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毕友推荐】第62期贾葭 推荐《用真相换取和解》

贾葭 推荐《用真相换取和解》

评论

(贾葭 腾讯《大家》主编 )


推荐语:

  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中国走不出山寨农民起义的窠臼?每一次兴替都是“彼可取而代之”的结果?这不是一个新问题。当年毛泽东和黄炎培在延安窑洞中对话时,黄炎培期待毛的新政权能够跳出“兴也勃焉,亡也忽焉”的周期律。毛答复说,共产党一定能够跳出这个周期律,因为这条新的道路,就是民主。一个国家由专制政权向民主政权转型、由内战状态向和平状态转移时,通常要对旧政权的罪恶进行调查、矫正与赔偿,巩固和保障公民权利,这在政治学上被称为“转型正义”。新政权的领导人,都会面对一个共同的问题:过往的罪恶是否需要清算?怎么清算?清算到何种程度为宜?

  在东西德统一时,这样良心发现的案例,一个都没有。毫无例外,旧体制的人员,肯定要反对这样的清算。即便是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并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就是阿伦特所说的“平庸的罪恶”。这些人也是普通人,仅仅就因为他们体制内的身份而要遭到清算么?那不是延续了之前的社会分裂吗?那这样的新政权,到底进步在哪里?甚至会有人质疑:这不就是杀人分赃吗?跟你所反对的政权又有什么区别?拿现在的台湾来说,即便国民党对于“二二八”这样的事件已经多次道歉并赔偿,但白色恐怖时期的许多事件,国民党并不打算给外界一个公开的答复和道歉。

  台湾的转型固然和平,但却缺少了真相。转型正义的不彻底,导致社会认知分裂,族群割裂严重,整个社会缺少核心价值观以及道德评判的准绳,至今两党吵闹不休的根源就在此。可见转型正义的度很难拿捏,过犹不及,但“及而不过”却非常难。

  南非、智利、危地马拉当初都曾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首先做的就是廓清真相。只有看到真相,才有是非,才有对错。南非是转型正义的一个典范,社会震荡较小,从而成为后来国家效仿的对象。当初编发吴祚来先生这篇稿子,正是基于以上的这些认知。在我看来,任何转型正义的举动,最后都要落实到具体的人身上,要让这些爱恨交织的人们看到:没有爱,不等于只有恨;没有清算,不等于宽恕;没有敌人,不等于没有是非。

用真相换取和解
文/吴祚来

  宽恕对抗遗忘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坐在单位会议室里看电视,一个介绍南非的节目使我印象深刻:一位美国电视主持人在开场白里,用手杖指着自己脚下的南非版图,说:“南非,没有爱!”南非为什么没有爱?

  因为南非实行种族隔离制度。这项制度肇始于1911年。当时的白人统治者颁布实施了一系列法律,将黑人赶出城市,圈定在贫瘠偏远的穷乡僻壤,从地域上将黑人和白人分开,将黑人与有色人种固定居住在受限制的“家园”里,美其名曰保护不同的种族与文化独立发展。1949年甚至立法禁止不同种族通婚。由于白人掌握国家政治经济权力,黑人与有色人种成为没有权益保障的廉价劳动力,工资只有白人的八分之一。

  不公平的制度引来民间社会持续的抗争,也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与制裁。直到1989年戴克拉克担任总统后,国家才解除了戒严,废除种族隔离政策,并进而走上民主道路。1993年,戴克拉克与曼德拉一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民主自由宪政的制度并不能包医百病。南非新政府成立后,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种族隔离时代留下的创伤。那些制造种族隔离政策的人们在哪里?那些杀害摧残黑人与政治犯的罪魁祸首将如何惩罚?那些遭受苦难与迫害的家庭将得到怎样的补偿?

  二战结束后,以胜利国为主导的国际法庭进行了历史大审判,也就是纽伦堡审判,惩办了战争犯。但南非新政者却认为,应该有一种新的思维来面向国家未来。因为,同一个国家的人们还要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如果通过国际审判方式来惩罚造恶者,可能会撕裂国家族群关系,造成新的人道灾难。

  他们基于宗教与南非传统文化中的宽恕精神,通过还原真相、宽恕罪错者、达到和解,从而使南非获得没有负罪感的未来。

  这里,我们要看到两种精神力量在发挥着潜在的、巨大的作用:一种是宗教力量,南非转型正义,如果没有宗教力量介入,仅靠以牙还牙、以血复仇的方式,只会造成无边的动荡,宗教使民间社会获得一种稳定性。

  另一种力量就是南非的传统力量,传统精神中的宽容与宽恕,使人们理性地面对自己遭受的苦难,以面向未来的精神,寻求真相而不寻求复仇。

  在《人以什么理由来记忆》一书中,马格利特指出:“如果是单纯的遗忘,那就不是真正的宽恕”,“宽恕是一种有意识的决定,为的是改变自己的态度,为的是克制愤怒和报复心。忘却也许是制怒和不报复最有效的法子。但是,由于忘却只是一种忽略而非一种决定,遗忘却并不是宽恕”。

