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张红艳推荐:这个世界将属于高感性能力的族群

这个世界将属于高感性能力的族群

评论


  【毕友导读】:本文由四川大学张红艳推荐,选自Daniel H. Pink的《未来等待的人才》,作者是畅销书作家,《纽约时报》、《哈佛商业评论》、《快公司》和《连线》杂志撰稿人,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及白宫行政部门演讲稿撰写人。商业过往是理性和冷酷的,数据为王,到了用户是核心的时代,数据之外或许我们应该有更多思考……

  这个世界原本属于一群高喊知识就是力量、重视理性分析的特定族群──会写程序的计算机工程师,专搞诉状的律师,和玩弄数字的MBA。但现在,世界将属于具有高感性能力的另一族群──有创造力、具同理心、能观察趋势,以及为事物赋予意义的人。我们正从一个讲求逻辑与计算器效能的信息时代,转化为一个重视创新、同理心,与整合力的感性时代。

  发挥一下想像力,把过去150年以一出三幕剧来展示:第一幕是19世纪的工业时代,主角是工厂工人;第二幕是20世纪的资讯时代,大量生产成为配角,主角是知识工作者,特征为擅长左向思考;第三幕的帘幔已经拉起,就是当今的21世纪,可称为感性时代,主角是创作者与谘商员,特征是精通右向思考。

  如果你是对现有工作和生活不满足的职场人士,或是急于想了解下一波潮流的创业家与企业领导人,乃至于关心自己下一代未来的父母,或是兼具敏锐情感和灵活创意,却在信息时代备受忽略与贬抑的族群……

六种攸关未来有无前途的关键能力分别是:

  一、不只有功能,还重设计。

  二、不只有论点,还说故事。

  三、不只谈专业,还须整合。

  四、不只讲逻辑,还给关怀。

  五、不只能正经,还会玩乐。

  六、不只顾赚钱,还重意义。

  这六种关键能力又来自两种感知:高感性(HighConcept)与高体会(HighTouch)。

  高感性(HighConcept)——指的是观察趋势和机会,以创造优美或感动人心的作品,编织引人入胜的故事,以及结合看似不相干的概念,转化为新事物的能力。

  高体会(HighTouch)——则是体察他人情感,熟悉人与人微妙互动,懂得为自己与他人寻找喜乐,以及在繁琐俗务间发掘意义与目的的能力。

  在高感性时代,我们必须在左向推理之外,补强六种关键右向能力。它们将协助我们开发新时代不可或缺的全脑新思维。

一、不只有功能,还重设计。

  光是提供堪用的产品、服务、体验或生活型态,已经不够了。如今无论为赚钱或为成就感,都必须创作出好看、独特,或令人感动的东西。

二、不只有论点,还说故事。

  现代人面对过量信息,一昧据理力争是不够的。总有人会找到相反例证来反驳你的说法。想要说服别人、灌输信息,甚至说服自己,都必须具备编织故事的能力。

三、不只谈专业,还须整合。

  工业时代和信息时代需要专业和专才,但随着白领工作或被外包出去,或被软件取代,与专业相反的才能也开始受到重视:也就是化零为整的整合能力。今日社会最需要的不是分析而是综合──综观大趋势、跨越藩篱、结合独立元素成为新好产品的能力。

四、不只讲逻辑,还给关怀。

  逻辑思考是人类专属能力之一。不过在一个信息爆炸、分析工具日新月异的世界里,光靠逻辑是不行的。想在未来继续生存,必须了解他人的喜好需求、建立关系,并展现同理心。

五、不只能正经,还会玩乐。

  太多证据显示多笑、保持愉悦心情、玩游戏和幽默感,对健康与工作都有极大好处。当然该严肃的时候要严肃,不过太过正经对事业不见得有益,对健康更有害。在感性时代,无论工作还是居家,都需要玩乐。

六、不只顾赚钱,还重意义。

  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极为充裕的世界。无数人因此挣脱了营生桎梏,得以追求更深层的渴望:生命目的、处世意义,以及性灵满足。

  想在现今世代生存,个人与组织都必须重新检讨自己的生计,问自己三个问题:

  1、海外劳工是否比我更便宜?

  2、计算机是否比我更快?

  3、我的工作在当下富裕时代是否还有需求?

