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行业 > 中国式众筹

中国式众筹

评论


  【毕友导读】北大1898咖啡馆董事长、金融客咖啡首席架构师、北大创投投资合伙人,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杨勇先生分享了自己众筹实操经验。

  以下为杨勇先生对众筹模式的解读:

  我觉得众筹确实能做特别多的事情,大家肯定觉得赛车离我们特别遥远,但是自从接触众筹以后,我觉得我们有资格玩儿玩儿赛车,刚才讲的赛车绝对是顶级富豪玩儿的,但是有了众筹之后,赛车很多人能玩儿了,我们准备众筹10亿去买一辆赛车(就是我们刚才一位股东的),原有的方式你10亿要做一个决策是特别慎重、特别难的事情,因为毕竟是一笔超级大的钱,有了众筹之后你可以选200个股东(每个人出500万)去买一个车队。我跟很多老板讲,你愿意不愿意你的名片上多一个称号,某某车队的联合创始人,基本上都不考虑怎么亏欠的方式。

  另外这种方式特别健康,比如说一个股东亏200万,200个股东就亏4亿,这帮人都不在乎,但是这4亿如果是一家公司亏的,心里都会流血的,所以我觉得这种模式非常健康,如果我们能够把这个车队能运作成功,我们会买NBA球队、足球队,会把顶级的赛事都买一轮,现在后面买单的已经非常多了,至少可以支撑我们去买顶级的。

  另外我们现在也在做很接地气的,做饺子馆,每个人50万,找200个人,1亿来做这个饺子馆,大家很好奇1亿怎么做饺子馆?其实这种方式是更健康的,我们选最好的厨师、最好的管理者做这个饺子,这200个人都是非常挑剔的人,这饺子馆必须要这200个人都说饺子好吃才能开业。我相信有200个这么挑剔的人内测一次,开业的时候一定是中国最好吃的饺子馆,再加上这200人的影响和背书,饺子馆一定会特别火。只要第一个饺子馆好了,我相信在全国其他地方去众筹一个饺子馆是非常容易的,未来可能中国的饺子大王是这位牵头人。

  现在食品安全没有信任度,这种方式会给大家很好的信任度,因为股东投这个饺子馆,首先第一个目的是希望自己吃上好吃的饺子、安全的,因为股东是自己吃,所以大家对这个东西有天然的信任感,能解决现在很多的信任问题,这是属于很接地气的。

  另外有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80年代的时候大家家里都比较穷,当时他们一个园子里的10个母亲,每个母亲出了一点点钱买了一个缝纫机,使用规则非常简单,一个人使用一个月,这10个月就过去了,剩下两个月哪家有大的事情,就给哪家使用。因为有了这个缝纫机:

  1、这10家的感情特别好,缝纫机成为10个家庭联系的纽带。

  2,这10家是这个院子里穿得最体面的,幸福感各个方面就感觉特别不一样。

  1898的开业,今天的这个状况是我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我今年所有的时间都在做众筹,众筹让我每天处于一种非常亢奋的状态:

  原因1,今年半年左右的时间,大概有4000人找我,我每天都在见人,基本上没有遇到任何困难,很多都是年长者、身价百亿的人,这些人听完以后非常地亢奋,给我很大的信心。包括我现在马上要成为我的一个投资人,给我投了1000万美金的一个大富豪,他是因为两个多月前跟他的爱人一起听我讲了两个多小时的众筹,本来他已经移民到硅谷了,现在全家又都搬回到国内准备重新创业,通过众筹养牛,给了我1000万美金保底(不需要回报),所以我目前手头的众筹项目大概有上千亿。

  原因2,我现在自己操作的项目非常多,在做的过程当中没有遇到任何障碍,我在2004年就出来创业了,我算一个老牌的创业者了,创业真的蛮辛苦的,以往的时候要几千万真的挺难的,有了众筹之后,对我们来讲真的一条微信就能带来上亿的钱,这是以前不可想象的,给创业带来一个非常大的改变。

  来找我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听完之后都非常亢奋。大家都很关心1898这个东西怎么赚钱,1898运营了1年左右的时间,改变了非常多校友的命运,可以这么讲,他们很多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股东身上,就是因为跟股东之间的合作,带来了非常实际的效果。我们的1898定位为北大校友创业之家,我们定位主要是以70后的为主,我们希望未来(至少在北京)所有北大校友的上市公司都从1898出来。

  出发点1,北大校友创业联合会,每年有100多场活动,希望找一个自己的地方,有归属感。

  出发点2,为了解决钱的问题。

  众筹模式特点:

  特点一,等额返卡,出多少钱给你返多少卡。这是两个目的:

  目的1,因为当时的钱都是我们师兄师姐,我不希望有压力(虽然钱不多),你出三万我给你返三万的卡,三年之后关门了,你的卡也花完了,谁也不欠谁,就没有心理压力。

  目的2,这些校友都挺有钱的,你如果不给他返卡,他出了三万块钱不回来的,但是你给他返了卡之后他会天天来的,这是能够达到要股东时间的很重要地原因。

  特点二,股份都是平分的,1898刚刚过了一周年,我是从去年年底从1898撤出来,他还活了一年,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最早我做北大校友联合会,从成立第一天就开始找秘书长的接班人,找了五年才推出去,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协会你要找一个接班人,你看得上的别人不愿意来,想跟你接的你又看不上,所以实际上把秘书长撤出去是非常难的,1898做了三个月,我就从牵头人撤出来了,这种模式非常健康的一种。

  特点三,1898当时承诺三年不倒闭,那时候我们没想到那么远,现在有经验了,我们基本上都承诺五年不倒闭。

  这是我们做众筹非常重要的核心点,就是200人的搭配,我们希望这200人是一个生态,我们做众筹就干一件事儿——挑人,1898我们的定位是以70后为主,因为我觉得70后的人最靠谱,80后太嫩了。因为50、60后的这帮师兄师姐,他们的事业相对稳定了,上进心不如70强。80后上进心太强了,但是他的起点比70后低一点,我们觉得帮他看效果会晚一点,所以我们就以70为主,这是我们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另外我们很强调覆盖,1898的人覆盖了从北大71级到2000级所有的年纪、院系、行业,包括刚才提出抗议的这位师兄就是71级的,跟李克强是上下铺的同学。

  另外我们这200人覆盖了从天使投资到上市退出所有的人,基本上你进入1898,找北大任何人都能找得着,找创业的任何人都能找得着,从运营的效果来讲确实如此。

  大家很关心200人怎么管,其实组织结构特别简单,我们会选9到11个人当执委(相当于公司的董事会),由这几个人做决策。另外有一个监事会,下面还有两拨全职做的团队,一般出钱的人我们不建议全职参与来经营,原因是:

  原因1,你又是出钱的又牵头做,做得不好的时候,因为都是熟人,所以不好意思说你做得不好,这样就容易积累矛盾,时间长了以后就会容易闹掰。如果我们干活儿的人是招过来的人,他做得不好你就没有心理负担,做得不好就炒掉就完了。所以我们下面一般是有两个团队。

  职业经理人,主要是做餐饮的,挣钱的事情主要是他们来做。很多人都有个误解,老觉得我们募这么多钱不考虑挣钱的事情,其实是错误的。包括在金融客我们当初考虑挣钱,其实把金融街这边所有的地方都跑过了,后来我们发现还是有可能生存下来的,因为金融街这边低端的咖啡馆特别多,高档的人都去五星级酒店,中高档的定位基本上没有,所以金融客首先从定位上来讲就有可能成,特别是国八条之后,五星级的都不能去了,只能来我们这儿,所以我们觉得有可能的。

  另外这种方式有很多创新的办法,咖啡挣钱太难了,宰股东还是比较容易的,宰一个股东100万,不知道要卖多少咖啡,所以宰股东是我们重要的一个出路。但是怎么宰呢?像今天拍卖就是宰股东的一种办法,包括拍品没拍完的,都是留着以后亏损去拍的。我们会有一些创新的办法让咖啡馆挣钱。

  1898做了一年之后,从效果来讲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1898大约开业3个月的时间,有30%的股东都把钱挣回去了,挣回去的就不是三五万了,可能是几百万、上千万,原因就是我们这200人都是跨界的,中间产生了非常多的合作,这是可以挣钱的。

  我们这种模式很重要的是希望让股东能够出力,我们希望每年股东到咖啡馆值班一天,其中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办场活动,基本上我们咖啡馆一年都能办两三百场活动,这是所有的协会、组织不可比拟的。值班有一个特别好的效果,1898那个地方特别偏,我就观察到一个现象,只要1898有股东值班的时候,我们的流水都能过万,虽然我们对股东值班没有什么硬性的要求,但是当上一个股东值班的人营业额是1.1万的时候,轮到他值班的时候,发现今天生意不太好,他就把他朋友拉过来,你办张5000的卡吧,然后流水就过1.5万了,我们现在看到的效果应该是蛮不错的,所以宰股东比宰客户容易多了。

  就是因为活动特别多,所以大家交流的频率特别高,带来的结果是合作特别多,在座的大家都明白,你周围有很多很厉害的朋友,你希望跟他交流,但是大家都特忙,这种模式把大家的时间锁住了,带来了非常多的合作,有两个例子:

  例子1,我们有一个校友是做动漫的,做动漫挣钱挺难的,每拍一次都需要融资,融资挺不容易的,1898开业以后,在我们内部做了两次项目路演,就募到了几千万,要是以往的话是不可能的。

  这种合作带来的利益是远远别的组织无法取代的,从我们的理解来讲,我们每个咖啡馆首先要做一个生态链,刚才1898是做了一个创业的生态链,金融客是做一个金融圈的生态链,到这儿你找到金融所有的领域,全世界的人都能找得着,各个校友会的。

  从另外一方面来讲,我们这就是一种孵化器,只要参加众筹的人有一个特点:

  1,你的时间不够用了。

  2,发现你的钱不够用了。

  其实很多人手上有几百万的钱是非常多的,这些人的钱放在银行里是非常不爽的,想去投资你又发现你看不懂,所以基本上不敢花钱,但是参与了一个众筹项目之后,发现好项目特别多,时间不够用,发现帐上钱也不够用了,所以我们觉得众筹很有可能会未来把银行的钱全部变成众筹的钱。

  刚才讲到这种孵化的效果真的非常棒,我们看到太多的例子了,基本上一个咖啡馆一年能孵化出几百个项目,都是非常可能的。另外我们觉得众筹真的是一种非常高效的交易所(交易思想、交易钱、交易想法、交易资源…),这种效率从金融客、从1898应该都是非常明显的。

  我觉得金融客的意义在哪里呢?1898是去年11月18号开业的,一个月的时间就火起来了,我们首先要感谢微信,没有微信我们火不起来,原因就是大家有了微信之后,我们开业三天来了1500人,大家都觉得这个模式很有意思,装修很有特点,所以把它拍完之后在微信里面分享,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全球北大校友大部分都知道了,一下子火起来了。

  我觉得这个模式最大的一点价值在于,这个咖啡馆是1亿的资金,刚才央视有一个老师讲,我最早跟他聊完以后他觉得我们在忽悠,当时是看笑话的心态,现在确实变成了一个现实。金融客一个最大的价值(大家可以看到),这种模式做行业协会是非常有效的。

  过去我有一个经历,我业余做了10几年的NGO,过去我做过几十个协会,我做众筹做得很好很大一部分是跟这个经历有关系,我对这个协会的毛病了解得特别深,我觉得这种模式改造升级协会效果非常非常好,金融客就是一个例子。

  这是我们第一次做的纯股权众筹的,刚才讲到1898、金融客是为了间接发财,口腔就是为了直接发财,刚刚给佳美做了两个儿童口腔医院,第一家医院,在三里屯,已经开业了,这个就以财务回报为主,我们大概募了上千万,很短的时间,今天大老板刘佳师兄也在现场。

  这是1898一周年的时候他说的,原来做佳美的时候感觉是给基金打工,感觉很不爽,做了众筹的案子以后,感觉这帮股东都在给他打工,所以他觉得很爽,这是他自己说的,他觉得这种模式确实能给他解决什么问题呢?客源的问题,佳美出钱的人必须给他带来客源,通过这些股东能锁定上千个高端的客户,可能开的店,第一听的时候就能把亏损的问题控制住,他觉得这两个店如果运作得成功,可能佳美除北京以外所有的店全部通过众筹来做。

  我觉得不管是1898、金融客还是佳美,是真正地定义了众筹,中国主流人群对众筹的理解都是从我们这儿开始的,很多人听说众筹的时候都特别感兴趣,到网上去搜,搜完以后就对众筹不感兴趣了,那些网站基本上都带着各种炒作噱头痕迹多一些,金额基本上过10万,过百万就算超级大项目了,这帮主流人群对众筹就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接触了金融客这种模式以后,一下子金额很多,另外这种模式很适合他的方式,所以主流模式对众筹真正感兴趣,真的是从金融客开始的。

