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行业 > 在骑行中与世界和解

在骑行中与世界和解

评论


【毕友导读】“每个人血液里都有一种DNA,但你需要用密码去激活它”。对久邦数码创始人张向东来说,自行车是他的DNA,而且幸运的是,他也通过骑行的方式找到了激活密码。自行车代表了他对世界最好的想象,融入其中,与世界和解。  

    过去这些年,自行车对我的影响很大。每个人血液里都有一种DNA,但你需要用密码去激活它。有的人的密码一直都没被激活,而我身上潜藏的东西和自行车是匹配的,终于有一天被激活了。当你说它“是”的时候,你会觉得什么都“对”。

  我从2006年开始骑自行车,那时国内专业的自行车店都很少,但我一下子发现自行车是最适合我的旅行方式。

  我想用5年时间骑遍五大洲,每个洲都选择一个最美的路线去骑一下。5年下来我可以去很多地方。我虽然比不上我的那些周游世界的朋友,但是五大洲我至少去过。我就从2007年开始,每年利用假期骑车去旅行。在亚洲,中国青海湖骑过三次,还有一些城市,一些地方,澳洲、大洋洲、非洲等。

  喜欢骑车去旅行,就像听音乐我就喜欢黑胶唱片一样。听唱片我就要专心听,不能当背景音乐。朋友们总笑话我,说我出国基本上就去两个地方,自行车店和黑胶唱片店。

  我喜欢自行车运动的全部。比如“死飞”,它和你的呼吸一样,车子与你的身体完全呼应,往前就是往前,向后就是向后。它又是很街头的,很坏,就像少年叛逆时的样子。

  骑不同的车,要搭配不同的衣服,这是我不由自主会去做的事情。比如这辆工艺水平很高的公路车,骑它的时候,衣服也应该是优雅的。不是专业的骑行服,而是时尚类的。像我这件ZEGNA的骑行服,防雨,背后LOGO有荧光,头盔和衬衣也会有微妙的不同,这和女孩子搭配衣服和包是一样的。

  我骑这辆车出去,人家都是先看车,再看人。尤其是那种本来骑辆好车、戴着头盔、兴高采烈的骑行客,红灯一停,看到我的车,比他们的好得多,心情立刻不愉快了。

  我这么爱自行车,我不想白白爱过它。不光是我骑着它去旅行,沉迷于它的细节,我想为它做点什么。这可能是我对生活的一种态度,我喜欢一个东西我就为它去做一些事情,这才真的是爱。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恐惧一件事情,就是我能看到人生的结尾。

  大多数时候,我觉得生命无聊,经历雷同、看似丰富的生活方式多是消遣时间的伎俩。我如果有50年的余生,后面日子可能都是重复。公司(久邦数码)到了一个阶段,对我来说,这件事缺少创造性了。

  有一年年尾,我写过这样的句子:春天被读成Q1,是多么没有诗意的一件事情,可我们也就这么过了。

  我当时也想过,是不是有一天我可以出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反正也上市了。裕强(久邦数码CEO邓裕强)很尊重一个人的自由选择,他很纵容我。

  我之前是700BIKE的投资人。原来他们是做自行车媒体的,我说老这么做不行啊,应该做硬件、做车。700BIKE两个创始人都是互联网出身,之前都在网易工作。他们说要做硬件就得你出来带我们做。我们越讨论越深入,后来就真的一起做了。大家第一反应就是你做这件事挺合适的,肯定会开心。

  把爱好变成职业会不会令人倦怠?这也有几个层面,不是你喜欢什么就去做什么。喜欢吃糖就去生产糖,一定会吃到腻,这是小朋友的想法。如果我去当自行车运动员或者做个骑行俱乐部,这是玩;但我决定进入的是自行车的创新生产。

  我非常庆幸自己这个决定。你真的喜欢一个东西,就会决心为它付出,参与它的创造,让它更有价值。自行车有100多年的历史,我进来会让它不一样。这话可能有点早,还是开心为主吧。

  我现在的心态比以前平和。

  原来做久邦的时候,我一直想着,一定要上市。大学一毕业,我就想36岁前一定要上市。我当时也不知道我是要干嘛,就是想做个上市公司,其实就是年少轻狂。

  刚好我真的在36岁的时候公司上市了。但我现在知道,那时候许这种愿望是很傻的,但年轻时就应该傻一点。

  现在就不一样了。我想要做件事,首先要很开心。我们做的事情让自己很开心,团队在一起很开心,做出来的产品让用户很开心。

  有人误解我是不是要做高端、手工、非常极致那种自行车。我是喜欢那个,但我要做普通人用的自行车。

  我喜欢自行车,但确实觉得它现在不够好。这是互联网人天然的思考方式,总觉得这个事情为什么不能更好。

  经常有朋友让我推荐自行车,说“我不要你那么高级的,就在城里随便骑骑”。但我推荐不出来。我不能昧着心说,“你随便去个店里,花三千块钱买个山地车”。那种车,你骑几天就会觉得不对头。

