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融资 > 「我是不白吃」6个月收获千万粉丝,「重力聿画」完成 2000 万元Pre-A轮融资

「我是不白吃」6个月收获千万粉丝,「重力聿画」完成 2000 万元Pre-A轮融资

2020-07-20 17:14:16小毕 811

获悉,动画内容开发公司「重力聿画」日前已经完成了 2000 万人民币 Pre-A 轮融资,由艾莫基金领投,弘毅投资、微光创投、盛景嘉成跟投。此前,重力聿画也曾获得青锐创投、华盖资本及创享投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

「重力聿画」创立于 2016 年,最初以动画内容制作为主,开发了两季原创美食番「食神魂」,后于 2019 年进入短视频内容领域,开发了美食类动漫IP「我是不白吃」、生活类动漫IP「我是不白用」等,目前「我是不白吃」单在抖音渠道发布作品共 401 个,积累粉丝 1400 万,获赞2亿,快手粉丝也拥有 700 万,全网播放量突破40亿。

和大多数创业公司所经历的路程相似,重力聿画创始团队最初以爱好和理想为「源动力」一头扎入动画创作赛道,但很快内容赛道长期存在的变现困境就横在路前。直到第三年,重力聿画终于找到了那个内容和商业的突破点。

在重力聿画的故事里,“选择比努力更重要”的道理再次被验证。而这个选择,与创始团队的眼光、战略能力和业务试错息息相关。

从动画制作到「动漫IP」

在 2016 年正式创业之前,朱宇辰(重力聿画创始人)曾在研究生期间做了两年的动画开发。“动画内容制作这件事「叫好不叫座」”是他在两年制作经验里最深的感触,而“不叫座”却意味着资金的压力会从平台方回流到「制作方」上——这是一个不可逆的压力。

所以在创业的第一个项目上,朱宇辰选择了制作「美食番」,原因很简单——美食番更容易做餐厅和食品的植入,而品牌植入则分摊制作资金的压力。

两季「食神魂」一共收获了 4 亿播放,但仅靠原创动画,公司依然难以回收成本。究其原因,虽然品牌植入缓解了制作压力,但 10 分钟的短剧不能每一集都做植入,且看起来番只更新了三个月,但背后团队其实筹划了一整年。这一年的人员成本,平台支付的分成及部分制作费用加上品牌植入也是 cover 不住的。

和大部分动画公司一样,重力聿画在原创之外,也需要承接一些外包项目,较强的内容开发能力让他们很快拿到了迪士尼的项目——在漫威十周年之际,帮超级IP「漫威」扩大国内的覆盖面。

彼时漫威粉以男性为主,而对于此前不了解漫威的女性来说,入坑漫威电影有一定的门槛——因为十年时间里漫威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宇宙体系,这无疑会劝退很多女性观众。重力聿画选择帮她们把漫威宇宙拆解成2分钟内的小视频,用Q版形象来阐释复杂的漫威电影宇宙,降低内容的门槛。第一期《漫威超级英雄大揭秘》小视频播出的第一天,微博播放量超过了 500 万。

源于漫威系列动画短视频的成功,重力聿画在2019 年7 月开始研究短视频平台,他们依然准备从「美食」切入,彼时平台上美食类的账号以吃播、探店、烹饪为主,其中不乏众多千万粉丝的大账号,赛道似乎已经非常拥挤;但扎根“美食文化”和“美食科普”的账号却比较少,究其原因,一是美食科普可能相对无聊;二是这类内容的成本更重,参见「舌尖上的中国」的叙述方式。

而重力聿画的优势在于:1)多年的动画及喜剧开发经验让他们知道怎么把一个无聊的话题讲的有趣;2)动画特有的表现形式可以天马行空,无需真的跑到某个地方拍摄,也不需要斥巨资还原某个时代的场景和道具——动画可以轻松实现一切创意需要。

调动了全公司 15 个人,重力聿画在确立了「我是不白吃」这一吃货IP后,一周内做出了 50 集内容。第一集「油条」主题的动画视频上线后,播放量达到了 400 万,点赞 20 万。2个月之后,「我是不白吃」的抖音粉丝达到了 100 万,快手 50 万。

