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人生 > 昨天的抱怨

昨天的抱怨

评论

  天明寺的外地香客有时会和戒嗔聊聊茅山,他们会赞叹茅山的山水与环境,说这里山美水清空气洁净。

  戒嗔微笑的听着施主们的评述,心中总有丝丝疑惑,这里真的有那么多优点吗?

  可能是生活在山里太久了,施主们描绘的优点戒嗔很少关注过。

  有时候仔细想想,茅山确有一番风味,这里人烟少,树木繁多,在正午,再强的烈日也会被绿叶消融;在山顶,再疾的风也会被枝叶打散。

  这片山林,戒嗔已经待了很多年,熟悉的草木,却也常给戒嗔带来意外。

  记得有一年秋天,戒尘在后山中发现一颗很高大的树,那颗树生的奇怪,枝叶形状与旁边的树木都不相同。

  戒尘带了几片树叶回去寺里,问问寺里的人,即便是几位师父也不知道这树叫什么名字,

  其实戒尘也不是那么关注树的名字,他之所以留意到这树,是因为戒尘发现在高树的顶端上生长了一些火红的果子,戒尘最想了解的其实是,那些果子是不是能吃。

  给了戒尘解答的人是戒傲,他从网上找到了答案,找到了树木的基础情况,更令戒尘兴奋的是,戒傲说,网上介绍这树生的果实不多,但是味道很好。

  那天下午,戒嗔与戒傲陪着戒尘去了树的旁边,戒傲犹豫了好久,还是轻手轻脚的爬上树枝,从上面一个个的往下扔果子,戒尘很高兴的把果子塞在自己僧袍中。

  虽然这种程度的攀爬对戒傲来说不算什么,但戒傲的行为也违反了师父们的规定,因为自从去年戒傲学习人猿泰山中的场景,从两棵高树中跳跃,把师父们吓的嘴巴都合不上之后,师父们便不准戒傲再去爬树了。

  把果子带回寺里,和几位师兄弟一人分上几个,吃到嘴里,觉得果子的味道很是一般。

  问问其他人,都觉得果子太酸涩,并没有戒傲资料上所说的美味。

  去问戒傲是什么原因,戒傲说,或许是因为果子没有成熟,又或许等明年果树上也许能生出美味的果子也说不定。

  不知道戒傲是不是随便说说,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到了第二年,到了果树成熟的季节,有一天,无意中聊到那果子,戒傲说,不妨去看看,赶到去年的大树下,却不知为什么,今年的果树上居然一个果子也没有生长。

  忽然怀念起去年我们曾经抱怨的酸果子,因为到了今时今日,连酸果子也不再生长了。

  我们是不是总是这样,在得到之后,还在不停的抱怨得到的不多不好呢?或者只有在遗失之后,我们才能意识到曾经拥有是一种幸运!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