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毕友网 > 分享 > 转载 > 人生 > 顺为许达来:敢投卫星火箭,也布局农村海外

顺为许达来:敢投卫星火箭,也布局农村海外

2018-09-28 09:52:57小毕 333

顺为与小米为兄弟系公司,但这并不影响顺为作为一家VC机构的独立性。

1998 年,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的成思危先生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这就是后来被认为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的一号提案,风险投资由此在中国真正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

从微光中出发,中国创投经历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经历传统产业、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几波浪潮,资本与技术越来越成为推动整个新经济的两股重要浪潮。

在这期间,创投行业也涌现出一些具有影响力的人,我们记录下那些值得记住的瞬间和需要反思的刹那。仰望浪潮之巅,也不回避至暗时刻。

1538019684_657.jpg

今年7月,小米赴港上市,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CEO许达来前往港交所见证挚友雷军敲钟的历史时刻。

许达来身材修长,面色红润,短发灰白,带有口音的普通话略显低沉,但条理清晰。在外籍投资人中,他算得上是融入中国本土文化最深的人之一。

七年前,相识已久的雷军和许达来共同成立顺为资本,让雷军完成了从个人天使到机构投资的转变。同时,也让顺为打上了雷军的烙印。

顺为与小米为兄弟系公司,但这并不影响顺为作为一家VC机构的独立性。

实际上,许达来是有着20多年投资经验的“老人”。

1997年,一场规模空前的金融风暴席卷东南亚。那时,许达来在新加坡德意志银行工作,第一次感受到金融危机的强大摧毁力。三年后,许达来在全球科技中心硅谷,见证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全球互联网行业进入寒冬。

这样的经历让他的投资风格颇为理性和佛系,经过7年的发展,顺为管理着三只合计17.5亿美元的美元基金和两只合计2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投出了今日头条、快手、丁香园、美菜、51Talk、爱奇艺等多家独角兽企业。

另一方面,许达来坚信“科技创新是人类进步的梦想”,顺为布局了无人驾驶、火箭和卫星通讯领域,承载着他对未来的想象。

雷军好搭档

“雷军是一个产品人,注重对产品的敏感度、细节的把握,宏观格局也非常大;许达来是一个标准的投资型的人,对于一些行业的预判非常强。”

许达来和雷军相识于2005年。彼时雷军还是金山CEO,许达来则在GIC(新加坡政府直接投资公司)工作,参与了对金山软件的投资。

2010年雷军创办小米时,正是移动互联网创业大潮前夕,风险投资也逐渐崛起。

“我们觉得国内的互联网行业和VC存在十多年了,时间成熟,有机会做出一个有战斗力的风险投资机构。”许达来说。在做了十多年PE投资后,他将目光转移到早期风险投资,顺为资本应运而生。

这个名字取自于雷军信奉的人生格言“顺势而为”,雷军任董事长,许达来任CEO。

从时间上来看,顺为和小米成立仅相差一年。

首期基金募资完成后,顺为投资了小米,随后又投资了紫米、华米、九号平衡车、1more等小米生态链企业。

47岁的许达来是这个行业的“老人”,有着近20年的投资经验。

在他的带领下,成立七年的顺为如今管理着三只合计17.5亿美元的美元基金和两只合计2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投出了今日头条、快手、丁香园、美菜、51Talk、一起作业网、爱奇艺、人人车等多家独角兽企业。

顺为一期基金投了20多家公司,近20%是智能硬件项目,这其中部分项目是小米和顺为合投。

电动平衡车公司纳恩博(Ninebot)就是一个例子,它在2015年获得小米和顺为参与的A轮融资,由此被纳入小米生态链体系,紧接着全资收购全球最早发明电动平衡车的公司Segway。

在纳恩博CEO高禄峰看来,雷军和许达来是一对好搭档。“他们都是情商、智商极高的人,同时各有侧重。”高禄峰说, “在行事风格上,雷军是一个产品人,注重对产品的敏感度、细节的把握,宏观格局也非常大;许达来是一个标准的投资型的人,对于一些行业的预判非常强。”

高禄峰表示,因为投资方向的定位以及和小米的合作原因,顺为在硬件方面投资的成功率很高。

上天入地

“有些早期项目基本面没法量化,只能对于这个人以及他所做的事情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梦想,我把它叫做‘市梦率’,和上市公司的‘市盈率’相对应。”

许达来不会讲故事,也很少看科幻小说。雷军大赞的《三体》,他也没看过。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梦想驱动的人,顺为在无人驾驶、火箭和卫星通讯领域的投资,承载着他对未来的想象。