  我们是怎么定义众筹的呢?基本上的含义就是大家一起来出钱、出力做众筹,我们现在用三加一的指标,评估一个众筹到底做得好不好:

  1,参与感。出钱还得出力,大家看到网上的众筹实际上就是一种集资,只出钱不出力的众筹不能算众筹。我们做重要最重要的一个点是想各种各样的办法折磨这些股东,让股东干活儿,股东出的钱只占200分之一的股份,如果他不干活儿,他绝对不会觉得这个咖啡馆是自己的,如果这个咖啡馆快死了,他把这个咖啡馆解救了,他一定会觉得这个咖啡馆是自己的,我们做众筹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各种理由让股东干活儿,做这个众筹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是牵头人少干活儿,比如说杨大勇是我们的主席,他活儿干得越少,我们这个模式越成功,如果活全他一个人干了,就跟传统协会没什么区别了。

  2,归属感。我们做众筹很核心的任务就是挑人,只有你挑了一群人,大家觉得自己是一个圈子,你才会有归属感,为什么一般网上的众筹很难做到这一点?人太杂了,前端时间很多负面的新闻,什么上海、北京好多咖啡馆都倒闭了,从他们开始筹建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会倒闭,而且时间不会太长,原因很简单。我可以下一个定论,两类咖啡馆一定会关门。

  定论1,给钱就要的咖啡馆一定会关门,拟议可能去看,这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不会太长)。

  定论2,募资特别少的,一定会关门。

  你看这几个关门的都是这两个特点,原因是:大家做咖啡馆的目的都是为了要做一个圈子,如果你给钱就要,导致的结果是人员一定特别杂,那帮有点儿实力和年长的一定不回来,最后变成一帮小孩儿在玩儿,咖啡馆一定会关门。

  另外一点做咖啡馆你做过就知道,太难挣钱了,你不能指望去盈利,所以我们做所有的众筹项目从来不需要方案,因为你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但是我们会算最坏的帐,比如说金融客我们算一年最多亏1000万,五年不倒闭,那五年最多亏5000万,我1亿的资金肯定关不了,这是我们的一个逻辑。你让他不死就募足够多的资金就死不掉了,这是非常重要的。

  为什么募资不够的咖啡馆一定会关门,因为一群人做事一定导致的结果是这样,一开始都很亢奋、兴奋,觉得你这么牛逼、我这么牛逼,我们做一个咖啡馆还不容易吗?但是往往的结果是,每个人都觉得咖啡馆不是自己,谁都不出力,当初做预算的时候是这些人都出力,发现进来之后谁都不出力,所以当帐上的钱一旦不多的时候,矛盾就开始了,最后一定会关门。所以当钱足够多,你不用考虑咖啡馆亏损的时候,大家就会全力想我通过咖啡馆出了50万,怎么把钱挣回来。

  3,荣誉感。好比今天来,如果金融圈的这帮大佬都来这儿的时候,你觉得进来很有面子,最后我们感觉你不进入金融客,就觉得被淘汰了,你就一定得进来,另外一点你觉得这个东西做得特别好,你特别愿意吹牛,这个口碑是怎么来的,不就是吹牛吹出来的吗?我觉得我做了中国最好的咖啡馆,我就愿意到外面吹牛,只要有机会吹牛的时候,口碑就自然来了。为什么金融客能那么短的时间内让那么多人知道,原因是有100多个人在吹牛,一个人吹牛影响力是有限的,但是100个人吹牛的时候,你发现基本上行内的人都知道了。

  很多1898的人出了钱到现在为止还没消费过一次,但是他觉得很值,因为在很多场合里就有校友说,最近校友里做了很牛逼的咖啡馆叫1898,他很骄傲地说我是股东,有这样两三次以后,他就觉得这个太值了,就是这个逻辑。所以当所有人都觉得金融客很牛的时候,这50万就当做是捐给金融客了。

  4,使命感。如果更高一点的标准是有使命感,我们现在在众筹大学,我现在有4个大学的众筹,100多亿,一个人500万,这帮人为什么要出钱呢?他觉得中国的教育太烂了,他有使命要改变中国的教育,所以掏了500万。

  我们理解的众筹是分层次的,最低的是筹钱,比如说金融街筹钱肯定是最次要的,因为筹完钱他也不会给我,但是我要的是这些所有的出资人背后的智慧、资源、渠道,这些人是愿意跟你分享的,比如说像杨大勇你给我100万,他肯定不会给我,但是你给我介绍一个人,他就给我介绍了。所以中国人对钱太看重了,对智慧不看重,众筹正好满足了把最不看重的智慧分享给大家了,视金钱如粪土的人他反而不给你。

  众筹我们就分成两类:

  第一类,陌生人众筹。

  第二类,熟人众筹。

  我们觉得陌生人众筹很难做起来,原因是中国人没有契约精神,你指望中国人说什么做什么是不可能的,大家看到网上的众筹是做得不成功的,他们已经做了两三年了,金额才几千万,这也说明大家对陌生人是不信任的。另外还有一点,众筹真正的麻烦是在后面,你要了100个人的钱(每个人1万),我们说好一年不能退钱,过了三个月有10个人说,你当初跟我讲的跟我现在不是一码事儿,你给我退钱,你退不退?这时候你会很纠结,因为在国外有很好的法律制度。中国人不一样,这10个人天天盯着你,再不行这10个人去上访了,你说你退不退钱,但是反过来这个钱你如果退了,对那90个人就不公平。所以陌生人给我钱我从来不敢要,后面纠纷一定会非常多的。

  熟人不一样,中国人对契约精神不遵守,但是对熟人圈的信誉特别在乎,你再骗钱从来不敢在你的同学圈骗钱,就这么一个逻辑,我们做熟人众筹利用的就是大家很在乎熟人圈的信誉,你不敢乱来,是这么来的。

  在1898我很明确地讲,社会环境不好,你是好人坏人我也不知道,你到外面该怎么骗怎么骗,你别骗我们自己就OK了,所以这点就是说白了,我们这个小圈子只要不骗就OK了,外面怎么骗我们管理部分着。

  中国古代建房子是不需要铆钉的,建的房子抗震能力非常强,全是靠木头之间相互借力、相互制约。我们这种熟人的众筹就是靠这种方式,熟人之间相互制约,最后反而不敢乱来。一般我做众筹别人找我来谈项目:

  我有一个基本的要求,前10个出钱的必须是你的朋友(认识你5年以上的),好多人抱着骗钱的想法来找我,说前10个必须是你5年以上的朋友,他就马上走了,因为找你熟悉人民要钱的时候,你的压力会更大。所以一般做熟人圈的项目,你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绝对不敢要熟人的钱,你宁可亏自己的钱也不敢亏别人的钱。我们有一个领导做了一个项目(做地产的),他就把他的一个同学拉进来,最后项目亏了200万,他最后把200万还给他了,他说我要不把钱还给他,他在我同学圈里老说我不靠谱,这就是熟人圈带来的价值。

  我们现在的感觉来讲,众筹绝对不是一个小东西,而是一个天大的东西,就是保险,从一个咖啡馆赌博开始变成了一个行业、变成了一个学科,从我们现在做的角度来讲,我们觉得众筹也是一个行业、一个学科,至少我们目前看到的机会是几万亿、几十万亿,所以我们现在在拼命地推众筹,很大的原因是我们看到了很大的商机。

  众筹两个特别大的价值,这是我们在项目里面正在改变的:

  价值1,改变社会组织。

  价值2,改变创业形势。

  我自己做过几十家协会,我觉得中国做协会最牛的肯定是我(因为我实操了很多协会),在座的很多都是协会的领导之类的,肯定有这样的了解:

  1,所有的协会都特别穷,不管这个协会里多少亿万富翁,协会里肯定都很穷,因为我们原来当过,你就找那帮人要100块钱都很难,要1000块钱更难了。另外团队都很差,如果这个协会里全职员工有5个以上的,都算很好的。有10个以上的属于超级大协会,大部分协会就一个人、两个人(还是兼职的),工资还贼少,一般两三千、三四千,在北京三四千能招到什么人,所以肯定服务都很差。

  2,中国所有的协会都有一个特点,一开始都觉得很兴奋,想象空间无限,做上一两年之后,发现这个协会就两个人在玩儿,会长和秘书长两个人在干活儿,别人都不干了。会长、秘书长两个人还很委屈,因为别人觉得你看资源都在会长、秘书长两个人手上,但是会长、秘书长说你看我也挺不容易,我把公司的钱都拿来给你干活儿了,就变成这种状况,谁都很郁闷。

  这种方式导致的结果就是体制很僵化,所有的协会开会一般都不愿意提反对意见,谁提反对意见谁倒霉。大家一团和气的时候,你提一个反对意见,你的想法挺好的,要不然你干吧,所以你干是什么概念呢?你要找人找钱自己干,所以谁都不愿意牵头,一般协会开会从来不会有反对意见的,除非有很操蛋的意见。

  3,另外一点协会的活都做得很不好,一般协会里会看到一个明显的标志,如果这个协会里有大部分人参加活动的时候,一般都是会长、秘书长打过电话给面子,很少有主动说你这个活动不错,我来参加活动,很少的。原因是你给员工的钱很少,他也没有动力服务好你,所以他就将就一下就OK了,所以一般那种活动很难参与。

  众筹把这些问题都特别完美地解决了:

  1,钱特别多。当你帐上趴了五六千万的时候,所有的人心态都不一样,干活儿的人也很有积极性。招人你又很爽快,金融客这边招人,都是年薪30万、50万招人,三五十万招人他能不好好干吗?不好好干你就把他开掉,协会的人你把他开掉他求之不得。

  2,去中心化。这里面没有老大,这200个人离开了谁都照样转,这是非常难得的,传统做协会的基本上说白了是条贼船,你牵头做了一个协会,基本上一辈子都离不开的,但是这种方式说白了杨大勇明天离开了去美国了,照样能活得很好。

  再一个是这种方式资源是完全分离的,这200个人如果没有微信我们这种模式玩儿不转(特别感谢微信),你出了50万一年又没挣到钱,发现没看到谁的时候,你肯定觉得不值,现在有了微信200个人往群里一扔,大家都是透明的,所以咖啡馆有什么好事儿、坏事儿,大家去群里都看得着。

  我们做众筹有一个心得,如果你做一个项目有方案的时候,大家都开始给你挑毛病,你没方案的时候他天天想着能干什么,所以发现没有方案的时候,大家给你想的都是正面的东西,有方案的时候大家挑的都是毛病。

  另外一点比如说我们金融客,我们就这么一个逻辑,你出了50万进了金融客,5年这个咖啡馆关门的时候,你一分钱没挣到那你是笨,你不用怪别人,5年你通过这个平台你挣了10亿,那是你牛,这种模式主动权完全在自己。

  我们要求每个股东都要出力,我们的咖啡馆一年两三百场活动,而且质量非常高,这么多活动的话,跟传统的协会一定没法比,我们这种模式项目做得再差,都会比传统协会的好一百倍。

  另外一点也是特别大的区别,众筹是一种新的组织结构,我上次跟清华的一个专门做公司治理的高教授聊这个,他觉得这个肯定是一场革命,因为公司的模式发生了改变,传统的这种几个人成立的私人公司太封闭了,一定是走向没落了。所谓的上市公司股东太多了,所以股东之间非常陌生,导致的结果很有可能最后变成职业经理人控制了,但是这种众筹你会发现200个股东相互之间比较熟悉的时候,职业经理人干活儿特别卖力。

  1,他不敢骗你,因为任何一个职业经理人不敢狂妄说我能把这200个人都骗过,所以他就老老实实干活儿,就变得很简单。

  2,职业经理人最怕是他有好的想法的时候领导不理解他,但是众筹有一个好处是,有200人看着你的时候,总有人能看到你好的一面,所以职业经理人永远都不会觉得委屈。所以职业经理人特别好干活儿。

  所以我们发现众筹项目挖人特别好挖,那些特牛的人跳到一个新公司怕领导老变,他特别郁闷,众筹这种项目稳定性很强,因为200个人确定一个方向之后不会轻易变的,职业经理人永远不用担心今天一个想法、明天一个想法,所以这种方式一挖一个准。

  我创业10年,我觉得创业特别难,创业公司做得差不多的时候,你想把公司做得更大很难,因为你子资金、资源、能力各个方面都觉得自己不行,所以为什么那么多中小企业,就是因为没有动力、没有信心了。

  还有一个你看四五十岁的人大家都去打高尔夫球了,原因也是看到天花板了,也不愿意卖命,所以我觉得真正有价值的人是那些四五十岁的人,这才是中国的支柱,但是这些人都在打高尔夫球。众筹为什么能做好?背后是有一些逻辑的。

