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行业 > 如何掘金大数据?80后教授传五个秘籍

如何掘金大数据?80后教授传五个秘籍

评论


  穿着拖鞋、挽着裤腿的牛仔裤,手拿老款诺基亚直板手机,9月14日,在城南一家白领穿梭的高档商务写字楼,国内大数据行业领军人物——电子科技大学“80后”教授周涛,热情地走进了记者的视线。  

  “大数据时代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并没有那么多的云遮雾绕,而是相当接地气。”短短一个小时,周涛用身边的例子和最直白的表述,拨开大数据的神秘面纱,描述了一个常人可以触摸的数字化时代。

  什么是大数据?

  “一切都被记录,一切都被数字化。”

  从硅谷到成都,大数据,这个新鲜的话题正全球同步热传。一场关乎每个人生活、工作和思维的大变革正在悄然发生,大数据时代迎面袭来。

  到底什么是大数据?

  周涛认为,“大数据”是“数据化”趋势下的必然产物。数据化的核心理念是:一切都被记录,一切都被数字化。“最近两年,数据量爆炸性剧增,所产生的数据量等同于2010年以前整个人类文明产生的数据量总和。”

  浏览过的网页、去过的地方、吃过的东西、购买过的产品……不经意间,我们生活中的很多数据已经被记录,身处数字化生活时代,我们既是主动参与者,也是数据的被动贡献者。数字忠实地记录下我们的真实行为,还原出另一个真实的“你”。

  通过校园数据 找到最孤独的800个同学

  周涛解释到,“大数据要求数据能充分发挥其外部性并通过与某些相关数据交叉融合产生远大于简单加和的巨大价值。”比如,国家电网智能电表的数据可以用于估计房屋空置率,淘宝销售数据可以用来判断经济走势,移动通讯基站定位数据可以用于优化城市交通设计,微博上的关注关系和内容信息可以利用于购物推荐和广告推送……

  最近,周涛和他的团队正在做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寻找校园中最孤独的人。他们从电子科大3万名在校生中,采集到了2亿多条学生行为数据。这些数据来自选课记录、进出图书馆、寝室,以及食堂用餐、超市购物等数据。通过对不同ID卡"一前一后刷卡"的记录进行分析,可以发现一个学生在学校有多少亲密的朋友,比如恋人、闺蜜、死党。

  “我们寻找到了800多个最孤独的人。他们平均在校两年半时间,一个死党都没有,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周涛分析,数据背后表现出这些学生存在一定的社交障碍,这些人中17%的人可能产生心理疾病。由此,学校可以对这些学生更加关注,有针对性地帮助他们解决心理问题。

  这项针对在校大学生行为的大数据研究,是教育部网络文化建设示范性项目中的亮点。在周涛看来,这样的行为数据研究还有广阔的应用市场,比如可以移植到高强度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中,关注广大产业工人的心理疾病问题。

  如何利用好大数据?

  数据流动才能带来更大价值

  近期,成都市设立全国第三个大数据管理局的消息,又一次提振了成都大数据产业发展的信心。

  “推动新兴产业发展,成都再一次走在了全国前列。”在周涛看来,大数据管理首先带来的改变,就是将实现全市政务数据的共融共通。目前,各部门都储备了大量既权威又高价值的数据,但却很难实现部门间的数据共享。现在通过大数据管理局的牵头,就能实现政府部门权威数据的高效管理和资源共享。

  大数据给整个社会带来从生活到思维上革命性的变化。周涛谈到,借助大数据,企业和政府管理人员的决策,将会从“经验即决策”过渡到“数据辅助决策”,最后实现“数据即决策”;教育培训、零售业和医疗服务等行业,也将实现对服务对象的数字化和个性化定量服务。

  “分割的数据价值有限,只有实现数据的流动才能最大化数据价值。”周涛认为,这个观点也同样适用于当前电子商务的发展。“数据的关联形态正在发生变化,一名用户即在微信上,也在微博上,同时还有线下医保、社保等数据,以及交通出行数据。要了解一名用户,这些数据都需要关联起来进行处理。”

  周涛提出,大数据的本质不在于数据量有多少,也不在于是否是异构的数据,而是在于数据是关联的,整体的数据可以流动起来。他认为,跨领域关联,通过一加一产生远大于二的价值才是大数据的精髓。

  大数据时代

  你平凡所以你安全

  每一次敲击键盘,每一次点击鼠标,每一次网上交易……互联网生活中每一个习以为常的输入,在周涛的视野中,这一连串与个人生活密切关联的隐私数据,都可能成为大数据企业的“原材料”,企业就可以利用其中的信息,分析消费者的行为,从而为消费者提供个性化、量身定做的服务。但不可避免的,这也会带来个人权利与自由遭到侵犯的隐忧。