  我们看到,宽恕要基于真相的还原,才能对抗冷漠与遗忘,它使受害者与加恶者共同面对历史。每一颗心灵都需要坦诚与勇气,这样面对生活的信心才可能一同建立起来。宽恕是一种拯救,它将每一个人都从往昔灾难的阴影里拯救出来了。

  是的,我们无法面对没有真相的历史,没有真相的宽恕,没有真相的和解。传统中国式的相逢一笑泯恩仇,在今天的政治形态里,总是存在着巨大的精神缺憾。

  解脱幽暗的心

  1995年12月16日,这是一个可以载入人类文明史册的日子。16名南非人权活动家、律师和宗教界的领导人聚集在南非大主教图图位于开普敦的家中,举行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成员,肩负着揭开一段黑暗历史的真相、埋葬旧时代幽灵的使命。该委员会成立4个月后,在南非东南部港口城市东伦敦一个破旧的市政厅内,举行了第一场听证会。一名女证人向委员会的成员讲述了她的丈夫、一名黑人活动家在1976年被警方押走后,就再也没有活着回来的悲惨经历。

  任何一个宏大的政治命题,其实都与一个个具体的人有关,更深入一点,是与一个人的心灵有关。我们说,南非民主新政倡导了追求真相,却进行了宽恕,和解了敌对,获得了未来。当女证人永远失去了自己丈夫,当一个母亲永远失去了儿子,他们却向社会、向当局索要“真相”。他们要不回自己的亲人,他们只有追要真相。因为通过真相,人们才能认知正义,才能使恶行得到惩罚,才能使同样的事情不再发生在别人或自己身上。真相因此具有黄金一样的价值,它熠熠生光,洞照心灵。当社会制度得以健全之时,人们追求的已不是建立一个完善的制度,而是通过获得真相,宽慰自己心灵,使自己幽暗的心,获得解脱,使那些逝去的生命得到安息。

  那些在恶政之下造恶的人们,他们会面临怎样的困境与痛楚?在恶政之下,每一个人都可以同时是造恶者,哪怕是旁观着恶行,哪怕是躲避着成为恶行的见证者,都与恶难脱干系。

  所以对直接的造恶者,对那些执行命令或制造恶政的人,需要宽恕他们,让他们在新的制度下,也享有做人的尊严。每一个人都要通过真相获得解脱,这是南非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的最高精神追求。它不追求通过简单的处罚获得正义,它要让整个社会通过真相与和解,重建理性与互信,让人成为真正的有良知的、向善的人。

  而这种还原真相并不是仅仅面向那些制造种族隔离的旧政当局,也同时面向解放运动中迫害同胞的领导高层。譬如曼德拉第二任妻子温妮·曼德拉,这位为南非获得民主自由而奔走呼号的伟大女性,在支持曼德拉的过程中,饱受种族隔离政府的迫害,住所遭过枪击,本人也被流放荒原。她是被迫害者,却在追求自由与解放的过程中,同时扮演着迫害者的角色,一些被视为叛徒的年轻人,被她下令灭杀。当她最终面对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时,她拒不认罪。

  经过多番较量,温妮·曼德拉照样展现出强人的一面,在一个受难的母亲面前,无动于衷。在《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一书里,当时的和解委员会主席图图掏出自己真诚的心,来感染面前这位强大的、不忏悔的认罪者:

  “在这个会场外有许多人想拥抱你,我也想拥抱你,这个国家有许多人像我一样深深爱着你,他们在等待着你——如果你能说:请原谅,宽恕我的那些错误。”

  坚冰在温妮心中化开:“我真诚地请求原谅!”——温妮向受难者的母亲说。这是温妮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请求宽恕。

  一个新政权诞生之时,有时会发生大清洗,通过流血与恐怖,使对手或反对派屈服。

  而在南非,我们看到的,是另一种大清洗,是让每一个造恶者与受难者,都获得心灵上的洗礼。看起来是人与人之间的和解,实质则是一个人与自己和解,征服自己内心中的魔性,恢复人性。通过当事人对真相的还原,通过忏悔与宽恕,使每一个人获得解脱与新生。“用特赦换取真相,用真相换取和解”,这就是南非伟大的政治创举。

  历经数年时间,真相委员会听取了2.1万名证人的陈述,既有受害者,又有加恶者。直到2003年3月,完成使命的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将其编写的厚厚7卷报告递交给南非总统姆贝基。

  “真相与仁慈结伴,正义与和平相连”,这不是末日审判,却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项国家与公民心灵重构的政治工程、良心工程。人们普遍认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改变了南非的历史,让南非人重新审视自己和自己的国家。委员会抚平了南非人心中的创伤或负罪感,通过和解获得和谐,通过宽恕获得了国家与民族的未来。

  我们终于看到,爱,回到了南非。

节选自《没有真相便没有和解与未来》
大家网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