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职场 > 白领黑皮书:口香糖和过劳死

白领黑皮书:口香糖和过劳死

评论

  白领黑皮书:口香糖和过劳死

  “白领黑皮书”口香糖和过劳死的启示:世界上所有的金钱,职位和名望都是用时间、健康和精力换来的。当你一心想爬上金字塔顶端的时候,不妨问问自己:你真的很想要吗?你准备好了吗?你撑得住吗?

  如果待嫁闺中的老处女最想听到的一句话是“Marry me!”(嫁给我吧!)的话,朝九晚五的白领最想说出的一句话大概就是“I quit!”,这句话翻译成中文,最恰当的北方话是“老子不干了!”或者是广东话说“我唔捞了!”

  每当被客户骑在头上拉屎,碰一鼻子灰的时候;被老板差来差去,辛苦了若干星期后老板突然改主意的时候;或是项目失败后,被同事栽赃作替罪羊的时候,这句铿锵而掷地有声的话都会在喉咙里转来转去。但脱口而出之前,往往有一些理由让你悬崖勒马,比如说正在供的房子,嗷嗷待哺的孩子,或者是失业丢不起的面子。说不出来固然是心中郁闷,但只要想像有一天可以昂然走进老板办公室,毅然把一封辞职信放到他的桌上,施施然地说出这句话,想像老板脸上的错愕和惊慌,怒气可能会稍稍平息,觉得这一天的到来还是值得些许等待和忍耐。

  所以一直以为在职场,除了辞职并无大事,不管面临多大的压力,总是可以“难言之隐,一走了之”。直到一次关于员工因压力过大而猝死或自杀的讨论沸沸扬扬,才让我骤然想到,白领上个班,也已经严重到“除死无大事”了。

  讨论的导火线,是华为有一员工自杀身亡的新闻,据媒体报道这已经是华为一年来发生的至少第五起内部非正常死亡事件,之前25岁的胡新宇的病毒性脑炎,26岁张瑞的自缢等等,让媒体把目光都聚焦到华为的鼓励在公司长期加班的“床垫文化”上。相信华为白领并不是个案,据调查,京沪粤超过8%的白领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连一直以追求“口气清新,充满信心”的白领为主要目标受众的绿箭口香糖,也开始在各大写字楼开设“嚼吧”,把小小的口香糖的功能推到了“舒缓职场压力”的层面。据说有人甚至将老板的名字写在口香糖上,“以便更充分地,有目的地减压”,俨然上司成了压力的最大来源。无独有偶,沪上热播的电视节目“上班那点儿事”也常常把上司放在对立面,内容充满了火药味。但不知有没有人意识到,上司也有他的上司。压力真的来自上司,来自公司,还是来自我们内心?

  每每有老外问起何以中国人愿意抛家弃子,日以继夜地加班,应酬,跑生意,我以前总是以一句“生存压力大”作为回答。但我看到越来越多忙于炒房子、炒股票的有产阶级始终忧心忡忡时,才意识到,其实对大多数白领来讲,生存压力并不大,大的是致富的压力,是无法满足自己不断膨胀欲望的压力。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开始批评小富即安是不求上进,广告也开始鼓吹“成为少数人是多数人的梦想”。但就算多数人成功变成了少数人,这少数人岂不是还是要继续不断努力成为更少的少数人?

  有一次陪我们公司的CEO和上海某集团主席共进午餐。席间闲聊,说起全世界的厨师们跳槽时总是带着一众副手或兄弟时,他突然不无酸楚地说道:“厨师是有兄弟的,主席或CEO却没有兄弟,不单要比别人更辛勤地苦干,而且要自己做最困难的决定,自己面对最严峻的挑战。难怪有人说,将军总是孤独终老的。”

  诚哉斯言,世界上所有的金钱,职位和名望都是用时间、健康和精力换来的。当你一心想爬上金字塔顶端的时候,不妨问问自己:你真的很想要吗?你准备好了吗?你撑得住吗?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