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陈春花:我研究了6年,企业做好的老板都有同一个特质

陈春花:我研究了6年,企业做好的老板都有同一个特质

2019-04-15 13:00:20小毕 24642

文/ 陈春花

来源/ 春暖花开(ID:CCH_chunnuanhuakai)

对于我们来讲,今天最大的挑战不在于你现在长什么样子,最大的挑战其实是在于你未来长什么样子。

我过去有6年的时间专注于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就是互联网技术对组织、对个人、对企业的挑战到底是什么?在不断持续六年的研究当中,我发现互联网其实跟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同,它有两个跟过去完全不一样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就是每个个体都是独立的。在互联网没有来之前,个体独立这件事情不完全成立,比如说你很想变成一个比较容易移动的人,但是这件事情相对比较困难。而今天你不用动,但你已经在移动,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

第二个特点,就是万物互联。换个角度说,我们今天任何一个人,既是独立的个体,又是有无限可能的个体,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在产生关联。

个体独立和万物互联,这两个最重要的互联网时代的特点,就要求我们对很多问题的理解不能按原有的习惯。我们要暂时从全新的角度去理解,在这样一个时代特征下,我们应该怎么办。

所以我就不断研究在这个时代特征下,企业的战略应该如何?企业的组织应该如何?我发现领导力尤为特殊,我就不断把它总结出来,就有了今天跟各位分享的我的最新的研究,如何理解未来的领导力。


为什么你读书越多,“知道得越少”?

那这个话题的引申的原因是什么?因为,我们今天其实都会遇到三个最大的挑战。

1.信息过载的焦虑

我们今天其实遇到的难题并不是你知道得太少,其实是你知道得太多。不焦虑的时候,我们才可以真正和这个世界相处。但是事实上,我们一定会焦虑,因为我们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

我自己常常跟企业在一起,很多企业家几乎在所有的时间里边都在读书。我认识非常多的企业家,基本上把所有商学院的MBA读完了。读完了之后还认为不够,问我哪里还可以读博士。

我问他读那么多书干什么,他说我不读的话,我发现我就要被淘汰了。好像这个观点是对的,可是当他读得越多的时候,他发现他知道得越少。然后他就非常紧张,非常焦虑。

这个情况还会带来另一个挑战,他在外面读完了回公司讲,员工听不明白了,因为他的员工没有机会出去读。

他读得越多,回来讲得越多,他的员工懂得越少。这个时候员工的焦虑也由他带来了,整个公司就陷入无限的焦虑中。

我还特别怕所谓的碎片化学习。我一直认为学习是要系统学习的,碎片化学习不能叫学习。

有学生很认真地跟我说,老师我特别喜欢你。我说怎么体现呢?他说我无时不刻都在学习你的东西,比如我在开车的时候,我就会听你的在线课程。我就马上跟他说,你不是我的学生。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一个开车的人不认真开车,反而还在听课程,那肯定是对别人有伤害的。

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学习,使得你不会信息过载,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

2.没有办法预估风险

我们过去的30年,第一个十年(1992-2002年)中国企业遇到最大的挑战就是怎么利用好政策红利和人口红利,以及中国经济增长的红利,需要把冒险精神转化到市场的行为中。

但是到了第二个十年(2002-2012年),整个企业的发展遇到最大的障碍是技术变成了其中一个影响因素,全球化变成了基本的浪潮,还在2008年遇到了金融危机的挑战。如果你还是用人口红利、政策红利、市场增长的红利来运营你的企业,那你在第二个十年实际上是没有机会的。

第三个十年(2012-2020年),也就是现在这个时间,技术成为关键要素。我们并不是讨论全球化的问题,我们其实是讨论如何面向未来的问题;我们并不是讨论金融危机的问题,我们其实要讨论时时刻刻与危机相处的问题。

如果你不知道这种变化,不能因应这个变化做出调整,我们跟这个时代其实是脱离的。所以我就跟同学们说,也许你生活在2019年,但是你的认知和习惯有可能是在1999年。你可能还活在上一个世纪,并没有在今天。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最大的风险。

