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刘劲:用一辈子做好一件事

刘劲:用一辈子做好一件事

评论


  【毕友导读】他是荧幕上的明星,是总理的形象代言人,曾40多次扮演周恩来。他就是深受大家喜爱的演员刘劲,出生于四川阿坝,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现就职于中国人民解放解放军总政治部话剧团。虽然名字被人们熟知,但戏路难免会受到局限,但是刘劲用行动告诉大家,用一辈子做好一件事,你心中的大树就会开出最美的花朵。

  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演员刘劲,今天来到我们《开讲啦》的课堂。我想请大家先跟我一起看一个动画片,我想我们很多人在生活中排队都遇到过这种情景,我们很多人还扮演着其中那个小熊的角色。我们站在路的这一头,看见一个路口,就想那个路的尽头,肯定有非常美丽的风景。于是我就走下去了,走走走,这边又出现一个岔路口。于是乎,我们又往那儿走,就这样反反复复地犹豫彷徨。有很多人问我,刘劲,你怎么做到的?作为一个专业的职业演员,那么好的年华,周而复始,反反复复地做一件事,演一个人物?这可能跟我成长的环境有关系。我出生的地方很远也很高,雪山草地,沼泽地,天空飞翔着盘旋的雄鹰,这就是我们现在叫的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

  因为我父母支边到了那里,所以我和我姐姐还有我都出生在那儿。我安安静静地度过了我的少年时代,进入青年时代,有一次我跟我家里人,去看了一部片子是赵丹老师演的《李时珍》。看完以后把我震惊了。一个演员,在一个半小时里面从他的青年时代一直演到中年时代,再演到老年时代太神奇了,我说这个演员太了不起了,特别特别地羡慕赵丹老师。所以说我第一次刚开始作为一个小孩,跟电光声影的这个初次的美妙的见面,一个奇异的世界为我打开了。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下定了决心我以后长大了要做演员。

  我们那地方是在藏族地区说的是四川话,而且是带方言的藏族四川话,我也不会说普通话,怎么办。我们家有红灯牌的收音机,木壳的,打开,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就是叮叮当叮叮当,那个小喇叭开始广播了,就听小喇叭。因为它里边有一些教你发音,就是那个拼音“b”、“ p”、“ m”、“ f”就是那个,很标准的那个发音,教那个小朋友,我就记下来。那个时候家里边都住得那么挤,一念,隔壁听见了。不好意思啊,丢人感觉,就跑到山上去。后来想了一个办法,有一棵树,枝叶茂密,噌噌噌我就爬上去了,爬上去就在树上,噼里噼里噼,啪啦啪啦啪,就练,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就念。每天就到那个树上,终于找到一个好地方,所以我就是这样,去练自己的普通话。

  我那么痴迷地要当演员,那么痴迷地要说普通话,肯定会影响学习啊。紧接着,高考到了,落榜了。父母很生气,家里开了一个会,我就憋憋憋,把自己想做演员的这个梦想说出来了。父母一听,半天没吭声,俩对视,说他居然会,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我说这是真的,其实我已经练了很长时间了,后来说那怎么办,我姐就带着我,到处去看剧院里的海报,有没有话剧,有没有演出,我要学呀,我要拜师啊。因为我姐姐,特别支持我的这个梦想,做演员的这个想法,她一看我那样子,她说弟弟,你一定能够做一个演员,她说你很帅呀。她老鼓励我,第一年我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结果没想到去了以后,抱了很大的希望结果落榜了。但是我说我一定会有希望的,再考。

  就给父母做工作,(父母)后来又妥协了,说再考一年,那么第二年真的是我人生里边最压抑,最难最痛苦的一年,也不交朋友,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白天在宿舍里面,就是很多跑车的师傅,就每天晚上去敲门说,哪个师傅,明天是夜班,要出车了,我就睡他的床。我的床是不带固定的,它一共三层楼,我是从一层睡到了三层,每个房间基本都睡过,因为师傅不断地跑车,不断地换床。有的时候,突然别的师傅回来了,晚上了,我都睡着了,他说:“哎哎起来,我回来了。”我一看别人回来了,就跑到火车站的椅子上睡一宿,也不跟姐姐说。每天吃饭就吃一顿饭,早上姐上班了,那么到晚上回来,她从他们食堂带了盒饭回来,跟我拿一点,吃一顿。我靠什么呢,就写日记,我每天的交流,我的心灵对话,就是靠写日记,坐在窗前看着那棵树,绿了,发黄了,掉叶子了,我就跟它对话啊,就在日记里边写。