2018年3月,顺为参与了民营商业火箭公司星际荣耀Pre-A轮融资,一个月后星际荣耀制造的首枚固体验证火箭“双曲线一号S”在海南发射升空。

与此同时,顺为还参与了民营卫星研发及应用服务商千乘探索的Pre-A轮融资,以及领投了南芯半导体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

高禄峰时常感慨,许达来经常会有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我觉得敢投太空或火箭项目的基金,都是真正有梦想甚至是很疯狂的一群人。除了理性的判断价值,这种激情让我非常感动。”

实际上,许达来也很乐于接受“梦想远大”这个评价。

在看自动驾驶项目的过程中,许达来曾有三次试坐的经历。

一次是在国内自动驾驶公司Momenta的现场测试中,许达来坚持要上车试坐。在一个高速公路的出入口,一辆测试车载着许达来冲上了高速公路,并成功变换了几次车道,然后返回到原地。还有一次在美国,许达来硬是拉着雷军,坐上了一辆无人驾驶汽车。

这种行为看似莽撞,但许达来有他的理由:初创公司的实力行不行,直接坐上去就知道了。

两年前,顺为突破了自动驾驶领域融资的A轮估值,许达来给了自动驾驶A轮最贵的估值,接近1亿美金。

对于这类项目的早期估值,许达来自创了一个词——“市梦率”。

“有些早期项目基本面没法量化,只能对于这个人以及他所做的事情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梦想,我把它叫做‘市梦率’,和上市公司的‘市盈率’相对应。自动驾驶和航天都是市梦率。”他说。

许达来的远大梦想不仅仅在天上,这个没去过中国农村的新加坡人,将顺为的大旗插入了中国农村市场的土壤之中。

这一战略发生在2014年。那一年,国内创业浪潮正值巅峰,资本大量涌入,行业愈加垂直,许达来意识到一二线城市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已经很高,而新的红利在乡村。

农产品移动电商美菜网在2015年获得顺为和蓝湖资本共数千万美元的B轮投资,成为顺为布局农村互联网的代表性项目。为了了解项目进展,许达来曾在深夜和同事前往美菜在成都郊区的仓库察看。

除此之外,顺为还投资了同样关注下沉人群的什马金融、快手和趣头条,快手和趣头条已经成长为新兴独角兽。

有人质疑许达来作为一个国际投行出身的新加坡人,如何了解中国农村的生活?

许达来并不在意,他对自己融入中国的现状很满意。在中国生活十多年后,他熟悉了中国人的处事方式,还娶了一位四川籍的妻子。

除了“上天入地”,许达来的眼光也不局限在国内。如今,顺为的版图已经扩展至海外。

在印度,顺为已经投资了15家公司,印度版的微博、快手、今日头条,都在顺为的投资名单中。“未来五到十年,他们会有巨大的价值。”许达来表示。

佛系CEO

“在顺为合伙人程天和赖晓凌眼中,许达来是一个经验极其丰富的投资人,因为他经历过经济周期。许达来坦言,这带来的影响是,他变得比较佛系。”

许达来平时在公司习惯穿牛仔裤,搭配一件休闲衬衣,看不出CEO的架子。“性情温和”是多位顺为员工对他的评价,但许达来更愿意用“佛系”来形容自己。

“丁香园找B轮投资人时,我帮忙推荐了许达来,因为我知道许达来的速度非常快,他不是那种会变卦或者犹豫的投资人”,丁香园早期投资人、原DCM 合伙人卢蓉回忆起她与许达来的合作时说,“他认准大方向之后,一旦彼此信任,就会大胆投”。

在卢蓉看来,许达来尊重创业者,并且很会拿捏分寸感,他很懂创业者需要什么,也不会和创业者提过分的要求,他确实很“佛系”。

这能在他过往的经历中找到端倪。在顺为合伙人程天和赖晓凌眼中,许达来是一个经验极其丰富的投资人,因为他经历过经济周期。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受影响最严重的区域是东南亚,许达来就在新加坡德意志银行工作;2000年互联网泡沫的核心地带在美国硅谷,那时许达来正在斯坦福大学读书。

身处旋风最核心,这对许达来的心智是一种磨练。许达来坦言,这些带来的影响就是,他变得比较佛系。

许达来年轻时也曾对下属发火,最激烈的一次是在三十多岁时,因为对下属的分析报告不满,他将报告扔在对方脸上。但事后他就感到内疚,并向对方道歉。“现在不会这样做,现在情绪波动很小”,许达来说。

