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人物 > 访谈 > 【毕友访谈】特刊永久的怀念:金柱同学,一路走好!

永久的怀念:金柱同学,一路走好!

评论

2013年1月15日,我们永远的校友李金柱在拿到他毕业证书的第二天,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个与病魔抗争了1360天的男人,从未放弃过,一直在微笑着战斗。他是好样的,他是真男人。

他的好友和同学闻此噩耗,十分痛心,送诗一首,伴他上路。

那么的突然
那么的仓促
短短的四十年人生
怎能完成我们大学期间编织的梦想
你的音容笑貌还在我们眼前萦绕
你的妻儿还在期盼你的敲门
你就这样离我们远去 就这样和我们永别
在泪眼朦胧中
在你淡淡的微笑中
祈福你在天国安好

以下文字由李金柱家属提供,摘自李金柱生前博客。

人生最后的话

——李金柱“幸福人生”博客中的日志

女儿五岁 私人日志

2009-01-10 23:46:24

这两天一直忙着参加mba考试,复习中发现最近一年写的太少,想想女儿越来越大,童言无忌越来越少,因此从今天起开始写些文字,纪录下自己的生活。

女儿的问题(一) 私人日志

2009-01-11 16:23:17

今天女儿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妈妈生的我,那是不是男人生男孩,女人生女孩?这个问题是不是说明她开始有性别的真正概念?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接触到幼儿园中、大班的孩子,孩子们上厕所,基本上没有什么避讳.女儿现在上大班,是不是性别萌芽的开始?

教育子女真的不容易啊!!

女儿的问题(二) 私人日志

2009-01-12 21:12:44

今天吃完晚饭,和女儿听故事<萤火虫为什么发光>,故事讲到萤火虫发光是雌萤火虫在找男朋友.女儿笑着和我说:"原来萤火虫在找你啊".

2009我创造好多个个人第一: 一个有恐高症的人完成了6米高空的一跳

第一次放声高歌,虽然调子不准(别人保守的评价)

第一次在健身会所练瑜珈(为了我的身体健康,只有一个男人的场地)

我所做的有些并不是我想做的,但我还是迈开了第一步,希望能够永远.

又一个开心的日子 私人日志

2009-01-18 07:08:14

昨天,1月17日,又是一个开心的日子。

昨天下午召开了中心总结会,会上宣读了中心优秀名单,我在其上。这是大家对我工作的认可,开心。会后,举行了家属联谊会,我们一家三口,获得了一个特等奖和三等奖,嘿嘿。

女儿在晚会上唱了她喜欢的歌《天路》。由于没有准备卡拉OK,她第一次上去,只唱了一句,因为紧张忘了词,还因此哭了。我当时不在现场,不清楚当时是什么情况,但看了女儿的样子,很担心,怕她又象过去。没想到在妈妈的鼓励下,5分钟后恢复常态,再次登台。在她唱歌的时候,我很紧张,担心她在次忘了歌词,但是她非常流畅的唱完了整个歌,我为我的女儿感到高兴,她很容易的突破了自己,虽然还缺少前后必要的串场词,但对于一个4.5岁的孩子这还不优秀么?想想自己小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加之性格内向,工作后在人前说话还脸红,为了改变这个情况,我又用了多长时间,直到今天在很多重要的场合讲话还是很紧张。

有时也在想,今年女儿的改变是不是因为自己在变?但是,不论如何,我还是要给女儿提供更多的机会,更多的快乐。

生与死

生与死这两个字,距离我这个中年人一直很远,很远......

