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生活 > 【慢节奏】慢生活与专注力

【慢节奏】慢生活与专注力

评论


  【毕友导读】累吗?整天奔波为了什么?卡曼先生告诉我们认知资源是有额度的,也就是说你每天只能进行有限额度的思考。如果你在开会和奔波上浪费了过多的认知资源,那你就没有额度用于读书等思维密集型活动了。

  【慢节奏】慢生活与专注力

  人们的专注力能达到什么程度呢?这是个好问题。因为公司座位调整,有几天我曾有幸坐在我司传奇程序员D老师边上。什么叫做令人高山仰止的程序员呢?那就是你去百度搜索“Scala专家”,第一个结果就是D老师。于是我也有幸近距离观察了一下他的工作状态。D老师每日下午才到公司,然后迅速投入编程。编程的几个小时中,他不说话、不喝水也不站起来走动,更不会打开手机和其他网站。我感到他燃烧的思路在头顶上点亮了一盏灯。几个小时之后,他的工作告一段落,便也到了晚饭时间。人和人差别太大,为什么我工作时还要吃柚子,吃小饼干,黑同事和编冷笑话呢?我感到万分惭愧。好在我的座位迅速搬离了D老师,我也回到了普通人的世界。

  但专注力如何提高又是另一个问题。有时你专心坐在桌子前面对着一本书,你也看不进去。我过去多年都没搞懂这是为什么。比如我在大学前几年的生活可以用炮火连天来形容,每天都有各种各样不相同的事情亟待处理。结果我发现即使我有空闲时间,我也无法坐下来看一本书了。这究竟是为什么?

  后来我看了心爱的行为经济学祖师爷卡曼写的一本书《思考,快与慢》,终于理解了这个现象。卡曼先生告诉我们认知资源是有额度的,也就是说你每天只能进行有限额度的思考。如果你在开会和奔波上浪费了过多的认知资源,那你就没有额度用于读书等思维密集型活动了。

  然而现代社会的特点就是越来越忙,工作和生活消耗了越来越多的认知资源。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我多年关注湖南卫视。在过去的十年中,综艺节目的开始时间越来越晚了。大概在10年前,大部分综艺节目都会放在7点半或8点开播。但到了现在,10点到12点已经变成了黄金时段,甚至0点之后的时间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综艺节目。这某种意义上说明观众越来越忙,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了。

  我过去的生活就是忙碌生活的极限状态。作为一个热爱工作的人,我向来有方法给自己找出各种各样的事情做。每天的每个时段都被排满了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不得不精心计算每个活动之间的间隔和距离才能赶上活动,以至于睡觉时间都被压缩了。我时常会放弃午饭,只是因为我想睡半小时。这种生活给我带来了非常丰富的经历,但是也极大地降低了我的注意力。特点之一就是我在不断地丢东西,因为我实在没有足够的注意力来关注我到底有没有带上我的手机,于是手机钱包一丢再丢。我从来没敢买过iPhone,只是因为以这种频率丢手机实在买不起。

  忙碌生活直到到美国交换的时候才发生了改变。我在美国的生活一下子变得安静而清闲了起来。学业依然忙碌,但初来乍到不认识什么人,于是也就没有了大量的活动。于是我的生活一下子慢了下来,每天早上9点醒来开始看paper,中午吃饭,下午上课,上课回来打两个小时游戏。打完游戏看paper,夜里写脚本写作业,然后睡觉,周而复始。

  在这样的生活节奏下,我发现我的专注力迅速得到了提高,我看的书和论文比前两年加起来还要多好几倍。我更是思考清楚了一些很重大的问题,并写了一些我现在看起来都很喜欢的文章。我现在还能往公众号里贴的旧文,几乎都是那个时期写的。

  那个学期结束之后我去了一趟Boston。我到的那天是凌晨四点,晕晕乎乎地找到了M姑娘暑假借住的宿舍。M姑娘好心地将阁楼地板分给了我一块,并给了我两床被单,一床当垫子,一床当被子。这种情况下,我已经睡不着了,于是和M姑娘聊了聊天。M姑娘问:“你最近想了些什么问题?”于是我给她讲了讲我的思考成果,M姑娘表示收益很大,发表了些评论,我又讲了讲我的看法。

