中长期存在严重的失业的必然条件。另外,凯恩斯已经证明,自由浮动工资和价格以及纯粹的竞争,仍然达不到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确保实现充分就业的基本条件,即使从长期发展的角度来看也达不到充分就业的基本条件。

  萨缪尔森对凯恩斯理论的认识,扼杀了凯恩斯的革命性分析,这一分析把主流经济学从古典理论的公理基础上铲除。倘若存在使凯恩斯的革命性理论夭折的双重魔咒,那么,它便是,与经济学的数学同时出现的新古典主义的综合性凯恩斯理论,并且它开始流行起来。

  于是,人们所了解的21世纪初主流经济学家的经济学知识只不过是19世纪古典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模型理论的新版本而已,这一版本是主流经济学知识加高科技再加更为深奥的数学手段。

  萨缪尔森在与那些极力阻止在大学里教授“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斗争中获胜,却最终在凯恩斯发动的一场战争中失败,凯恩斯发动的战争是,铲除把古典理论分析作为理解现实世界的就业、利息和货币的经济学问题的基础。1986年,洛里·塔希斯承认了这一事实,当时他注意到“我从来就不认为凯恩斯的追随者完全忠实于,或真正理解了凯恩斯的著作,我到现在仍然是这样认为的。”

  今天,主流经济学——不论是属于旧的新古典凯恩斯主义、新凯恩斯主义、旧古典或新古典理论支持者,还是属于“阿罗-德布鲁-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模型”经济学、后瓦尔拉斯理论、行为经济学理论——仍然依靠的是凯恩斯所摈弃的古典公理,凯恩斯在力图使经济学成为与现实世界中的失业、国际贸易和国际结算问题相关联的努力中摒弃了古典公理。但是,因为主流经济学的存在,以上问题在21世纪全球化经济条件下依然威胁着绝大部分的现实世界。

节选自《凯恩斯方案》

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年1月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