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人生 > 改变自己,没那么难!

改变自己,没那么难!

评论


  节制,如戒酒,不是目的

  我的身材是保持得不错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锻炼,再一个就是在“吃”上要节制。但今天晚上不是讲如何健身,如何来保持身材,我们来讲讲“节制”。

  在中国,就免不了吃喝,吃喝没酒没肉就不成宴席,我原来也喝些酒但酒量不大,身体多少还有些过敏,所以对酒不是特别喜欢。其实,喝酒这种状态我是喜欢的,但更多场合是身不由己,最后结果是伤身体。这种情况持续到2006年,那一年,整个我都在挣扎要不要喝酒。

  2006年玄奘之路,从西安开车到印度,走了一个月。玄奘之路,就是要牺牲个人的享受、牺牲个人的生活,去追求一种理想的境界,需要戒掉很多东西。我当时选择戒了酒,这个比较容易。一个月后回到北京,我又告诉自己再戒半年。后来发现,在第二个月非常非常难。为什么第一个月没有感觉就过去了呢?因为氛围。中国和印度之间,巴基斯坦、吉尔吉斯、乌兹别克,从西安出发一直到印度,我们遇到的基本都是伊斯兰文化,伊斯兰文化本身就是忌酒的,所以,在那种场合不喝酒是比较容易的,尽管宾馆都有提供酒精饮料。

  我印象非常清楚,后来回到家里会情不自禁的就打开冰箱拿出一罐酒,刚要打开盖就想到“你戒酒了”,就又本能的把酒放在桌上。我可以和这罐啤酒对峙五分钟,想喝但决心要戒了,但戒了之后又想喝,就开导自己说,这时候我自己偷偷喝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喝;但你真的喝了,别人向你敬酒,你说你戒了酒是不是会心虚,又觉得不能喝……就这样一直斗争,最后又把啤酒放回冰箱里,第二天又把啤酒都送人。后来想,不行,我这是管理,要有一个魔鬼在旁边诱惑你,就把啤酒放在这里诱惑你,当然还有红酒……就这样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从2006年到现在,八年了。但中间有没有沾过酒精呢?我沾过,还是主动的,这什么情况呢?

  在亚布力论坛我有一个“老冤家”复星集团的郭广昌先生,我俩一见就争论。一些企业家都知道,我代表专业化派,广昌代表多元化派。有一次我俩又免不了争论了起来,当然是非常友好的谈论企业管理方式,这时他来敬酒说,“你不用喝,我把我敬你的那杯酒替你喝了”。因为他知道我戒了酒。我知道中国人的人情世故,我说不用我来喝,拿起来我就喝了。这里我想说的是,戒酒不是目的,这种场合牵扯到礼节,礼节不能破坏了。

  改变,没那么困难,但别太功利

  这里,我想说一个更不容易的:如何改变中国人的饮食习惯。我就谈谈一个我吃西餐的“好处”。

  我以前一直强迫自己吃西餐,慢慢就习惯了,但有什么好处呢?我不知道,一直到了剑桥。和牛津一样,剑桥各个学院的食堂都非常讲究,鼓励你到食堂吃饭。我就经常去吃当地餐,很自然,非常好。两个月之后的圣诞节,学院的院士和访问学者在一块聚会,其中有一个很成功的院士是华人,他的母校就是这个学院。在这样的场合我们俩一块各种应酬,我们这位院士就非常惊讶的发现,我所熟悉的人比他还多,而且互相都感觉不是第一次见面。他在英国十几年了,院士当了两年,又是这个学院毕业的,他就很纳闷,“你怎么可能认识的人比我还多?”但我心里非常明白,因为我到这儿就在这儿吃饭,中午在这儿吃晚上也在这儿吃。

  英国人吃饭尤其是晚餐都非常讲究,餐前有餐前酒,餐有餐后酒,关键不在这个酒字,而在于聊天。而吃饭时间最多也就45分钟时间,但餐后餐后酒一个半小时算时间短的,大家都在干嘛呢?就是在聊天。我中午在这儿吃饭晚上在这儿吃,吃完了就是聊,两个月后我可不是和他们熟了。而这位华人院士拒绝吃当地餐,只在必须应酬时他才出现。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交友技巧,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染力,我的英文到今天还是结结巴巴,这里就带来了一个话题:我们如何改变自己?有时候我们觉得非常非常难,但你真的做一下就会发现:它未必就是这么难。再一个就是,你不要太功利,如果就是为了打交道、混个脸熟去吃当地餐,估计成功不了。你不要太功利性,你应该去感受更多深层的问题,应该去尝试。