  逻辑1,大钱和小钱的关系,因为传统的方式你要投特别大一笔钱的时候,会特别慎重,原因是1亿的钱你不可能不要回报的,但是众筹你会发现,你把大钱变成小钱,大家的心态不一样了,所以创业为什么难呢?就是因为你老想1万块钱办出100万的事情,所以你特别辛苦。当然众筹你1亿办一个1000平米的咖啡馆的时候,你发现太容易了,它的成功率基本上是100%,它不可能失败。所以大钱办小事儿的心态不一样,你所有的合作伙伴对你都有信心了,创业就是一个信心,所有的人都对你有信心的时候,你的公司一定能做成。金融客你就花了30万、50万,你享受的是1个亿给你带来的东西,所以你的回报一定很容易得到满足。

  刚才跟各位讲了买F1车队、买NBA球队,做1亿的咖啡馆本质上都是一个逻辑,当你大钱变成小钱的时候,每个人做决策的心态就不一样了。

  能拿出50万来做饺子馆的人,他绝对不会在乎最后你的回报是20%还是30%,因为你多10%不会影响他什么,他更看重这个事情的意义,最后你发现通过这种方式做事的人,每个人都变得很纯粹,出钱的人也变得很纯粹,就是因为喜欢,可能就是觉得有意思他就把钱给你了,干活儿的人也不用天天计较有人盯着你挣钱不挣钱的问题。

  逻辑2,传统的创业每一步都是非常难,找钱很难,找完钱之后把你的产品第一拨卖出去生存很难……每一步都特别不容易。所以这个众筹带来的改变是股东、消费者、推广者三个人合为一个人之后,做事就变得特别简单了。

  我举个例子,我们帮一个朋友推月子中心,每个人25万,200个人就是5000万做一个月子中心,而这个出钱的人什么心态呢?我出完这25完之后,你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服务,你就是月子中心我生完孩子以后你关门了,他也觉得不亏。如果他这边服务得挺好的,你说有200个高端客户给你做推广的时候,你能缺客户吗?它一定不会差的,对于做事的人他就不用考虑我开了月子中心,还需要不需要拉客户,他最简单的就是怎么把这200个人伺候好,所以他也变得很纯粹了。

  所以很多职业经理人为什么不敢创业呢?就是因为太有风险了,但是如果职业经理人通过这种方式做事没有风险,他是很愿意创业的。

  我们把众筹分成四类:

  1,互助。我们现在也帮着众筹保险公司,就属于互助的,公益的我们都理解为叫互助的。

  2,理财的。P2P就是属于理财类的。

  3,股权众筹。

  4,消费。比如说团购、预售,我们都把它理解为消费者,分成这四类:

  另外我们把众筹分成四个纬度,基本上就是融资的手段,第二个是一种高效的资源配置方式,我觉得这点特别重要,我们众筹做的事情是一个什么特点呢?

  众筹特点1,出的钱都是这帮人存在银行里不用的钱、闲置的钱。

  众筹特点2,这种模式在一起,大家发现把很多闲置的资源都充分利用起来了,很多对你特别难的事情,对我们主席来讲打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最后发现通过众筹把一个资源全部高效地配置起来了,干的是投行的作用。

  众筹特点3,有200个人在盯这个项目的时候,一定不会有大的陷阱,你可能会走很多小的弯路,但是一定不会有大的陷阱,这种方式把这个社会所有的闲置资源全部盘活了。

  众筹特点4,为什么说我们看到的众筹是一个几十万亿的机会呢,就是因为最后一条,它可能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很有可能未来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呢?你吃的米是你众筹的农庄生产出来的,你小孩儿上的学校是你众筹的,你读的EMBA也是你众筹的,你死的时候墓碑也是众筹的。很有可能你从生到死、吃喝拉撒都是众筹的,大家不要笑这边所有的项目我们都在做,现在至少有5家墓地公司找我做众筹,但是心里有障碍,没接受。

  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创业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你特别难的时候,连你的好朋友都没办法讲,因为他不了解,你有特别好的事情的时候,众筹有200个股东,200人你什么感觉呢,当你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往群里一扔,马上就能帮你来解决,你做得稍微好一点点的时候,那帮人就鼓励你,你真棒,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那帮人说没事儿没事儿,有200个人给你做啦啦队的时候你就觉得特别开心,你就觉得创业没那么难了,这种方式感觉非常舒服的,创过业的人就知道创业者是非常股东的,但是这种方式你就发现你不再孤独了。

  我们新东方的俞老师特别典型,徐小平多舒服,俞敏洪多苦啊?他就出不来,原因就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有了众筹之后可能会改变这种局面。众筹带来的结果,未来会出现很多小而美的公司,就像刚才说的月子中心,我可能把200个人伺候好了,每年有100万的收入肯定活得特别开心。小而美的公司出来导致的结果是会出现很多创新,为什么以前没有创新呢?国外就很多一个小螺丝钉就能做得很专业,因为到中国不可能有这种让你生存的环境,但是众筹很有可能会出现这种公司以后,你的任务就是把螺丝钉做得特别好,你也可以活得很舒服,但是没有众筹你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所以有很多小而美的公司之后,中国会带来巨大地创新。

  我觉得这个众筹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就是中国的社会环境,你们每个人都觉得中国的社会环境很糟糕。但是每个人都有两面性,众筹是塑造了一种小的环境(不管是1898还是金融客),至少在这个小圈子里面是自由平等的,到这边绝对是守信的,你不敢四乱来,另外为什么觉得众筹很适合中国人呢?中国很多人的心态是既不愿意吃亏也不愿意占便宜,这种模式有什么好处?你从这个平台得到好处的时候,你一定会想办法给这个平台一些反馈,如果你老得到好处不反馈,别人就偷偷说你坏话,这些人都明白,我在这里得到多少好处,我一定要给多少反馈,就是这个逻辑。

  这种模式塑造一种理想的硅谷的环境:

  1,你会鼓励原创。你发了很多财到这儿不会得到尊重,因为这些人都挺有钱的,你到这边没有吹牛的资格,当你做了一个很牛B的事情,你到这儿会特别有面子,所以环境是无形地鼓励你原创,你只有这种方式才有面子。很多企业家很牛、很低调、但是中国人的特点在小圈子里谁都不愿意低调,小圈子里都愿意自己是最牛的,所以他一定会做得特别好。

  2,宽容失败。这200人都经历过很多失败,他知道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情,在群里当有人失败的时候,他不会觉得瞧不起你,他不会鼓励你,原因是大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但是社会上的环境是不一样的。我们通过众筹塑造了很多理想的小环境,你想如果全中国有1万个金融客这样的小环境的时候,就有不小的一个社会氛围,中国的软环境要提高,就是靠金融客。

