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行业 > 一切只是开始,互联网将改变所有行业

一切只是开始,互联网将改变所有行业

评论


  【毕友导读】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李彦宏说,互联网对整个社会或者经济的影响是全面的,几乎是全覆盖的,没有什么死角。所以慢慢我们看到,零售大步大步的转到互联网上,媒体越来越互联网化,金融也逐步的开始接受互联网,下一步我们会看到服务,今年很多创业型的公司都在做,包括 BAT 都在做,但这还是刚开始。

  注释:本文根据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与百度创始人&CEO 李彦宏在 2015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的访谈整理而成。

百度利润率大幅降低,因为愿意砸钱

  张鹏:过去这两年,刚才说的很惊奇,百度现在在移动互联网流量上已经超越传统 PC 互联网,收入上也指日可待。处在时代交接的时候对很多企业是挑战很大的时期,您在这两年推动这个企业完成跨越,如果选三个最重要的核心东西,最值得做,或者你觉得做的最对的事情,是什么?

  李彦宏:这个答案对每个公司来说不一定是一样的,对百度来说第一是技术的信仰。我想这条对在座所有人来说都是听起来最亲切的,过去这两年百度,我们一直觉得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不是变得不重要了,反而变得更重要了。

  所以过去这两年当中,我们在技术上做了很多很多投入,包括一些长远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方面的投入,包括已经在产品当中,大家已经看得见、使用过的,比如像语音搜索,语音搜索在 PC 互联网时代用的不多,因为大家对着一个 PC 拿着一个麦克风很傻很奇怪.

  但今天的手机本来就是用来打电话的,所以大家对着它说话是很自然的事情,而很多时候输入不是最方便的表达方式,而语音是最方便的。再举个例子,比如 108000 是多少日元,但真要把这些输入进去也是很麻烦的。

  张鹏:我们都觉得你不需要反应那是多少钱了。

  李彦宏:也需要。(笑)如果要文字输入就会很麻烦,这些东西在 PC 时代都是没有的,或者说对用户来说这个东西不是自然的需求,但是在移动时代,这是非常方便、非常自然的一种表达。而这些东西对技术的要求都非常非常高。语音要真正能识别出来用户到底在说什么,图像其实更难。

  这里也有非常非常多的技术问题。我们过去这两年解决了大量这些问题,还包括连接人和服务,过去只能在上面搜信息,现在很容易搜索到离自己最近的电影院在哪,这些技术的创新,使得用户越来越在移动时代依赖百度,在百度上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第二个原因,就是要接地气。所以,为什么说我必须关心住一晚上多少钱,因为这是别人关心的事儿,在这个市场要从用户的角度琢磨他们在乎的东西是什么,他们在乎的东西昨天是什么、今天是什么,明天要变成什么,这个要搞清楚。

  我们讲极客,其实很多人是工程师出身,我觉得工程师在接地气上有一个非常大的障碍。通常,他从一个写程序、写代码的角度来讲这个问题,所以他觉得表达的很清楚了,很严谨,没有任何漏洞,哪怕是万分之一的问题我都考虑到了,但用户觉得听不懂、不好用。

  所以,要既了解这个技术是怎么发生的,或者至少了解技术上有没有可行性,同时又要能够说出来我能够知道用户现在在想什么,我能够站在一个什么都不明白、一点儿技术都不懂人的角度来理解,他的需求是怎么表达的。所以,这个要求虽然听起来不是很过分,但做起来是非常非常难的,一旦你懂了之后很自然的会想用一个专业的东西来描述,而你既懂又能一下把脑子放空按一个不懂的思维方式看待这个问题,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既要懂技术、既要对技术有信仰、既要利用技术的力量,同时又能站在一个普通用户的角度来看问题,这不仅是过去两年百度转型的一个经验,也是我们过去十几年发展中,一直坚持的可以说是原则。

  第三个原因,我就不得不谈一下比较俗的东西,就是钱的原因。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过百度的财务报表,我们上市公司啊,每个季度都会披露我们的财务报表。

  最近披露的是 2014 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净利润率是 29%,也就是说每 100 块钱收入 29 块钱是利润。如果往前推两年,也就是说比较一下 2012 年的第三季度百度的财务报表的话,那时候的净利润率是多少呢?53%,也就是说我 100 块钱的收入有 53 块钱是纯利润。

