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舌尖2”导演陈硕在川大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做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舌尖2”导演陈硕在川大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做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评论


  【毕友导读】在6月24日举行的四川大学2014届本科生毕业暨学士学位授予典礼上,川大2000级哲学系优秀校友、“舌尖上的中国2”第5集《相逢》的导演陈硕出席并作为校友代表向毕业生致辞,他以自己毕业之后的经历,向同学们讲述了刚走出校园可能会遇到的变化与迷茫,激励同学们始终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做一个”利他”的人。本文为陈硕的发言稿。

  很荣幸今天能来到母校的毕业典礼面对各位老师和同学进行发言,我们舌尖组曾经在北大进行过一次试映,当时还没有播到《相逢》这一集,所以我没有受邀上台。坐在台下,我心里想,什么时候我能对着公众做一次发言,让大家认识我,更有可能了解我的所思所想。今天我实现了这个愿望,这得感谢母校。川大培养了无数优秀的人才,以我目前做出的成绩,根本不可能名列“优秀”,光是影视人才,我就知道两位大拿,一位是川大中文系毕业的前中影集团董事长韩三平,另一位是刚刚在上海电视节遇到的纪录片大师梁碧波,他告诉我,曾经他也是哲学系的学生。我知道自己是搭了舌尖的顺风车,因为这是一档具备了全国影响力的节目,我不能免俗,更应该从众,所以感谢CCTV。

  刚才说到我想让大家了解我的所思所想,这多少听来有些狂妄,但如果没有这样的企图心,我就不会选择影像创作这条道路。一个人决定要创作,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因为创作就意味着你的作品有朝一日要公之于众,接受大家的检验,甚至还可能承受大家的攻击和谩骂。在舌尖播出这段时间,我们整个剧组经历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了复杂而微妙的人性,这个东西很有意思,也是我在大学时代没有感受过的。大学生活对我而言,是单纯和美好的。这种情感让我在走出校园时怀着满满的善意和对未来的期待。

  今天同学们毕业了,要步入社会,这意味着你要脱离集体。我相信,在座的同学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离别的愁绪。集体是一个特别温暖的地方,从中可以找到认同感和归属感,但这个阶段过去,就会很残酷,很多时候得靠自己认可自己,自己成全自己了。这时候要有一种自觉和警醒,我是经历过这个阵痛的,而且持续了很久,因为大学生活对我来说太活色生香了,踢着足球,吃着美食,谈着恋爱,衣食相对无忧,未来还很遥远。突然这一切都消失了,就很失落,唉声叹气。现在回看会觉得这一切很有必要,没有这种失落和阵痛,没法继续成长。

  无论集体有多强大,和个人有多合拍,我们首先是作为个体存在,面对先天的孤独,我们何以自处?我觉得内心要足够强大,认识并保持个人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有赖于我们在学习和成长中慢慢形成的人生观、价值观。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和集体求同存异,建立一种有益的互为关系。在我慢慢建立自我认识的过程中,哲学和电影都发挥着很大的作用。

  独特,意味着你是有坚持、有原则的人。这种坚持,用陈寅恪的话说,是: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用康德的话说,是:头顶星空,心中道德律;用老子的话说,是:道常无为无不为。你们看,所有伟大的人都是非常有“节操”的。这种伟大,对于我是明灯,引领着我前行。我在电影中找到了很多例子:台湾导演蔡明亮调动所有感知,让你投身于他创造的独特,体会到人之为人的可贵;俄罗斯导演塔科夫斯基俯身大地,用影像佐证了信仰才是坚持的根本;法国导演戈达尔无数次仰望天空让你领略到思想的高贵、智慧的光辉。正是影像中那些激动人心的时刻让我倾心于电影这门艺术,我觉得我能通过它表达崇高和伟大,影响一部分人,改变一部分事,哪怕这个影响微乎其微。

  这听起来是一件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事情,我以前是没有这种想法的,很多年前得知的一个故事震惊了我。这个故事来自于一个非常出色的舞蹈艺术家——林怀民,当年林怀民父亲问他,“你的人生梦想是什么?”他说,“我想要汗牛充栋的房间,让我能听音乐,再有一杯茶喝也不错。”我一听,觉得这不正是我的想法吗?可没想到他的父亲说:“丢脸的家伙!你没有顾虑到其他人,你不想贡献一己之力。”林怀民当时既难过又生气,但时隔多年,他觉得当年父亲灌输给他的观念已成为他的一部分。

  所以,在我的观念里面,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是应该具备社会责任感的,是可以做到利他的。当然,这个利他,得建立在自身的日趋圆满,如果自己难以自处,是不可能真正利他,利这个社会的。

  话说到这,我做个总结,我们要成长为一个出色的人,要学会认识自己,找到自己的独特性,然后认定方向,依赖自己的信心,坚定地走下去,无论面对多少苦难都要走下去,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一定对这个世界要抱有足够的善意,这样,才能真正走向个人的一种辉煌。

  大家如果认同我现在做出的一点点成绩,那我就可以拿来现身说法。总导演曾在媒体上说,我是最会“撒娇”的导演,剪辑阶段老跟总导演谈条件。这种撒娇其实就是一种坚持,我有对什么是好纪录片的一个判断,我有对自己梳理文本的信心,这种信心让我认定自己的叙事结构及建构影像的方式,不轻易做出改变,最终得到了总导演的认可与观众的喜爱。那么这个片子的价值是什么,那就是我通过美食切入了中国的历史,让我们毋忘我们的先辈,记住那些前尘往事。在我看来,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过去时的,它就会像基因一样在不同的时刻、不同的机缘下显现出来,影响我们做事的方法和结果。

  这次发言,已经过长了,我很感谢大家愿意听我的分享,希望未来大家可以再次相逢,我期待着。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