  另外我觉得这点特别重要,中国老板为什么特别累,你70%的时间要去维系各种各样的关系,因为你没有安全感,所以中国只要混得不错的人你跟他讲,我都有很多很多资源,都这么讲,原因都是因为没有安全感。但是你发现众筹能解决你安全感的问题,1898是特别典型的,有了股东群,当你遇到什么困难的时候,你往股东群里一扔,说今天我母亲身体不好,我需要找医生,马上就给你解决了,过两天你要找谁。当你有几十次这种感觉,你会发现我有任何问题的时候,这帮人都能帮我解决的时候,我干嘛要维系那么多不重要的关系,当你有这种体验,尝到几个甜头之后,你慢慢会心里改变,我就没有必要浪费那么多时间,维系那么多不重要的关系,我就会集中精力维系我重要的关系,每个人就会变得很纯粹。

  另外一点对中国也特别重要,中国为什么这么扭曲,就是因为这个社会最有话语权不是那些干事儿的人,是那些有钱的和有权的,干事儿的人就必须迎合有钱和有权的,所以很多事情就扭曲了,像食品安全,学校里搞研究的特典型。中国每年搞科研的其实费用挺高的,为什么出不了原创呢,原因很简单:能拿到科研经费的人都是不干科研的,想干科研的人都是拿不到钱的人。你看真正1亿国家给的钱,最后搞科研的人就10万块钱也说不定,根本的原因就是干事儿的人没有话语权,众筹就不一样了。

  举个例子像拍电影,首先投电影的老板很多都是为了泡妞,如果一个导演拿到2亿的投资来拍电影,老板给你提过分的要求你就必须得听,因为这2亿的投资非常不容易,你为了自己有活儿干就必须听他的,他要改你的剧本你得改,他要你换演员你得换,但是你想想如果这2亿,是100个老板,每个人出了200万给你的时候,这些老板就很老实了,谁跟你磨叽你就说对不起,后面还有排队的,最后变成导演有最大的话语权,这个事情就变得非常健康了。

  我们现在做一件事情,想在全国商学院,很多领导不准读EMBA的,我们这个有可能会改变中国的教育状况,我们准备全国商学院选出100个教授,每个教授无条件给他2000万,每个教授我们找100个企业家,每个企业家出20万,因为每个企业大家都知道挺难的,当他遇到困难的时候,如果有个教授能当个朋友聊聊天的时候,他是很愿意掏这20万的,我跟这些企业家聊,我说有你喜欢的教授,你愿意不愿意掏20万,没有人不愿意给,但是一旦这个教授手里有2000万,会有什么变化?他后半辈子没有后顾之忧了,他慢慢就硬气了,这时候院长、校长跟他说话,他就不用屌他了。现在为什么老说知识分子没骨气,他说句真话,第二天工资就降了,或者涨不了工资了,或者说不能提了,你说这个教授不是很郁闷吗?说白了他因为有后顾之忧,这些知识分子就不能独立。当这个教授有了2000万,他觉得我不在这儿待着,照样能活得很舒服的时候,他的心态就发生微妙的变化了,当心态发生微妙的时候,你发现领导也不敢吓唬他了,一吓唬就走了。

  现在教授是有钱人了,领导说给你加工资也不管用了,领导唯一要干的就是尊重教授,所以你发现这种方式教授的话语权慢慢变大,领导慢慢变成弱势群体了。你说中国的教育怎么改?不就这么改的吗?所以众筹做革命都是静悄悄的,这种方式非常好使,众筹对职业人士的改变,这一点真是价值极大的。

  包括我们也去众筹演员、众筹一生都在做,我们觉得这种方式对中国的改变就是,只要专业人士有话语权,这个社会就健康了,这一点对中国是极大的价值。

  刚才讲过了很多年长的人都不愿意去创业(或者说没有动力),最根本的原因是没有找到他有激情的事情(这是根本),还不想太累。雷军为什么这么拼命呢?雷军那么多钱了还做小米,因为他找到了让他自己激动的事情,根本就在这儿了。很多四五十岁的人都去打高尔夫,很大的原因是缺乏激情。当然你发现二次创业的人,四五十岁的人做众筹有极大的优势:

  1,他们有经验,是过来人。

  2,有很好的口碑。

  3,有信任度。

  众筹的好处是,当你有一个好的起点的时候,众筹的杠杆是非常高的,你能挑出各种各样很牛的人过来,当有200个很牛的人在一起,就爱吹牛。200人在一起吹牛,任何小破事一吹都变成全球第一了,你发现做任何事情都能变成全球第一,你突然就特别有激情。

  我跟很多企业家聊,发现聊完之后为什么突然心动了,其实很多企业家再有钱,他很希望做一件让别人尊重他的事情,很多人有钱,其实他并没有觉得他做了让别人尊重他的事情,所以你跟他一讲这个之后,他的野心就调出来了,他特想干一个让别人觉得尊重他的事情。而200个人在一起有这么大的格局之后,特别容易招人,把那些最牛的人招过来,又有特别大的格局的时候,你还不用特别累,所以这帮人都想去创业。我们现在有好多准备退休的人,都准备重新创业了,好多五六十岁的人,都找到了人生的第二春。中国真正最有力量的人、最有价值的人是那些五六十岁的人,有了众筹这些人全部激发了活力,年轻人都是扯淡的,年轻人主要的任务是多犯错误,为将来10年之后多干正事,但是五六十岁的人是马上就能产生社会价值的,众筹就让这帮五六十岁的人重新翻身了。

  另外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很多企业家朋友,创业不愿意,有了众筹之后他们突然间想创业了,因为他可以利用他父辈、家族的影响力给他做背书,他众筹的时候能找到最有能力的人、最好的资源,迅速能聚集200人,这时候他创业的话第一不会累,而且做事的成功率高,所以这帮富二代听完众筹之后都愿意创业,而且父辈还很放心,因为他一个人干的时候,你给他2000万你怕他乱来,有200人干的时候他不会乱来,所以富二代创业,通过众筹是一种非常好的模式。

  现在外边看到的众筹,大家都不懂,怎么希望大家给你钱呢?都要找一个领头人,其实我觉得众筹一定都不需要领头人的,为什么这么讲呢?从我看到这么多项目来讲,中国人有一个心态,叫先来先得。你比如说举个例子,我突然间有一个想法了,我要做一个口腔,我说完之后在后面做的千万不能抄我的想法,你再做口腔我一定说你是抄我的,中国人就是这个毛病,一个想法就觉得是你自己的。为什么不要领头羊呢?因为牵头人一般都不是最合适的人,你一旦让他牵头之后,你后来发现他不合适,你不能把他换掉,所以我觉得牵头人最好的是谁呢?谁有想法跑一年,谁最合适谁就是牵头人,所以众筹开始有牵头人对你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束缚,而且一般有了牵头人他老觉得我是牵头人,谁都不能超过我,超过我就是对不起我,实际上就限制了很多人干活儿,而这种众筹我们认为就是跑出来的,金融客做了一年之后,最后发现谁的贡献最大,谁就是老大,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所以众筹会发现这种利益机制分配都是在事后。

