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行业 > 牵手小猪佩奇,这家公司要用动画书抢占儿童阅读市场

牵手小猪佩奇,这家公司要用动画书抢占儿童阅读市场

2018-06-04 12:44:19小毕 288

1527852380_295.jpg

2016年年底,儿童数字阅读平台咿啦看书迎来了最困难的时刻。产品尚不成熟,资金链断裂,员工的薪资好几个月都发不下来。

“还好,去年我们完成了两轮数千万的融资,现在危机总算过去了。”咿啦看书创始人任晖向小饭桌记者说到。

实际上,咿啦看书已经不是任晖第一个创业项目了。自2005年开始,任晖先后在杂志媒体、O2O、电子硬件产品等领域寻找机遇。只不过,效果都并不是很理想。

回忆起那段经历,任晖显得十分坦然。在他看来,要想创业必须具备资源、资金、技术三要素中的一条。“而那时,自己什么都没有,仅凭一腔热血就冲了上去,失败也是必然。”

1527852364_648.jpg

咿啦看书创始人任晖

如今的咿啦看书则不一样,不仅手握制作动画书的核心技术,而且也受到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任晖的心里逐渐有了底气。

2018年1月,咿啦看书宣布获得4000万元A+轮融资,由威创投资领投,青松基金启赋资本跟投,这也是咿啦看书成立以来的第四轮融资。

据了解,咿啦看书日前已经获得《小猪佩奇》的首家电子书领域授权,6月1日起,用户即可通过咿啦看书APP观看《小猪佩奇》动画书的完整版。

任晖透露,截至目前咿啦看书已经和百余家出版社建立了合作关系,上线动画书达到1000本;其APP下载量突破200万,日活用户达到6万;B端产品咿啦家园已经覆盖全国1000多所幼儿园。

因女儿而进行的创业

2005年,在政府部门已经工作6年的任晖,决定出来创业,这或许与他骨子里的不安分有关。从大学开始,任晖就尝试做一些小生意。

然而,在不同行业间来回折腾的他,一直没有找到“流着奶和蜜”的应许之地,直到四年后点读科技的创立,任晖的事业才逐渐步入正轨。

最初,点读科技主要生产点读笔、点读挂图等儿童有声读物,以及其他相关的电子硬件产品,也正是因为此任晖得以积累了丰富的儿童出版资源。

2011年,女儿一个的举动彻底改变了任晖的创业方向。当时的他给四岁的女儿买了一个ipad,没想到女儿很快对其爱不释手。

结合自己所从事的行业,任晖开始思考能不能以一种更有趣的方式把儿童读物也搬到iPad这样的电子产品上。

他理想的标的就是动画书,其介于纸质书和动画片之间,可以实现图像、声音、文字等一切符号的相互结合,从而让单一的文字可以发声。

1527852500_752.jpg

和纸质书相比,动画书的内容来源于纸质图书,仍然保留了图书的概念,包括翻页的阅读形式,其最大的不同是动画书会产生人和书的交互,很多内容需要读者通过自己点触或者其他的交互形式才能获得。

彼时,儿童读物多媒体化、游戏化已经成为业内共识,包括亚马逊等许多行业内的公司都瞄上了这一块诱人的蛋糕,问题的关键是开发成本高的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决。

任晖决定开发一套自己的做书引擎,不仅让动画书的制作效率上得到提高,而且成本也可以大幅度降低。

从2013年到2016年,任晖及其团队一直投入到动画书制作引擎开发上。他透露,虽然期间拿了两轮融资,可漫长的研发周期,还是把咿啦看书拖入了资金链断裂的险境。

也就在2016年,咿啦看书成功研发出了内容开发制作引擎“咿啦做书”,无需复杂的程序,只要把图片放进去,一设置参数,就可以快速生成动画书。

任晖透露,现阶段咿啦看书每天可制作出三本动画书,每本动画书的制作成本大概为3000元人民币左右。

姗姗来迟的北京运营中心

作为一家从郑州起步的创业公司,2017年7月,咿啦看书在北京设立了运营中心。在任晖看来,这一步走的有点晚了。

实际上,新兴一线城市郑州拥有人力物力成本低、交通便利等诸多优势,可企业发展所需要的合作伙伴、投资机构等资源相对稀缺。

“如果2016年上半年就在北京成立运营中心的话,可能就不会有那场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了。”任晖对小饭桌说到。

他透露,自运营中心成立以来,咿啦看书用户数量已经翻了一倍,目前仍处于快速增长中,预计今年将突破一千万。

与Kindle的模式一样,咿啦看书的盈利模式也主要依靠单本图书的销售以及包年、包月的会员模式,一本书的价格大约为纸质书的十分之一。

除了C端业务外,2018月3月,历经一年多的研发,咿啦看书还推出了针对幼儿园老师教学的B端产品——咿啦家园。

在任晖看来,传统的幼儿园教学模式大多采取“老师念,孩子听”的模式,学生的注意力很难长时间保持集中。

咿啦家园则将幼儿园的教科书开发成生动有趣的动画书,从而降低老师的教学难度,使讲解变得更生动,最大限度地吸引学生的注意力。

在推广上,咿啦家园采取城市合伙人的模式。任晖透露,咿啦家园在每个城市会选取一个城市合伙人,对方必须在当地拥有一定的教育资源。

咿啦家园根据城市规模大小收取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代理费用,这些代理费用相当于首批货款。后续,咿啦家园会持续向城市合伙人销售产品。

任晖透露,现阶段咿啦看书B端的收入远远高于C端,占到总收入的90%以上。

做好自己的细分市场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由于二胎政策的开放,中国或将迎来第四次新生儿出生高峰期,预计新生婴儿将达到2000万。

随着收入水平和对子女养育投入的提高,中国儿童阅读市场将迎来新一波红利,瞄准这一领域的玩家自然不在少数。

其中,儿童有声故事品牌“凯叔讲故事”已经完成了四轮融资,总额超过2.6亿人民币,2017年营收达到两亿元。

与凯叔讲故事有声读物不同的是,咿啦看书仍是以纸质绘本为基础,利用声音、动画等多种方式为3至8岁儿童提供更加有趣的阅读服务。

1527852532_896.jpg

任晖强调,咿啦看书是一家拥有很高的技术门槛的公司,在儿童动画书领域还没有看到竞争对手,而别人很难短时间内把这一套经验和技术摸清楚,这也让咿啦看书拥有了先发优势。

实际上,当下儿童阅读市场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状态,纸质书、有声读物、动画书……每一个细分领域都存会存在一定的机遇。

只不过,最终能跑出来的注定属于少数。对咿啦看书来说,把握好先发优势、保持创新的动力才是不被超越的关键所在。

谈及2018年的发展规划,任晖表示将主要分为三块进行:一是继续推广咿啦看书APP,二是加速咿啦家园快速布局,今年覆盖超过200座城市;三是重点研发研发咿啦英语,争取年底上线。

“我们不管别人,只想专心致志做我们的细分行业,保持领头羊的地位。”当记者问及咿啦看书想在儿童阅读市场扮演怎样的角色时,任晖回答到。


本文是小饭桌原创文章,作者:李小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