  短短两年的时间,利润率下降这么厉害,这其实表明一种决心,就是说我愿意砸钱、我愿意投入,我不在乎华尔街怎么看,我不在乎我的股价会再跌掉一半或者更多,我一定要把这事儿做成。所以这两年的投入,对于我们平稳的过渡,我觉得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张鹏:我觉得这三点总结的非常值得大家参考,技术信仰是个基础的东西,同时你的行事方式还得接地气,然后还得有非常务实的,没钱这事儿还真的费劲。

  李彦宏:不仅要有钱,重要的是要有决心。因为中国互联网时间比较短,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 CEO 仍然是创始人,但是也有一些变成了职业经理人,我们看美国很多很多都是职业经理人在打理这个公司。其实通常你有钱职业经理人也不敢做这样的决策,如果利润率从 53% 跌到 29%,董事会就会说该换个人来做,所以有钱也没用,根本不敢做这个事情。

  张鹏:所以,核心是这个创始人要有这个心态。

  李彦宏:对,我知道我五年之后还在这儿,十年之后还在这儿,所以我敢这样做。

  张鹏:短期的利润率下滑,是为了长期的发展。

  李彦宏:是的。

人工智能不再是花架子

  张鹏:技术信仰,我们每年都要花时间做技术,昨天我们首次看到了百度的自行车,那真的是自行车在台前这么跑,而且还有百度 eye 和百度快搜,包括我们一直在谈的深度学习,甚至未来会升到人工智能这个层面。我就想问个务实的问题,技术信仰包括百度做的前沿技术,是因为你是个极客对技术有爱好呢?还是说这个事儿必须得做?

  李彦宏:我觉得首先两者都是,我首先是个技术出身的人,我在美国学的就是计算机,后来在硅谷做的又是最核心的技术,所以我对技术非常热爱,任何新技术出现我都会觉得很兴奋、很激动,所以当有新技术到来的时候,我觉得我能够把握的概率比一般人要更高一些。

  但是第二条非常非常重要,作为一个企业,你必须能够有这样的判断,这项技术对这个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个判断出错了,那么对于这个企业来说是灾难性的,因为技术通常需要很大的投入,你投入的东西不是市场所要的,那么对于这个企业来说打击会是非常大的。对我来说,我觉得我处在一个非常兴奋的节点上,既是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同时这些东西确实也是现在的市场所需求的。

  张鹏:所以,百度在这个投入上也是因为觉得这是必然的事情。为什么我们现在谈的深度学习、人工智能,你会觉得这么重要?大部分企业还觉得这是个很遥远的事情,上午雷·库兹韦尔来谈 AI 是 30 年后的事情,而百度两年前就开始做这个事情,为什么那个时候就开始做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它跟移动互联网有关联吗?

  李彦宏:对,这个问题跟上个问题的答案是非常类似的。

  人工智能,确实这个学科诞生已经很长时间了,至少有半个多世纪,可能有 60 多年的历史。所以,90 年代初期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人工智能这门课。但是那个时候,我应该是很失望的意识到,人工智能其实没有实际的应用,就是做的那些东西都很愚蠢。所以,一方面我自己喜欢,另外一方面我觉得这东西就是个花架子,没有实际价值。

  直到大概两三年以前,我在看到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出现了一些用深度学习方法做的一些东西,我们看到确实效果已经非常非常好了。这个时候我再回来理解、解读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知道,其实我们过去做人工智能之所以效果不好,是因为我们的计算机力量不够,计算的不够快,不够便宜,是因为这种原因。

  而大家都知道摩尔定律,指数在增长的过程中,一开始你觉得它跟我没关系,这东西不管涨多快其实也没什么价值,但是当它从量变到质变的时候,如果你不提前可能就被掀的人仰马翻。

  我十几到二十几年前就在关注这个领域,等我看到从量变到质变走的时候发现机会来了,现在的人工智能跟我当初学人工智能的时候已经很不一样了,现在的计算机真的可以足够快、足够便宜,我们可以做原来那个根本不可能做的事儿,原来的人工智能觉得,这个事情不能做,不能做其实言下之意是说这个事儿做起来太贵了,需要很多很多计算机,需要计算很长时间才能做,我们就说不能做。

  但现在经过这么多年计算机的指数增长,它可以做了,它足够便宜了,它运算足够快了,那它带来的效果就非常非常好,就已经进入实用阶段了。这是为什么我们这几年对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投入,非常的坚决、非常的大手笔。我们也很高兴看到了,它在我们现有业务上,已经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张鹏:已经开始起作用了?

