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人物 > 风采 > 雍波师兄,一路走好!

雍波师兄,一路走好!

评论

雍波师兄,一路走好!


  【毕友导读】生命脆弱,人生无常。2014年6月20日下午,四川省政协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MBA西南联盟主要发起人、荣誉主席、西南财经大学MBA联合会首任主席、安盛企业集团董事长雍波先生因病于成都逝世,终年四十六岁。他是深受大家爱戴的师兄,对校友会、对MBA西南联盟的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对朋友更是肝胆相照,义薄云天。昨天(6月22日)是雍波师兄的追悼会,大家用各种方式来悼念这位有情有义的师兄、朋友,在毕友MBA+课堂的活动现场也为其举行了默哀仪式。本文节选了几位来自各学校老师、校友、朋友的悼词,再次表达对雍波师兄的沉痛哀悼,祝愿师兄一路走好!

西南财经大学副校长、西南财大西部商学院院长杨丹教授为雍波写的悼词:

各位亲友、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四川省政协委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MBA西南联盟荣誉主席、四川安盛企业集团董事长雍波先生。

  雍波生于1967年11月9日,1984年16岁时考入四川大学,1988年获图书情报学士学位,2000年考入西南财经大学EMBA;1988-1997年就职于四川省技术监督局,担任科技管理项目负责人;1992-1994年担任西南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项目经理;1995年任职于金蝶软件成都分公司并于同年创办标准图书企业;2003年创立安盛投资管理公司;2005年创立安盛文化企业;2010年成立安盛企业集团并且担任董事长至今。

  雍波在家里是好儿子、好兄长、好爸爸,他对长辈仁义孝顺,尽到了小辈的孝心;对兄弟尽到兄长的职责;对女儿尽到了父亲的责任,洒下了无尽的父爱;他在学校是优秀的同学和杰出的校友,是富有领导魅力的学生领袖;在公司,他是创业者,模范员工,优秀领导和可信任的大哥;在朋友中间,他热情开朗,豪爽仗义,乐于助人,有他的地方总是充满热情和欢乐;他也是优秀的社会活动者和公益事业的积极参与者。

  雍波是实业界的创业者。创业是最大的社会公益,创业者是新时代的雷锋。雍波先生和他的团队一起,用自己创业的艰辛和努力,为社会做出贡献,模范的履行社会责任。汶川大地震中他亲自深入灾区捐款捐物体现了企业家的责任,他的企业还举办“阅读照亮黑暗”活动为盲童筹集善款。

  雍波是中国MBA的创业者。2000年在西南财大就读MBA,担任班长。他发起成立了西南财大MBA联合会并被推选为首届主席。他发起了中国MBA西南联盟并且担任首届轮值主席和荣誉主席。他是中国MBA联谊精神的倡导者和中国MBA联谊会的主要发起人和参与者。他对时任班主任的我说:我要把MBA联合会看做我的新企业,用非正式组织实现正式组织的目标。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团队、理想、荣誉、责任”的MBA联合会精神。

  雍波是不知疲倦的跑者。他似乎一直都在奔跑,当多数人还在梦乡的时候,他就晨跑了,当我们休闲的时候,他往往带着满身汗水从户外归来。这次奔跑他去了遥远的地方。当他以另一种方式回来的时候,看到父母安康、兄弟和睦、儿女成长、朋友情深,他一定会感到宽慰。当他以另一种方式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是无私和永恒:他对朋友、对社会是无私的。他给予社会的很多,自己得到的很少,生活总是简单和充实。他的为人做事实践了他在MBA联合会的名言“天地无私,所以长久”。

    也许他的离去是他在给我们最后一个无私的奉献,他在给大家一个礼物,一个最大的善意,让我们找回自己,让我们把目光重新拉回家庭和自己,重新找回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如果这样,他仍然还是那个充满创意的精神领袖。雍波不是催泪的悲情,他是我们的英雄!

  雍波生于秋天,逝于春天,春秋是他生命的始终,让我们带着无尽的留念和惋惜平静的告别。让我用泰戈尔的一句诗为他送行:生如春花之绚丽,逝如秋叶之静美。

雍波,安息吧!