  如果第一和第二题你回答「是」,第三题你回答「否」,那么你麻烦大了。今天光是糊口,都须具备海外知识工作者无法以低薪提供、计算机无法更快完成,和能满足富裕时代非物质需求的工作能力。

  这就是为何高科技已经不敷所需。我们必须在优秀的高科技能力之外,培养符合高感性和高体会的工作能力。

  高感性和高体会在全球各地的影响力都不断升高。为了加强说服力,我们不妨从一般认为最不可能受影响的地方看起。以医学院来说,长期以来都是成绩最好、分数最高、分析能力最强者汇聚的大本营。但如今美国的医学院课程,却正经历二、三十年来的最大变革。哥伦比亚大学和其他学校的医学院学生需要上所谓的「叙事医学」(narrative medicine),因为研究显示虽然计算机也具诊断能力,但正确诊断很重要的一部分,却是聆听病患对病情的描述。在耶鲁大学医学院,学生必须到耶鲁英国艺术中心培养观察能力,因为懂画画的学生通常也擅于辨认病情的微妙细节。在此同时,全美有超过五十所医学院在课程内加入了性灵科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安排了一套住院体验课程,让二年级学生模拟生病,在医学里过夜。为何要让学生演戏?「是为了让医学院学生体会病人的感受,」校方表示。费城的杰佛逊医学院甚至增设了一项医生评比指标──同理指数(empathy index)。

  看过美国教学医院现状,再来观摩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的例子。日本从二次大战废墟中重新站起,靠的是大力鼓吹左向思考,但如今连日本人也开始重新检讨他们的国力根本。虽然日本学生数理成绩领先全球,但许多日本人怀疑过度强调教科书的教育方式可能已经不合时宜。因此日本当局正在重新改造过去自豪的教育体系,以培养学生发挥创意、艺术品味,和趣味性。也难怪,因为近些年来日本最赚钱的出口项目不是汽车,也非电子产品,而是流行文化。另一方面,有鉴于年轻学子面对巨大的课业压力,日本文部省也鼓励学生思考生命的意义和目标,推行所谓的「心灵教育」。

  了解了日本教育改革,再来看看第三个例子──大型跨国企业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几年前,通用找了一位叫罗勃·鲁兹(Robert Lutz)的人来担任高层主管。鲁兹不是那种跟着感觉走,满口艺术品位的人。他满头白发、满脸风霜,年纪七十好几,美国三大车厂的主管他都做过。他看起像个陆战队军人,事实上也真的是陆战队出身。他喜欢抽雪茄,自己开飞机,更深信全球暖化是环保人士编的鬼话。可是当鲁兹接下通用的职位,《纽约时报》请教他将采取何种新的经营方针时,他竟这么回答:「我强调右脑…我认为我们属于艺术产业。我们的产品是艺术、娱乐、行动雕塑。只是凑巧也是交通工具罢了。」

  好好想想这句话。通用汽车代表的还不只是信息时代,而是更古早的工业时代,这样一家企业的主管,竟然自称是艺术产业。而且这位带领通用进军右脑世界的人,不是头戴扁帽手拿画笔的艺术家,而是年逾七旬,浑身阳刚味的前任陆战队员。套句水牛春田合唱团(Buffalo Springfield)唱过的歌词:「这里变得不太一样了」──而这改变将会越来越明显:高感性和高体会已经从边陲,进占我们生活的重心了。

  今天我们全都属于艺术产业。在美国,平面设计从业人数在十年内成长十倍,美术人员是化学工程师人数的四倍。一九七○年以来,全美以写作为业的人增加了三成,作曲家和演奏家则增加了五成。大约有两百四十所美国大专院校成立了创意写作MFA学位。相较之下,二十年前只有区区二十二所。今日从事艺术、娱乐,和设计工作的美国人,要比律师、会计师,和稽核人员还要多。(从一家维吉尼亚州的新创公司,就可看出时代在变。当例行法律研究工作出走海外,法律工作者要如何自处?答案是加入法律动画〔Animators at Law〕这类高感性公司的行列。这家平面设计公司召募法律系毕业生,专门替一流律师事务所准备例证、影片,和解说图示等,协助他们说服陪审团。)