  实际上,自从有了互联网,保护隐私就成为一个问题,但是以前泄露的方式和途径比较零散,而大数据的技术和理念,使得企业和政府有可能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掌握我们个人的信息,拼出一个人的全景信息。

  “大数据背景下,普通人基本没有能力去保护自己的个人隐私。”在周涛看来,科学和商业进步,都会是一把“双刃剑”,数字化生活中的隐私保护,个人的应对能力会显得渺小,“那么你为什么还能感到安全?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你生活得平凡。”

  “普通用户不必过多地纠结于如何更好地保护,要真正融入大数据时代,享受个性化专属信息服务,就不得不牺牲一部分个人隐私。”周涛直言不讳,“付出巨大努力,放弃很多有意义的服务,尝试保护自己,往往是得不偿失。”

  当然,政府和业界需要扛起担子,肩负起保护隐私的责任。周涛表示,政府需要设计出非常苛刻严格的法律条例和行业规则,针对那些非法利用个人隐私来收获不正当利益的企业,“职能部门必须下重手,要一棒打死。”通过提高侵害用户隐私的惩罚力度,使得这种行为本身变得得不偿失。

  周涛强调,对能够处理隐私数据的企业,必须尽快制定出准入机制。“我们现在正讨论一个方案,对隐私分等级。”企业如果需要处理某一个层级个人隐私数据,就必须要具备苛刻的准入资质,如企业的软件防火墙、硬件防火墙需要通过安全评测中心的评测,确保不被攻破而造成隐私数据的泄露。

  大数据企业如何创业?

  “80后”最年轻教授、电子科大博导、最具国际影响力科学家……周涛身上这一连串的学术光环已令无数人仰望。

  最关键的,周涛还是个接地气的教授。走出实验室,走出课本,周涛还是创业场上的实战派。

  2009年联合创立的大数据科技公司,目前市值超过30亿元;在2013年个人出资1.2万元参与创立的一家注册资本仅30000元的公司中,个人所持股份的市值已经超过3亿元。目前,周涛创立、联合创立和投资的20余家大数据企业市值总和超过百亿。

  “创业的风险比较高,但创业也是一件能令人兴奋的事情。”周涛认为,大数据创业,需要集中精力做好五方面功课:找准市场的痛点、具备有优势门槛的核心技术、组建一支专业管理团队、找到优质的数据合作方、选择一家懂自己的基金。

  周涛认为,大数据创业首先需要从市场的痛处着手,找准市场的核心需求。如果只有技术,并没有寻找到匹配的市场,手中拿着刀去再找牛,这样的创业一般会失败。“如果现在大家都等着杀牛,我就可以考虑如何去做一把好刀,这样的尝试一般能成。”

  8月底,周涛在成都参与创始的一家大数据科技公司,完成了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借助基金之手,短短两年时间,公司规模从3万元裂变成10亿元。“一定找到一个懂自己的基金。”在周涛看来,大数据是不能实现快速盈利的行业,很多创业公司会出现长时间的亏损局面,所以一定要找到一个懂自己的基金。“你的投行不应在财报上有过多的要求,而是要一直支撑公司把技术做得更好更棒。”

  成都的大数据创业环境如何?周涛认为,从全国范围比较来看,成都目前具备很好的大数据创业氛围,已有多家有业界影响的公司聚集。但比起北京、上海、杭州、深圳等地区,成都还有一定差距,主要表现在专业的顶级投资机构少,顶尖的技术、运营、市场和金融人才缺乏两个方面。

  目前,国内大数据的发展多集中在泡沫较多的垂直应用领域,周涛认为,大数据未来创业的蓝海,应该集中在目前较少关注的传统领域,如医疗卫生、食品安全、工业制造、农业养殖等领域,“因为从无到有、从0到1的创新,带来的价值增量更加可观。”创业者可以更多地关注具有颠覆性的硬技术创新,以及大数据在“似乎不可能用到大数据”的传统行业的巨大价值。

  周涛,1982年4月出生于成都。2005年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士学位,2010年获瑞士弗里堡大学物理系哲学博士学位。现任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大数据研究中心主任,从事数据挖掘与复杂性科学研究。

  26岁获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27岁获聘电子科技大学正教授,29岁获中国青年科技奖,32入选Elsevier最具国际影响力中国科学家,33岁担任全国青联常委,科技界别副主任。

  目前论文引用过万次,创立、联合创立和投资的大数据企业市值过百亿。

  本文编辑:董晓尚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