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友网 > 分享 > 推荐 > 一盏红烛,一杯烧酒

一盏红烛,一杯烧酒

评论

  毕友一言:

  这个如林的世界里,永远不缺少各式各样的人,可唯独,有趣的,最难遇到。

一盏红烛,一杯烧酒

  王小波说:“一辈子很长,就找个有趣的人在一起。”

  容貌总会改变,面颊不可避免要松弛,可是对于生活的趣味则如同一技傍身,学习不来,学会了就丢不掉。

  粗茶淡饭不要紧,朋友散场没关系,兵荒马乱也无所谓,和有趣的人在一起,一盏红烛,一杯烧酒,可饮风霜,可温喉。

  本周的“与自己对话”系列文章,我们将以“有趣”为关键字,推荐两篇文章,与大家共赏共勉。


  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文/王小波

  1.

  晋人王子猷居山阴,一晚忽降大雪,子猷被冻醒,索性来到院中边饮酒边观赏雪景,不由得心绪起伏,吟起诗来。

  有趣的人,未必有多显赫的名声,但肯定潇洒脱俗。

  这种潇洒脱俗怎么定义呢?比如说一日坐公车回家,不料坐反了公车,却也没有影响心情,随性游览陌生的地方,有了一段不期而遇的惊喜。

  特别记得大学的时候,和几个校友约着从学校骑车去大观楼公园游玩,半路突遇暴雨,还是一群落汤鸡有说有笑去了大观楼,然后跑去玩水了,特别开心的一天。

  我想如果没有这种潇洒脱俗的作乐精神,发生这些事就又是截然相反的一个结果了。

  2.

  《窃听风云3》上映前,周迅在一次采访中说:“我很好奇为什么很多人追问我在片中戏份有多少?对我来说,与谁拍戏比戏份重要,生命就这么长,要和有趣的人一起度过。”周迅口中有趣的人,不只是《窃听风云3》中的老搭档,还有她甜蜜依偎着的高圣远。

  特别喜欢周公子灵气劲儿,随性、洒脱、直率而有趣。只有这样的周公子在经历七场恋爱后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3.

  一次与友人聊天,谈及对一个人的至高评价是什么?我答:“有意思。”无独有偶,不久前读到一名流的文章,说在对交往对象的最高评价这个事情上,几位好友的观点竟出奇的一致,无外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很精彩的人”。顿时,共鸣感铺天盖地。

  用这样的标准来判断是否值得将一个人纳入自己的朋友圈,或者长期交往,在一般人眼中或许稍显功利。在我看来,却是门槛最低的交友原则。

  有意思的人常常是睿智、诙谐的,通俗说来就是,让人觉得可爱。与这样的人交往,仿佛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不同的视角、独特的想法、新奇的灵感,源源而来;即便相悖的意见,也能在碰撞间迸发出奇妙的火花。

  4.

  日语中有个词,叫做成田分手。说的是该国很多新婚夫妇结束蜜月旅行后,随着飞机降落成田机场,二人关系也以分手收尾。

  其实早在《围城》里,大智大慧的钱老先生已经借赵辛楣之口说过:“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应该先共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来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

  沧桑岁月的损耗对象不仅是容颜,还有激情。如何在茶米油盐的琐碎里依旧“相看两不厌”,如何在桑田变幻以后,纵然面对白发与皱纹,依旧怦然心动,对彼此的兴趣是关键。无聊乏味的伴侣,毫无疑问,将不可挽回地把生活推向庸俗与索然。

  一个有趣的人,他不一定必须具备深厚的学识,但他的内心必然是丰富的;他不一定走过很多的路,但他的生命中必然一直有故事在发生。在这个如林的世界里,永远不缺少各式各样的人,可唯独,有趣的,最难遇到。

  希望有一天,你我都能与“自我”以外的他人世界发生一场异彩纷呈的相逢;也希望有生之年,你我能有幸成为彼此太长生活里有意思的那位。


  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

  文/陆鸡鸡

  1

  永远保持内心纯真的部分,解放自我的身份。

  杨绛曾经写过不少关于钱钟书的趣事,其中最有名的当属“钱钟书帮着自家猫咪打架”。夫妇俩养过猫,有一次,自家猫咪半夜和别家的猫打起来了,钱钟书怕自家猫咪吃亏,拿着根长竹竿,跑到院子里帮着自家猫咪打架。