  听从内心的召唤,做你想做的事情

  1999年,我辞去了(万科)总经理职务,开始和公司保持距离,来进行户外的探险活动。今天站在大家面前,我自身还保有两项全国的运动记录,一项是大家都知道的,我是中国年纪最大的登珠峰的人,我预计不过几年这个记录会被破掉,但我还想去。第二项记录是飞滑翔伞的弹高记录,我是2000年创造的,现在已经14年过去了,这个记录我还是保持住了,而且预计十年之后还是这个。

  说到这儿是有点得意的,你得让我解释一下。飞滑翔伞,是非常小众的一项运动,滑翔伞主要借助热空气上升,就像滑翔机,借助热气流往上升。我是1998年开始飞滑翔伞,也是这一年开始登雪山,在我之前滑翔伞弹高记录是4700米,创造地点是河南的徽县太行山,那里有比较好的起飞场,陡峭的山崖形成一个阴风坡,那里的气侯温差非常适合热上升气流的形成,比如嘉峪关和函谷关都比较适合飞滑翔伞。我的创造记录是6100米,你们算一下拔高了多少?河南的起飞场高度是900米,从900米起飞盘旋到4700米。而我是在西藏创造的这个记录。

  西藏本身就很高,我的起飞高度是4500米,已经接近破伞记录,我只要能起飞一定是把这个记录破了的。因为没有适合的起飞场地,我第三次起飞才成功,开始往上盘,盘着盘着觉得不对,腿上有块高度表,数码显示多高多高,同时有个声音提示你,你飞的时候如果伞是在下降他会发生漫长的低沉的声音,通过这个声音你就知道这个高度是在下降,尖锐的叫声就是上升速度非常快,这时候恐慌了,因为迅速上升会缺氧昏过去,这时候不是怎么往上上升,而想办法逃出这个热气流。我逃出热气流之前的高度就是6100米,这不是我想办法盘上去的高度,是我在逃出热气流时无形当中创造的一个记录。

  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起飞高度就4500米。可能有人会说那还不容易,带着氧气去西藏破纪录岂不是很容易。事实上,让一个飞行运动员背着20公斤的包登山,到了拉萨怕是要进医院了。有一个现象要说一下,基本上喜欢飞滑翔伞的都不会到高海拔地方登山,反过来喜欢登雪山的圈子里很少有人喜欢飞滑翔伞,而我恰好这两项运动都喜欢。如果说有谁恰好这两项运动都喜欢,在这个前提下还可能打破我创造的这个记录。要知道,在河南林县那些地方,因为热气流的问题,5000米是非常难的一个高度。所以我相信,这个记录十年之后依然没人破。

  故事讲到这里想说明什么呢?还是像刚才说的“吃饭”那样,功利性不要特别强,你要听从你内心的召唤,做你想做的事情,最后你会得到很多意外惊喜。

  不要仅仅“彰显英雄主义”

  谈到运动精神和企业家之间的关系,就不得不说我现在到剑桥之后所经历的一些事情。

  因为一些客观原因,到了学校之后不得不进行选择,你不可能在学校花很长时间学习,还有足够的精力去做喜欢的户外运动(比如登山、飞滑翔机),所以户外运动我基本全放弃了,只有一项没放弃,就是划赛艇。

  通过赛艇运动,让我对于过去探险活动中的角色又有了重新的认识。比如刚才讲的两项记录,我慢慢发现:之前,我更多的角色是在彰显个人主义,彰显英雄主义。每一个民族都有英雄主义情节,彰显英雄主义本身是没有错的,但作为一个企业家,仅仅停留在彰显英雄主义层面上,这个高度显然是不够的。

  企业家更多的应该是一种社会(动员力量)、一种组织动员力量,动员各种资源,包括英雄主义的因素,综合在一块往前推进。很显然,赛艇这项运动是和企业家的这种身份是非常吻合的。当然,赛艇有个人、双人、四人、八人,但我们看到,剑桥和牛津在每年举行这种比赛的时候,最精彩的是八人组,加上舵手是九人。这就把一个企业的现代工业、现代文明、现代企业管理等元素、精神都意义体现了。

  实际上,划赛艇更多的是需要腰部的律动,八个人在一块要配合力量,恰恰好像现在所提倡的集体之间的相互配合,而配合则要求动作和心灵之间的协同。所以,我就找到了一种“如何和现代企业管理,如何和西方文明结合起来”的运动,那就是赛艇。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