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故事 > 君子和而不同

君子和而不同

评论

  北宋曾经有两个宰相,一个叫司马光,一个叫王安石。一个是保守派,一个是改革派。司马光打小就很聪明,幼年时同伴不慎掉进水缸,眼看要淹死,司马光人小体弱,无力把他救出来,情急之下,搬块石头将缸砸破,水流了出来,同伴于是得救。“司马光砸缸”,成了流传千古的美谈。

  他性情温和,待人宽厚,及至做了宰相,也理循旧法,秉承祖制,主张“无为而治”,言辞有度,服饰得体,乃谦谦君子。

  王安石从小书读得很好,“名传里巷”,他老成持重,年纪轻轻就不苟言笑。少年得志,官运亨通。执掌朝廷大权,“严己律属”。除了不爱洗澡,穿衣服相当不讲究外,经常头发蓬乱就上朝觐见天子,号令文武。按当时的标准,他基本上算是神经病。然而皇帝很欣赏他,尽管王安石是典型的“脏乱差”,依然“皇恩殊厚”,成为当朝宰相,锐意改革,推行“一条鞭”法,想方设法为大宋收税,充盈国库。

  司马光和王安石,性格迥异,又是政敌,两个人你方唱罢我登场,轮流做宰相,相当的不对付。

  他们两人的政治主张,相差十万八千里。在庙堂之上,司马光和王安石是死对头,彼此都认为对方的执政方针荒谬至极。彼此都觉得自己比对方高明,比对方正确,比对方更了解国情。所以在争夺权力的过程中,两人丝毫都不客气,用各种手段,向对方痛下杀手。斗争的结果是王安石获胜,司马光从宰相宝座上被赶了下来。

  王安石大权在握,皇帝询问他对司马光的看法,王安石大加赞赏,称司马光为“国之栋梁”,对他的人品,能力,文学造诣都给了很高的评价。

  正因为如此,虽然司马光失去了皇帝的信任,但是并没有因为大权旁落而陷入悲惨的境地,得以从容地“退江湖之远”,吟诗作赋,锦衣玉食。

  风水轮流转。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愤世嫉俗的王安石强力推行改革,不仅触动了皇亲贵胄的利益,也招致地方官的强烈不满,朝野一片骂声,逢朝必有弹劾。“曾参岂是杀人者,一日三报慈母惊”。皇帝本来十分信任王安石,怎奈三人成虎,天天听到有人说王安石的不是,终于失去了耐心,将他就地免职,重新任命司马光为宰相。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王安石既然已经被罢官,很多言官就跳将出来,向皇帝告他的黑状。一时间诉状如雪,充盈丹樨。皇帝听信谗言,要治王安石的罪,征求司马光的意见。

  很多人都以为,王安石害司马光丢了官,现在皇帝要治他的罪,正是落井下石的好时机。然而司马光并不打算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恳切地告诉皇帝,王安石嫉恶如仇,胸怀坦荡忠心耿耿,有古君子之风。陛下万万不可听信谗言。

  皇帝听完司马光对王安石的评价,说了一句话:卿等皆君子也!

  君子和而不同。我和你的关系很好,很敬重你的人品,但是,这不代表我就一定要同意你的政治主张。我反对你执政的理念,方法和手段,并不意味着对你个人道德品质的否定。待人做事有原则有分寸有底线,这才是君子。

  年轻时,丘吉尔有很长一段时间在英国下议院做议员,他有一位叫玛格丽特的长相几乎可以称得上丑陋的女同事,两人的政治主张大相径庭。丘吉尔同意的事,玛格丽特常常反对,同样,玛格丽特提出来的主张,丘吉尔一般都投反对票。两个人动不动就在议院吵得面红耳赤,彼此指责谩骂,到最后不欢而散。

  有一天,丘吉尔午餐时喝多了酒,醉熏熏打着饱嗝,摇摇晃晃来到下议院开会,正巧在走廊里碰见玛格丽特。玛格丽特怒气冲冲地对着他吼叫:温斯顿,你又喝醉了!你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丘吉尔很刻薄地反击道: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喝醉了确实很恶心。明天我酒醒了就不恶心了。可是你呢玛格丽特?你天生很丑,昨天很丑,今天很丑,明天同样还会很丑!