3.处于无法预测的动荡环境中

我们每个人在今天遇到的挑战,就是在一个非常动荡的环境当中,而这种动荡有些时候我们几乎不能预测。

比如商学教育,其实一直以来都有着它独特的价值。可是我们今天遇到最大的挑战是有非常多的新型商学教育,它也叫商学院,但它不是以传统的系统知识来做,它只是选择某一个知识点或者某一个今天最热的话题,构建了整个课程体系。

各个行业、各个领域其实都被重新定义。当它被重新定义的时候,任何行业都处在一个被颠覆、被迭代、被创新、被重组的过程,这就是我们遇到的「动荡」。

当我们遇到上面这三个挑战的时候,对我们自己最大的挑战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我们就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找经验,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找标杆的学习?可是我们会发现,过去所有的标杆和所有的经验,在今天好像也不好用。

比如我们以前就会认为,老师是不会什么错误的,只要是老师说的都对。但是我们今天鼓励学生,你要有能力质疑老师,因为老师不可能都对,而且一定是不可能都对的。

当学生质疑我的时候,我只能很恭谦地说向年轻人学习,现在就变成是这样。

过去的标杆没有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过去的价值判断也没有办法解决现在我们遇到的这些困难。那我们该怎么办?向左还是向右,我们实际上是不知道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我们有一个挑战必须面对和完成——旧的领导行为、旧的管理习惯,没有办法解决今天遇到的这些难题,我们需要全新的领导力和全新的领导行为,我称之为「未来领导力」。



发展好的企业,老板都有一个共同特质

今天有一些企业发展非常好,就是因为它的领导人对于不确定性能力的把握非常强。

比如很多人还在讨论,怎么把零售市场做得更大的时候,有人已经告诉你说,有一个更大的市场在现实之外,也就是在线上。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知道,我们还有第二个空间在,而这个空间在今天的成长速度远大于线下的现实空间。

而当所有人一股脑都要跑去线上的时候,又有人告诉你说,真实的市场竞争当中,还需要有一个未来的空间,所以就出现了无人零售这个概念。

所以你就会发现,始终会有人不断走在行业的前端,原因是什么?就是他能不断去向未来寻求机会。

在今天这个整体环境中,我们实际上非常需要你有这样的能力——跟随你的成员、跟随你自己的成长。

所以今天仅有描述愿景、实现愿景、建立信任、激励追随、个人追求,以及授权和合作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你增加一个部分的内容,这个内容叫做未来领导力的特点。

以前我们单维度是可以成功的,因为以前的竞争没有那么复杂,但我们今天就是要多维度。

如果你就是一个只会干活的人,在今天你可能不会有竞争力,因为今天的市场当中更欣赏会生活的人。所以很多企业家就跟我说,我除了干活之外没任何兴趣,我就告诉他说,你基本被淘汰了,因为年轻人不喜欢只干活的状态,所以他们不会追随你。

又有一些人说,我是一个非常喜欢生活的人,我对干活没什么兴趣,我觉得人生太短了,我们应该好好享受。那么这个人在今天也不会有竞争力,因为人们更欣赏有价值创造的人,而有价值创造的人的价值,在工作当中才可以呈现,价值是没有办法在非工作之中呈现的。

所以我很想告诉各位,不是我愿意这样描述他,是因为我看到所有在今天有竞争力的领导者的确就长这个样子。

我们今天的环境会要求你更多维度、更多界面跟别人去做接触。如果你是单一维度、单界面的,那今天你的机会其实是会很少的。

所以我把它描述出来之后,就思考怎样能够帮助大家去理解,怎样帮助大家成为这样的人。

后来我找到了一个方法,就是组织行为学里的方法,把所有的东西转化成行为,行为是可以训练的,我就从行为的角度把未来领导力的画像转成五个行为维度,然后把行为变成能力和技能,大家就可以训练了。