去年5月20日爸爸离我们远去,算得上是第一次接触死亡,亲眼面对爸爸离开我们。但即便如此,对于生与死还是不能有真切的体会。

今年4月,先是腰疼、背疼、接着胸口有些疼痛、痰里带血丝,4月30日我去人民医院拍CT,5月1日早上去拿结果,看者单子上的结论:继发性肺结核可能,不排除肺部肿瘤。看着这个单子,我冒出了冷汗,什么时候我变成了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我突然发现我目前的生活是如此的开心,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吸引我,让我难舍。

无法忘记的日子

2009年1月10日我决定开始写博客,当时起名"幸福人生",今天我改成现在的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已经被诊断为肺癌晚期患者.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幸福的人生,还能活多久,但是我必须为我的家人勇敢的、开心的活着,过好每一天。

2009年4月30日,因为第二天是五一,工作不是很忙,我想这段时间痰中总是有血丝,决定去医院做个检查,拍了个CT,结果要5月1日出来。

2009年5月1日,和妻子来到医院取结果,CT诊断结果为:肺结核,不排除囊肿可能。看到这里我蒙了,可怕的灾难降临到我的身上。一瞬间,我感到和妻子、孩子分别的恐惧,与难过,不觉中泪水已经涌出眼睛。。。。。。

2009年5月2日,根据CT结果,来到慢性病医院治疗,有位龙医生接待了我,他看到我的医疗本上写的咳血后如林大敌,反复强调了病的危险性,甚至要求我住院治疗.并按照肺结核开了一些药物给我,还给我做了皮试,要72小时出结果.当时真的以为是肺结核,想到女儿这么小,只怕也被我传染了,真是难受.晚上回家就和老婆孩子分房睡了.

5月4日

昨天晚上接到二姐电话,说认识个朋友在深圳北大医院,约好了今天在去北大医院复查,以便真正确诊。

早上8:30和二姐一起来到北大医院,医生详细问了我的病情,看了我的病例和皮试情况,建议停止吃慢性病医院开的药,并开出了支气管镜检查的单子,手术费用680元。

因为从皮试情况看只能是肺结核携带者,并不能证明患有肺结核,因此需要取出病理进行化验,才能确定。

5月5日

昨天和支气管镜医生约好的时间是8:00,不能吃早餐,所以一早就和老婆来到北大医院。大约等到8:40医生晨会结束,就开始做手术了。

支气管镜手术过程如下:先是吸入一种麻药,时间大约20分钟,我感觉主要作用是麻醉咽喉部位。然后医生要求你躺在手术台上,也许是怕我害怕,给我带了个眼罩(后来在广州看病同样的手术,他们都不给带眼罩),告诉我在插入管子处于鼻腔跟部会有些疼,这也是整个手术最疼的环节。接着手术开始了,在插管前在往鼻腔中滴如麻药,并要求病人吸入,之后 支气管镜就插入了。

这个手术持续了1个多小时,后期感觉到有管子在鼻腔跟部反复移动,会伴随着剧烈的咳嗽,比较难受,但可以忍受。手术结束的时候,医生说很成功,告诉我可以下地了,但是我坐起来的时候发觉自己的腿很软,在床上休息了2分钟,才下地移到椅子上坐下,因为要准备下一个手术,医生要求我离开手术室。

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咳嗽,并且吐血,我很紧张,问医生怎么回事,医生说在肺部取了病理(也就是用夹子夹掉一小块肉,出血是正常的),已经使用了止血药,只要出血约来越少就不怕。

离开手术室后,我在医院的过道中不停的咳嗽、吐血,大约半个小时后逐渐减轻,于是和老婆一起回家。

下午在家休息。部分结果3天后取,最终的病理结果一周后出来。

5月8日

今天是周五,也是支气管镜检查部分结果出来的日子,早上来到北大医院取结果。

结果显示没有结核菌,也没有癌细胞,真的让人开心。

将结果拿给医生看,医生说没有结核菌,并不能说明不是肺结核,还应该做结核菌培养试验,这个北大医院做不了,建议去深圳东湖医院。为了安心,就按医生的建议赶去东湖医院做了检查,但是结果要一个月才能出来。

于是呼,开心的回家了。

5月10日

可怕的一天,黑暗的日子开始了。。。。

今天,我值班,老婆不开心,身体这样了,还值什么班。我不开心,让孩子上个兴趣班,就是不去,宁愿在那里瞎玩。

下午3:00多,突然不对了,吐血了,连着3大口,赶快上宝安人民医院看急诊。然后住院。。。并被告知呼吸病房没有床位,要给安排在传染科。忙打电话给一个朋友,确实没有床位了,改安排在中医科。

