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俞永福:要对非互联网抱有敬畏之心

俞永福:要对非互联网抱有敬畏之心

评论

  【毕友导读】本文是阿里巴巴集团UC移动事业群总裁俞永福在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的演讲全文,分享了“互联网+”的四个关键词,认为互联网虽跑得快,但是要跑得远还是要对非互联网有敬畏之心,因为最终是专业能力的致胜。

  本文为俞永福在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的发言。

  “互联网+”这个词是一个热词,我认为这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也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传统的互联网已经结束,在美国形成了几座大山、中国形成了几大板块之后,它的创新会继续层出不穷;但是从创业的角度,已经是大机会变小、小机会变大,如果你能做出很大的业务来,恭喜你,你是漏网之鱼。对大部分人来讲,这个时代的创业已经结束。

  同时,我们看到一个好消息,互联网又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这个大门是什么?就是什么都是互联网的。大家想想,十年之后,GMIC我们讨论的中心一定不再是互联网,因为那时候没有了互联网。现在聊到创业的时候,你看所有的行业如果不加“互联网”这个词都不时髦,从我们雷总做互联网手机开始,连肉夹馍都要互联网了。我最近听说最夸张的一个兄弟做的事情是什么?互联网捏脚,我还没体验,我想了半天,难道是手法变成了在我脚上缠点网线?肯定不是这样。但是互联网成了一个神器,任何行业都可以和互联网加在一起,这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要冷静地看一看另外一个问题,到底什么在变?什么没变?在人人都说互联网的时候,互联网里边的变化并不多。变化的是什么?其实是非互联网部分,变化的是非互联网部分那些人和事,我觉得这就使我们要冷静地看一看这个“互联网+”。

  “互联网+”不等于+互联网,这是一个央视的总结,如果是+互联网是一个物理的反应,那“互联网+”显然是一个化学反应,就等于氢气+氧气绝不等于两种气的混合,它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产生了一个新的物种水。我想“互联网+”本身绝不是把原来的市场如何再切割,它会带来巨大的增量和变量。

  我们看一下,如果给过去十年的互联网做一个快速的总结,从经济的角度来讲,过去十年的互联网其实质上是在重构效率,去解决信息的透明度、解决效率的问题。举个例子,有了互联网之后,其实我们的服务时长不再受人的限制,因为服务器可以24小时运转,不再是8个小时的服务,还是12个小时的服务。

  第二个,效率的提高是什么?是你服务的宽度,不再考虑你是覆盖北京、覆盖朝阳区、覆盖河北省、覆盖华北还是覆盖中国,是一点接入服务于全球,效率得到了大幅的提高,整个都在去渠道化,最终的目标是厂供,最终的实际提供者到消费者之间的一个连接。所以说这是整个传统互联网到今天,从经济的角度,我觉得核心是在解决效率问题。但是如果面向未来,我觉得打开这扇门,从经济的角度,它产生的经济价值将远远地高于过去十几年传统的互联网。为什么?它重构了经济最核心的一点,供需。

  从供应的角度来讲,可以把社会的资源充分地利用起来,我举个例子——专车,其实-私家车每天的使用率不足2%,有98%的时间是浪费的。如何把这种闲散的资源能够作为新的供应放到整个经济的循环体,将是巨大的一种价值。用这个思路大家可以想想,只要是闲散的资源放到了经济循环体里边都是巨大的价值,如果创业我就建议有朋友考虑。如果你在北京,你把北京人常使用的单反等一系列的产品,改成租的模式,就是Uber的模式可以到处使用,其实是重构的供应,能够把闲散的资源利用起来。另外一个维度,其实是创造了新的消费者场景。我举个例子,比如今天是下雨天,我想吃火锅,天气不好,我就不愿意出去了,这个时候需求就减少了一个,但是有人愿意把火锅送到我们家里,这其实增加了一个新的需求。所以从经济的角度来讲,“互联网+”比传统的经济产生的势能更大,也会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

  刚才我举到了专车的例子,但是对于打车这件事情,从经济的角度来讲,我觉得价值真的不大,因为它是在一个存量的市场里边如何再分配。比如举个例子,北京一共有八万辆出租车,你通过打车的方式让部分人更方便地打到了车,但是也就意味着有其他人更不方便地打到了车,因为你的供应和需求没有发生总量的变化,所以这就是重建效率和重建供需它的经济价值是完全不一样的。

  另外一个我觉得拉开这扇大门带来的对创业者的一个变化是什么?传统的互联网的创业,其实是某一个群体人创业的机会,你可以讲是学计算机的,是学IT的,你可以说他是创客、精英做的一件事情,但是对于“互联网+”来讲,即使是所有行业的人都能够有机会参与这次创业的大潮。我觉得这个真正能够做到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

  但是我想在这样的时间点跟大家分享一点,越是这样的时候,越需要抱有敬畏之心。因为我们每个人做业务的话,一方面要追求跑得快,一方面要追求跑得远,这是创业的时候我们最重要的两件事。互联网跑得很快,但是要跑到最远的地方,需要的是非互联网的专业能力,因为这是一个跨界融合的业务。UC当时是互联网+移动,我们并不是互联网比别人做得好,我是移动比别人理解得深;阿里并不是店做得好,核心赢在了商;高德也是一样,互联网+地图。互联网跑得快,但是你要跑得远,这其实是需要你的“下半身”、需要你的专业能力,所以我反过来认为我们很多的互联网的朋友应该对于非互联网有敬畏之心,因为最终是专业能力的致胜。

  我拿高德举个例子,这个实际上是在“互联网+”如何产生变量,传统的互联网地图是在互联网上看一张电子化的地图。但是高德把它变成移动地图的时候,就产生了完全不同于原来的化学反应。举个例子,我们基于交通大数据云做出来的产品,第一阶段给用户提供了关于路况的呈现,第二阶段就是让用户在知道路况的情况下躲避拥堵。像北京这样的城市肯定就是个堵城,在你不能够让车变少的情况下,能不能让整个交通流动得更顺畅呢?这其实是高德很重要的一个口碑,我们正在努力,希望很快进入第三个阶段,也就是对于交通路况的预测和预报。  

  最后总结一下,“互联网+”有四个关键词:第一,重构供需带来巨大的经济能量。第二,带来整个中国第二次创业的大潮,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讲,你有第二春的机会了。第三,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面,我相信会产生更多的变量,我在跟团队分享的时候说,我们要思考的如何构建一种能力,能够创建更多的变量。第四个关键词就是互联网和非互联网的跨界融合,我们其实对于非互联网要有敬畏之心。(作者为阿里巴巴集团UC移动事业群总裁)

相关阅读
热门排行榜
1日1周1月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