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人生 > 你不必如此完美

你不必如此完美

评论


  随着“失败者大会”之类活动的兴起,失败的价值在硅谷已被普遍认可。这一会议(FailCon)旨在“让初创公司创始人研究自己和别人的失败,为未来的成功做好准备”)。失败是强有力的实践教育,正确对待失败能让你迅速学习,得以成长。

  尽管创业者的国度对此颇为热衷,失败却依旧被钉在耻辱柱上:你尽力了,失败了,没人在乎;重点在于—你是个“失败者”。在最近拙作法语版的巡回书展上,我碰见许多职场人,他们公司对待失败极其严苛。这种“一犯错,即出局”的态度让人甚感遗憾。当然,不只是在欧洲,在世界各地,失败依旧被普遍认为是一大禁忌。

  但真相是,失败并非只是极少数倒霉者才会有的罕见体验。如果我们足够诚实,就必须承认失败方为事物常态。虽然在个别情况下,一次失败足以致命。事实上,很可能你失败过,或不久后就会失败(也许你推出了卖不出去的产品、错过了升职机会、弄砸了一个陈述展示,或是其他任何数不清的类似之事)。以下要说的,就是如何利用挫折造就更大的成功。

  认识到实现创新需要失败。就像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Rita Gunther McGrath所描述的,在一个竞争优势的寿命不断缩短的世界,成功的企业必须将创新纳入常规。但任何形式的创新都包含风险和对新事物的尝试,而这些都免不了失败。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意味着你根本没有在做任何有新意的事。创新的目标,就是创造出最小可行性产品,而你要有充分思想准备,该产品在未来会不断迭代。畅销书《精益创业》的作者Eric Ries如是说。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重构。这并不表示你在创造某种失败的产品或服务,相反,它意味着你在不断改善一系列草案。

  坦白承认失败经历。不久前,我写了关于一位与美国金融市场颇有渊源人士的文章,提到了他曾被起诉,以及之后免罪的经历。因此我收到了来自他妻子的愤怒评论:为什么你非要写这些?后来他也将这段经历写在了自己的书里(并且是其中最引人深思与扣人心弦的部分),我并不认为他们现在还试图掩饰这点。但这也说明,力求维持完美形象,的确积习难改。

  这就是为何谈论失败理应得到更多关注。但令人震惊的是,这个世界依旧在期待着必胜的故事。博主James Altucher描写了很多他在商界和生活中失败的残酷细节,获得了很多追捧。这些失败包括两次赚取大钱后,又失去了一切。资金经理Guy Spier在他的书《来自价值投资者的一课》讲述了他自己的故事。在商学院毕业之后,他开始工作,但他所在的那家陷入道德危机的投行不久就倒闭了。即使他个人并未参与渎职行为,但简历上的污点、与自己本性的搏斗都让他倍感屈辱。人们也许会对他和Altucher的错误指指点点,但正因为他们讲出了这些故事,才让我们得以从他们的眼里看世界,领会到他们自我救赎的力量。(作为一名作家,Altucher远比之前更加成功;而Spier从1997年以来,就一直遵循着受到沃伦·巴菲特启发的谨慎原则,管理他自己的投资基金。)

  理解失败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失败并不像登山,不会留在顶点,不能“一步到位”。相反,它是一个不断进行的过程。这个春季,我在同一天被我所申请的两个学术团体拒绝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成功;换个角度看,我写书、演讲、咨询、在商学院授课, 都干得很不错。但拓展性目标就是这样:超出你控制范围的事情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研究表明,这一目标理应创造出“不同的新错误”。而如果我们想要让他人更愿意尝试,就必须主动谈及现在所面对的失败,而非那些在很久之前、并且只发生过一次的失败。

  我们都喜欢那些诱人的、反败为胜的成功者故事。比如说关于“失败”企业家Kevin Systrom的故事。他被迫放弃了签到手机应用Burbn,却将它转化为了价值数十亿的Instagram。或是Ben Silbermann,他的Pinterest前身只是一个名为Tote、苦苦支撑的移动购物网站。失败使成功变为可能,但这并不是因为最终会有有利可图的机会。倒不如说,失败挑明了我们不必完美;事实上,我们也不可能变得完美。我们需要坦诚地把话说明白,让我们为别人所知,让失败与错误能够被置于恰当的环境。我们不能惧于承认这点:如果我们在不断成长,失败就不是一种异常现象,它发生在每一天。

  (Dorie Clark是一名战略顾问与发言人,其客户包括谷歌、耶鲁大学、微软与世界银行。她同时也是杜克大学Fuqua商学院企业管理的兼职教授。)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