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其他 > 网友发布 > 对中国未来一个比较悲观的看法

对中国未来一个比较悲观的看法

评论

对中国未来一个比较悲观的看法

 

标签:良心贴、理性贴、启蒙贴

关键词:坚冰化、低俗化、虚拟化、朱令、李天一、唐慧

 

  中国的未来走势,牵动人心。笔者对中国未来,有一个比较悲观的看法,说明如下:

  第一,中国可能形成“坚冰社会”。所谓“坚冰社会”,就是社会各个阶层尖锐对立,阶层之间差异巨大,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社会将形成两个尖锐对立的基本阶层,即精英阶层与平民阶层,精英阶层权贵化,垄断社会的行政权力、财富、人才等核心资源,生活方式高雅奢侈,犹如古代的王公贵族;平民阶层庸俗化,百分之九十的人仅拥有百分之十左右的社会财富,他们与权力无缘,但最大的梦想就是依附权力,期待能攀龙附凤、摆脱平民状态,进行入精英阶层。他们收入微薄,承受在住房、教育和医疗等方面的巨大压力,不敢轻易变换工作,在精英阶层控制的媒体与娱乐体系中寻找精神安慰,主要的娱乐方式就是电视、手机和网络游戏。与之相反的是,精英阶层拥有随时可以出国的身份,或者可以轻松移民,或者变换为外籍身份后继续回国赚钱。平民阶层由于缺乏物质基础,他们在精神世界也相当贫瘠,非常容易被精英阶层所蛊惑、所欺骗所忽悠。

  第二,中国社会可能陷入“低俗化”的陷阱。所谓“低俗化”陷阱,即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是物质至上,财富第一,各种各样的拜金主义盛行,传统的伦理和价值观被遗弃,即“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无论是精英阶层还是平民阶层,人们不再拥有传统的信仰,无论何种信仰,都是人们谋生、赚钱、发财或者实现人心欲望的工具,没有人担心死后的报应和轮回,没有人相信神的审判,他们只相信活着就是尽可好舒服地活着,哪怕耗用子孙后代的资源满足自己的享受,也再所不惜。“低俗”社会也是没有理想的社会,人们不再对未来抱有梦想,不再拥有传统的想象力、创造力和探索精神,这些人文启蒙的文明成果,已经被社会的主流所遗弃。正因为“低俗”化这个共同的平台,平民与精英还有可以沟通的渠道,精英可以用低俗的方式来拉拢平民,平民可以用低俗的方式来要挟或靠近精英。

  第三,生活方式“虚拟”化,个体被各种科技手段割裂。所谓“虚拟”化,即人们热衷于虚拟的社交方式、娱乐方式和生活方式,热衷于通过互联网络谈情说爱,通过网络游戏打发时间,甚至在网络世界获取功名利禄,获取人生的成就感。一方面,由于社会坚冰化,平民进入精英阶层无望,只能在虚拟世界找到寄托,另一方面,精英们精心打造的虚拟世界,也给平民阶层一个发泄和消耗能量的平台,平民们不喜欢户外运动,却更愿意在网络中进行各种比赛、竞争,并获得成就感。生活方式的虚拟化,加剧了社会两大阶层的分化,平民们的生活就象电影《黑客帝国》里的被列成矩阵的胚胎一样,从生到死都只是一场梦幻,他们是梦是精英所给予的,他们就象被养殖的虫子一样。

  上述的坚冰化、低俗化和虚拟化,是建立一个基础之上,即社会的中间阶层,即“中产阶级”被剥夺,慢慢消亡。“中产阶级”是社会文明发展的一个成果,这部分人渴望社会稳定,有强烈的进取心,有较强的创造力,渴望功名利禄,渴望建功立业,他们往往是新思想的生产者,是新世界的开拓者,是新规则和新秩序的建立者。但非常可惜的是,精英阶层视他们为可掠夺、可剥削的资源,任意割肉,导致中产阶级力量越来越微弱,其中的优秀者大量移民,平庸者则坠入平民阶层者,再也无所作为。

  中产阶级是如果被剥夺的?主要有三个途径:一是通过住房制度剥夺他们的财富。在房地产飞涨的城市,中产阶级的主要财富就是房地产,他们承受巨大的房贷压力,辛苦劳作也仅仅能够还清房贷,如果再通过某种形式的运动,要么让房价暴跌,要么让土地重新分配,中产阶段们在财富上就可以被彻底剥夺。