2014年6月22日

成都市高新区科技局副局长、四川MBA联谊会创会会长熊平悼念:

  西财一精英,圈子一明灯,雍兄自勤奋,创业艰难多,安盛基团立,一路勇向前。忆往昔,2000年,吾与雍兄考场会,乡试进西财,同窗两载情。曾记得,创mba联谊会,走出大西南,争取办论坛,为西财扬名不少奋蹄,没谁忘,串起同学情,热爱mba大家庭出钱出力,无半分私念。   好一个雍兄,为朋友两肋插刀及时雨,这一个挚友,为事业激情执着创一片天地。 其为人应可称颂,其恒心亦为楷模。  既兄虽远行,送别这四面八方,不为最后的阔别,只为茶不凉情不逝。  是故世间之物,唯有永恒的才不会朽,人间之情,应如真挚者才会长存。  雍兄虽远行,但留给我们的就是这份质朴的真情。 吾坚信,未来的某一天,某一时刻,大家终会再相逢,因为我们即是兄弟,也是一起哭过笑过,成功过失败过,一起醉过,一起肩并肩走过的兄弟。 祝兄永恒。

谨以此献给我的兄长雍哥。

电子科技大学MBA联合会第九届主席姜亚东为悼念雍波所作:

  天妒君才,雍荣华贵难留英年早逝

  人神共泣,波澜壮阔同缅义薄云天


西南交通大学2005级MBA、成都益佰管理公司董事长刘晓波沉痛悼念:

  沉痛悼念雍波兄弟。惊闻离世噩耗,如响雷在顶久久萦绕,至今难以释怀。作为四川MBA联谊会的主要发起人之一,他为MBA联谊事业贡献了青春,永远镌刻在联谊事业的史册上,音容笑貌永远铭记在联谊会兄弟姐妹的心中。雍波好兄弟,一路走好,愿在天堂收获幸福美好。 


毕友创始人郑海峰悼念雍波师兄:

  人生无常,面对那些失去和离开我们总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力。雍波师兄的离去让我们每个熟悉他的人都很悲痛和惋惜。但我想,他的情谊和精神会在我们身边永存,不会离开,也会激励着我们不断向前。我也相信,他希望我们能够更加珍视友情,珍惜当下。让我们延续他的精神,为梦想负责,为生命负责!


中国MBA发展论坛:仅以此文追思中国MBA发展论坛早期参与者之一雍波先生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很多年前,我喜欢上两个字——惜缘。总觉得,人与人相识,是多么的不容易。所以我们都应当懂得珍惜,纵然如此,一路行来,我们还是与许多缘分擦肩,所拥有的,也渐次失去。并非 因为不懂珍惜,有些缘分,注定了长短。来时如露,去时如电,挽不住的,终究是那刹那芳华。

  人的一生会遭遇无数次相逢,有些人,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有些人,则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那些无法诠释的感觉,都是没来由的缘分,缘深缘浅,早有分晓。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也无法更改初时的模样。

  “我若离去,后会无期”。不知为何,每次想到这句话,心中会莫名的苍凉与酸楚。人的一生,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人生何处不相逢,但有些转身,真的就是一生,从此后会无期,永不相见。

  该怎样阅读一首动人的诗歌,才不会惊动已经平静的心情?该怎样讲述一个过客的故事,才不会打扰行将安宁的日子?人的情感和命运,就像漂浮的流云一样无法掌控,时聚时散,时离时合。

  人的一生,就如同草木,经历荣与枯、生与灭,看似稍纵即逝,实则无比艰难。总以为日子在打盹中度过,却不知多少人想方设法地,让自己捱过这一世。有时候,过程于我们,只不过是修饰,在结局面前一切形同虚设。无论是真实的戏谑,还是虚幻的朴素,我们都无法自如地把握。

  想来谁都愿意做一个闲散的人,日子纯净简单,生活并无别事。有大把时光,用来虚度,而不去担心流年似水,转瞬白头。只是这世上,有多少人可以清醒自持,敢于承担光阴所带来的消耗,敢于接受命运所带来的仓促变幻。