美感度是一种看不见的竞争力

为什么我会把美感度排在了未来领导力的第一个部分?因为我们今天遇到的是一个复杂、多维、不确定的时代,是一个特别遵从个性化、自由化和独立的时代。

这就意味着我们所有人有更多的差异化和更多的不同。大家记住,最能够把万千差异达成共识的,其实只有美能完成这件事情。就是不管什么时代、不管什么地区,人类对美的共同追求是完全一致的。

比如我个人就特别喜欢蒋勋写的所有文字,他有一本很著名的书,《美是一种看不见的竞争力》。印象特别深的就是他在书里边讲的一个故事,当他去访问远古的历史的时候,他竟然看到了八千年前的一个木雕,一个少女在闻花香。

在那一瞬间,他觉得非常美。而在那之后他来到北京,非常巧合的是,他在路边看到少女闻花香,他的脑海当中一瞬间映出来的就是八千年前的这个木雕。

他通过这个来告诉各位,美可以超越八千年,美可以超越千万里,在少女闻花香的瞬间达成共识。

我们今天一定要尊重差异,当你尊重这个差异的时候,你需要找到一个共识点,那么这个共识点是什么?其实就是美感度,就是你对美有没有感觉。

我其实是很紧张这件事情的,我们的未来领导力模型正在测试,现在已经有5万人参与了,可是在这5万人中,美感度的得分非常低。换个角度说,我们跟差异性保持一致的能力相对来说是弱的,因为我们对美的感觉不够。

那你可能会问,老师我怎么获得这个部分呢?从这三个方面去训练。

1.审美,核心是欣赏

就是你确实能够欣赏到美,审美的核心其实是欣赏。欣赏其实只需要注意你的体验就好了。

朗润园有一个很独特的地方,就是每个时间开的花不一样,我第一次进朗润园,跨入那个门之后我就深深地喜欢上它。

因为那个园子非常独特,它的独特不仅是建筑,吸引我的真的就是那里不同的花香。在这个园子,有两个最重要的感觉,一个感觉就是你会很静,另一个感觉就是你会很有内在的力量。

所以你要去体验它,去体味它。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安静下来去体味。

比如我之前在海外,我们从国内派去的经理人就跟我说,陈老师我们当地的员工比较难沟通,没办法约束他。

他就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这个员工上班的时候迟到,他就问他为什么迟到,他说我来的路上竟然看到了一朵花要开,我就决定在那等它花开,然后就一直等到它开了,我才来上班,所以我迟到了。

然后我们的经理人就批评他,但是员工问经理人,人生能遇到花开的时间没有多少个,你批评我干什么,你连花开都没见过,你这辈子很悲哀。

可是我反过来告诉各位,这故事给我很大的感触。某种意义上来讲,如果我们不能细致地体味、欣赏生活中的美好事物的时候,也可能我们真的连人生的意义都不知道。

所以从欣赏自己开始,你才会有美的机会。有些时候大家连欣赏自己的心都没有了,这个是非常可惜的,我很难认为你会有美的感觉。

2.创意,源于克服人类弱点

乔布斯说苹果的产品必须要有创意,而这个创意不是来源于产品本身,是来源于克服人类的弱点。当你能够克服人类的弱点的时候,你就会创造出新的成长空间。

iPhone作为一个革命性的产品,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就是乔布斯发现,能够用键盘输入的人比不能用键盘输入的人少得多。大量的人其实是没有办法用键盘输入,然后失去了用手机的这样一个机会。

所以他决定把用键盘输入的手机,改成无键盘输入的手机,你可以用语音,你可以直接去写,当然你不需要再用键盘。

iPhone出现之后,整个手机行业和电脑行业,也就是借助于终端连接世界的方式,因此彻底改变,而且我们所有人就有机会使用它。

这就是苹果产品的创意。所以美这个概念体现在什么地方?你拿到苹果的产品,你一定觉得它非常美,它真正的美不是源于其它的原因,是源于它的创意,这个创意为什么能打动你?因为它真的克服人类的弱点。