  李彦宏:已经起作用了,我刚才讲的比如用英文搜索、用图片搜索,甚至是自然语言,不是关健词,他也明白你在问什么,甚至我们变现的算法,应用人工智能,也发现有很多很多提高。

  三年前我决定大手笔投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事儿五年、十年以后才能受益,但没想到一两年以后已经看到了对我们现有业务的提高,这是超出自己想象的。

李彦宏没想到一个专利这么赚钱

  张鹏:不过今天还是要透露一个小的秘密,是我们之前自己挖掘出来的,今天李彦宏也没有讲。我们最近查到有一个专利,这个专利的名字叫「对象识别方法和装置」,我发现这个专利背后有个人名是李彦宏,这是你参与的专利?

  李彦宏:这个主要实施专利的人是我们工程师,我贡献了其中一些想法。这个想法,其实也是基于我们对无线互联网时代的一个判断。就是,在 PC 互联网时代,大家觉得搜索就是输入关健词,而我们希望当用户输入关健词有限的时候,我一次最准确的猜出他要的是什么。

  后来我们觉得,无线互联网、手机起来以后,用户的期望值,或者最最自然的方式不是这样的方式了,那么应该是什么方式呢?应该是,对用户可以进行多轮的引导和对话,这跟我刚才讲的知道用户想表达什么,用户很多时候只说了一半,另外一半还留在他的脑袋里,挑几个关健词写进去,这是 PC 互联网时代,我们看到的都是关健词,根据有限的词去猜。

  但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想让用户更自然的来表达他想要的东西,他第一句话问完了之后不是很精确没有关系,我们再继续问他第二句、第三句说你要的是不是这个,一步一步推导下来使用户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比如我在路边看到一个野花,不知道这是什么花,拍一下,他会首先问这花是几月份开的?这个植物大概有多高?问完之后才说这是什么花?然后我们来判断他想要的答案。

  PC 互联网时代,你输入一个关健词可能也就是两秒钟,获得一个结果也就是一秒钟不到就出来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可能不在乎我多花几秒钟时间,但其实你可以帮助用户整理他的思维过程,他原来没明白他要表达什么,但在你的引导下他越来越清晰表达他的需求,其实他表达的越多我们给出他唯一正确答案的概率就越高,所以我们未来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张鹏:这种多轮问答的东西,让用户表达更准确的需求。另外一个专利是超链分析的专利,前两天亚勤还在微博上分享,当时还引用了你当时超链分析这个专利的事儿。那个专利,就锁定了今年百度 800 亿美金,这么大规模公司的价值。我们想问问,第二个十几年之后包含了你名字的专利,是不是又值很大的市值?

  李彦宏:90 年代的时候我想到超链分析这个专利的时候,当时真的没有觉得这东西能够挣很多钱,甚至一直到 2000 年年初,我开始创立百度的时候,我只知道,很多很多人会需要一个搜索引擎,我会把这个东西做到最好,我没有想到这个东西会挣很多很多钱。

  所以,严格来讲超链分析这个专利只是让大家获得分析更加方便、更加平等,之所以有今天 800 亿美金的市值,今天我的出发点依然是这样,我们发现过去的搜索引擎不能解决的问题,过去搜索引擎只提炼几个关健词,这对用户是很大的负担,用户没说完整我帮他完善,这样才能让他在没有感知和没有痛苦的过程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同时我们也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我觉得这绝对是代表未来。

  再过五年十年人们主要获取服务、信息的方式,会变成多轮对话的方式,而不是只输入关健词的方式。

互联网将改变所有行业

  张鹏:去年你特别准确地预言了服务业将会迎来一拨大的变革,这种变革会让很多服务业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普及和变化。结果今年我们看到,整个服务业里各种业态全在加速的互联网化,包括从百度外卖这个层面我们也能看到,当然补贴的我们也很开心了,在座的很多极客大家的晚饭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补贴。

  在这个层面我们想多问一句,如果说今年服务业的发展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你认为再接下来我们需要关注什么?还有哪些产业要加速向互联网靠拢和进化?