  邻居林徽因家里的猫,经常被钱家的猫打得屁滚尿流。

  还有一次,他趁着杨绛熟睡时,拿墨水在她脸上画花脸。

  钱钟书和钟韩住在无锡留芳声巷,那所房子有凶宅之称。杨绛是最怕鬼的,钟韩也怕,钱钟书吓唬他:“鬼来了!”钟韩吓得又叫又逃。这事儿让钱钟书乐了好一阵子。

  每个人生下来都是会傻笑的婴孩,尤其是儿时的童心,不受任何事物束缚。也许你小时候还会对猫狗打架这种事感兴趣,甚至还会蹲下来观战,但长大了就不会了,因为这对你而言,没有任何利益可言。

  成年人的思维方式就是趋“功利化”,同时也是“去纯真化”的,他们只考虑利弊,而自愿放弃生活的趣味。

  从这方面来说,想要成为一个有趣的人,要手握童心,胸怀赤诚。

  另一点,便是解放自我的身份,即不要固守身份标签,要勇于做“出格”的事。

  钱钟书这样的大家,无需多说。他的身份标签有“中国现代作家”、“文学研究者”、“教授”... ...数不清的光环在他头上,可他却陶醉于小孩子式的乐趣。

  “这不是像钱钟书那样的大家该做的事吧?”你也许会这样想。

  就像我曾经看见一个年近五十的刑法学教授,在讲台上说黄段子。曾经看见一个其貌不扬穿着格子衫、阿迪王的程序员,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街舞。也看见过一个颇有名气的中国作家,在讲座上聊一些“二次元”的梗。

  这都是一种身份冲突所造成的美感,趣味由此发生。

  2

  不要用常规的眼光看待事物,保持好奇。

  说白了,这就是摆脱一种思维定式,跳出旧有格局。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对许多事物的感知会钝化,对万物习以为常。

  周耀辉是香港非常有名的一个词人,不像林夕那么出名,但我个人对他较为偏爱。他出过一本小书,叫《7749》,里面有很多充满创意和趣味的小练习。看完这本书,你会惊讶于此人的有趣。

  比如有一篇《感官世界的地震与海啸》,他说身体的使用,应当是没有限制的。也就是说,人类对于眼耳口鼻手脚发肤过于习以为常,所以局限了它们的功能。

  “你试过一丝不挂地游泳吗?”

  “你试过用舌尖舔十遍自己的掌心吗?”

  “试过被三十个根指头按摩头颅吗?”

  这些都是在他书中提出的,关于感官的想象。

  在《何苦推开石头呢?》一篇中,他鼓励你看一些你不常见到的地方,比如床下、柜顶、墙角……

  你是否有试过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内,和一群陌生人吃晚餐。什么都看不到,重新体会所吃所喝。在《In the dark》这一篇里,他提到了这个做法。消除日常的感官体验,进入全新的世界,更新对生活的认知。

  里面的创意训练多得数不过来,周耀辉在传递一种讯息:

  生活,的确是有无限可能的。

  不要用常规眼光看待事物,是变有趣的前提。


  3

  除了摆脱思维定式,你也可以摆脱语言定式。

  几乎每一天,我们针对每一个生活中会遇到的人,都形成了一种固定的、僵化的语言思路。你遇到同事就会说一些老套的话,比如“早上好!”、“饭吃了么!”。打趣的话也是相当枯燥而乏味,你看见同事穿一身黑色西装上班,会对他说:“你今天穿得真精神!”,而不会说:“你今天穿得像个黑衣警探!”或者“你是不是跑错片场了?”

  改变僵化的语言,就会产生趣味性,也是在间接改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4

  拥有广泛的知识面。

  有些人误解了有趣,认为有趣就是没事儿讲讲糗百上面的笑话,或者荤味十足的黄段子。

  不是的,一个有趣的人,肚子里得有墨水,要有广泛的知识。

  你一定有过这样的体会,听一个有趣的人讲话,他说得滔滔不绝,你听得津津有味,就是这样的感觉。

  拥有知识,不代表拥有趣味。但是拥有知识,就等于杜绝了无聊。

  无聊无聊,无话可聊。一盘烧鸭摆在桌子上,除了知道它好吃,你对它一无所知,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乖乖跟从动物性的本能,把烧鸭吃得干净,最后红光满面地走人。