因为是周日,没有什么医生。进了病房,一个年轻的值班医生给开了强力止血针,没效果。真的急死人。

姐夫打电话给广州的一个医生朋友,问他怎么办。他告诉说这种情况只能,禁食、禁水,静卧,打止血针看情况在说。按照医生的要求做,慢慢的不在咳血了。

家人们一起商量决定明天到广州去看病。去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看,这是全国最好的肺部专科医院之一。

5月11日

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很幸运今天下午正好是何教授的专家门诊,他看了我的CT片子后,说这个病人我收了。

之后我办理了住院手术,并安排第二天做PCT检查。

5月12日

昨天晚上又吐血了,值班医生给我打了止血的吊瓶,直到早上还一直在吊着。。。

因为昨天医生已经通知今天早上不能吃饭,要等着做PCT。心中期盼着快点有人来通知做,早一天确诊。还因此发生了一件错事。

开头有人通知我去楼下MR(磁共振)室去检查,叫我的名字,我期盼中未辩真伪就跟着去了。到了下面一看,不是做PCT的,怎么回事?看过名单才知道,原来入院的时候先安排在46床,后来又调整到37床,护士将46床的检查安在我的头上。好在发现及时,匆忙中手机响了起来,医生打来电话,问我跑那里去了?并告诉我赶快去医院大门口等作检查的车。还好,等上了末班车。

来到这家医院的分院,准备做检查,忽然护士小姐发现我正在打着吊针,她看了一下注射液,告诉我今天不能打了,因为我使用了葡萄糖注射液。

多么的失望啊。。

昨天,当那个值班医生给我打针的时候,我还问过他:医生要求10点以后不能喝水,打针可以么?他说没问题。

哎!怎么办呢,明天吧。

到了中午,又吐血了;下午3:00钟,再次吐血。赶快问医生怎么办?医生要我准备做介入手术,我问医生那什么时候做PCT,医生问我检查重要,还是救命重要。我无语。。。。

下午4点钟,护士通知我晚上要做介入手术。一个年轻的护士将我的阴毛全部刮干净,真的不好意思,长这么大第一次让个陌生人动这里,哎,病了就不是人,而是部件。

晚上6:30分,我被推入手术室,做介入手术。手术没有什么痛苦,从右腿跟大动脉处插管,将特制导管置入肺部动脉上,造影证实出血部位,用栓塞剂堵住血管。手术非常成功,医生说共堵了三条血管。术后要求平躺24小时, 才能下地,因为平躺着不能动,坚持了7个小时后腰部开始很难受。

5月13日

因为介入手术,整个晚上休息的都不好,真有点度日如年的感觉。

正在煎熬着,早上8:00,给我做介入手术的吴主任来看我,问我感觉怎么样,怎么还躺着,不下地走走,疼么?我说:医生告诉我要24小时才能动的。她说不用这么长时间,12小时就可以下地走了,说着看了下我的伤口,将贴着的纱布也摘了。

当9:00医生来查房的时候,看到我在地上走动,非常吃惊。我将事情原委告诉了他们。

一天又过去了。

5月14日

手术真的非常成功,做完手术, 后没有在出血,医生安排我今天上午做PCT,PCT的费用要9000元,在广州有4家医院可以做。

PCT检查过程如下:首先是静脉注射3针。(医生说比较疼,但因为我有留置针,没有感觉。这些针可能辐射非常强,护士穿上厚厚的防护服,动作也很快,也许是有严格的规定)之后让病人躺到一个黑屋子中,没有不良反映或小便不得出来。然后大约1个小时,护士叫你出来,准备检查,剩下的和CT没有什么不同。

