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原创 > 【毕友原创】第102期美好的偷窥

美好的偷窥

评论

  【编者按】谁不曾年少,情愫萌动,心藏喜欢的人,梦想着能在一起,牵牵手就好像看到了天长地久,而长者却总以年少、不懂感情相阻或相讥。其实,或许不必用理智去评判,在那个被允许任性的年代,单纯是最简单的美好。

美好的偷窥

(本文作者系四川大学李静)

  那是我唯一一次将“美好”与“偷窥”这个字眼联系起来。

  看到这一幕时,我正走在一个漆黑的楼道中,忽然看见墙边一个废纸箱子后,一个圆圆的小脑袋正费劲地向前伸出,我定睛一看,那是一个小男孩,骑在一辆旧旧的彩色玩具车上,像一只小兔子般伸出两只耳朵,正在窥探着什么。我好奇地随着他的目光向前看去,哦!在楼道的尽头,有一个向阳的小小露台,在纤白的光线里,有两个小女孩正在扮过家家。小男孩无疑正在偷看她们,或是,其中的一个。这个清甜的发现让我不禁微笑起来。

  我故意慢慢经过那两个小女孩,她们正在玩着一个我小时侯也常玩的游戏:扮公主。这也是过家家的一种,小小女孩儿,喜鹊一样从家里偷偷叼出妈妈的丝巾,奶奶的披巾,甚至床上的枕巾,把自己从头到脚披挂起来,想象着自己是阿拉伯世界的公主或是古代的王后,宽袍大袖,衣履翩翩,简直可以逼得魔镜承认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这两个小女孩,裹在洁白的小毯子里,狭长的小眯眯眼,看起来好像一直在笑;粉红的嘟嘟嘴,好像含着一小片麦芽糖。两个人穿着她们自认为华丽的装束,“装模作样”地坐在一个电视机纸箱的两侧(这想必是她们心目中的红木雕花小桌),翘起小指头,捏着一只小茶杯,俨然两个贵妇聚在一起喝下午茶,对不远处那个小小人影,她们好像都没有注意,不对,我寻思一下。也许,她们早就发现了那个小男孩的花花心思,不然,为什么小腰板挺得那么直,脸上的笑容那么小心文雅,就连那几绺儿细细的头发,也是从颊畔刻意挑出,晃晃悠悠的增添几分小女儿家自以为是的妩媚。年少情愫,一丝丝开始滋生。也许最初的萌动,最初的害羞和期盼,就是这时开始的吧。

  我慢慢走回黑暗的楼道。那个小小的男孩还伏在那儿,我走过他的身后,从他的方向看去,阳光下的女孩就像奶油蛋糕上的小瓷人。也许他还不懂“惊艳”这个词的意思,但他确实被“惊艳”了,在一个我们“大人”无法涉足的世界里,用他们的审美观。也许平日相处时,他们也常打打闹闹,这个男孩,也许惯于去揪女孩们的小辫子,女孩儿们看到男孩时,也会用一种很讨厌的不以为然的语气奚落他。但在这个特殊的时刻里,他们察觉到彼此之间微妙的不同和吸引。那是一种多么酸酸甜甜、欲说还休的心情啊,也许会延绵到许多年后,也许会成为一场爱恋的契机?谁知道呢,谁知道呢。我甚至开始幻想,也许过了很多年,我会不经意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爱情小说,开题就是:曾经在一个阴暗的楼道里,那一场干净而暧昧的注视……

  我快为自己的胡思乱想引得莞尔不止了。回过头,看看楼道里越来越小的小人影,我突然有一丝丝甜蜜而悲哀地想起,我也曾在什么地方承受过这样的注视啊,曾经怀揣着同样如鹿撞的心情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种小小的,透明而欢喜的情怀随着年年岁岁而逝去,就像水向东流,就像我转身隐没在这阴暗的楼道里。我也长大了,也弄丢了那个曾经这样注视过我的人,甚至快忘记自己承受过这样一场注视。

  感谢本文原创作者:四川大学李静女士。送人玫瑰,手留余香,欢迎更多朋友一起来分享。

  毕友原创——分享毕友的思想和文字。也许我们不是“大家”,没有优美的文笔,没有太深刻的观点,但我们因校友而显亲切,因毕友相互了解,我们的目的是集“小家”之言,鼓励大家互动讨论,汇聚友情和智慧,启发思考,助力成长。欢迎有原创文章的朋友积极参与!投稿请将您的文章直接发至毕友征稿邮箱:2733119529@qq.com,或Q:2733119529。

相关阅读
从事能源行业,中国石油宣传。
Ta的文章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