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行业 > “互联网+”:即将流行的未来

“互联网+”:即将流行的未来

评论


  【毕友导读】当“互联网+”出现在克强总理报告,并提出要制定相应行动计划后,一下子成为几乎人人津津乐道的热词,那么“互联网+”到底能否成为一种具有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的东东?未来的中国有否可能成为游戏规则的主导者,而不是像扑克中的“小王”,看似地位蛮高,也统帅着一把不错的牌,却要困惑于下一步是防御,还是进攻?

  全球化、智慧地球、清洁生产机制、工业互联网、万联网、工业4.0、通信协议、知识产权制度,它们几乎都有一个共性的标签,就是RBW(Ruled By the West)。那么问题来了,“互联网+”能否成为一种具有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的东东?未来的中国有否可能成为游戏规则的主导者,而不是像扑克中的“小王”,看似地位蛮高,也统帅着一把不错的牌,却要困惑于下一步是防御,还是进攻?

  智慧地球是IBM鼓捣的一个空洞无物的概念;工业互联网由GE所倡导,具体到工业+互联网系统,有了些落地的可能性;而德国引领的工业4.0则相对更具前瞻性和可行性。我们在面对它的时候,其实遇到了很大的尴尬:就是我们不明就里地被忽悠,许多资源投入变为沉没成本,并丧失了机会成本,这就是缺乏思想、智慧的结果。

  连接无处不在,边界逐步模糊,互联网+决非为中国工业独享,它涵盖人际、人与物、物与物、人与服务间的连接,渗透到生活、工作、健康、社交、休闲等各方面。如果非要有一个中国版工业4.0的话,相信它也只是互联网+的一个组成部分。

  连接是一种对话方式,没有连接就没有互联网+,连接的方式、效果、质量、机制决定了连接的广度、深度与持续性。

  连接一切有一些基本要素,包括技术、场景、参与者(人、物、机构、平台、系统)、协议与交互、信任等。这里,“信任”作为一个要素很多人未必理解或认同,我反倒感觉它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因为“互联网+”让信息不对称降低,连接节点的可替代性更高,只有“信任”让依托该节点或“连接器”而不是被屏蔽变得顺理成章。

  在“互联网+”背景下,过去谈的入口、门户就是指的节点,所谓船票就是指的连接器!单一的入口即便流量惊人,如果不能变成存量,不能进行导流、分流,个性化匹配,其本身价值也有限并难以持久。腾讯提出微信要做互联网的“连接器”,其真正的野心其实是----微信是人、物、机构在互联网+社会中的唯一ID!而他们野心最大的支撑就来自于经年积淀的信任性关系。

  忘记责任、生态、开放、分享的人、机构、平台必然难塑信任。互联网+会形成一种倒逼,这是人性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好证据。

  直至昨日,还有一些人解读报告,称政府认识到房地产是经济发展的引擎,会对房地产业重拾支持云云。其实一些信号、政策已经非常明确,中国未来是创意创新创业创造驱动型发展,这就是最不应被忽视的“新常态”!

  这种发展方式的转型的风险已经部分有所释放,如出口不振、个别行业凋敝、经济增速下行等,但更具挑战性的在于驱动要素的动能如何发现、激活、放大甚至产生聚变?因此,“互联网+”被选中决非偶然。

  我在《关键》一书中曾把关键驱动要素分为三大类:资源、客户、创新。改革开放的前三十多年,资源驱动为主,客户驱动为辅,创新驱动不足。所以个人从来不担心中期中国经济的发展约束,因为生产力还未被有效解放,再结构化动能未充分释放,创新创造尚未被激活。只要找准这个牛鼻子,何忧之有?

  互联网+行动计划的制定与实施,必定重塑创新生态、协作生态、创业生态、价值实现规则,是另外一层意义上的“开放”----由过去的对外开放为主转向对内开放为主,激发内生活力,从而推动整体开放生态的塑造。

  在这个过程中,个体的角色多元化,可能不是创客,就是达人,就是大拿,就是合伙人、伙伴;个体的人力资本会更公平地参与到配置、分配和价值实现中去(这本身就是“中国梦”的一部分),甚至游戏规则的制定也更加“民主”化,我称之为“价值正义”。而互联网去中心化,互联网+就像一种新的机制、新的动态协议、新的议事规则,会激励这些智慧个体放大人力资本,并产生交互、跨界与协同,获得智慧化生存的体验。因而,权力向传统的消费者让渡,客户参与创造、产销融合、圈子社群化、分享创造价值、责任约束加大将大行其道。

  关系有价值吗?如果有,如何衡量、放大这种价值?腾讯、聚美优品、胖东来给出了回答。例如腾讯的QQ、微信粘着大量用户和合作者不说,其开放平台为开发者带来了可观的收益,微信的通讯、社交、扫码、摇一摇、支付、硬件平台等更是让“连接器”名实相符,成为生活方式、经济运行的一部分。而聚美优品坚持不卖假货,其关系的质量自然要远高于一般性电商。

  +是什么?是结构吗?结构怎样优化有利于资本化?好的企业几乎就是一家社会化实验机构,他们有合理的结构,有良好的机制,不断与员工、客户、伙伴一道,创新、试错、纠错,持续动态调适,不断成就他人的满足感。

  那些能够重塑结构、连接一切、有机交互、优化生态的组织相信将攫取领袖地位。有人认为有价值的公司将是连接型公司。如果将智力资本划分为人力资本、结构资本、关系资本的话,我们就据此可以判断一个机构的价值和成长性,而互联网+带来的行业洗牌又会创造新的机会。

  互联网已经在深刻地影响社会结构、经济结构,互联网+将加速这个进程,大量的系统将重构。特别是关系结构、对话结构、行业结构、组织结构、治理结构等,权力的重心发生偏移,议事规则发生变革,社会治理、组织治理、互联网社会治理、连接协议均要应对变化。

  奇点会不会像有些人担心的那样,在不经意的一天翩然而至?我倒没有那么悲观,因为人工智能+人的智能这个时代还远没有流行,尚谈不上人工智能的全面超越人类。应用传感、大数据、云计算、深度机器学习等偏人工智能的技术路线与方法,让“人的智能”得到更长足的发展,进而推动群体智能的发展和集体文明的提高,倒是在互联网+的时代可以展开想象的空间。

  互联网+的时代呼之欲出,任何现成的存在都是准备被重构的。虽然可能面临机制的建立磨合与动态调适、信任性关系的建立、全民创新能力的再造、治理管控的创新因应等难题,但是智慧迸发、跨界协同、更具生态智慧与责任的未来毕竟是值得期许的。

  作者:张晓峰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