结果第二天出来。

李金柱夫人的回忆和记录

李金柱对病情就记录到这里,因为检查结果让他无法承受。

PCT结果:左肺下叶肺癌、胸膜转移、淋巴结转移、右侧肾上腺转移、全身多发骨转移。

医生确诊为肺癌IV期,最末的一期。可能就3个月。那些个日子对他来说可想而知了。手术、放疗都不能做,只有化疗。伴随着后来近一年半的11次化疗,他的头发从没有长出来过。可他还是很乐观的认为能活过这么长时间,就一定能继续下去。他曾说过,别无所求,只求能在老婆孩子身边活着就行了。

后来,情况好些,2010年9月,他就开始在四川大学南山班上课了,回来就和我讨论上课的内容,老师讲的内容让他打开了思路,原来有这么多东西还需要学习的。2011年10月,他走路开始摇晃,并向一边歪,眼睛看不清东西,去北大医院检查,医生说脑转移,眼睛很可能要瞎。于是又来到广州,用了一个月全脑放疗20多次。我只在周末从深圳过去陪他,他每天一个人去做放疗,心理上该承受多大的压力。这是我最后悔的地方。我有时不能舍弃工作上的东西,而忽视了他的感受。

有一次,我快到医院楼下就打电话给他,等我到时,他已跑下来站在车前等我,我一下车,他就抱住我,“老婆,我想你。”就像一个走丢的孩子终于看到家长了一样。我心酸酸的。直到这时,我还是没想明白一个患了癌症的人在心理上就像孩子一样,我还以为他是从前那个能为家里撑住所有事情的男人。我又错了。直到放疗完成,我接他回家,他那样高兴。头顶的头发已掉光了,只在后脑有稀疏的一些头发,像个小老头似的。原来那么靓的老公,竟让病折磨得像70岁了一样。

但难题同样也摆在我们面前了。放疗导致的脑, 水肿让他的头比以前大了一圈,还带来头痛。我每天给他按头部。头在逐渐减小,说明水肿在逐渐减小。但2012年2月时,由于用药过量,脊椎上的肿瘤发展了,导致了他的瘫痪。他曾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由于采用的治疗方法得当,他两个月后又能站起来走路了,只是歪歪斜斜的。这时他还能兼顾四川大学的课程,直到11月答辩。别人以为他根本不能履行,他做到了,还很好。看到四川大学的校园,他很开心,我们在门口和行政楼前留影。答辩时,我要替他说,他说还是自己说吧。站在讲台前完成了整个程序。后来下来,他和我说,最后他站不住了,只能用手抵着讲台,还勉强能站。我完全没看出来,要是知道,我也不会让他站着,我又粗心了。当老师宣布通过后,他出来开心极了,让我绕到工商管理楼前给他拍照。

   
   

回来后,他好像又认为自己是一个健康人,想一些工作上的事了,谁也不知道疾病正一点点吞噬着他。2012年12月16日晚,他忽然摔倒在地,右边不能动了,说不出话了,吃东西卡住了。救的及时,人是活过来了,可症状越来越重,送去医院。最终两只手和一只脚甘露醇外渗,手脚全烧黑了,手指尖部变硬坏死。我无奈,不忍看他再在医院受折磨,接他回家,他很高兴可以回家。

可十几天后,他就去了。别了老婆孩子,带着些许遗憾、些许留恋去了。那是他拿到四川大学毕业证书的第二天。我还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失去他。我以为他还能活过来。其实从4月份瘫痪后,他就没有完全恢复,而我却认为他在恢复,有些事情让他自己去做,没有照顾好他,没有体会到他的内心,是我粗心,也是我最后悔的地方。我其实应该迁就他更多一点。他是病人,不是家里可以撑天的人了。如果一切可以重来该多好啊,其实能看到他就已是一种幸福了,别的还在意什么呢。老天在惩罚我的无知,只是这种惩罚对我来说太沉重了。

老公,有你的日子是快乐的,十几年的相互陪伴是幸福的,不遗憾,我们真实的活过。点一盏灯,为你照亮去天堂的路。

(以上文字和照片,由李金柱家属提供并同意发布。)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