  我有一次骑朋友的自行车去买东西,简直是一场噩梦。一辆自行车,怎么会是那么糟糕的体验,明明可以做得更好。

  互联网和传统行业最大的区别不在信息技术,而是思考方式上。我会首先考虑用户的体验。我愿意节省渠道费用投在产品研发上,让这个产品是好产品。

  我去见那些传统自行车厂商的时候,我问为什么是这样设计,但他们回答我“原来就是这样啊”。这个行业已经失去了前进的动力。那些很好的车都是少数人在做、在用,和日常人、日常生活没有关系。

  但要说情怀,真正做事的人不是这样想的,乔布斯可能只是想做一个自己想用的手机。我没有传统自行车行业的包袱,我有对产品的态度,我有互联网的技术,可以做出前所未有的好体验的自行车,这是我现在的机会。

  会不会像罗永浩那样深陷锤子手机的泥淖?我做过公司,我知道这件事有多少困难。当然我还是会焦虑,但那个焦虑容易得到解决,我可以去骑车啊。

  我把骑车当作我的仪式,就像有人去教堂,有人去打坐。

  百度和小米要做智能自行车,但我做的是城市自行车。

  这个自行车叫“700”。三个数字连在一起很像一个人在骑车的样子,也可以理解为一天是从7:00开始的。

  所谓城市自行车,就是人们在城市里骑的自行车。上下班、锻炼身体、去朋友家,是整个生活半径。这个需求非常大,但这个自行车品类在国内却几乎是空白。

  从捷安特开始,用山地车取代城市车,其实是一种错误导向。山地车在城市里骑是很不舒服的,轮胎宽、阻力大、变速复杂、骑起来很累,还容易弄脏衣服。山地车就应该在路况很差的地方骑,但当年山地车一出来,大家都觉得很高级,就在城市里骑起来。

  我现在要做的自行车,就是切入国内这一自行车市场空白。在我看来,适应人们城市生活需要的城市车应该包括5个特点:第一要漂亮;第二操作简单。很多人在城里骑山地车,其实从来没换过变速档;第三要干净,不会蹭脏裤腿,但又不能有笨重的链盒;第四要安全,智能防盗。第五价格要平民化。这就是我的产品思路。

  我肯定也会用互联网技术去解决用户需求,但它会是亲切的,不会那么尖端。致力于让人耳目一新不是我想做的事儿,我只想做人们需要的东西。

  未来一段时间,你会看到自行车行业特别热闹,很多人进入。国内自行车是千亿人民币的市场。衣食住行,行的比例很大,却没有什么进展。汽车已经让城市如此拥堵,人们开始意识到自行车是城市里很好的交通工具,这是个潮流的风口。

  国内自行车品牌的现状有点像电脑的1999年、2000年,有几个大品牌,一堆小牌子。第一名的捷安特2013年中国内地出货288万辆,内地市场收入50亿元左右,占整车内销市场的20%-25%。第二名美利达出货113万辆,收入25亿元左右,市场占比约10%,再往下都是几万台的销售量。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新的生产模式。工业时代看农业时代是这样,我们现在看工业时代也一样,这就是社会进步。互联网人自信可以改变一切行业,传统行业也在期待被改变。

  我最初没想到我做自行车会有那么大反响。我怕别人对久邦有误解,才写了公开信。结果那天我拒绝的媒体就有五六十家。

  更惊人的是,自行车行业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公司、各个环节的人都来找我,我微博每天收到几百条私信。有的人会介绍自己在自行车产业链里是干嘛的,想要加入我们;有的人是想来交流。

  现在深圳是全球最大的自行车生产基地。我去深圳约自行车业者交流,从早坐到晚,一波一波很多人来。我们计划自己完成设计开模,生产交给代工企业来做。

  自行车代表了我对世界最好的想象。它设计简单,很生活。消耗的都是个人的能量,半径又比步行要大得多。非常独立,即使一群人骑车你也是独立的。我这次做自行车的目标就是开心。现在,我和我团队都开心了,但还没让用户开心。如果用户也开心,我的目标就达到了。

  年轻时候,世界是我们的敌人。创业、环游世界……这些梦想都曾是和世界这个敌人作战的方式。

  但看过了一点世界,有过了一点经历,想到自己在这个地球上,无非是作为几十亿分之一存在,是多么微不足道,真让人长舒一口气。

  我想我正在与世界和解。与世界和解,就是你甘于融入其中,如一棵树生长在树林。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