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金融 > 证券业 > 金融探索之证券业:券商经纪业务借道互联网

金融探索之证券业:券商经纪业务借道互联网

评论

券商经纪业务借道互联网

2014年4月3日,中国证券业协会签发《关于同意开展互联网证券业务试点的函》,同意中信证券(600030.SH/06030.HK)、国泰君安证券、银河证券(06881.HK)、长城证券、平安证券和华创证券六家券商开展互联网业务试点。 

半年之前,上述六家券商的通过互联网“完善客户账户服务体系”的试点方案就已经报备中国证券业协会,并于去年12月获得证券业协会互联网专业委员会同意通过。 
一家获得试点资格的券商向《财经》记者透露,监管层对券商进行互联网创新原则上鼓励,但实际监管过程中又担心券商无法把控互联网创新带来的风险,相对比较谨慎。去年底开始,证监会启动内部职能部门整合,使得上述六家券商互联网创新的方案一拖再拖。 
根据审批程序,目前六家券商获得证券业协会同意的只是互联网创新试点资格,未来针对每一家的具体方案仍需要中国证监会机构部的审批通过。 
据《财经》记者了解,证监会对互联网创新业务的监管仍是“业务属性原则”,即创新产品是何种业务类型,即由该业务的主体监管部门审核。 
自从华泰证券(601688.SH)开启网上开户,给出“万三”的佣金率起,券商经纪业务的竞争日趋激烈。2月20日,国金证券(600109.SH)与腾讯合作推出的首只互联网金融产品“佣金宝”,不仅在“万二”的“触底”佣金率上大做文章,更是使券商在互联网渠道上的竞争从“完善账户服务体系”开始向更前端的“网上开户”“低佣金客户争夺”蔓延。 
业界对于券商借助互联网开展经纪业务前景存在分歧。招商证券的总裁宫少林向《财经》记者表示,低佣金或零佣金策略仅仅影响“佣金敏感型”客户,对其他客户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另一位券商高管的说法则截然不同。他向《财经》记者表示,就在“佣金宝”推出的当日,该公司的经纪业务部门就紧急开会,商讨应对低佣金竞争。他认为,未来互联网所影响的不仅仅是互联网上的目标客户,对传统经纪业务的盈利模式都将产生巨大影响。

0a307eabbd67ed8152ee40eba87ec841.jpg

引入互联网

以“海量”和“零门槛”称著的互联网金融已被多家券商视为战略蓝海。 
平安证券在提交的试点方案中,试图利用平安集团在信托和保险销售上的优势,将客户在平安证券开立的账户建成多层次账户体系的“一账通”。根据客户需求和偏好,将账户划分为注册账户、理财账户和资金账户。 
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对平安证券的发展战略十分关注。以往马明哲在平安集团内部只参与“创新业务”部分的工作,罕有亲自主持管理平安证券。但自去年底,平安证券前任总经理何善文任职期满后,马明哲亲自调任自己的老部下谢永林担任平安证券总经理一职,并在今年初的平安内部会议上强调“科技引领金融”。 
马明哲表示,平安的互联网金融,核心功能是管理财富、管理资产。作为集团旗下重要成员,平安证券的战略就是紧密跟随集团的步伐进行战略转型,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 
平安证券拟定的新的业务形态是:从满足客户需求出发,致力于为客户提供集“最佳客户体验”、“最惠交易通道”、“最全账户体系”以及“完整金融生态圈”的全方位金融服务。 
与平安证券的思路相似的是提出“得账户者得天下”的国泰君安。国泰君安更早获得了央行的第三方支付的许可,并在国泰君安的“超级账户”中的资金账户层面多了第三方支付功能。 
国泰君安的“君弘一户通”,使用的是一套账户密码、一次登录操作,可同时整合股票账户、股指期货市场交易账户、申购赎回公募基金账户以及下单购买国泰君安资产管理产品。 
“君弘一户通”借道第三方支付与商户结算的试点资格使得投资者未来能够在“君弘一户通”上实现各项综合生活服务缴费。 
不过,根据证券业协会规定,券商必须严格区分消费类、理财类、交易类账户,加强账户管理,实现客户资金与自有资金分开管理;并同时要求消费类及理财类账户仅限于为客户提供场外服务时使用。 
中信证券和银河证券的互联网方案略显传统和保守,即通过微信和网页渠道让客户进入账户界面后,通过提供证券公司相关的信息和数据交互,开展互联网金融的理财服务。而两家券商在网上开户方面都仍需要与营业部挂钩,具体的佣金率需要客户本人跟不同的证券营业部协商确定。 
目前来看,多数券商对互联网金融的理解仍停留在账户管理、重构平台、增加营销渠道、增加支付功能和打通线上线下等,这些模式相对比较粗浅,与券商的其他业务形成整套体系;而对如何深层次满足股票账户的客户需求,提供精细化服务上还没有清晰的思路。