3.人文精神,对人的关爱

人文精神就是你的内心一定要有人,一定要有对人的关爱,以及对社会的关爱。我来国发院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国发院本身的价值追求,它跟北大一样,要有家国情怀——你不仅仅学知识,你的知识还是可以推动进步的;你不仅仅学技能,你的技能还是可以解决实践问题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就找到了人文精神的载体。

审美、创意、人文精神,这三样东西组合起来的时候,其实你就有了美感度,美感度就是从这个地方来的。


能力不够时,最需要做一件事

开放度这个词大家其实是很熟悉的,我想我不是特别需要过多地展开它。从热力学定律的角度来讲,只有开放才可以交换能量、交换物质、交换信息。

我们EMBA的同学有一个项目是戈壁挑战赛,我是上过几次赛道的。我第一次上戈壁赛道的时候,感受最深的是在玉门关看到的苍凉和空寂,这是我自己不能想象的。

但是回看戈壁、敦煌最繁荣的商旅时代、丝绸之路的时候,你绝对不会想象,这个极繁华之地,最后变成荒芜人烟。

我仔细研究这一段历史的时候,我发现真正的原因是从某一个朝代开始,把嘉峪关作为最后的一道关口,然后从此关闭,不再给内外开放交流,嘉峪关以外的繁华城市从此沉寂,陷入无人概念。

如果你们走戈壁挑战赛就会走这条路,就会知道六工城,就会知道流沙河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荒漠。我当时就很深地感受到什么叫封闭,什么叫开放。

所以大家一定要理解,开放最重要的是让你具有无限可能的能量、信息跟物质交换,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

因此当你要面向未来,我们每个人能力都不够的时候,我们需要什么?就是需要通过开放以获取新的能量。

那我们怎么做得到它?那我就需要你有四个方面的训练,就有机会具有开放度。

第一个你一定要扩大共同性,我们应该跟这个时代有更好的共同性,你要扩大它。然后我们才有机会做跨界的合作,接着我们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协同共生,之后我们会拥有系统知识。那么拥有这四样东西的时候,我们才能感受到开放给我们带来的能量。

比如我在过去六年当中,因为我不断研究互联网企业,反而让我比较好地理解了互联网技术背景下的一些新的商业逻辑、企业模式和组织管理的理论,也使得我有机会去讨论我自己对这个事情的判断。我个人认为,正是因为我不断地开放学习,我才获得了能量交换。


凡事往好处想,往好处做,就会有好的结果

在这样一个动荡的时代,未来领导力很重要的一个要求就是你的内定力够不够。我在2019年的新年致辞《内求定力,外联共生》,主要讲的就是这个部分。

我为什么会用这八个字来做标题和中心思想?

就是我们在一个完全不确定的环境当中,最重要的是你得知道能确定什么。而如果你想知道能确定什么,这里边很重要的一个要求,就是你得让自己有一个稳定的空间。如果你自己没有这样一个稳定空间,其实你并不知道在不确定下你应该做什么。

那么内定力由什么构成?就是由这三样东西构成。

1.确信

我教了非常多年商学课程,我们商学课程一直都有一个环节,就是上完课之后给老师打分。可是我每次看同学打分的时候,我反而是在看他们。

就是你给别人打多少分,其实就是你自己对自己的一个打分。如果你给这个老师打分很低的时候,我就清楚知道,你在这门课上没有学到任何的东西。

所以我自己在做学生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找到这个老师的优点,我要给他打高分。你知道我得到了一个什么好处?就是我反而重新检讨了我在这个课程学习的东西。

这意味我对学习这件事情是非常相信的,所以我就会从非常相信的角度来选择我如何评价这件事情。

我有很多的同学、很多的同事都会觉得,好像我的定力会高一点,我定力高的原因是在于这个部分,就是我尽可能从相信这个角度去做,当你能从相信这个角度去做的时候,你的定力的的确确会高很多。

我举另外一个例子,我到企业去的时候,因为要做大面积的变革。在我任期三年当中做五次大的组织变革,我的员工从接近8万人调到只有5万多人,所有管理人从中层以上全部被轮换,这实际上是一个巨大的组织转型和变革,但是我们为什么能非常顺利地走过去?