  这简直太过分了。玛格丽特没料到丘吉尔居然如此恶毒,当场气得痛哭失声。平心而论,丘吉尔的做法非常的不绅士,估计是因为酒喝太多的缘故。这件令人不愉快的事在下议院广为流传,大家都认为,玛格丽特对丘吉尔一定恨之入骨。

  1939年,纳粹德国入侵波兰,当时的英国首相是张伯伦,因为他一味对希特勒实行綏靖政策,遭到国民强烈反对,被迫辞去首相职务。国王乔治提名丘吉尔接替张伯伦出任首相一职,但必须获得议会三分之二以上议员赞同才合法。有人反对丘吉尔任首相,联络一些议员打算投反对票。他们去找玛格丽特,希望她加入反对丘吉尔任首相的阵营。玛格丽特直截了当地拒绝了。她说:我全力支持丘吉尔,在这个危急的时刻,我想不出还有谁比他更适合领导英国,在我见过的人当中,他的勇气智慧以及他的爱国心,无人能出其右。

  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和而不同。玛格丽特不赞成丘吉尔的政治主张,甚至不认可他的生活方式,然而,她内心深处,敬重丘吉尔的才华和爱国情怀。因此,作为政治对手,当打击政敌的机会来临时,她选择了放弃。

  从这个意义上说,玛格丽特是真正的君子。

  乔治.华盛顿是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英雄,也是开国元勋,被称为“美利坚之父”。在他率领北美殖民地的民兵打败了英国军队赢得独立之后,他的个人威望达到了顶峰。很多部下都拥戴他,希望他做国王。面对王冠的诱惑,华盛顿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拒绝了。他说:如果我答应你们的请求成为国王,那么,十三州人民为自由而战所流的血,完全没有价值。

  部下被他的高尚人格所感动,一致推举他担任美利坚合众国总统。

  华盛顿的好朋友,大陆宣言起草者之一的托马斯.杰斐逊同意华盛顿担任总统,但是他坚持总统必须有任期,不能无限制、没有期限地掌握国家最高权力。他同时极力鼓吹参众两院的设立,强烈建议三权鼎立,以国会和参众两院来限制总统的权力,约束总统的行为。

  杰斐逊说:我们都知道,华盛顿先生是个品德高尚的人。但是我们并不知道担任总统若干年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因为人性有弱点,而且是会变的。我们更无法知道,一百年后的美国人民,选出的总统会是什么家伙?所以我们今天要立法,限制总统的权力,保障美国人民的基本权利在任何时候都不被侵犯。

  杰斐逊是华盛顿的亲密战友,在十三州人民反抗英国统治的斗争中,他和华盛顿并肩作战,毫无保留地支持他,他们彼此欣赏并相互尊重。然而杰斐逊并不因为这种亲密关系而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并不因为华盛顿立下了丰功伟绩而对他顶礼膜拜,并不因为朋友之间的深厚情意而放弃原则。君子和而不同,和是因为认同人品,不同是为了坚持正义。

  华盛顿担任美利坚合众国总统期间,做为国会领袖的杰斐逊经常反对总统的施政方针,很多时候,他们会为对方的行为和言论感到愤怒,吵的不欢而散。然而平静之后,彼此又会以信件向对方解释、道歉并再次重申自己的政治立场。在领导国家前进的道路上,他们并不能称得上是团结,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算是敌人。

  四年后,华盛顿回到家乡芒特佛农种植园,以一个农场主的身份安度晚年。卸任前,他提名杰斐逊为总统候选人,热情洋溢地称赞杰斐逊的人品和才能,称杰斐逊先生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君子”。

  华盛顿先生同样是令人尊敬的君子。

  上帝眷顾美国。美国人民非常的幸运,因为在开国之初,有华盛顿和杰斐逊这样的君子,才造就了今天的繁荣昌盛,可谓万世基业。

  先哲伏尔泰(但愿我没有记错)曾经说过一句话:“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愿意用生命来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这是君子的做人原则。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不代表我不尊重你的人品,更不意味着我可以剥夺你的权利。彼此尊重不仅仅体现在相互之间关系密切,更重要的是尊重并允许对方发出不同的声音。唯其如此,思想才会自由,社会才能进步。

  希望这世界君子多一些。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