  二是通过经济制度和社会福利保障制度剥夺他们在事业上的机会。为了让中产们忠于工作而不是去冒险,为了让中产尤其是知识分子不再对社会提出种种要求,要设计一个让中产们努力工作、心无旁骛的经济制度,一方面通过高税收让中小私营企业大量破产,另一方面通过高额的社会福利成本让中产不堪重负,从而放弃与精英们在资源和社会财富上的竞争。中国的高税收其名义是让富人帮助贫人,但实质是把私人财富转移到“国有”体系,而这个“国有”体系不仅机构庞大、效率低下、腐败横行,垄断了大量的社会优质资源,这个体系其名义是“国有”,核心是精英集团对社会资源的绝对垄断。

  第三是通过教育、传媒和文化机构,稳定和安抚人心,或者直接说,就是给平民洗脑,让他们乐于从事“工蜂”之类的工作并绝不对“蜂王”有任何异议。首先是政治上的严格控制,平民阶层绝无可能通过选举等方式进行入权力机构,也不可能拥有真正的言论和思想和自由。然后,是逐步放开色情业、赌博业和娱乐业,让他们在黄、赌、毒中流连忘返、乐此不疲。由于平民缺乏物质基础,通过利益引诱他们非常容易,比如古代的“八股”考试制度,就是要让平民中万里挑一的优秀者,也有机会“鲤鱼跳龙门”,有机会进入精英行列,而他们在进入精英行列后,自然而然地成为平民阶层的对立面,一心维护精英的统治,对平民进行经济和文化上的两重打压,对有反抗趋向的平民进行暴力制裁。

  上述对中国未来的悲观看法,在当下的中国有几个事例可以佐证:一是2004年的清华大学朱令案。这是一起震惊天下的奇案,所奇之处在于挑战了中国人伦理和价值观的极限,彻底颠覆了中国人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认知。此案如果不破,精英阶层与平民阶层的分野从此尖锐对立,平民要么接受被奴役的命运,要么发愤图强进入精英行列,别无选择。

  二是李天一案。李天一的父母是中国著名的歌唱家,但深具中国特色是,这个歌唱家家庭还是中国的高干家庭。将军的儿子“坑爹”,这并不是奇闻,但“坑爹”的儿子可以太平无事,这才是正直公民不能容忍的。

  三是湖南唐慧案。唐慧的11岁女儿被黑社会绑架并强迫卖淫,这已经是人间惨剧,但更惨的是这位母亲在争取司法公正的途径中,不断承受司法不公的打击,甚至因之而被劳教一年半。更奇的是,权贵们不肯认错,始终不肯承认权力加在唐慧身上的枷锁有失公平。更令公民愤慨的是,当地为了唐慧的“维稳”,居然花了纳税人上百万的资金。

  四是重庆的赵红霞案。赵红霞曾经是商业上的一枚棋子,因姿色出众被商人安排为性贿赂的工具,其贿赂包括好几位重庆高官。性贿赂即是低俗社会的典型标志,是下层平民为拉拢甚至要挟上层精英的谋略手段,也是上层荒淫腐败的证据。如果社会对这种现象没有严厉打击,这种的社会,不走向低俗社会,绝无可能。

  五是近年来著名的好几起冤案(聂树斌案等)。由于案情复杂,这里不再重复。离奇的是猴子犯了罪,抓到了熊,熊居然认罪了。可见公安是有手段的,在他们面前你不得不招,可见对于平民,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他们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破案率;他们需要的不是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而是GDP;他们需要的不是各个阶层的良性发展,而是他们自己的最大化的利益。

  如果中国的未来,是远离了公平、正义,是良心沦丧,是道德败坏,我们还有什么“中国梦”可言?如果中国的政治体制继续铁板一块,平民还有多少梦想,算了,还是洗洗睡,“娱乐主要靠手”,梦想只是空想,活得卑微,死得窝囊,燃烧自己那一点可怜的亮光,死后那点可怜的骨灰,也可以作为花花草草的养分,算是最后留给权贵们的一点点奉献吧。

  如果中国的“屌丝”们继续活在网络虚拟的快感中,继续忍受着高房价而无所作为,继续游离在教育的优质资源之外,继续热衷于低俗文化而不是经典文化,继续把精力用于搜索各种“露点”和“门”,继续致力于通过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欲望与精英阶层发生联系,那么中国的精英们有什么必要放开自己手中的权力,有什么必要让你们分享他们的成果呢?

  中国的未来一定是悲观的,别指望精英会主动退出舞台,除非“屌丝”们的觉醒。

  里仁于2013年5月5日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相关图文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