  那天晚上的绝大部分时间,我都陷在地板上的两床被单中扑腾,可惜扑腾了半天都无法弄清哪床是垫子哪床是被子,着实令人苦恼。但那天晚上我意识到我的绝大部分思考收获,都来自于这个节奏缓慢的学期,这非常好。这让我摆脱了多年以来的忧虑,那就是如果我不把生活填的满满当当,生活就没有足够的收获。事实上如果生活慢一些,我反而可以有更多的专注力和认知资源来思考一些深入而重大的问题,这也是非常富有启发的。

  于是在回国之后我开始主动选择慢一些的生活。我开始对参加的活动进行频次控制,每周在工作日的晚上最多外出1-2次,周末最好只外出一次。工作也要选择平和而有节奏的,每天都要有足够时间睡觉和休息,休息时间即使只是看花样滑冰表演赛也可以。

  在这样的生活之下,我发现我的整个生活状态都改变了。我有了足够的注意力来关注生活,于是我发现生活中的细节像潮水一样涌现在了我面前。很多事情以前都没有心思关心,但是现在我有了足够的注意力来关注周围的生活,于是我发现我能意识到周围很大一片的世界在发生着什么,人们的情绪、眼神、情感,都像白纸黑字一样呈现在了我面前。我也有了足够的注意力来进行复杂的关联性思考,比如把人生中浩如烟海的小段子组织起来,每周写小文章。这是件很难的事,只要认知资源不够,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着实需要很好的状态。

  我的朋友们大都选择了非常忙碌的生活,他们的工作都可以用“消耗过大”(consuming)来形容。我看到了他们的生活,就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我非常理解这种状态。但我也意识到了这种生活状态的重大问题在于,当你的认知资源不足的时候,就没有足够的专注力来解决复杂的重大问题。情绪会极大程度上压倒理智。因为没有心力进行复杂决策的时候,你只能靠直觉做出判断,而直觉又会极大地受到情绪的影响。于是一切决定都变成了情绪的决定。这是个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情绪会犯错误,日后可能会后悔。

  前几天看了一本有趣的书。里面谈到了正面历史事件“五四运动”。五四运动的一个重大活动叫打倒卖国贼章宗祥。章宗祥的儿子当时也就读清华,是梁实秋的室友。这件事发生时他已经逃离了清华宿舍,但他的东西全部被砸了。梁实秋表示这件事颇有问题。不论章宗祥卖不卖国,他20岁的儿子能卖国吗?他的东西就该被打砸吗?作者表示学生们天天上街,已经“只有怒气,没有理智”了。不知为何,想起现在发生的事情,也觉得有一点相关。

  从个人的经历来看,慢生活的确强烈有助于提高专注力。但也许未来我又觉得无聊了,那就要把生活变快一点带带节奏。总是拿自己做实验也不太好,但的确每种生活都是有趣的体验。前几天过生日请了两天假,我觉得请假不易,着实应该把事情都办了,于是在一天内完成了早起体检、找学妹拿东西、请学妹吃饭、帮之前的社团访谈、回家拿箱子去机场赶飞机等一系列事务。结果到了登机口,微笑的空姐告诉我飞机坏了要换飞机,延误2小时。我吃着飞机发的盒饭里的小白菜,心想过生日是明明应该吃烤火鸡吃烧鹅吃化皮乳猪吃甜甜的小饼干,结果我还困在T3吃白菜,简直眼泪又要掉下来。但套用上面的理论,我显然又是因为太累认知资源不足所以无法专心思考问题。我应该想到如果飞机在空中坏了,那我更悲剧,还不如在T3安全地吃白菜。不要因为没有肉吃就大哭大闹。于是我又振作起来吃白菜。理论可以指导实践,生活又好了起来。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