  李彦宏:我觉得互联网对整个社会或者经济的影响是全面的,几乎是全覆盖的,没有什么死角。所以我们只是看到早期的时候,或者说过去 15 年,慢慢慢慢我们看到,零售大步大步的转到互联网上,我们看到媒体越来越互联网化,我们看到金融逐步的开始接受互联网,下一步我们会看到服务,今年很多创业型的公司都在做,包括 BAT 都在做,但这还是刚开始。

  大家其实还是要解决这里面的效率不够高的问题,这一个餐馆每天上座率 30%,如果你能让他上座率提到 80%,那么他赚到的钱就很多很多了,比如他 30% 的时候收入 1 万块钱,80% 的时候变成 5 万块钱,但是他的成本其实没有等比例增长,这样他的收益就变得更大了,而这些资源的利用率也变高了,那些桌子、凳子放在那没有人用这也是一种浪费,现在所有服务业都面临这种问题。飞机有多少空座位,卡拉 OK 早上 8 点钟的时候没有人唱,电影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只有 50% 的人在看,我们都在解决这些问题。如果有了百度外卖的话,餐馆可以卖出更多的菜,通过互联网效率更高。

  未来,对于全部的任何一个行业,我们都会看到用互联网方式再做一遍效率就提高了,而这是互联网对人类最大的贡献,而不是技术在极客圈里产生了什么影响,工程师的行为发生了什么改变,而是全社会的每个人因为移动互联网发生了什么改变。

  张鹏:所以,今天李彦宏讲的非常符合今天的主题「觉醒、进化」。所以,今天我觉得到现场有一个变化,往年来的都是程序员、产品经理,都是标准的极客人群,但今年从我们后台看到有很多来自传统行业的,在寻求变革的,或者叫产业的叛逆吧,这群叛逆、叛军,可能要创造新的模式,极客的人群也在扩展,不断探索的精神正在成为大家都在信奉的事情。

  李彦宏来了三年,带动了大家对极客有了新的理解,我也透露一下。李彦宏这三年来在我们后台也卷走了上百位极客加入了百度。

  李彦宏:很感谢你,帮我们吸引了很多人才。

  张鹏:一个有极客气质的公司自然会靠拢这样的人。今天也不光是程序员和技术的人,你对大家有什么建议?我们该怎么看极客精神?怎么看对新的东西、对变化、对未知的探索?

  李彦宏:我觉得特别好,刚才听你说今天来的除了传统的极客、工程师经理之外也有从传统产业来的称之为叛逆者,我觉得称之为先锋吧,他们更早的意识到了互联网带给他们的改变。这些人的加入,我觉得对于我们能够更好的利用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去改变世界,会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作用。

  其实,去年我也在讲,产品经理未来的发展方向,要么就是向左走要么向右走。向左走把传统的做深,向右走了解这个行业的真正需求是什么,用新的方式做。两种的结合,会改变主流产业,而不仅仅是互联网产业。

  张鹏:我觉得极客精神也在扩展,从对技术的信仰、追求,变成我能不能用更有效的方式改变原来一些不合理的东西。在中国,大家对个人来讲都不喜欢变化,因为你会离开你的舒适区,我们所处一个变革时代交接点,处在变革大潮之中,我们该做些什么?我们是不是应该以积极心态来应对?

  李彦宏:是的,可能人和人不一样吧,像我这个人,我真的是从内心特别喜欢变化,其实对大多数人来说变化是比较痛苦的感觉,本来刚刚适应习惯了这个突然变成那个了。但 IT 产业这么多年的发展,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我觉得真正让我特别兴奋,每天很早就起床的原因,我老能感觉到变化,我们每天都是新的。

  我觉得,很多极客可能也有这种心态,他真的是愿意看到更多的变化。

  张鹏:所以他好奇。

  李彦宏:对,他希望用自身的能力改变这个世界。不管外界有多少人不理解自己的想法,我就认定了这事儿,靠自己的能力改变这个世界,而今天的中国不仅可以做纯技术改变这个世界,也可以跟传统产业结合改变世界,我觉得对这些极客有特别特别多的机会,可以说这是个魔幻般的时代,真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