  有趣的人往往善于把话题引向一边,然后把你带入他所理解的世界。《雅舍谈吃》的第一篇文章讲的便是烧鸭,梁实秋从严辰的词讲起,谈及烧鸭的产地、运输、做法、哪哪哪的烧鸭做得好吃、吃它又有何讲究... ...仅是一盘烧鸭,就能讲出这么多门道,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吃饭,哪里会无聊呢。

  同类的书不少,像汪曾祺的《食事》、《人间滋味》、焦桐的《暴食江湖》、M.F.K.费雪的《如何煮狼》、大仲马的《大仲马美食词典》,他们写美食都写得特别好,而不仅仅是“好吃”这两个字。

  有趣,一定要有聊,那得靠一定量的知识储备,才能随时讲出有料的东西来。

  听他们说话,会有一种扑鼻而来的新鲜感。

  《浮生六记》里的陈芸被林语堂称为“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看《浮生六记》里的《闺房记乐》,感觉沈复和陈芸这对小夫妻太有意思,生活里那些点滴的趣味,读来使人发笑。

  陈芸和传统意义上的古代女子,最为不同的一点便是,她是个知识女青年。自小聪明,学说话时,听讲一遍《琵琶行》,便能背诵,而后能识字。

  沈复是文学家,在那个年代,她是个与沈复旗鼓相当的女人。两个人聊文学,依旧有来有回,相当精彩。沈复爱陈芸爱得痴迷,因为她是个有趣可爱的女人。

  这种有趣,来自知识、涵养,还有超出同时代女子的格局。

  5

  成为一个性情中人,自嘲自黑的心态。

  什么叫性情中人?随性而动,率性而为。

  自己本来是什么样的,表现出来就是什么样的。有什么小缺陷,也不必掖着藏着,大大方方地说出来。趁着别人说出来之前,自己先黑自己一把。既表达了自己的人性,也愉悦了别人。

  性价比超高啊!

  相反,刻意地表现出高大全的样子,恰好是最为惹人厌的。

  自黑谁都比不过高晓松,微博上晒了一堆“对世界充满恶意”的自拍照。可这也没影响他的事业,反而吸来一堆脑残粉,评论栏里纷纷高呼男神,这就是自黑的力量。他自黑了之后,没招人讨厌,反而觉得:咦,这胖子原来还有这一面,他也蛮有趣的呀。

  刘瑜也是个爱自黑的人,她写的随笔我喜欢放床头,没事儿睡觉前翻翻,有时候会笑得跟傻B一样。

  因为这女人写得太真实了,全都是那些细腻的、真实的、甚至带有点小猥琐的心思。她黑自己虽然是个女博士,但看书也时常前看后忘。黑自己的身材,说自己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黑自己是大学宿舍楼里的居委会大妈... ...

  总之,黑自己黑得漂亮,也是门手艺。

  你不妨在日后观察一下那些你认为“有趣”的人,他们说话时,从来是把说出的话当做标枪,投向自己。

  在你和他交流的过程中,他不经意地黑自己一下,又黑自己一下... ...你不断地发现他的坦诚与缺陷,不断地靠近他,最后,好感自然而然地产生。

  因为我们都是不完美的人类,我们喜欢和那些不完美的、真实的同类在一起。


  6

  放弃功利的思想,变得温柔。

  这其实是一个态度上的问题。

  真正有趣的人,都是温柔的人。多年来的经历已经让他们呈现出一种别样的风貌,一种包容性极强的价值观。他们宽容,有同理心,愿意掏出爱心给世界增添点温度,多添些柴火。

  我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同龄人,比我年长的,很多人都无趣、不快乐、活得衰败。

  他们是“功利主义”的信徒,只追求“物质”,追求利益最大化。

  他们不愿意体察生活,只是一个劲地在那儿爬。他们理解的生活,便是今天我赚了多少钱,今天我是不是比你强,比你成功,他们把世界理解成了赛道。

  他们讨厌旅行、讨厌读书、讨厌看展、讨厌任何带有理想意味的东西,因为这些都没屌用。

  他们急呀,哪里需要乐趣,金钱足以满足他们的所有需求,满足他们对世界的想象。

  有趣的人呢,他们只是为了取乐,这种单纯的“取乐精神”,胜过名利场的一切。

  趣味即是美学,放弃功利心态,才有空追逐美的东西。

  生活百无聊赖,因为过它的人正蓬头垢面。

  生活万种风情,因为过它的人,有趣,有味。

  生活因此而长久新鲜。

相关阅读
他们在说
埃德蒙德·菲尔普斯走进成都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 您对毕友网的意见和反馈:

提交反馈   技术支持