3 个月后,不白吃开始商业化。第一条商业视频是和「上好佳」合作,前半部分视频讲述薯片的历史,后半部分为上好佳做露出,并且在视频上tag购买链接。意料之外地,这条视频带了几万元的货,播放量也没有过大的波动。

“带货初体验”的这条视频给朱宇辰的两个启发是:第一,当你的视频有用、有趣,即使是“恰饭”视频,也不会被用户反感,用户也不会吝啬点“赞”,甚至同样能涨粉,“恰饭即被骂”是因为方法过于强硬;第二,观众愿意在有趣又有用的内容上停留,所以优质内容中的产品销售话术也能被观众更多获取,进而转化为销售,动画带货的逻辑被验证。

在重力聿画提供的带货案例中,ROI最好的是一款冰激凌,短视频上线24小时内转化的订单超过一万单,最终销售金额超过300万,登上抖音好物榜榜首,ROI达到100。

“普通的动画IP公司是很难投资的,因为整体变现潜力不足。而重力聿画一直做的方向是动画结合消费,消费这块离电商很近。后来的发展事实也证明了动画IP带货的可行性。”青锐创投表示。

在视频带货被验证之后,今年 3 月,重力聿画开始进军直播。动画IP直播的难点在于,虚拟形象对于美食体验的张力是略低于真人的,所以重力聿画选择了真人+动画形象结合的直播形式。

我是不白吃抖音直播的第一天观看人数达到了 312万,峰值在线4万人,单场直播涨粉12万;目前重力聿画《我是不白吃》的直播已经做到单场销售额超百万级别,场均销售额约为48万元,据团队透露,目前我是不白吃在全网虚拟IP直播的销售数据中居第一。

商业化思考前置

在整个公司的发展历程中,「商业化前置思考」和「避坑能力强」是重力聿画团队突出的地方。

关于前者,从品类的切入点就可以得到验证:重力聿画选择了可开发范围极广(无论是品牌商还是受众)的美食品类,同时这也是一个大的投放品类。再比如,在IP的设计上,「我是不白吃」在每个视频的结尾都有一句slogan「我是不白吃,我真是太有文化了」,强调「不白吃」在美食文化上的“专业”而不仅仅是传统动画IP的“可爱”或“有趣”,这个“专业”的“人设”提前预留了商业化价值。

在避坑上,动画IP摆脱了「真人」IP的大多数风险:经济纠纷、产能、突发意外等问题都不存在,同时「我是不白吃」的配音也不是固定声优来配饰,而是经过了多个软件的合成——你可以理解为,经过这套合成工序,任何男生配音最后都可以展现成不白吃现在的音色。

朱宇辰认为:快速发展的短视频及直播正在让消费发生一次变革,消费者不再像曾经那样“去哪买”,而是转变成为“跟谁买”。这将导致传统的购物平台沦为货架,因此平台大力发展能够带领消费者消费的“人”。但真人网红、明星却有暴雷和人设崩塌的风险,解约风波成为随时引爆的定时炸弹。同时,真人网红往往并非依靠资本打造,头部网红很多时候“天生就是做这个的”,这让如何稳定发展并快速复制成功案例变得极不可控。而虚拟形象则完全无需担心真人的不可控因素。 

再比如,在品牌招商上,重力聿画商业化之初就成立了招商团队,不做松散的接单模式,而是与在供应链里的资深团队共同开展招商过程,从带货初期就能够与头部品牌合作,避免出现因为“合作品牌质量差”而伤害IP的问题。

在第一个「不白吃」IP 稳定后,重力聿画开始建设「不白家族」,目前不白吃的姐姐「我是不白用」已经上线。与不白吃不同,我是不白用瞄准了家居、日化、小家电这一品类,主打年轻女性的下沉市场,而「不白用」上线 2 个月已经做到了抖音 70 万粉丝、快手 120 万粉丝。除此之外,重力聿画即将在各大消费垂类的内容布局,建立内容矩阵。

在短视频之外,40亿的播放量也让重力聿画团队看到了动画IP的潜力,目前重力聿画也希望让我是不白吃从短视频走向更多平台和内容模式甚至院线,将其打造成国民美食动漫IP,同时布局更多矩阵新作,完成重力聿画内容+消费商业化的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