  仿佛所有的故事,都少不了离别这样一个片段。如果说开始是为了结局,那么相遇则是为了别离。许多人的眼里,离别应是带着一种感伤的凄美,但我以为,有许多离别,给人带来的却是如释重负的感觉。

  无论时光走得有多远,来时的路,去时的路,还是一如既往,不会因为朝代的迁徙而变更。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许多生命都微小如沙砾,我们可以记住的,真的 不多。王谢堂前燕犹在,帝王将相已作古,沧桑世事,谁主浮沉?俯瞰烟火人间,万物遵循自然规律,安稳地成长。人的生命,与万物相比,真是渺若微尘。 

  一个信缘的人,会明白,世间的情缘,是该聚的聚,该散的散,缘分尽时,一刻也不会停留。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不如一株草,草尚可经历春荣秋枯,而浅 薄的缘,则短如春梦。就如同做了一场梦,梦醒之后,你伫立在凉风的窗前,发觉自己又回到生命的最初,一无所有。只是这样的一无所有,是否还清白?

  有些地方,此生是定要去的,只有亲历了远方山水,让梦成为现实,才不枉来人间走过一遭。可当我们见到梦中的情致,那样至美的风景,可以做到寂静无言吗?岂不知,每一粒尘埃的下落,都会将其惊扰。

  苦短人生,又何必背负太多。过往情事如同一场落花飞雨,灿烂拥有之后,倘若能做到洁净相忘,未尝不是一种通透。来往皆是客,聚散总随缘。一个人只要守着内心的安静,任世间风云变幻,终究掀不起滔天大浪。那些沉静在骨子里的美好情怀,千万年后,也不会有多少更改。

  漫步在红尘,笑看浮世,不过烟云一场。但真正有几人,可以做到淡然相忘,忘记名利,忘记情感,忘记曾经拥有的一切。当有一天,你想要安静地生存于世,从 此过不惊不扰的光阴。是否这样,就可以和过往的纷扰一笔勾销?爱过的人,可以丢弃,犯过的错,可以饶恕,许过的诺言,可以不必兑现。

  走过多少春去秋来,始终无法丈量红尘的路程到底有多远。时光一直追赶,从岸的这边,赶至那条阡陌。有一天你止步,意味生命的历程行将结束,而你亦完成了 生存的使命。有些人厌倦凡尘,一心只想做佛前一株安静的草木,沾染禅的性灵。有些人却愿意离开禅境,甘愿落入尘网,流散于乱世,清醒又疼痛地活着。

  流水人生,萍散之后,仿佛连落花,都暗隐着慈悲,离别也成了一种对流年的感激。因为只有这样,走过的岁月,才不至于留下一页空白。在生命的过程里,不求奋笔疾书,翰墨四溅,只要摊开一卷素纸,静静地写下一阕清词:人生有情,无关风月。

  时光如水,物转星移,许多人事都分道扬镳,不明下落。而缘分是一条神奇的河流,我们划着桨橹漂浮在其中,朝着各自的方向驶去。在没有约定的未来,却终有 一天会不期而遇。就像一段前朝往事,一出经年的戏曲,一本古老的书。被五味杂陈的烟火浸染,被悲欢冷暖的世情冲洗,繁芜中,依然有种地老天荒的安宁。

  这一生,总有那么一些人,是你过河必须投下的石子;是你煮茗需要的薪火;是你夜归照明的路灯。但这些人,终将成为过客,连同自己,有一天也要将生命交还给岁月。那时候,孤影萍踪,又将散落在哪里?

  至今,我们都无法真正分辨出,落花与流水,到底是谁有情,谁无意。又或许并无情意之说,不过是红尘中的一场偶遇,一旦分别,两无痕迹。

  从一出戏的开始,到一出戏的落幕,戏里,谁都不是主角,谁又都是主角。因为台上的人,演绎的是台下人的寂寞悲喜,而台下的人,看到的是台上人的云散萍聚。尘缘尽时,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再去悲痛。

  人生云水一梦,而我们就是那个寻梦的人,在千年的河上漂流,看过流水落花的风景。有一天老无所依,就划着倦舟归来,回到水乡旧宅,喝几盏新茶,看一场老戏。时间,这样过去,甚好....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