以量取胜

中登公司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平均每周新开A股账户只维持在10万户左右,与2010年的高峰期每周新增账户25万以上保持了较大差距。 
就在“佣金宝”推出的2月到3月间,A股账户数从平均每周新增账户数从10万户左右陡然攀升至15万户。 
国金证券官方并没有正式公开其推出佣金宝后的新增开户数。但安信证券发布的研究报告称,预计佣金宝业务开展以来的新增开户数可能近10万,其做出判断的依据是今年3月份上海地区的新开户市场份额大幅提升。 
而佣金会落地挂钩开户的营业部正是国金证券上海西藏中路营业部。 
券商互联网开户的“低佣金策略”无疑是对未来以互联网为平台的“网络新股民”的争夺,而这些“网络新股民”未来无论在投资偏好上还是投资习惯上都与传统的“老股民”呈现完全不同的风格。而营业部网点少、客户存量少的中小型券商未来的竞争则愈发激烈。 
国金证券与腾讯的合作,仅仅只限于将佣金宝的网页页面与“腾讯财经”的首页相关联,并进行一些窗口的流量导入,尚未涉及到微信端口的导入或者与腾讯公司下属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财付通”的合作,处于与网站合作的初级阶段。 
《财经》记者获悉,国金证券为了服务好 “新型股民”,在传统的经纪业务部门下新设了“网络金融”部,共有20余人。同时还增加了100余名在线客服团队,专门为网上开户的股民服务。此外,国金证券的网络金融部和原有的IT部门一起未来还将打造大数据系统。   虽然在各家上市券商的营业部数量中,国金证券的营业部数量仅为32家,略高于排名垫底的太平洋证券(29家),而远远小于排名第一、第二的银河证券(280家)、海通证券(272家)。但互联网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抛开物理网点的局限,以海量取胜。 
“国金证券的万二佣金虽然已经接近成本价,但一旦交易量巨大,收入仍非常可观。而新增客户对于未来的产品销售无疑将带来增量。”一位上市券商高管表示。 
从国金证券披露的2014年一季报来看,国金证券一季度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约为3.5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0%,一改2013年全年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同比近3%下滑的颓势,也足以说明佣金宝给国金证券业务收入的推动作用。

价格战再起

以佣金宝为代表的券商互联网产品的出现,使券商行业佣金率下调成为不争的事实。 
据《财经》记者了解,对于新开户的股民,以往各地券商的佣金都维持共识的行业下限。比如福建、深圳、北京等地区佣金下限通常在万八,而部分地区最低在万四到万六之间。 “万二”佣金率基本上也是券商的“触底”收费。 
根据证监会和交易所的规定,券商向股民收取的交易佣金中,有一部分是固定成本的“规费”。其中,上交所委托代理收取的费用包括经手费万分之0.696和证管费万分之0.2,合计为万分之0.896。另一方面,深交所委托代理收取的费用包括经手费(万分之0.696)、监管费(万分之0.2)、登记过户费(万分之0.255)以及证券结算风险基金(万分之0.3),合计成本为万分之1.451。 
这意味着券商在交易股票时,即使不计算其他成本,仅规费项目的成本就不应低于万分之1.451。因此,国金证券推出的万二佣金几乎接近该成本的底线。此前国内券商佣金收入一直占整个券商的营业收入半壁江山。 
2011年至2013年,整个券商行业全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59.5亿元、1294.71亿元和1592.41亿元,而以佣金为主的经纪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占比分别为50.67%、38.9%和47.67%。 
相对国外发达国家的券商行业看,经纪业务收入中,佣金收入仅占营业收入的13%到18%,做市商交易业务占32%,产品创设业务占7%到9%,证券服务业务占5%。 
国内券商的经纪业务也从单纯赚取佣金利差向以“客户”为中心提供增值服务,互联网特征已经开始逐步明晰。 
不过华泰证券的总裁周易则公开表示,佣金战和弥补物理营业网点的不足,或者弥补存量客户不足都已经不是券商涉足互联网领域的关键因素。 
4月9日,华泰证券选择了与网易正式合作。网易将向华泰证券开放核心广告资源,同时网易或关联公司在相关产品或频道增加证券开户功能或入口,并引导用户在华泰证券开户;华泰证券提供证券开户系统对接、在线咨询、业务办理、线上和线下金融服务等。 
目前,华泰证券与网易的合作,主要在技术和业务流程上进行了“互联网化”和“数据化”的创新和改造,并没有新推出专门的创新产品。 
周易认为,当前中国证券行业已从规范发展阶段过渡到了创新发展阶段,在监管转型的有力推动下,券商创新要求迫切,力度空前。只有与互联网公司合作,借助互联网的力量才能推动业务创新发展。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