另一方面,学会控制情绪和谦逊待人,并不意味着降低标准和放弃底线。许达来说,大部分情况下他都会很宽容,“但是过了我容忍的极限,我就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了。”

在融资谈判场合,许达来一般不会马上就把自己的投资意向告诉对方,即使内心已经决定要投或已经放弃。唯一的一次,许达来却毫不犹豫投出了反对票。

一位创业者曾向许达来寻求融资,产品处于idea阶段,开价三个亿。许达来对估值表示质疑,对方直言:“我说估值低了就融不到多少钱,那还不如我自己投啊!”许达来认为对方“人不靠谱,商业模式不靠谱,期望值还那么高”,他当场怼回去,“那你自己投好了,等你值三个亿的时候再来找我。”

这是许达来极少数当场不客气地回绝一个创业者,他将对方定性为“不靠谱的潜在创业者”。高禄峰说,他能感觉到许达来是柔中带刚,“对自己内心有原则,而且会非常坚持”。

错过不放过

‘’许达来感慨,‘头条我们看过好几次’,应该说是错过好几次”。最终顺为参与了今日头条的C轮融资,但相比A轮和B轮,价格已经非常高。”

“严谨,审慎,周到”,这是程天在对许达来进行评价时给的三个关键词。正如许达来所言,他一般不会把自己的投资意向告诉对方,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需要去做些工作,去思考一下要不要做这个投资。

但这种谨慎的投资风格,有时候反而会成为一种桎梏。

顺为在C轮时投资了今日头条和快手,这是两个高速增长的独角兽。但实际上,这两个项目在很早的时候就和顺为接触过。

提到今日头条,许达来仍然难以释怀,“头条是一个我经常想起来的,会比较心痛的项目”。

SIG参与了今日头条的A轮融资,并推荐给了许达来,但许达来纠结于估值就没投;等到B轮时,今日头条的估值已经翻了好几倍,许达来纠结再三仍然没投。

许达来感慨,“头条我们看过好几次,应该说是错过好几次”。最终顺为参与了今日头条的C轮融资,但相比A轮和B轮,价格已经非常高。

相似的事情还发生在快手上。顺为在很早期就发现了快手,当时快手的业务还是做gif动图,因为对技术不看好,顺为没有跟进,等到C轮跟进的时候,快手已经涨到一定规模了。

虽然具体看项目的是各组的投资经理,但许达来终究是那个最终拍板的人。“我觉得重要的是我们看过”,许达来如此说服自己。

这种谨慎还体现在顺为搭班子的理念上。许达来告诉记者,顺为在招募合伙人的时候,熟人并且深度信任,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不是陌生人,不通过猎头,必须是第一度人脉”。

审慎跟开放并不冲突。加入顺为不久的赖晓凌,已经感受到顺为开放的文化。

赖晓凌表示,“无论在合伙人层面,还是年轻同事层面,许达来都给了很多机会,这种民主化的状态能够帮助年轻人真正的成长。”

实际上,无论是对趣头条的投资,还是对御泥坊的跟进,真正在一线参与的其实是年轻的分析师和投资经理。

许达来觉得市场上“永远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出来”,而年轻人在接受新东西上有优势。赖晓凌透露,许达来在投资上非常尊重年轻投资经理的建议,这事实上帮助顺为抓住了很多机遇。

谈投资案例

不要太在乎估值,贵有贵的道理

顺为在快手和今日头条早期的时候就看过,但当时没有投资,看过而错过,会不会觉得不能容忍?

许达来:我觉得好的方面是至少我们看了,看都没看过的话肯定是有问题的。是不是不能够容忍,这个很难讲,因为很早期的项目都会有很多毛病,当然你同时也要有一个判断,但这个判断的主观性很大。

你会觉得这是值得大家反思,或者是不应该发生的事吗?

许达来:会有,但我是比较佛系。今日头条我们看过好几次,错过好几次,头条是我经常想起来,会比较心痛的一个项目。

你觉得需要反思的是什么?

许达来:对估值太在乎。复盘的话,我觉得对有些好的项目,不要太在乎估值,它贵肯定有它贵的道理。

早期项目你怎么估值?

许达来:有些时候真的是靠信仰,上市公司叫市盈率,我把它叫做“市梦率”。早期项目某些时候就是靠信仰。你基本面没法量化,你只能对于这个人以及他所做的事情有一个非常美好的梦想,自动驾驶和航天都是市梦率。

这是谁的梦?是你的梦,还是创业者的梦?