原因就是从转型开始,我就不断地跟大家讲一句话,凡事往好处想,往好处做,就会有好结果。这句话是我向另外一个企业家学来的,我问他,为什么你一直都可以成功,连续创业都可以成功?他只给我这一句话。我就把它变成我自己常常使用的。

所以当我要调整这么多人的时候,我其实没有给他讲任何的道理,我只是不断的跟他讲这句话,讲到我们最后所有人遇到调整就说凡事往好处想,往好处做就会有好结果,最后就形成习惯了。

我们就可以在三年内五次变革,把一个企业完整转型过去,并取得绩效增长,其实就是因为确信的力量。

当然,学习是可以质疑的,但是所有的质疑,最终我们要回到一个选择上来,就是我们相信什么,如何取得行动和结果,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训练。如果你仅仅是能够不断地质疑,而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这个训练并没有完成。

2.长期主义

你一定要跟自己有一个长期的安排,当你有长期主义的时候,其实你就可以有很大的定力,因为长期主义可以帮助我们抵抗住诱惑,抵抗住暂时的委屈,甚至抵抗住我们某一段时间没有办法发挥才能所受的委屈。你一定要耐得住,你不要太着急。

我们很多人会认为我会输在起点上,其实人生从来都是长跑,所以根本没有起点,你随时起步都可以,你只要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就可以了。

为什么那些企业能够活过一百年、两百年,为什么一个小小的产品就可以让全世界都去喜欢它,就是因为它里边放的是爱,是承诺,是信任,而这些是什么?是普世价值,所以它有长期的意义,它可以超越时间。

3.坚持和韧性

如果有足够的韧性的时候,其实你的定力是够的。


所有被提拔的员工,坦白讲,不是因为能力

同理心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能力。因为,同理心有两个最大的优点,第一个就是可以站在别人的立场,第二个就是它能够建立彼此的信任。大家记住,只有真正的信任,才会带来真正的绩效。

任何一个人被组织提拔起来,坦白讲都不是因为能力,都是因为信任。我们实际上有很多年轻的同学并不了解这个,他总是跟我说,老师我能力非常强,应该给我一个机会。

这个观念是不对的,你能力特别强的时候,也许有可能给你机会,但是当你值得信任的时候,一定所有的机会都会给你,所以绩效是来源于信任的。

在组织逻辑中,只要上到更高的岗位,能力都是不够的,包括陈老师在内,你一定要记住这个。所以你的能力组织会帮你补齐,但是你值不值得信任,组织只能评估你的个体。这就是你个人跟组织的关系。

那怎么才能建立这个信任,以获得真正的绩效?大家记住,就必须要有真正的同理心,因为未来你一定是要跟更多不同的人在一起工作,那么你可不可以站在别人的角度以获取真正的信任,这就是对各位的要求。

那我们怎么获得这个同理心呢?形成同理心是这四样东西。

1.尊重差异

这一点不容易,我们每一代人都觉得最苦的是自己这一代,其他代的人都没有我们苦。

我现在跟接近00后的学生在一起了,我就跟他们说,你们现在太幸福了,你们信息也多,机会也多,学的东西也多,各种东西也多。

然后你猜他们说什么?他们说老师你根本就不懂我们的苦。我说你有什么苦?他们说我们的苦就是不知道苦在哪里。我晚上回去就想,这个还真是苦。我的苦还知道苦在哪里,他们的苦连苦在哪里都不知道。