  所以为什么合伙人特别容易闹矛盾呢?最早我们三个创业,都是熟人说股份平分吧,做完了一年之后,发现什么活儿都不干,还占三分之一的股份,矛盾就出来了,但是如果你的股份很多是事后去分的时候,你贡献最大就拿大头,他也安心,我贡献不大就拿10%跟着发财也挺好的,所以我觉得众筹一定不要领头人,领头人对你是最大的约束,而且领头人一般都不靠谱的。

  另外刚才讲了那么多,众筹的社会价值很大。我们用的都是闲钱,闲置的资源,所以把很多东西都激活了。众筹做事情都是发自内心的,所以他不会乱来,来这儿都是真的,他拉动投资的效果会非常强,一个咖啡馆带出几十个项目来是非常容易的。

  另外我们刚才讲是改变传统的组织结构,我们现在觉得有可能,未来会出一种新地经济形式叫众筹经济,既不像计划经济,也不像市场经济,计划经济是一个大领导很聪明,把你的生产需求各方面全定出来了,但是那个领导一般都不能出名的,所以计划按道理是少浪费资源,但是有一个笨领导的时候,最后浪费的资源是更严重的。

  所以它的问题在这儿,而市场经济的好处在于完全靠市场手段出来,但是它的问题有可能会浪费,众筹经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可能是把这两种优势都结合了,为什么这么讲呢?

  你看众筹的很多事情我们都提前锁定了,提前锁定之后我们所谓叫做C2B的模式,会把很多需求都反向定制了,你的需求都是按需定制的,发现结合很多社会资源,这个没太想明白,但是我觉得未来众筹经济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独立的。

  另外我们现在做咖啡馆,有10类咖啡馆都在做,我们觉得未来众筹有可能给中国贡献一个点的GDP(我们是有算法的),比如说我们现在有10类咖啡馆在做,其中有一类现在反馈得不错,叫社区咖啡馆,未来有可能会在中国每个中高档社区都会众筹一个咖啡馆,都是1000、2000平米,5000万的投资,潜在容量会有几十万家,咖啡馆是什么作用呢?小孩儿三年以后学习的地方,老人白天聊天的地方,成年人晚上和周末社交的地方,这个特有需求,我们去反馈都特别好,如果做得好,几十万家是有可能的。你想想一家咖啡馆5000万的投资,几十万家是多少钱,而且这种拉动效应很强,如果在全中国开了几十万家咖啡馆的时候,它的需求全部给你定制了,你需要吃米你就知道,我一年需要吃100万吨大米,有可能你就全部众筹了去生产了,这些人需要的杯子、牙膏、牙刷你全部给他定制了,就实现了这一点。这个导致的结果是没有中间环节,会降低中国的CPI。每个咖啡馆能解决几十个人的就业,它就能解决上千万的就业,所以我们干的都是总理在干的事情。

  另外我们现在干的项目非常多,大家看到都是咖啡馆,其实我们做事情是非常保守的,我们干事情从来不说,说的从来不干。其实我们干的项目蛮多的。

  比如说举个例子,我们马上要做一个中国最牛B的书店,中国的书店唯一的出路就是众筹,因为书店真不能挣钱,就靠大家一起亏。我们现在在找地方书店可能做成中国的成品出来,因为只有这种众筹就没有那么功利性,它真正会把书店做好。

  其他众筹项目

  我们准备20亿做一个学校,一个老板出500万,400个老板就是20亿做一个学校,老板为什么能掏这500万呢?一句话就把他搞定了,很多公司大一点的老板,每年都要花很多钱去送他公司的高管读EMBA,他出500万,给他返500万的培训经费,他的500万未来可以送10个高管来参加培训,所以老板也不亏,让他掏都挺爽快掏的。

  另外这帮人出点儿钱还能招生,你想200个老板,每个老板招5个指标,一年就可以招1000个人,像李彦宏这种人当股东,你让他推荐人招5个人是很容易的,所有人都希望给他推荐,都愿意掏钱。所以这种模式带来的结果是,以往你做一个大学是超级难的事情,现在办一个大学特别容易,我们现在最大的项目10亿美金,也是这么去忽悠各个首富的,一个人掏100万美金。

  包括养老地产都是非常适合的,我觉得众筹对连锁店的改变特别大,比如我说美容院,是一个特别典型的例子,美容行业竞争特别激烈,你比如说假设你是上海的一个美容院的第一品牌,你做得最好、最大,你想来北京做没有太多的优势,你的品牌在北京没有知名度,北京竞争也很激烈,但是你通过众筹就很容易做,在北京找100个女老板,每个人出10万众筹一个以你的品牌为名的美容院,这个其实是非常容易的,因为出钱的老板很简单,我出10万能享受50万的回报的时候,他是非常愿意把10万给你的,所以这个美容院开一年之后,他享受好了你关门了她不在乎,所以你是没有财务上的风险的,你又有100个口碑,说白了你通过这个把北京市场摸明白了,到开第二家店的时候,你就知道如果说第一家店风险还大,第二家店你照样可以众筹,当第三家发现没有众筹,你就自己掏钱做事情就完了,所以这种方式你要全国开连锁非常容易,全国可以同时100个区域、200个区域同时开,因为没有任何财务的风险,对投资人来讲,他出10万的目的回报是第二位的,他的第一位是我希望享受更超值的服务,所以他很愿意掏这10万块钱。众筹未来对连锁行业改变是极快的,三五年的时间全国一万家店同时开了,因为后期的运营帐你是能算出来的,我们觉得众筹能把传统行业能洗一遍。

  另外一点是很多人对我们众筹不太理解,为什么我们做的项目动不动就是几亿的,为什么不做一些低端的,这是我们自己做众筹的理解,众筹一定是找有钱人要钱,一定是没钱人找有钱的人要钱,有钱人找没钱的人,一定是很扯淡,跟骗子差不多的。你看余额宝说给大家老百姓一个投资电影的机会,让你掏100块钱,导致的结果是你看两场电影,对你不会带来任何改变的,实际上找了一个理由圈老百姓的钱,所以我觉得众筹一定是有钱人、有风险识别能力的人他们来出钱,所以我们现在通过咖啡馆这种大家比较容易接受的模式,你参与这个项目之后,知道了什么叫众筹,你成为了一个合格的众筹投资人,有一个好项目的时候,你就愿意给他钱。所以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通过咖啡馆的模式,培养未来几十万、上百万的合格众筹者,让他很理想,年轻人、所谓的草根需要钱的时候,找这些人要钱,这是我们的一个推广路径。