  二○○二年,卡内基美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都市计划学者佛洛里德(RichardFlorida)将三千八百万名美国人列入他所谓的「创意阶层」,并宣称这些人是经济成长关键。虽然佛洛里德对「创意」的定义广泛得有些诡异──他把会计师、保险理赔员、税务律师都归为「创意人员」──但此一阶层的扩张让人无法忽视。它占美国劳工人口的比例,和一九八○年相较成长了一倍,更是一个世纪前的十倍。类似的高感性工作潮流也在世界其他地区显现。英国分析师约翰.霍金斯(John Howkins)以较合理的「创意」定义──包含设计、艺术表演、研发和游乐器产业等──算出英国的创意产业年产值接近两千亿美元。霍金斯估计在十五年内,此一产业全球规模将达六.一兆美元左右,让高感性行业晋身全球最大经济动力之一。在此同时,伦敦商学院和约克郡水公司(Yorkshire Water Company)等单位都设立了常驻艺术家等职位。英国联合利华(Unilever)聘请画家、诗人,和漫画创作者来启发员工创意。北伦敦一个足球球会甚至请了一位常驻诗人。

  不过,传统上所谓的艺术才华,并非全脑思维中唯一的能力,也不是最重要的能力。回头看信息时代的职场明星──计算机程序设计师。随着公式化的软件编写工作外移,具备高感性的软件工程师将变得分外抢手。海外的低阶工程师接手程序写作、维护、测试,和改版作业同时,感性时代的软件人员将着重在创新和产品差异性。毕竟,在那些印度程序员有东西可以编写、维护、测试,和改版之前,必须先要有发想和创作。这些产品也需要被推销和包装给客户、经历市场竞争,凡此均非一纸规格单所能解决,而必须仰赖创意、个人魅力,和直觉。

  高体会能力──亦即关怀、照护、鼓舞他人的能力——在感性时代许多职业中至为关键。所谓的「关怀职种」──包括咨商、看护、第一线医疗服务──目前正是急需人才。

金钱与意义

  就在工作转变为高感性和高体会的同时,感性时代带来的最大改变,却是发生在职场以外──在我们的内心和灵魂里。譬如对人生意义和性灵层面的追求,就几乎已经像双份大杯拿铁一样普遍。在美国有一千万成年人固定练习冥想,人数是十年前的两倍。另外有一千五百万人做瑜珈,是一九九九年的两倍。美国电视现在充斥性灵相关节目,连《电视指南》(TV Guide)杂志也宣告「心灵电视」现象兴起。

  美国婴儿潮世代老化──以及日本、欧盟更为明显的人口老化──也加速了此一变化。「随着年龄增长,」心理学家戴维.伍尔夫(David Wolfe)写道:「人的认知模式也变得较不抽象(左脑倾向),更为具体(右脑倾向),因而对现实感受更敏锐,情感更丰富,更重视天人合一」(括号内为原文照抄)。13 换句话说,当人年老,看待生命的重点就转为生命目的、内在圆融,以及人生意义等年轻时汲汲营营而忽略的东西。

  事实上已经有两位学者表示,这些关怀人群、努力寻找意义的婴儿潮世代已经成群浮现了。保罗.雷伊(Paul Ray)和雪莉.鲁斯(Sherry Ruth)在二○○○年一份研究报告中将五千万美国人归类为所谓「文化开创份子」(Cultural Creatives)。报告中说,这些文化开创份子占了全美成人四分之一,大约相当于全法国人口。此一族群有很多特征都与右向价值相符。例如「文化开创份子强调综观全局,」报告写道:「他们擅长综合线索,」而且这些人「认同女性看待事物的方式,包括:关心他人的感受与想法;用对方的角度看事情;相信个人经验和聆听他人倾诉也是重要的学习方式;正视关怀的价值。」

  迈进感性时代的婴儿潮世代很清楚自己的年纪。他们知道自己活过的日子,已经超过能活的日子,简单的算术事实,自然有沉淀人心的作用。追求名利数十载,财富的吸引力日渐消退。对他们以及许多同时代的人来说,人生意义已经取代了金钱。

  这一切对我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我们要如何因应感性时代?就某个层面来说,答案其实很简单。在一个受到富裕、亚洲,和自动化因素掌控的世界里,左向思考仍属必要但已不足够,因此我们必须熟习右向思考,学会高感性和高体会技能。我们必须选择海外代工无法以低薪完成,计算机无法快速执行,而且可以满足优渥阶层美感、情感,和心灵需求的工作。

相关阅读
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工作,现供职于中国水电五局。毕友志愿者,毕友特约摄影师。
Ta的文章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