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人生 > 40岁生日的早晨,发现人生无大事

40岁生日的早晨,发现人生无大事

评论

  孔子有言:“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从“惑”到“不惑”,其间心路外人不得而知。但生活中好多顿悟未必从大事而来,而是身边小事。梁冬先生的四十岁生日的早晨,就发生了这样一件小事……

  四十岁的早晨,被准备上幼儿园的儿子吵醒。他正在声嘶力竭的哭。

  我迷迷糊糊问他:“你怎么了?”

  他说:“我要穿校服!”

  我说:“穿啊!”

  他说:“今天礼拜三。”

  他妈在旁边说:“今天礼拜三不用穿校服,校服拿去洗啦!”

  但是儿子幽幽的说:“上礼拜就是这样,图图和亮亮都穿了,就我没穿。”

  我跟他说:“你是我的儿子啊,你是要做大事的,怎么会为了穿什么衣服的事情去悲伤愤怒呢?”

  他问我什么是大事?我语塞,什么是大事?为人类的自由和平解放、两岸统一,还是为祖国的经济繁荣昌盛、人民的福祉而奋斗终生?这算大事吗?

  突然我在想,我们有什么资格限制他穿校服呢?我们觉得校服脏了,我们觉得我们给他买的衣服很好,终于逮到不用穿校服的一天,恨不得赶紧把我们选出来的衣服给他穿。

  一个人在小的时候,如果连穿什么衣服都不能听从自己的自由意志,他会成为一个自由的人吗?他会吗?我不知道。

  有些时候我在想,我们努力要做一些伟大的事情,但是我们连允许别人按照他的想法去穿件衣服都未必能做到。再引申而言,我们能够选择自己穿什么衣服吗?有些时候因为上班我们要穿制服,有些时候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们做出过自己的选择吗?我们选择过自己的爱的方式吗?我们选择过听从自己的声音去做让自己高兴的工作吗?

  许多时候,那个叫"应该"的声音已完全压住了那个叫"我想"的念头。

  什么叫大事?尊重身边的每一个人,按他的方式,在不太过分的情况下,让他成长出自己的自由意志。对于那些,比如说我们的孩子,我们是否愿意尊重他?

  再引申回来,活到40岁了,我们能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在不妨碍他人的情况下,简单的做一些小事吗?如果连这些都做不到,谈什么大事呢?

  自由不是我们要做什么,起码我们可以选择不做什么。自由不一定要获得一个某某某的选举权利,自由首先是可以选择自己穿什么衣服;自由是可以让自己不想说话的时候选择沉默;自由是当你愿意的时候选一首自己爱听的歌,哪怕一个晚上沉浸其中……

  如果我们连自己这一点的自由意识都忘记了,或者从小的时我们没有学过这种自由,我们谈何给别人自由,我们谈何让所有人都获得自由。这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但是在这件事情里,我却看到了我们成长的经历。坦白说,我得承认,我的成长里没什么关于自由的练习。

  后来,总算如他愿穿校服了,然后我从那堆脏脏的准备洗的衣服里面挖出那条校裤的时候,他说不愿穿那么多衣服,因为房间很热。我们知道只穿校服出去一定着凉,怎么办呢?两派观点,一派认为不能听从他的,要给他包裹好了之后赶紧推出去上学;另一派观点是,那好吧,你试下吧,你就穿着单薄的校服走出房门感受下吧。推出去不到5秒,他就回来了,还嘴硬说一点都不冷啊,但是已经不再拒绝再穿一件厚的外套。

  我们是否给过别人犯错的机会,是否明明知道他会犯错依然给他这样的机会,是否陪他犯这个错误,然后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帮他走上一条更合理的道路。如果我们连这样的心量都没有,我们谈何帮助别人呢?

  甚至,我们自己又是否愿意让自己一直保持试错的习惯,并坦然从错误中学习?

  其实一个四十岁的人,比如我,在四十岁的这一天,我发现我根本没有想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早上起来的时候,把昨天那件衣服又拿起来穿了,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个过生日的人怎么能穿一件昨天穿过的旧的衣服呢?总是要穿新的。但是那一刹那间,其实我是想穿这件旧衣服,哪怕昨天前天都穿过,这个就是自由,很奇妙的事情。

  还是《世说新语》里面的那个故事,有个朋友想到他的朋友,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划船去岛间的朋友那里。上得岸来,当他的手扣到门环上的时候,听到朋友在里面high,他突然觉得不想玩了,于是他就轻轻的把门环放了下去,回去了。

  什么叫浪漫?《世说新语》用这个故事来注释给我们听,兴致所至,尽兴而归。

  生活或者生命,可能根本没有什么大事。所谓的大事,就是你是不是能够推己及人,从自己开始,然后给旁边的人一点点的自由。你又是不是能够让自己不做什么。如果你不能让别人听从你,你是不是能够让自己听从自己呢?

  从选择哪件衣服开始。如果你不能做到每天都这样,你能不能做到偶尔一天这样?我觉得我很庆幸,终于在四十岁的时候明白了这个道理。感谢我的儿子,用一大早的这样的经历来教育我。

  他真是一个天使。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