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生活 > 我们的一生,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们的一生,都走在回家的路上

评论

  【毕友导读】春节回家凝聚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内涵和亲情信仰,在每一个触动心灵的故事里,人们对“回家”的情感共鸣,无疑诠释了春节对于现代中国人的真实意义。但当春节过后离开家时,那份“家”的感情却愈加浓烈,其实,我们一生所追求的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更早、更长久的与父母团聚,其实我们的一生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

  春节后的第一天上班,便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其实每一次她与我之间的对话,无外乎是一些生活上的叮嘱,亦或是问问我,钱是否够用。

  母亲始终觉得,在这座钢筋与混凝土浇筑的城市里,这种关怀,或许显得更加实际。

  今儿初七,这是春节后我离开家回到北京的第三天。

  或许是因为返城潮还没有结束,一向以拥堵著称的五道口,并没有显得很拥挤,而北京的天儿,也好的出奇。

  湛蓝的天空让我想起了2200公里外的家乡,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小雪,不知道母亲会不会看着窗外的雪花,感到些许孤单。

  大约是高一那年,父亲因为工作岗位的调整,调到了离家400公里外的城市。

  也恰是那一年,我也开始到离家一百多公里外的地方去读高中。

  于是此后的七年时间里,我们一家人便开始聚少离多,春节,成了一年中少有的一家人能团聚的日子。

  2015年的新年来的有些晚,尽管在家呆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却依旧未能过完正月十五,便匆匆踏上了返程的旅途。

  母亲虽然心中有不舍,却又担心我分心,无法言说。

  离家的前一夜,她如往年一样,照例从柜子里拿出一些钱,放到我手里。

  我没有拒绝,我知道,在她心中,这是逐年老去的她唯一所能为我做的。

  因为是夜航缘由,我没有让母亲送我,吃过饭后,便上车去了机场。我回头透过车窗,忽然看到她依旧在窗前望着。我不敢再去看,生怕眼泪止不住留下来,回过头,却发现,我早已挥泪如雨。

  到了机场,看了看手机,发现离登机时间已经不久,便匆忙赶去换票。柜员递过来的头等舱机票让我有些诧异。

  再三确认无误后,我接到了爸爸打来的电话,电话里的他依旧那么沉稳:“看了你的航班,觉得时间太晚了,怕你休息不好,于是给你升了舱,在飞机上好好睡一觉,到北京发个短信就好。对了,半夜不太安全,托了人去机场接你......。”

  一时间,我竟说不出话来。

  我忽然间想起了十年前,依旧是冬天,母亲走在雪地里,到两公里外的地方去给人看病,每次的诊疗费用只有两元钱。

  她舍不得打车,那个时候我时常嘲笑母亲,说她小气。而同样的,在十几年前,在银行工作的父亲,工资收入在当地已算不错,却也依旧舍不得买一辆摩托车。

  十年后,在北京房价让一批批年轻人开始逃离的时候,在东五环的家中,我忽然明白,十几年前,父母拿出30万元买房子的时候,是经历了多少的辛苦与磨难。而时至今日,他们还没有来过这所房子一次。

  四年前,我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到北京读书,母亲担心火车时间太过于漫长,执意为我买了机票。

  四年后,我才忽然知道,每次出门,为了省钱,母亲始终选择火车去出行。未曾坐过一次飞机。

  很多年以前,我一直以为,有一天去了大城市,便可以在那儿安家,自豪的打电话给父母,让他们离开冬天气温低至零下40度的地方,搬到更好的城市来住。

  而一晃,四年过去了,即将离开校园,我却忽然发现,倘若没有他们多年来的默默付出,也许不久后,我便要租住在狭小的出租屋里,阴暗而逼仄。

  我想起了年幼时,我最大的梦想是离开家乡,到更温暖的城市里。

  而当父母开始一点一点老去,我却发现,我们一生所追求的,其实不过是,希望有一天,能更早、更长久的与父母团聚。

  年幼时我们渴望离开家,而现在,我似乎明白,其实我们这一生都只不过,一直走在,回家的路上。

本文来源于金融派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