所以你就会发现,其实每一代人的差异是非常明确的,但是我们很难感同身受。如果你不能尊重差异,不能感同身受,你实际上不能跟别人达成共识。

2.倾听和坦诚

实际上这个观点几乎所有人都会说,但是我们大部分人都做不到,包括我有时候也做不到。我们常常用自己的观点来听别人的观点。

比如学生跟我说,老师这门课我其实学到很多东西,我马上就把我脑袋里想的这门课应该学的东西都想出来,我就认为他都学到了,其实他学到最多的东西跟我脑袋想的这门课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我说那就太好了,祝贺你学到了,结果一考试发现他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学到,原因就在于我用我的概念去理解他的东西。

人在倾听的时候是有选择性的,只选他能听懂的东西,但是这不是同理心,同理心就是要站在别人这个地方,能听到别人要说的东西。

3.放弃个人偏好

每个人都有偏好。

我有一个偏好,只要是上课提问,我找回答的人就肯定是戴眼镜的。

有一次回答是计分数的,一个不戴眼镜的同学就急了,他就举手了。我说你举手有什么意见?他说老师,我发现你犯了一个错误。我说我有什么错误?他说你所有点名提问的全是戴眼镜的,你偏心。

那这个偏好为什么会在?就是因为我个人会有一个偏好,我会认为戴眼镜的同学一定看书多,所以我提问他的时候就不会冷场,他肯定怎么都能回答我的问题,其实不戴眼镜的人也许看书更多。

后来有学生就找了一个很厉害的办法治我,他就戴了一个眼镜来上课,很高兴地坐在前面等我提问。我还真的就提问他了,然后他就站起来,他说,老师你知道吗,我这里没有镜片。

我们可以看到,有些时候我们个人的偏好其实不自觉就流露出来了。比如说你听到那个人说话的声音有乡音,你天然就会对他好,就是你不自觉流露的,那这时候你就不太可能有同理心。

4.直面你不想面对的

这个更难,我们实际上有很多不想面对的,而且往往是有冲突的时候你不想面对,但是当你不想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你的同理心就缺失了。


找不到真问题,你就是在“瞎忙”

思辨力其实是我们在大学当中最应该学到的东西,我自己为我的大学写过一本书,叫《大学的意义》,作为自己从教多年之后的一个纪念。我在那本书里讲大学最大的意义是什么,其中有一个意义就是教会我们思辨。

思辨是指什么东西?思辨是指你非常清楚你的立场,但是你又能够尊重别人的观点,之后你还可以把这两者协调起来,获取最大可能性的整合。所以思辨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可以平衡冲突和矛盾。

当你有思辨力之后再往上退一步,就是智慧。智慧实际上是要在思辨力的基础上,智慧一定是能够更大能量地去处理冲突和矛盾,最后转化为实际的解决方案,并取得成果。

如果你很想有一个智慧的人生,我就希望你先拥有思辨力。面向未来的时候,我们会遇到更多的冲突,所以我们就更需要你有这样的一个思辨能力。

那如果我们想得到这个思辨能力的时候,我们最重要的要做什么?我们就是要做这四件事情。

1.界定问题,把真问题找出来

我为什么还是不断鼓励大家不断学习?因为我们在学习当中给各位最大的一个训练,就是我们能够把真的问题找出来。我们常常看到一些人很忙,一些人不忙,真正的差异在哪里?真正的差异就在于,能不能界定那个问题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你不能界定的时候,你就为一堆假问题在忙活,我自己定义为叫虚假繁忙。其实我们非常多的人就是虚假繁忙。

我做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来讲还真是蛮多的,比如说我基本上平均出书的频率,一年绝对是超过一本的。然后我自己有一个公众号「春暖花开」,一年365天,除了周六和周日推的是花语,剩下的时间基本上都是要写文章的。

接下来我们做学术研究的,每年我还要写几篇学术论文。再接着下来我还要写杂志的专栏。这光是我写的部分,我还没说别的事情。

那么大家就会问我是怎么做得到的,我来告诉各位,那就是你一定要找到真的问题,那些虚假的问题,就不要去占你的时间。

比如说今天你说话别人高不高兴这件事情,有些时候也不用那么在意,那是一个虚假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把问题解决了没有?我们很多人时间其实都耗在虚假的概念当中,你一定要学会从这里逃离出来。