许达来:应该是属于人类,科技创新是人类进步的一个梦想。作为一个投资机构,应该要有社会使命感,要推进科技进步。有些项目基于市梦率,我们愿意给他们一个很高的估值。

你是新加坡人,在中国这些年你发生了哪些变化?

许达来:普通话好了一些。我刚来中国的时候是典型的新加坡人,就是太死板,太过就事论事了。

这种原则性体现在哪些方面?对于不看好的项目,你会当场否决吗?

许达来:比较少,我比较不客气的回绝的例子很少,一只手数得过来。我一般不会马上就把自己的投资意向告诉对方,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需要去做些工作,去思考一下要不要做这个投资。

什么样的项目会让你犹豫不决?

许达来:比较考验投资人的是有时候需要做艰难的决策。比如有些项目来找你,你最开始没投,它和去年相比变化不是太大,但估值涨得很高,估值和业务的进展是不成正比的,那你投不投?这些对所有投资人而言都是很难的一个决策。

谈海外投资

国内被验证的商业模式可能复制到印度

顺为在印度投资布局广泛,你怎么看待印度市场?

许达来:我们更多的是从移动互联网的角度去考虑印度的投资,因为印度和中国是非常相似的,都是十几亿的人口,都是历史古国,都是发展中国家,但发展阶段不一样。功能机转智能机的这个浪潮,国内领先印度应该至少七八年。

在印度市场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许达来:国内被验证的商业模式,是有可能被复制到印度的。顺为可以作为中国资本和中国战略投资人的桥梁,我们在中国的经验也可以跟他们分享。第二就是我们投早期,印度公司的成长迹象非常快,早期估值相对比较合理,同时我觉得作为投资人,投早期项目的满足感会更高一些。

现在顺为在印度大概投了多少家公司?

许达来:15家,一共投出了大概大几千万美金,早期项目的话一般来说就几百万美金。我觉得我们在印度的成就应该是不错的。

小米也有自己的战略投资部,而且在印度投资了很多项目,顺为和小米投资的边界怎么划分?

许达来:不用划边界,我们各自有独立的团队,各自独立决策,只是关系比较近,经常会交流沟通。你可以把他们想象成姐妹关系或兄弟关系,但大家都是独立决策的,只是因为关系近,经常会交流对某些事情的做法。

你和雷军在顺为的工作分工是怎样的?

许达来:雷总与投资决策、用人决策,还有公司资金重要的战略决策。雷总是基金的一个精神领袖,在我们内部的讨论会里,我经常会分享他对一些趋势的判断、对一些商业模式的看法。我们全体同事在和他共事的过程中收获了不少。

谈创投趋势

整体环境对投资新项目有利

现在是不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点,以好的价格拿到项目?

许达来:我们对于整体资本市场的判断一直没变化,我们去年底就已经有了这个判断。去年底我给同事们发了封邮件,我认为资本市场会接近市场的高点,鼓励被投资公司去融资,能够上市的去上市。同时对于要投的公司,要评估还有多大的回报想象空间。我们觉得接下来12个月,创业公司要去融资应该还是不容易的。

你觉得这会对整个行业造成什么影响?

许达来:是好事。只要投新项目的话,都是好事情,因为项目可以慢慢挑。

现在很多公司都踩着这个上市的节点纷纷去海外上市,但IPO前一轮的投资方实际上可能并不赚钱,但也推着企业去上市。这会不会成为行业内的一个普遍现象?

许达来:我觉得自有VC、PE这个行业以来都会有。这是市场的力量,这不是今天的一个特别的事情,它是根据市场的周期,现在只是反逆的市场的周期罢了。

经历过的最大泡沫是什么?

许达来:我个人所经历的最大的泡沫是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当时我在斯坦福大学念书,那个时候的互联网会不断地打破我和我身边朋友的想象空间,而且是非常长周期的。我当时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身边的许多同学当时的梦想是要改变世界;只要加一个.com到公司的名字里,就会成为一家估值几千万的公司。

我还记得当时有创业公司到斯坦福招募应届生,有些公司的待遇是一进去就给一辆保时捷。这是我人生中经历过的最大的泡沫,至今为止还没遇到过更大的。

这些经历对你的投资风格造成了哪些影响?

许达来:这可能导致,在市场狂热的时候我不会很激动,市场很冷的时候我也不会很悲观,可能也是因为我比较佛系吧。

原文来源:寻找中国创客 作者:黎明 刘素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