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生活 > 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评论

在薄情的世界深情地活着

“我爱着,什么也不说;

我爱着,只我心理知道;

我珍惜我的秘密,也珍惜我的痛苦;

我曾宣誓,我爱着,不怀抱任何希望,

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

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满足“——缪塞

  11月4日晚,在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间拍卖会上,梵高的油画《静物,插满雏菊和罂粟花的花瓶》以5500万美元落槌。

  画面上,紫色、橙色的罂粟狂野地绽放,还有几朵清新的雏菊,透出作者的潜意识——我将离开这个世界,带着隐藏在心里的所有爱恋。

  从27岁学画到37岁谢世,梵高在短短的10年里画了两千多幅画,他死后,每一幅都是天价,生前,却连土豆都吃不起。

  要说怀才不遇,这世上,还有谁,比得上他?

  梵高活着的时候永远“奇装异服”,因为没钱买衣服,穿的都是捡来的旧衣服,七拼八凑,走在普罗旺斯阿尔的街道上,他是一个讨人嫌的孤独的疯子。

  梵高说:“麦田吃掉了我好多颜料。”他用弟弟提奥给他买面包的钱,换成颜料,饥肠辘辘地站在画布,把自己的“伙食费”一点点地堆在画面上,堆出灿烂的向日葵、忧伤的鸢尾花和无边无际的麦田。

  梵高的绘画技巧并不高明,他浓烈的色块和粗糙的线条里燃烧着生命的激情,向日葵像金黄的火苗,麦田是焦虑的黄,天空是深不见底的蓝,衬着苍凉的忧郁。扭曲的线条、厚厚的颜料无不透出梵高内心的痛苦、挣扎和压抑着的爱。

  无论在阿尔的街道上还是在圣雷米的精神病院,他都是一个被贫困和窘迫追杀的疯子,他一生只有一个朋友,颜料和线条,艺术对他而言,是魔,是妖,是一生唯一的伴。

  艺术家本质上不是谋生的职业。就创作本身而言,“无法之法乃为至法”。艺术是感情和生命的流淌,梵高画画是为了爱,不是为了卖,对艺术的深情让他在作品里不朽。

  用中国画派的专业术语来说,气韵生动才是上品。换一句话说,好的线条“是活的”,同样,好的颜色也必然是“活的”,如何让光、影、色、线活起来?只能用情——恣意汪洋或含蓄隐晦的深情。气韵是艺术的灵魂,而气韵,只有画家的热血和思想的锋芒才能激活她。

  “艺术到高峰时是相通的,不分东方与西方,好比爬山,东面和西面风光不同,在山顶相遇了”。从东方绘画这一面爬上巅峰的吴冠中如是说。比起梵高的落魄和孤独,吴老先生他在繁华名利中被奉为大师、活得热热闹闹,然而他却说了一句比疯子梵高还疯的疯话:“笔墨等于零。”

  标准化的技巧没有价值,艺术的生命在于感情。但凡好的作品,都是用色彩和线条诉说生命、思想和性情,而不是技巧的展示。气韵生动是画家生命里带出来的东西,梵高之所以感人,因为他用生命在画,画他的爱、他的压抑、他的扭曲,生命中所有的感觉都在他画面上活出来了。

  “在这薄情的世界上深情地活着”,不仅仅只有梵高,但愿还有我们。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