所以我一直反对各位「忙」这件事情,你忙就说明你不会思考,所以忙这个字就是竖心旁加一个亡,你的心是死掉的,所以你一定不要忙,不忙的前提条件就是把真问题找到。

2.找到论证和对话的平台

我们怎么拥有思辨力?就是我们能够真正有方法去跟别人对话,我们一定要找到这种论证及对话的平台。

我常常喜欢举的例子就是,有一次我跟学者一起去企业,然后学者就不断地讲,这个企业如果可持续发展你会遇到五个障碍,然后每一个障碍对可持续性的影响是什么。然后这个老板就没听懂,老板就会说我对这个没有兴趣,现在对我来说,唯一讨论的话题就是如何活下去。

我就在那笑了,其实他们两个聊的是同一个话题,我们学者的语言就叫可持续性,老板的语言就叫如何活下去。

后来我就教他们,我说你们换一个角度来就可以了,后来这个老板就不断地讲,如何保证企业可持续发展,我们发现老板有知识水平了,然后我跟学者说,你到企业去就讲如何活下去,然后学者接地气了。

我们不能对话的原因就在于,我们没有用思辨的方法来面对我们真正对话的平台。如果你不能用真正的对话平台,无论你有多好的东西,人家也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所以,在互联网背景下的所有变化,也希望你有一个面对未来的对话平台。如果你没有能力面对未来去做对话,你可能就会错失这个时代。

3.接受冲突

你一定要接受冲突,不要怕,因为所有的对立和冲突一定是来源于机会。如果它没有对立,没有冲突,一片和谐,反而你要紧张,因为这没有新机会。所以你就应该很高兴地去接受冲突和对立,因为这个冲突和对立就一定会产生新的机会。

4.概念化技能

你能不能够让所有的复杂问题概念化?比如今天我们中美之间冲突这么厉害,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我们都希望能够在未来的全球世界当中拥有话语权。

然后大家就会认为未来全球世界拥有话语权,取决于经济实力,取决于技术。我来告诉各位不是这样,对世界的话语权,取决于你对于世界复杂程度的概念化能力。

所以我们说邓小平是一个非常伟大的领袖,在中国经历十年「文革」之后,他要解决这么复杂的一个国情,又要把大家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上,他其实就用了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叫改革开放。

我们就走出一条全新的路。我们在香港、澳门回归、殖民地百年的这个历史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他就用了一个概念「一国两制」,把复杂性处理掉。

真正的思辨力最后就是得出这个能力,就是你能不能找出这个概念力来。如果你可以训练得出来,那你一定可以成为一个领导者,因为你很容易和别人达成共同的认知。达成认知,你就会有追随者。

以上就是未来领导力的五个维度。我请北大心理学系的三位老师,帮忙把这五个维度从心理、行为的角度开发出45个题项,做了一个未来领导力测试的小程序。

目前有接近5万人参与这个测试,在20岁的这个年龄段思辨力最弱、美感度最高。进入30岁,美感度就变得最低,这个就让我很郁闷,并且在高管、中管、基层中,美感度最弱的是高管,这就让我非常紧张。换个角度说,如果美感度感知比较弱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很多领导人不是特别容易欣赏别人,因为美感度最重要的起点,就是要会欣赏。

但是更让我感觉紧张的地方是,如果我们不用时间维度,不用年龄维度,不用高管、中管、基层这个维度,就是把这5万人都打乱,得分最低的维度竟然是开放度。那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合作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对于这个未来领导力测试,我们个人在测试的时候,是看五个维度的相对数,你是哪一项长,哪一项弱?然后再来理解我上面讲的这些内容。

如果我们想真正培养自己,其中很重要的就是这个未来领导力。未来领导力,并不仅仅是领导者要具备的,而是未来所有人都要具备的,因为我们所有人在未来需要面对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