  我的日记的第一篇写的是什么,就是一个座右铭,“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么坚持,第二年一开始考试,中央戏剧学院。这一次有点经验了,但是又落榜了,这对我来说是五雷压顶,那种打击是非常非常大的。后来我跟我姐姐哭了,我说姐,我说不行,已经两年了,怎么还考不上呢,这个门不是朝我们开的。我记得我姐姐当时很难过,她说,弟弟,为了你考上艺术院校,她说我恋爱都没谈啊,陪着你,就是对你寄予很大的希望,你现在怎么才第二次,你怎么就泄气了呢?没关系,只要你不泄气,你不放弃,姐姐就陪着你。她给我写了一封很厚的信,放在我的床头,早上我起来一看上面还有泪渍,她是流着眼泪写的。所以晚上等姐姐回来以后,我跟姐姐说,我想通了,我现在放弃是不对的,放弃既对不起姐姐也对不起我自己。而这个时候我父母尤其安静,也没有消息,也没有来,但是就是这样,给我很大的一种动力,不放弃,往前冲。

  所以第三年,我做了很多很多的功课,吸取前两次考试的教训,功课做得很足,经过激烈的考试,终于对面伸过来一个非常灿烂的彩虹。我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我离开成都的时候,到北京报到,我专门到了一个成都的著名的景点,叫驷马桥。传说当年司马相如考状元,屡考不中,最后一次了,要去考试,完了路过村口的这座小桥,就指着这个桥说,我司马不驹驰车驷马,不过汝下。就是我司马相如,如果不驹驷马之上,驷马就是做官啊,驾着大驷马回来了,我就不过此桥,得给自己下一个破釜沉舟的决心。所以说,我就到了驷马桥,从这一头走到这一头,这一头走到这一头,暗暗地给自己也下了一个誓言:我如果不做一个好演员,我绝不回四川。

  我的职业的演员生涯给我分配的第一个角色,有参谋甲、参谋乙、参谋丙。给你安排了一个参谋甲一演,很认真,给自己设计了很多,戴着眼镜,挎着笔,夹着公文包,很精神。台上设计了很多细节??报告,主席,电报;报告主席,第一封电报;第二封电报;报告主席,电报退回来了。就这台词啊,后来有一次得到一个老演员的批评,说刘劲,你怎么回事啊,你设计那么多细节干什么,你把那个主要演员的戏都抢了。我很受打击,一个学生刚毕业踌躇满志要开始我的职业生涯,要塑造人物,怎么老演员这么跟我说话呀,他不让我去塑造,那意思就是你老老实实,把你的参谋你的词儿说完就完了嘛。所以我把眼镜也摘了,笔也卸了,那就演呗,报告第一封电报,报告第二封电报,报告电报退回来了。

  就这样演了好几年,我毕业分配到团里边这几年,可以说是没有成就感。我说的这个成就,不是说那种要大红大紫,而是我没有遇到一个我觉得对的角色,我一直在找这个对的人,对的角色。我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什么特征,但我知道,我只有好好地演戏,珍惜每一次机会,把每一部戏演好,把每一个角色演好,也许这个角色,这个对的他就在拐弯处。但是没有想到,1995年我参加了香港电影,就张婉婷导演拍摄的电影《宋家三姐妹》在里边演张学良,这完全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我没有抱太多的希望,却遇到一个贵人,就我们国家著名的化妆造型大师王希钟老师。我记得特清楚。我坐在那儿聊天,突然王希钟老师就端了一杯茶,就喝着茶打量着我。我说怎么回事,他说小伙子你不仅能演张学良,你还能演一个人。我说谁呀,他慢条斯理地(说)“周恩来”。周恩来?我说怎么可能,老爷子跟我开玩笑吧。

  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吧,我真的就接到了一个,电视剧组的电话,叫《遵义会议》,就说王希钟老师推荐我,演长征时期的周恩来。我一听王老师说的是真的,但是一旦要我演了,我开始犹豫了。我爱人一句话提醒我了,她说机会也许就这一次,你不要放弃往前走吧,像你以前一样,往前走,相信自己的感觉。所以我买了机票就到了贵州,我往那儿一坐,把他勾的眉毛拿出来给我一粘,把我的头发给我梳了梳,吹了吹,完了以后把那胡子一戴。哎呦,我自己吓一跳,把衣服再一穿,这红军衣服一穿,我突然还有感觉了,就总理的那种步态,也没人跟我说怎么演,他那个语调,状态全有了。后来导演摄影师在那个监视器里一看,说“就他了”!我当时心里边那个美啊,如果我不坚持,我就不是现在的刘劲了。所以说我特别地幸运,刚才在开始的时候,我给大家分享了一个动画片——小熊。

  其实无论事业也罢爱情也罢,我们为什么烦恼纠结,那是因为我们心中没有一棵大树,如果人心中没有大树,就会杂草丛生。所以说,我心中的大树是周恩来总理,你们心中的大树,可以是一个梦想,一个榜样,一个信念,用一辈子做好一件事,你心中的那棵大树,一定会开出最美丽的花。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