  非法集资有几个重要的特点。

  特点1,非特定人群,

  特点2,人数一般都会比较多,几千人、上万人。

  特点3,一般找的都是老百姓,金额相对来讲是比较小的。

  特点4,高额回报。

  我们现在做的众筹都没有这几个特点,规避了现在的法律问题。

  1,我们都是在熟人圈,而且我们股东挑人挑得挺严的。

  2,我们一般不超过200人。

  3,我们这群人有风险识别能力。我老开玩笑,我们众筹这批人是中国最贼,最精明的一批人,这群人你想骗他的钱太难了,你骗他的钱,政府绝对不会管你,政府管的是老百姓的钱,所以这群人你不用管,你就敞开骗,只要你有本事,你尽快骗就得了。

  所以为什么我们不需要方案,你的项目几点核心点一说,这帮明白人几句话就听明白了,他自然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他听不明白,你给他1000页的方案他也不会给你钱。所以为什么众筹我们做起来特别简单,你就是找那种明白人,不给钱的都是不明白的人。

  未来有一个趋势,这是KK说的话,未来组织的趋势就是这几个特点,从复杂到简单,所以你看我们做众筹规则一定很简单,众筹如果规则复杂了一定会关门的,原因很简单,你规则复杂之后人多了,绝对会有无穷的分歧。所以你看我们现在做咖啡馆就几条,你出多少钱我返多少卡,股份200分之一,保证5年不倒闭,没有别的承诺了,所以这个规则很简单,规则简单就容易传播。所以我们做项目就有一个规则。

  比如说我跟你讲完之后,你马上就有反应是来还是不来,如果你讲完之后还纠结到底什么东西的时候,基本上就失败了,你跟他讲明白了他就很容易传播到第二个人,我们做众筹就一个标准,我给你讲完之后你把钱掏了,钱掏了还把你朋友拉进来,才会真觉得好,因为你有时候钱不多的时候,他出于面子就给你了,但是如果他把他的朋友拉过来,一定是真觉得好。所以我们是通过这种方式是辨别真正对他有用的人,所以一定要简单。

  第二个是封闭到开放,我们200人是一个没边界的组织,我们选股东是真的选得特别苛刻的,我们所有的活动完全是开放的,所以基本上金融客开业之后,任何年轻人来这边我们都是欢迎的,完全是开放的。

  第三就是平衡到非平衡,传统的组织一旦平衡了,是绝对是管理得最好的,众筹是一旦平衡了必须要引进因素进来打破这个平衡,所以我觉得众筹有一点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它是人的迭代。举个例子,假如说我们已经有4个人了,我们想到特完美的方式,想特别好的解决办法,突然来了第41个人,他可能一下子把我们全给否定了,他想出了更好的想法,但是我们很心甘情愿接受这个想法,就是因为来了新的人之后,他可能把我们全部给否决掉了,所以这种众筹其实是人的迭代,这种迭代带来的结果是,来一个人他一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所以对众筹来讲,我一直很乐观,你不用感到众筹后面有什么大的问题,这200人的智慧一定能解决任何问题,所以众筹有任何问题我一定不担心,这200人一定会救我们自己的。

  另外还有你从控制到失控,以前都是讲我跟四五十岁的人讲众筹(特别是做得比较成功的人),他第一反应是200人我怎么管,其实众筹最大地魅力就是你不用管,但是它背后有一些基本的制度保证它不会出问题。金融客就是一个很好的有机组织的代表,就这几个特点。

  1,是一个合作型的。

  2,所有的信息都特别透明。

  3,资源非常分散。

  4,非常灵活。

  这200个人以后会形成无数的小圈子,一个组织的活力是怎么体现的呢,这个组织的小圈子越多,这个组织就越有活力,它相当于一个人的细胞一样,所以我们做众筹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下面引导成立无数的小圈子,你对法律感兴趣,就形成一个法律小圈子,你对有机感兴趣,这样的小圈子越多,你的组织越有生命力。

  然后效率非常高,另外这个特点是自成长,最后长成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刚才谁讲得特别好,一个人就是一个变数,200个人就200个变数,200个变数放在一起的时候,能有多少变数谁都不知道。

  我们现在在做一个众筹研究院,也是通过众筹的方式做,我们会募1亿的资金,来专门做众筹的研究,大家都知道其实一个新的东西出来的时候,很难拿出那么多钱做研究,因为老大在观望,看不上,小的觉得很积极、很兴奋,但是他没有钱,这是所有新行业出来面临的问题,我们现在通过众筹能解决很好的问题,我们找200个老板,每个老板出几十万,这些老板为什么掏钱呢?因为他对众筹特别感兴趣,但是外面没有众筹的信息,所以他做几十万第一次先得到众筹的信息,我们拿到这笔钱我们找100个教授,每个教授研究众筹可能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我们这个众筹研究院是两拨人,干活儿的一批,出钱的一批,但是这里面又有理论、又有实践,所以迅速能把这个众筹催肥。

  我们觉得未来众筹,真有可能是一个超级大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吸引了非常多的人一起来参与,特别是法律问题,我们觉得未来众筹会有一种新的组织形式,既不是有限合伙,也不是股份制,可能是一种新的组织形式,所以我们众筹研究院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法律研究,我们现在在北大是我们的吴校长牵头在做成立一个课题组研究法律,包括政法大学、人大都在做研究。

  另外一点就是这是我们易总说的,众筹很多人听完之后第一感觉就像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因为是从体制里面出来的,他说共产主义的核心就是两句话,各取所能、各取所需,我们做众筹真的特别符合人性。

  1,大家都出力,不出力的人走开。

  2,一旦这个平台建立之后,鼓励你疯狂地从里面捞资源,你捞得越多越牛。

  这种是符合人性的,传统的协会什么特点?你从传统协会稍微多捞一点钱,你看那个老从我们协会捞资源,是不是这种感觉,所以你都不好意思去捞,众筹不一样,你捞的资源越多,人家就觉得你真牛,真会捞资源,所以这种都是积极正面符合人性的,我们觉得众筹未来真的是会改变很多,我觉得也许众筹真的能帮助中国实现共产主义。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